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胖大汉子从怀里拿出一把两尺长匕首,直接丢在地上,然后闷声说道:“都把家什放地上。”

    他身边的人倒也话,都把身上的兵器拿出来丢下,那胖大汉子双手抱拳,作了个大揖,低头说道:“进爷,老尤服了,要怎么处置俺,请进爷吩咐。”今后你这个铺子的进项,拿两成出来给我,领着你的人在杂货铺子外面给我施礼作揖,告诉我昨夜是谁放的火?”赵进开门见山的提出三个要求。

    那胖大汉子既然自称老尤,就是那尤振荣了,他抬头看看赵进,重重点头说道:“进爷仗义,明日就把月例给进爷送去,请进爷先走,老尤这就领着兄弟们给进爷施礼。”

    赵进看了他一眼,领着人走出了铺子,外面家丁们不少头破血流,其余的也都是灰头土脸,但却各个挺胸抬头的站在那边,自动自觉的对齐列队。

    杀猪李和陈二狗手下的泼皮们去而复返打跑了尤振荣的手下,但此刻却不敢耀武扬威,只是远远敬畏的看着赵进的家丁们,杀猪李和陈二狗已经走到了前面来,不住的朝着店铺里面张望。

    周围有压抑的嗡嗡声,那是围观的闲人们在那里小声议论,这群殴跌宕起伏,让他们看得目不暇接,很多光是对赵进有所耳闻的人都亲眼见到了实战,知道赵进为什么与众不同,看着场中肃立的赵进家丁们,他们甚至不敢高声谈笑,只在那里压低了声音说话。

    正在这时候,看着赵进从那店铺里走出,然后那尤振荣领着一帮人也是低头走出,议论声稍微大了些,在这片混的人都知道尤振荣这号人物,知道这位爷是城外一号人物,和盐路上有关系的豪强。

    闲人们彼此说着来历,杀猪李还好,陈二狗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他从前根本没有和尤振荣面对面的资格,总是觉得畏缩。

    只看到那尤振荣突然躬身施礼,深深作揖,态度谦卑得很,他身后那一于人,从护卫他的汉子道店里的掌柜紫洪磊,都是齐齐躬身作揖见礼,满场瞬时安静下来,江湖人讲究个面子,人前低头可是好大一件事,这尤振荣对赵进这个态度,看来是彻底服了。

    尤振荣作揖之后,直接上前两步说道:“进爷,昨日小传头李阳找城内各个传头,说弥勒座下已经沉闷太久,如果拿你赵家立威,肯定能声势大振,大家看到赵家的例子,就再也不敢对教众不敬了。”

    赵进冷笑了声,果然不出所料,这闻香教不想再走木先生那样的低调路线,而是要大张旗鼓,只不过他们找错了人。

    尤振荣和赵进离的近,声音压得低,又是躬身低头,别人还以为他在请示

    “我没给他们人,说你们失心疯了对公差下手,不过城内这边有两个小传头很心动,出了人手给他。”尤振荣说的很详细,说完这个,尤振荣自己摇头苦笑说道:“看起来,他们真的失心疯了。”

    “把那两个人的名字给我?”赵进冷声说道,尤振荣略一犹豫,低声说了两个名字。

    一这两个名字,赵进笑了,这两个人都已经被抓住,正丢在大车上,尤振荣不知道赵进为什么发笑,在那里迟疑了下,忍不住问道:“进爷,您不怀疑这事是老尤做的吗?”

    “没打之前,你洗不脱嫌疑,开打之后,看你场面做派,就知道你不会做这样小家子气的事情,要是你做,赵某死活不好说,房子应该被烧光了。”赵进开口说道。

    尤振荣抬了下头,双手一拍,语气略微激昂了些,开口说道:“进爷说得是,城内这帮传头苦日子过久了,从前木会主在的时候总是约束压着,不去捞钱不说,大户教众捐纳的香火也拿去周济穷人,现在他一走,大家都急不可耐了,整日里想着立威收钱”

    “现任会主是谁?”赵进开口问道,尤振荣摇摇头。

    摇头之后,尤振荣看着赵进神色不对,连忙解释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新任会主据说已经来了,可大家谁也没有看到他本人,这会主只是派出自己的使者传信下令,据说烧香的时候也蒙着脸。”

    说到这里,尤振荣于笑两声说道:“老尤我入教,就是为了图个方便,我这营生和河上的人打交道太多,河上船上全是信教的烧香什么的,我一般都不去的”

