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么一说,木淑兰顿时红晕满脸,甩开手跑进了自己房间,赵振堂和何翠花早就把女孩当成了自家儿媳妇,现在已经住在一起,让他们更确定这个事实也不忌讳说的直白点,而且看木淑兰的反应,女孩自己并不反感这种打趣。赵进则有些哭笑不得,无奈的说道:“娘,我们还小你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

    “早什么,捕房的老周的大儿子和你同岁,现在都快要抱孙子了。”何翠花满脸神往。对这个话题,赵进真是没有准备,敷衍几句,拿着长矛就出了门,一出院子要把长矛抗在肩上,拿起的时候却觉得不对,仔细看,矛尖上还有依稀的血迹,只不过因为早晨刺了很久木桩靶子,所以磨掉不少。

    赵进心里颤了下,连忙用衣角擦拭干净,这个细节让他愈发搞不懂自己父亲早晨的态度,不过赵进也不怎么紧张,自家父子,就算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今rì出门实际上比往rì要早,可到那条街道的时候,却发现王兆靖和陈异和一干朋友都在门前等着,陈二狗站在另一边。

    “赵兄……”“大哥……”大家都热情的打招呼。

    而陈二狗则是快走几步,到跟前恭敬作揖,客气无比的说道:“见过进少爷,不知道叫小的来有什么事。”

    这态度比昨rì还要谦卑许多,如果是昨天,赵进还要客气两句,可现在却随意点点头,淡然说道:“不要在外面说话,进院子吧!”

    陈二狗身子又低了几分,说来奇怪,赵进昨rì和他客气,他心惊胆战,今天这么摆架子,却让陈二狗的心思安定不少。

    大家都进了院子,昨天下午商量的事情大家记得清楚,现在看到赵进等四人满眼全是血丝,一副没睡好的样子,都禁不住心里发颤,倒是吉香颇为羡慕的看着刘勇,满脸为什么他去我不能去的样子。

    “陈二哥,你来这里前去财神庙那边了吗?”关上院门后,赵进直接发问。

    陈二狗一愣,连忙说道:“进少爷,这二哥的称呼实在是折杀小的了,真的当不起,以后进少爷叫我小二或者二狗都成,兄弟们都这么喊。”

    客气两句,看到赵进脸上没什么表情,慌忙改了话题回答说道:“好叫进少爷知道,小勇今早喊得急,小的没去财神庙那边,先来这边候着了。”

    赵进点点头,盯着陈二狗说道:“既然你还没去那边,你肯定不知道程铜头已经死了。”

    陈二狗下意识的点头,随即反应过来,身子大颤了下,随即这颤抖就停不下来,整个人抖的好像风中枝叶一般,脸sè也渐渐变得惨白一片,张嘴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他可不觉得赵进是随口乱说,昨天下午那番对谈让他有所猜测,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不仅仅是陈二狗震骇无比,院子里的人们,除了昨夜参与过的陈异、王兆靖和刘勇之外,其他几个也都呆住了,刚才看到同伴们的满眼血丝,也的确有过猜测,可猜测是一回事,到亲口证实又是另外一回事,每个人都被由内而外的震撼了。

    震撼之后就是敬畏和兴龘奋,昨天下午那番说辞,大家都只是而已,甚至有人心里觉得不会实施,却没想到一夜过去,赵进居然真的把那程铜头杀了,这是何等的果决狠辣,由不得人不心生敬畏,随即大家就想到,既然程铜头被杀,那么昨rì下午所说的计划就要开始,想到自己真的能做一番事业,而且有了开端,每个人都有抑制不住的兴龘奋。

    赵进很平静的继续说道:“既然程铜头死了,他那一摊总要有个人管着,我觉得你做事谨慎妥当,很适合替他的位置,你觉得怎么样?”

    说话的云淡风轻,可得人却好像五雷轰顶,陈二狗后退了步,居然直接坐在了地上,依旧抖的好似筛糠。

    赵进摇了摇头,还没等他继续说话,坐在地上的陈二狗却反应了过来,已经变得惨白的脸sè迅速的涨红,他双手在地上一撑,却因为还没有恢复,又是摔了下去,陈二狗挣扎着要站起来。

    这手忙脚乱的模样让院子里的人们都忍不住笑,刘勇上前一步把陈二狗搀扶了起来,陈二狗感激了敢看他一眼,然后朝着赵进就跪了下来,磕了个头说道:“既然进少爷赏小人机会,小人一定好好去做,进少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小人绝没有二话。”

