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家都觉得很兴奋,不过王兆靖却觉得胡闹,回家和那河叔谈到,那河叔却有不同的看法,说赚了钱不求享受,反而知道积本生钱,这个心总归是好的。

    王兆靖只是苦笑着说道,几个兄弟算上家里长辈,无一人懂得酿酒,这等需要手艺的买卖怎么可能轻易做成,恐怕要赔一笔买个教训丨了,王兆靖当天晚上睡觉前,还把自己存的银子盘算了下,准备到时贴补过去。

    除了喝酒寻找酿酒师傅之外,这些天还有几个特殊的客人。

    一个是在户部巷里茶馆的掌柜,茶馆名叫青蚨记,青蚨记的东家姓李,这位在徐州城也是有名头的,因为他在扬州的亲戚是十年前的进士,如今在河南已经做到了参政,算是一方大员,有这层关系在,地方官总要多多照顾。

    户部巷是徐州城内的富贵地方,官员和有功名的士绅大都居住在这边,有钱人多,消费力就强,这茶馆卖茶赚不到几个钱,真正赚钱的设赌抽头。

    富贵人家的子弟也要赌钱取乐,来城南这边觉得**份,城西城北各有一摊,他们觉得不熟,这青蚨记正合大家的心意。

    这位东家在萧县有自己的庄子,在邳州还有两个商号,开设这茶馆聚赌无非为了招揽人物,交结关系,赚钱反倒在其次,因为心思平,赌场里面反而公正,名头渐渐打了出去,徐州一州四县好赌的富贵人物都喜欢过来玩两手,甚至还有从邳州那边来的。

    青蚨记这样的地方赵进当然知道,他还知道如果能这家生意上抽钱的话,收益肯定丰厚,但赵进根本就没去打这个心思,这茶馆传闻不少,除了茶馆东家自己牛气之外,据说徐州参将的儿子在里面也有股份,如此背景雄厚的地方,去招惹岂不是找死。

    没曾想青蚨记的掌柜主动找上门来,说赵进要是方便就去照应一下,这是客气话,目的和前面过来的那些人一样,搭个关系,结个善缘而已。

    原来他们眼里没有赵进这样的人物,就算不过来结善缘,赵进也不会去招惹。

    但赵进现在的名声太大了,杀云山寺的六个和尚,从拐子手里救人之后,在徐州城内算是一件奇闻,大家会说这个年轻人勇猛,更多的人会说赵进莽撞,至于推陈二狗上位的事情很多人根本不会关心,但赵进在城南血战,杀了那十几个亡命大盗之后,评价就不一样了,大家觉得赵进武勇剽悍。

    杀那六个和尚还会被以为凑巧和莽撞,杀光了那十几个亡命大盗之后,大家才认识到这是因为赵进本身的骁勇强悍,这样的人物已经不容大家轻视,就算不想于的也要去打个招呼。

    而那天替杀猪李出头,镇服吓退了几十名泼皮,这个事迹流传开之后,赵进已经从一名强悍武夫变成一个传奇英雄,能有这样的武勇,能有这样的威风,说他前途无量已经不算妄言了。

    有这样的预期和判断,城内任何一方都不能含糊对待了,达官贵人和有功名的豪绅还可以自矜身份,但其他和三教九流打交道的就必须过来照个面,留个情分,日后总好相见。

    青蚨记的掌柜一次送来了一百两和四担礼物,并且说今后每月二十两,请赵进多多照应,不过青蚨记这样的店面徐州城内也就一家而已。

    此外,徐州同知参股的粮行也过来见了面,这种生意就谈不上按月给钱,无非登门攀个人情,大家互相认识下。

    还有一个特殊的客人是叶文的堂婶叶吴氏,是五十多岁的老妪。

    徐州城内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赵进的名字,为赵进的事迹惊叹,货场这边却渐渐安静下来,攀交情结善缘的,该来的都已经来过,想要报名当家丁的,也大都知道这边名额已经满了。

    百名家丁的训练和三十多人的时候完全不同,赵进把除了王兆靖的伙伴们全都拉了出来,每个人又当教头又当学员,这才维持住了纪律和训练的效率。

    但此时比从前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先前招募的三十六人已经有了点基础,他们多少能起到传帮带的作用。

    合适长度的木棍,颜色样式统一的土布衣服,开始运向这边,装备在家丁们的身上,唯一让人为难的是货场不够大了,队列练习已经拥挤,跑步就显得很小,结果货场周围的居民们日常有了一景可看,百余名少年排着还算整齐的队伍绕圈跑步,尘土飞扬。

