想起鸡皮疙瘩的冲动。拿了些好吃的哄了两天才让他改口叫我叔叔。

    “你进来怎么没让太监通报?”

    “我来的时候没有人啊。”林启阳撅着小嘴,一脸的不悦。

    闻言,我不由皱了皱眉,起身发现门外果然一个人都没有。正待我想带着林启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齐宁宫外,来福突然带着一群侍卫走了进来,看到我和林启阳站在客厅门口忙俯身行礼。

    开口让来福起身,齐宁宫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再次传来。我抬头望去,只见陈炯林带着十名宫女和十名太监走进来。看到我衣衫单薄的站在门口,忙带着人小跑上前见礼。

    “主子怎么这么快就行了?”

    我看了一圈儿来福和陈炯林带来的人,发现皆是一些生面孔。于是便侧头看向来福,开口问道:“怎么回事儿?”

    “回渝妃主子的话,这些人是刚刚皇上刚调过来的保护主子的安全,都是一些老实人渝妃主子可放心的用。”

    闻言,我不由握紧了手掌。

    保护?说的倒好听!这些人说是来保护我的安全,还不是打着保护的幌子变相的监视我?他林瑾言倒是找了一个好借口!

    深呼吸压下胸口的怒气,我眯了眯眼睛看着面容忐忑的来福和陈炯林说道:“送大皇子回宫,还有这几日我身体不适,任何人过来打扰都给我回绝了。”

    我话音落下,陈炯林脸上闪过一丝难色。抬头看了看我犹豫的说道:“主子,那皇上来了……”

    “没听到我的话么?任何人来了都不见!”说着,我不顾旁边愣愣的林启阳甩袖进入房间。

    晚上,林瑾言再次来到齐宁宫。许是我的警告起了效果,原本是林瑾言棋子的陈炯林这次大着胆子将人给拦了下来。我站在窗棂后面,看着陈炯林跟林瑾言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林瑾言听完之后皱眉朝我房间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我进宫那么长时间以来,关于我的流言一直有传。这几日我次次将林瑾言拦在门外,在宫里更是翻起了轩然大|波。然而这一切我都不知,直到皇后一状告到太后那里,我被太后叫去慈宁宫问话这才知晓一切。

    俯身跪在大殿内,暗暗听着上座太后的动静。然而一刻钟过去了,太后依旧和皇后只是聊天喝茶,两人好似都当我不存在一般。我沉下心思,只当自己回到了儿时被母妃罚跪悔心殿的时候。

    半个时辰后,太后终于意识到我的存在,咳嗽几声让我起身。跪了半个时辰的我因血流不畅,加上大殿内地寒,猛地起身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太后看着我的糗态冷哼一声:“渝妃身子怎的如此的娇气?这才让你跪了一会儿怎得就这幅模样?哀家原本还想让人送去孕子丹,就你这身子能撑得住么?”

    闻言,我低头告罪,不去接太后的话。

    “母后说的是,身为一个男子竟然比女人的身子还弱,也不知皇上看上他哪一点了。这要是怀了皇上的龙种,可怎么保得住?”

    我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不要动气,蜷在袖中的双手暗暗握紧努力克制着即将喷发的火气。然而就在这时,慈宁宫的大殿内突然一暗,随即林瑾言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皇后,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皇后见林瑾言进来,忙从太后下首站起向林瑾言行礼。见状,我也随皇后一同俯下身子,只是膝盖还未着地便被林瑾言搀扶了起来。

    “身子不好,这些虚礼就不必了。”

    “谢皇上恩典。”

    说罢,我不着痕迹的推开林瑾言的手,侧身在一旁站好。林瑾言无视跪在地上的皇后,大步走到太后身边向她躬了躬身。

    “儿臣见过母后。”

    听到林瑾言的话,太后懒懒的抬起眼皮看林瑾言一眼慢条斯理的摸了下头上斜插的玉簪,说道:“免礼吧,皇上政务繁忙,今日怎么有空来看我这老婆子?皇后起身吧,跪着门口像什么样子。”

    林瑾言直起身在太后一旁坐下,斜眼看了一脸黑色的皇后开口说道:“昨日下面的人进贡上来一盒敬亭绿雪,儿臣知道母后喜欢这种茶就带过来让您尝尝。”

    说着,林瑾言让来福将茶叶奉上。太后看了眼那盒茶叶转头看向林瑾言道:“皇上有心了。”

    听着两人的寒暄,一阵闷痛突然从胸口直袭大脑,因为那股疼痛来的太过猛烈,毫无准备的我忙伸手捂住胸口蹲了下来……

    ===========================

    以下是防盗小短篇~可省略不用看

    ☆、38·药方

    许是林瑾言一直在注意着我,在我受不住蹲在地上的时候,他便快速的从凳子上起身朝我这边跑了过来。

    林瑾言托住我快要倒在地上的身体,面色苍白的朝着身边已经吓傻的众人喊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太医!”