    陈二狗激动异常,当年他去欺负货场上的孩子,被还是少年的赵进收拾的生不如死,到最后绝处逢生,居然在程铜头那里有了个差事做,到现在还算个头目,回想起来,陈二狗一直觉得那是赵进给自己的运气和机缘,刚才他被赵进的话吓到,等反应过来之后就意识到,这是更大的机缘。

    程铜头和大部分g rén以为赵进是个早熟的半大孩子,但陈二狗却觉得赵进所做所说的事情都不会有错,只要照做,肯定有好处,但要不做,那恐怕就是大祸,有这样的认识,陈二狗当然知道怎么表态。

    赵进笑着点点头,陈二狗看他没有出声,却会错了意,连忙说道:“小勇比小的更适合管程铜头的产业,小的愿意全力帮忙。”

    o

    “小勇年纪小比不了陈二哥你稳重,就让他给你当个副手吧!”赵进笑着说道。

    赵进冲着刘勇点点头,刘勇上前把陈二狗搀扶了起来,从头到尾赵进没有谦让和做什么姿态,完全把自己放在了主人的态度上,院子里的每个人都觉得理所当然,陈二狗也觉得天经地义。那边陈二狗站起来之后,呼吸还很不平稳,身体依旧颤抖不停,赵进笑着打趣说道:“咱们在这里闭门造车,一切都是空谈,陈二哥,你这就去财神庙把说话管用的都叫齐了,宣布以后由你当家做主。”

    到这话的陈二狗忍不住一愣,脸sè又是由红转白,颤声问道:“进少爷,小的自己去,谁小的说话。”

    “谁说让你一个人,咱们一起去。”赵进笑着说道。

    赵进拿起自己的长矛,笑着招呼说道:“兄弟们,去帮帮陈二哥。”

    院子里这些伙伴着赵进和陈二狗的谈话,心里都跟着激动起来,现在到招呼都是举起武器吆喝了一声,气势如虹,吓得陈二狗身子一颤,随即神情变得无比兴龘奋,看到这八个勇武俊彦的气势,他更有把握了。

    临出门前,赵进却检查了陈异和刘勇的兵器,发现长刀和短斧上都没有血迹才让大家出发。

    陈二狗和刘勇走在前面,赵进和其他人走在后面,董冰峰又把自己的皮甲穿上,除了手中长矛之外,腰间还别着匕首,谨慎异常,孙大雷手中换了把双刃斧,做工很是jīng良,石满强和赵进说过,孙大雷花了五两银子专门请铁匠铺打造出来的。

    王兆靖和陈异不必说,石满强和吉香都是拿着棍棒,腰间别着短刀,尽管大家在一起玩的高兴,可现在没有独自赚钱的能力,也谈不上彼此帮忙,这也是赵进吃下程铜头那一方势力的原因,不然的话,大家迟早要为了生计四散奔波,那这些年的勤奋和情谊就烟消云散,没有丝毫的意义。

    光天化rì下,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拿着兵器行走,实在太过扎眼,赵进特意让大家走偏僻小路前进。

    即便这样,小路上那些出门的人看到他们这一队,也都吓得慌忙躲避,唯恐招惹什么麻烦。

    尽管要去江湖头目的地盘,可赵进这一干人却没什么紧张,路上一直在说说笑笑,那次突入救人,和云山寺的六名和尚短兵相接,血腥厮杀,已经让他们有了承受能力,也让他们对自己的武力有了信心,这次去为陈二狗帮腔助威,就不怎么当回事了。

    城北这边的路上要小心些,走到城南区域的时候,大家更加放松,这里虽然也在徐州城中,却是个没王法的世界。

    走不多远,王兆靖走到赵进身边,低声笑着问道:“赵兄一直在偷着读吗?”

    赵进一愣,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个诧异的转头看过去,王兆靖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然后又打趣的笑着说道:“赵兄果真心怀大志,但真要藏拙,出口成章的事还是要少做,不然太容易被人看出不对。”

    出口成章?赵进琢磨了半天才想到自己刚才说了“闭门造车”的成语,当真是哭笑不得,看到他的表情,王兆靖笑笑没有继续。

    等走到黑虎财神庙那边的时候,庙门前的空地上已经乱成了一团,居然有近百人的样子,不少都是泼皮混混的样子,也有十几个面相凶恶的大汉,还有五个婆娘,你一堆我一堆的聚在一起,神sè各异,有的小声议论,有的大声喧哗,不过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流里流气,一看就不是良民百姓。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