    “受罚的人出列”赵进站在队列前冷声说道。

    被他先前指出来的十几个人垂头丧气的从队列中走出来,自觉地趴在地上,赵进和伙伴们上前拿起棍棒,狠狠的打了下去。

    每个时辰都有人受罚挨打,严重的甚至没有饭吃,纪律和惩罚虽然严酷,但胜在公正,家丁们无不畏惧,却没有怨气,就在这种严酷公正的纪律下,训练逐渐有了成果。

    徐州的六月初已经很热,家丁们站在太阳下训没多久,汗水就浸湿了衣服,但站在他们对面的教头们同样流汗,没有人叫苦皱眉,大家也就跟着咬牙坚持下去。

    而且边上有大桶加盐的凉开水,午饭晚饭还有绿豆汤喝,这样的待遇下,家丁们也没立场去叫苦。

    打完后归队,赵进神色严肃的喊出口令,他脸在绷着,心情却很轻松,原本以为酿酒的师傅不好找,因为酒是时时刻刻都有人在喝,而且喝的人处处都有,这么大的消费量,酿酒的师傅肯定赚钱不少,最起码有一份很稳定的工钱收入。

    让赵进没想到的是,徐州城内城外还真有不少改行的酿酒师傅,这原因也和徐州的凋敝有关,原来徐州是运河枢纽,南北人流货物交汇的中点,富裕繁华,陆上水上,每天大量的烧酒卖出去,可迦河一开,徐州凋敝,也就没那么多人喝酒了,不少酒坊关门歇业,酿酒师傅也纷纷改行。

    而且这个时代的人故土难离,不到绝境生死之际,绝不会离开故乡,所以很多酿酒师傅都留在了徐州。

    赵进的伙伴们没怎么花费力气,仅仅是陈晃和孙大雷出面,就找到了几个符合赵进要求的人,准备这两天带过来见面。

    看着眼前列队行进的家丁,赵进脸上有笑意浮现,摸索准备积累,现在一切都要走上正轨了。

    刚想到这里,就到边上有人招呼说道:“进少爷。”

    顺着声音看过去,却是那叶文过来了,如今报名的人每天也就几个,赵进看到合适的,直接安排他们去衙门叶文那边登记一下,也不用叶文每天朝这边跑,叶文几个人到这个消息后很是失落,因为这意味着没有外快可拿了。

    叶文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有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穿着一身褐色的布裙,神情很是拘谨。

    “原来是叶叔。”赵进笑着招呼。

    “当不得这个称呼,进少爷真是折杀我了,叫在下叶昆就行。”叶文陪笑着走过来。

    赵进看到跟在叶文身后的老妇人,知道对方有事来谈,安排陈晃领着众人训练,他对叶文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一起进了院子。

    如今王兆靖不参加外面的步操训练,每天就在院子里读写字,看到赵进领着人进来,他笑着坐到一旁。

    “进少爷,在下有件事请您帮忙”进来之后,叶文迟疑了下开口说道。

    赵进点点头说道:“请讲,我看能不能帮上。”

    那叶文慌忙点点头,介绍那老妇人说道:“进少爷,这位是在下的堂婶

    叶文的堂叔在五年前就死了,而在这之前,叶文的堂兄弟一个行船的时候掉进黄河里淹死,一个去了河南做生意十年没有回来,叶文的堂婶叶吴氏一个人孤苦度日,也就是叶文时常接济。

    说起来,这叶吴氏的邻居赵进却过,是和云山寺有勾连了举人杨忠平。

    杨举人贫寒出身,按说中举之后应该搬到好地方建新宅子居住,可他却要争这份面子,让从前瞧不起自己的穷邻居们看看,当初他们瞎了眼。

    富贵后当然不能住破宅院,杨忠平住的地方已经翻修过几次,但毕竟狭窄逼仄,住起来还是不舒服,今年这杨家要扩建了。

    扩建就要把左邻右舍的房子买下来,这叶吴氏也在其列,叶吴氏在城内过得不容易,已经打算拿了这份卖宅院的银钱去乡下养老。

    没想到的是,这宅院的房契地契因为天长日久,居然被老鼠啃烂了。

    这事被杨举人的管家知道后,直接说叶吴氏这宅院本来就是杨家的,她在这里白住了好多年,租金就不要了,人赶快从宅子上滚开。

    叶家这宅院也值个十几二十两的银子,叶吴氏更等着这钱养老,对这个明显的诬赖当然不能承认。

    可杨家做事更绝,杨忠平的管家带着几个人上门直接威胁,说再不搬,杨家就要去衙门里告她,到时候还要让叶吴氏赔钱过来。

    手机用户可访问观看小说,跟官网同步更新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