    “你若日后还想在徐州,就不要对我撒谎,今日我信你了”赵进点点头,说完这句转身离开。

    尤振荣没想到赵进走的也这么干脆,站在那里愣了愣,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赵进转身来到了家丁们面前,看到他出现,家丁们都挺直胸膛,这瞬时间的肃然让这进宝杂货周围都跟着安静下来。

    “今天你们做的很不好,如果你们能保持队伍的整齐,能够坚定的向前冲,这里没人能挡得住你们”赵进大声说道。

    大家都以为赵进要夸赞,却没想到赵进是批评,不过了他的话,家丁们的脸上都没有失望泄气的神色,而是站得更直,因为经历过刚才的战斗,他们的确感受到了平时训练的价值,只要坚持不动摇,那就会战无不胜

    “下午放假,有伤治伤,晚上白面烙饼,白菜炖排骨,管够吃。”赵进又补充说道。

    家丁们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前面是批评,后面则是犒赏,大家都感觉受到了肯定。

    赵进转身对尤振荣点点头,招呼着家丁们一同回返,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留下满地狼藉,也有不少被打伤的尤振荣手下在那里喊疼痛叫,却没人敢对赵进他们表达什么异议。

    进宝杂货的伙计们出来救治伤者,尤振荣和几个伙伴站在店门前看着发呆,赵进的家丁们即便有伤,即便满身尘土,队形依旧整齐,散发出一股森然之

    “城内居然出了这样的人物”有人喃喃说道。

    这时一个婆子领着尤振荣的儿子出来了,这小家伙胖乎乎的,和尤振荣长得很像,边走边哭,在那里说道:“我要帮我爹。”

    他这么一出来,大家都在笑,气氛也轻松不少,尤振荣低头捏捏自己破涕为笑的儿子,打趣说道:“倒是没白养你,你还真有孝心。”

    逗弄两下,尤振荣想起什么,站直了看赵进队伍的背影,在那里若有所思

    赵进领着家丁走在前面,陈二狗和杀猪李领着泼皮混混们走在后面,中间则是那辆装人的大车,上面捆着七个鼻青脸肿的角色。

    出城南的时候,赵进让陈二狗和杀猪李回去,这两个人不敢怠慢,却把这打砸一路搜罗出的银钱都拿出来,请赵进分配。

    城南穷苦,这些人已经算有点身家的,一共才搜出来不到四百两,这还是两家放高利贷的正好存着银子,赵进看了看,直接划出一半说道:“今天来的人,受伤的治伤,没受伤的犒赏。”

    然后又划出四分之一说道:“这是你们两个人的辛苦钱。”

    这一路上看到赵进的厉害,杀猪李和陈二狗那还有胆量要钱,连忙推辞,口称不敢,赵进说得很简单:“我从不亏待给我做事的人,剩下这些你们给我兑换成新钱,晚上送到商行去。”

    两人慌忙答应,在那里弯腰作揖,跟着他们的那些泼皮混混也都照做,大家不约而同的弯腰弓身好久,等赵进走远了大家才敢抬起头,想想上午赵进这横扫城南的威风,人人心惊战栗。

    赵进率领的队伍在半路上又分开一次,赵进让石满强和孙大雷带着家丁们回去休息,他留下鲁大等十个人,护送马车去往衙门。

    城内消息流传的很快,何况是赵进这种把城南横扫的大事,就连赵进领人打垮了尤振荣那伙的事迹现在都已经传开了。

    等到知州衙门之后,公门中的各色人等都过来热情的打招呼,六房的吏目文,捕快公差,白役公人,各个笑着客气,他们对待赵进的态度已经不像是个长辈对晚辈,而是带着点巴结的平辈论交,至于那些资格浅的白身公差,已经直接称呼“进哥”或“赵公子”。

    在这里赵进很知道分寸,只是笑着客气,没有丝毫的张狂样子,当有人问起大车上的人,他很直接的回答说道:“这是上午在城南抓到的嫌犯,和给我家放火的人有牵连。”

    这案子衙门上下都已经知道,不管心里如何想,这时候都要做出个义愤填膺的姿态,不过很多人到这时候才想起来赵进的白役差人身份。

    犯人送进捕房的时候,是赵振堂领人过来,赵进凑过去低声说了两个人的名字,然后叮嘱说道:“爹,这两个人和纵火案子有牵连,可以专门下点功夫,一定要让他们招供。”

    赵振堂沉着脸点点头,赵进又低声叮嘱说道:“口供上只说纵火,不要提什么闻香教。”

    手机用户可访问观看小说,跟官网同步更新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