    我忍着全身的痛楚,抬头看了眼一脸寒意的太后和满眼嫉恨的皇后伸手拍了拍林瑾言的手臂,用仅能我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让他回齐宁宫。林瑾言本来顾及我的身体,但是看到我眼中的坚定点了点头双手托着我的肩膀带着我一步步走出慈宁宫。

    然而,就在林瑾言搀扶着我即将走出门口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皇后带着哽咽的声音:“皇上,您如此专宠渝妃,让臣妾和后宫的姐妹置于何地?”

    闻言,林瑾言看了我一眼,回头看着皇后开口说道:“朕宠谁也需要你来插手?”

    “皇上,你这是什么意思?”

    太后站在林瑾言背后怒视着他,然而林瑾言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扶着我头也不回的离开慈宁宫。我歪头看着林瑾言,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突然觉得他真的跟小时候一点也不一样了。

    慈宁宫距离齐宁宫虽然只隔了三个园子,可是对于此时的我来说,走过这三个园子已经不是吃力那么简单。许是看我真的已经筋疲力倦了,林瑾言让我靠在旁边的花树上,将衣摆掖进腰间在我面前蹲了下来。

    “子玉,我背你。”

    见林瑾言如此,可吓坏了旁边的一干侍卫和太监。杨统领本来代替林瑾言,不过却被他摆手拒绝了。看林瑾言的眼神,我知道他的独占欲又开始作祟,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俯身趴了上去。

    林瑾言背着我走的很快,不过却很稳。趴在他背上,看着他的侧脸,我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小时候。

    那时候我带着他闯了祸之后,被宫人追赶累了,总是找各种理由让他背着我。那时候的林瑾言虽然不情愿,但依旧老老实实的蹲下来背着我。我趴在他背上歪头看着他那张鼓起的包子脸,就会忍不住伸手去捏。他一边背着我,一边被我捏脸自然更不乐意。但因为我在他背上,他又甩不开我,每次看到他被我捏的眼泪汪汪我才罢手。

    回想起往事,我身上的痛苦似乎减轻了不少,忍不住开口笑了出来。背着我疾走的林瑾言听到我的笑声,扭头看了我一眼。

    “笑什么?”

    闻言,我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事。”说着,我伸手捏上了林瑾言的脸颊。

    在我的手捏上林瑾言脸颊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身下的身体一颤,随即我被林瑾言勾住的双腿紧了几分。我见他没有反应,便一直揉捏着他的侧脸,然林瑾言却只是抿着嘴唇并不反抗。见状,我又捏了几下便无趣的放开了,捂着抽痛的胸口趴在林瑾言背上安静了下来。

    “可是难受得紧了?”

    我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还好,就是觉得你真的已经长大了。”

    在我话音落下,胸口又泛起一阵剧痛,咬牙忍着到了嘴边的呻|吟。我大力的揪住林瑾言的衣襟试图压制胸口的那股剜心的痛苦。

    “二哥,你怎么样?太医马上就来,没事的,没事的。”林瑾言感觉到我身体的僵硬,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齐宁宫跑了过去。

    刚刚走出院门的陈炯林看到林瑾言背着我一阵风似的跑过来,立时便知道我身体的毛病又犯了。一阵小跑上前帮林瑾言扶着我,进入了内室。

    此刻,我觉得我已经到了极限,从身体深处冒出的寒意让我忍不住抱紧林瑾言。意识朦胧中我听到林瑾言冲门口大喊。我很想告诉他,能救我命的只有那块令牌,可是张开嘴,发出的只是痛苦的喘息。

    用力咬了下舌尖,让意识变得清醒一些,我无力的拍了拍林瑾言的脊背让他听我说话。

    “二哥,你要说什么?”林瑾言急的额角已见冷汗,但自己仍未发觉。

    “令牌,药方……”

    听到我的话,林瑾言立时反应过来。开口喊了一声候在旁边的来福,让他去乾清宫将令牌取来。见来福领命而去,我又让林瑾言将凌岳霄接进宫,毕竟那个药方怎么用,除了他已经服过药之外,谁也无从知晓。林瑾言见我提到凌岳霄虽然疑惑,但仍然按照我的话将人接进宫来。

    凌岳霄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直到一碗苦涩的药汁被人硬灌入我的嘴里,我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开口叫了声小叔叔,凌岳霄抿着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胸口的疼痛仍再继续,因为一直抱着林瑾言身体的寒意倒是退了不少。缓缓地舒了口气我扶着林瑾言的肩膀慢慢坐起了身。

    “小叔叔可看过那药方了?”

