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方没了兵器,石满强却发了蛮xìng,直接扑了上去,他现在身强力壮,谨慎扭打,连陈昇都未必是他对手,对面这人也敌不过,被石满强抱住之后就是一个头槌,砸的口鼻流血,眼睛也看不见了,吉香上去就帮手,几下子砸下去,人就不动了。

    刘勇第二个冲锋,他面对的那个人手中拿着铁尺,两个人最先碰上,受赵进杀人的震撼最小,刘勇猛打,对面这人却有技巧,铁尺一挡一滑,重重的敲在刘勇胳膊上,刘勇痛叫一声短斧就被打落,那人手中铁尺扬起就要继续,就在这时,刘勇身后的孙大雷反应过来,双手拿着斧头就劈了上去,这人想要故技重施,可兵器相碰,力量却无法抗衡,拿着铁尺的手臂硬生生被压的变了角度,着“咔嚓”一声脆响,那人随即痛叫出声,这一下硬生生的断了胳膊,直接丧失战力。

    本以为董冰峰武技最强,所以安排他单独对付一人,没曾想董冰峰最慌,长矛刺出去的时候已经偏了,势头也不足,被对方一把抓住,双方就在那里拉扯起来。

    赵进杀人,抓着矛杆的那汉子就吓得撒开了手,还没等董冰峰追击,他扭头就跑,才跑出几步,赵进已经赶上,长矛急刺,直接刺穿了这人的小腿,这人惨叫了声,直接摔在地上。

    转眼之间,三死三伤,转眼之间,嚣张的大汉们完败,胆怯慌张的年轻人们完胜。

    赵进他们每个人都多少被鲜血喷溅到,伤的那三个还好,死的那三个鲜血都是狂喷。

    带着腥气的热血洒在脸上,每个人都觉得恶心,还没等赵进说话,王兆靖站在原地开始干呕,陈昇直接吐了出来,赵进也觉得胸腹间一阵翻滚,有要呕吐的意思。

    赵进深吸一口气,血腥气弥漫在院子里,他知道事情还没结束,他扬声说道:“冰峰,你先去关上院门!”

    因为自己表现失措而惭愧的董冰峰正在低头,到赵进的话,连忙过去关上院门。

    “我们赢了!”赵进抬高了声音说道。

    这句话让院子里的年轻人们jīng神一振,恶心和不适都烟消云散,只觉得热血沸腾,在他们第一次对外战斗中,在这样的生死厮杀中,他们完胜!

    尽管有慌乱,尽管胆怯,甚至在生死关头出现了迟疑,但最后他们胜了!

    每个人看着赵进的眼神都不同,方才交手时顾不上那么多,现在冷静下来,都记起在大家胆怯心慌的时候,是赵进先出手,一击杀敌!

    “赵兄,有勇有谋,真是了不起!”王兆靖先开口说道,一向风度翩翩的他胸前全是敌人的鲜血,脸上也沾了不少。

    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点头赞同,院门这时候已经被关上了,赵进摆摆手说道:“事情还没完,刘勇你和冰峰把他们的兵器都收拢了,大雷留下来守住院门,其他人跟我进屋去!”