    凌岳霄应了一声,伸手拉了个凳子坐在我面前帮我掖了掖腿上的被子。

    “看过了,是那个没错,皇上已经让公公去准备药材了。刚刚给你吃了止痛的药,这会儿感觉怎么样?”

    “还好,总之死不了了。”

    我习惯性的跟凌岳霄说笑,却不想被一脸冷意的林瑾言瞪了一眼:“刚刚好些,说什么死不死的。有我在,你不会怎么样的。”

    凌岳霄听着林瑾言的话,略带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继而又将目光转移到我身上。我看到他眼中的疑惑,只当是没有看明白。

    缓了下精神,我让凌岳霄把药方和令牌给我。我拿着那药方看了一下,发现上面皆是一些普通的药材,不过每样用的都极其巧妙。将令牌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而后扔给了旁边的林瑾言。

    “这令牌你知道有什么用吧?实话不瞒你说,我和他。”我指着一旁的凌岳霄,继续说道:“我们都是凌家的后代,凌家已经散了,这令牌留着也无用,你就找人销毁了吧。”

    凌岳霄听完我的话并未做出什么反应,见状,我也就放下了心。微微叹了口气,我倚在床栏上慢慢闭上了眼睛。不想这一闭眼竟然睡了过去,等到我被林瑾言摇醒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看到林瑾言背后端着药碗的凌岳霄,我对喝药这次倒没什么反感,毕竟是救命的东西,再怎么讨厌也得忍着不是。见林瑾言要一勺一勺的喂我,我不由一阵无语。

    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从林瑾言手里接过药碗,我仰头一饮而尽。在我放下药碗的时候,一颗蜜饯也被林瑾言塞入了我的口中。

    “这药要喝多久才能痊愈?”含着蜜饯,我口齿不清出的看着凌岳霄。

    “一个月即可,不过以后一段时间都需要静养。而且,不宜房事。”

    最后四个字凌岳霄是对着林瑾言说的,林瑾言原本正准备替我掖被子,听到凌岳霄的话,脸色立时红到脖子以下。我看着犹如被煮熟的虾子一样的林瑾言,忍着脸上的笑意,手握成拳掩住向上勾起的嘴角咳嗽几声。

    而一旁的凌岳霄见到我和林瑾言之间诡异的气氛眨了眨眼睛,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知道自己出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便站起了身。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方才报信的小公公一阵咋咋呼呼,吓得府里的众人鸡飞狗跳,这会儿指不定怎么样了呢。我回去先报平安,以后有什么事再叫我。”

    “恩,也好,让老太太和太太他们放心,告诉他们我已经没事儿了,不用让他们挂心。过几天等我身体好些了便出宫去看他们。”

    说着,我做事起身,见状,凌岳霄和林瑾言不约而同的伸出手将我摁了回去。

    “又不是外人送什么送,好好歇着吧。”

    闻言,我也不再动弹,冲着岳凌霄点了点头。吩咐陈炯林那几件礼物让凌岳霄带回去分给老太太他们。

    等凌岳霄走了之后,房内只剩下我和林瑾言两个人了。看着他还有些泛红的脸颊,我忍不住笑了笑。脑海中想到上午太后和皇后,我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在林瑾言带我从慈宁宫出来的时候说的那番话,无疑是跟太后他们决裂了。林瑾言是依靠太后本家的势力坐上了江山,又因着皇后坐稳了江山。如今因为我被这样一闹,显然以后对林瑾言极为不利。不过这几年太后本家依仗着这些握在手中的权利已经不小,也是到了该肃清的时候了。如此一来,两方翻脸倒不失为一件好事,只是不知道林瑾言的根基够不够稳,能否撼动蒋家那棵大树。

    “二哥,你在想什么?”林瑾言瞪大眼睛凑到我跟前。

    “在想太后和皇后.”

    听到我的话,林瑾言哦了一声,将头又缩了回去,伸手挠了挠被鬓角的头发搔的有些发痒的脸颊开口说道:“你不用担心,没事的。翻脸是迟早的事,原本我是没想到那么快,只是今天被你发病的模样把我吓到了,所以才会控制不住。白白赔了我一盒敬亭绿雪,原本我是给你留着的。”

    闻言,我不由一阵失笑。看着他微带些孩子气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仰头看着头顶青色的床幔,心

章节目录

重生之王爷雄起(BL主攻生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呆呆呆呆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呆呆呆呆并收藏重生之王爷雄起(BL主攻生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