    地上三具尸体,一个失去意识的伤者,还有两个在那里痛叫,而开门开热闹的那四个人,现在还处于震骇中,四个人就那么傻愣愣的呆在那里。

    看着赵进走过去,门内两个人惊呼一声,撒手后退,被他们扶住那位又摔了下去,重重坐在地上,屋里的人想要关门,门却被坐在那里的中年人挡住,一时关不上。

    赵进一步步走过去,长矛向前一伸,关门的人又是惊呼,吓得连门都不管了,急忙朝着屋子里跑,赵进走到门前,抬腿一脚,直接把坐着的那中年人踹了进去,他大步跟着迈入屋中。

    屋子里点着灯火,原来九尾娘娘的塑像和供桌已经不见,就和正常人家一样摆着桌椅,先前那三个人好像没头苍蝇一样的乱跑,根本不知道去那里。

    赵进虽说大步进屋,可一直翻腕握着长矛,只要有人突袭,他随时能够反击,但外面那六个人应该就是这里的护卫,不过即便只有六人,也让他大大意外,因为事先根本没有料到。

    “都给我跪下!”赵进暴喝一声,那三个人立刻僵住,看着浑身血污的年轻武者们,颤抖着跪了下去。

    “把门口那个拖上来!”赵进又喊了声,石满强和吉香直接把倒在地上那中年人拖了过来。

    人到跟前想要爬起,赵进长矛矛尖已经伸到他的眼前,这中年人立刻僵住不敢动了。

    “人在那里?”

    赵进没想到自己能发出这么冷漠的声音,地上那中年人稍一停顿,赵进手中的长矛向前一送,直接刺破了那中年人的肌肤,鲜血流出。

    那中年人身子剧烈的震颤了下,随即一动都不敢动,颤抖着声音说道:“在左边的屋子里。”

    “屋子里有没有别的人?”

    “只有两个婆子。”

    赵进把长矛向后一收,开口对身后的陈昇说道:“你来看着他们,如果有不对,一刀砍了他。”

    陈昇点点头,提着长刀走了过来,赵进又对王兆靖说道:“你和我一起,我挑开帘子,你护着我身侧。”

    王兆靖一抖手中长剑,跟在了赵进身后,正堂左边的屋子门上挂着厚厚的帘子,不到里面的动静,赵进走到跟前,用手中长矛直接把帘子挑起。

    这屋子里面点着灯,两个四十多岁的婆娘手里拿着剪子和短刀,浑身抖得好像筛糠一样,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丢到东西自己滚出来,饶你们不死!”赵进冷声说道。

    看着拿着兵器,身上浴血的赵进等人,那两个婆娘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手中壮胆的短刀剪子直接掉在地上,整个人也跟着瘫软,根本就出不来。

    “石头和大香跟我进来!”赵进放下长矛,却把腰间别着的倭刀抽出来,和王兆靖一起走了进去,被他叫到名字的两个也连忙跟了进去。

    这屋子收拾的颇为整洁,看着像中等之家的模样,在门边的位置摆着一张床,床上有人躺在那里,正是木淑兰。

    细看才发现木淑兰手脚被捆,嘴被一块布堵着,在那里动弹不得。

    女孩的脸上全是泪痕,衣服完整却有不少褶皱,就知道她刚才挣扎过,木淑兰现在已经艰难的转过了头,看到赵进他们进来,就知道自己得救,眼泪顿时止不住的流淌而出。

    赵进长出了口气,赌对了,女孩果然在这里,人救下来了,自己如果今晚找不到,明天可能就再也见不着,这是把小兰从火坑的边缘拉了回来。

    想到这里,赵进突然身子有点软,目标达到,真的放松下来,第一次杀人后的兴奋也消散无踪,恐惧担心和疲惫都翻上来,真有点绷不住。

    “赵兄,还等着干什么,快去把木姑娘的绳索解开。”王兆靖在赵进身后提醒了句。

    赵进这才从愣怔中反应过来,王兆靖脸上露出微笑,跟在那里还不知道做什么的石满强和吉香小声说道:“咱们把那两个婆娘拽出去,让赵兄安慰下木淑兰。”

    那两个婆子被拽出去,门帘又被放下,赵进回头看了眼,他在感叹王兆靖的心思细密,一个女孩子被捆绑的结实,如果过去解开就要接触肌肤,唯一有资格这么做的就是赵进。

    赵进取出女孩嘴里的布团,木淑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用刀割开捆着她的绳索,女孩活动了下手脚,哭声更大了。

    “小进哥哥,他们说要送我去寺里,说明早会给我吃药,然后醒了就去了别的地方”

    “。。小进哥哥,我好怕!”

    木淑兰搂着赵进大声嚎哭,把刚才的惊恐和绝望发泄一空。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