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进问到了自己想要的,挥刀砍断了两个人的脖子,然后抽出长矛刺入了那人的咽喉。(

    挥刀的时候用力太大,赵进居然踉跄了一步,险些摔倒,还是身后的陈晃伸手扶住,大家都看到赵进的脸色极为阴沉。

    “赵兄你打这么久也不知道谁是闻香教的会主,他们的话信得过吗?”王兆靖开口说道,他的声音也是沙哑异常。

    赵进站稳了身体,沉声说道:“信得过,不把这个身份露出来,他压不住这帮亡命徒。”

    对于这些刀头舔血的江洋大盗来说,闻香教人多势众无孔不入是个威慑,而且在传说中闻香教有种种邪门的手段,这也让他们忌惮非常,既然这伙强盗都有洗掉何家庄的打算,少不得何家庄也要展示下实力。

    “冰峰,你去把箭拔下来,咱们回官道那边。”赵进平稳了下情绪说道。

    董冰峰一直没有加入到血战中,状态比大家好一些,到这个,连忙跑过去拔箭,没花多少时间,董冰峰的箭囊装着箭回来了。

    “冰峰射死了几个?”吉香问道。

    “十个,我一共就十根箭。”董冰峰开口说道。

    一于人沉默着朝坡顶走去,走到半路上,刘勇扭头看看,开口问道:“大哥,用不用检查下有没有活人,给他们补上一刀。”

    “不用,这天气只要跑不动肯定会死。”赵进闷声回答,能跑的都已经跑了,不能跑的都是断手断脚的重伤,在这寒冷天气里肯定是被冻死的结局。

    又这么走了几步,赵进重重一拳打在树于上,众人一愣,却看到赵进满脸狰狞,咬牙切齿的说道:“李顺,李顺”

    到这个名字,大家已经明白过来,赵进涩声说道:“银子蒙了我的眼,我居然想着大家一起财就能安然无事,却没想到人贪心不足,多弄些酒的配额算什么,夺了这个飘香酒坊才是真正的大财”

    “大哥”有人想要说话,赵进一摆手,继续向前走去,边走边冷笑着说道:“八两,这个赏格未免太少了”

    “大家谨慎些,天知道还有没有人埋伏”先前大家感觉赵进有些癫狂,赵进这句话说出,却显得已经冷静下来。 [

    七个人彼此照应,小心翼翼的从坡顶走下,走出林地的时候,看到了扑倒在雪地中的孙大雷。

    “大雷”董冰峰沙哑着嗓子说了两个字,却忍受不住,失声痛哭。

    孙大雷的背上有五根羽箭,都是没入几寸,赵进能想象出他当时受了怎样的痛苦。

    “你小子你小子你不是胆小吗你他娘的不是贪生怕死吗”边上的陈晃低声念叨,低声骂着,声音却越来越低。

    赵进只觉得鼻子和嗓子都被什么堵住,那生死交际的时候,孙大雷遮挡在他身前那一瞬间,他现在反倒不去想,脑海里不断掠过的却是从前,那个在货场玩耍的小胖子,那个动不动就要请客摆阔的败家子,那个每次战斗都不退缩,事后却怕东怕西的胆小鬼,那个腊月聚会时候脸上有些尴尬的兄弟

    每个人都在哭,有人嚎啕,有人低泣,赵进愣愣的看着,他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不会流泪,可视野渐渐模糊,眼泪的止不住的流淌,伸手抹了一把,手上全是血迹,泪水和伤口的血迹混杂在一起,就成了这般模样。

    丘陵之间的官道上安静异常,只有赵进他们围着孙大雷的尸体。

    眼下可不是哀伤的时候,赵进刚要说别哭了,在官道几辆马车停靠的位置,突然有响动传来。

    七个人都在第一时间抽出了武器,董冰峰更是后退几步,张弓搭箭,响动却是道路边上的一具“尸体”,现在这“尸体”已经站了起来,带着哭腔说道:“老爷,老爷,你们还活着”

    “张虎斌?”跑过来这个人穿着家丁的粗布棉袄,身上脸上全是血污,凑近了才看清身份,却是酒坊被夜袭那次表现出色的家丁张虎斌。

    “老爷,小的以为大家全都死了,索性在路边装死,刚才孤零零跑下来一个人,小的弄死了他,继续装死,想着天黑了再逃”张虎斌语无伦次的说道

    伏击者的弓手射箭,家丁们猝不及防,甚至因为慌乱不知道如何反应,大多数人都被射杀,倒是张虎斌机灵,直接趴在地上用同伴的尸体作为盾牌。

    紧接着就是伏击者大队人马追杀过来,张虎斌动都不敢动,一直在那里装死,等官道上安静了也不敢乱跑,只等着天黑。

    可刚才有一个伏击者失魂落魄的跑下来,张虎斌看着左右没有人,却拿着长矛跳起来捡了个便宜,山那边的喊杀声渐渐变小,张虎斌害怕贼人去而复返,又找了个角落趴着装死,没曾想自家几个老爷居然都安然无事。

    大家走过去看那具尸体,居然是那名先逃的弓手,也算是报应,死在被他射杀人的同伴手中。

    “除了你还有谁活下来?”赵进开口问道,张虎斌的出现让他心存侥幸。

    “没有了,兄弟们都没了”张虎斌声音里带着哭腔,家丁们都是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在一起朝夕相处,早就有了感情。”

    赵进深吸了几口气,竭力自己平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等着他拿主意。

    “那那大车上有于粮,咱们先吃点东西。”赵进涩声说道。

    太阳已经偏西,道路上看不到行人,这也正常的很,没有出正月十五,大家都呆在家里休息,拜年窜门的事情都在自己住地进行,走亲戚也有专门的日子,这天寒地冻的时节谁也不会出来。

    大车上有面饼有咸菜还有于肉,虽说用棉垫子包着,现在也已经又冷又硬,但因为棉垫子的保温,还不至于冻得结实。

    赵进他们都已经饿极了,看着张虎斌饥饿眼馋的样子,索性招呼过来一起吃。

    “细嚼慢咽,不然等下肚子不舒服,力气也上不来。”陈晃提醒了一句。

    每个人都不觉得这就是结束,他们咀嚼的很仔细,但却吃的很快,几张饼下肚,大家的精神都好了不少。

    赵进左右看看,开口说道:“把尸体都拖到树林里去,用雪先埋一下。”

    “不把大雷带回去”有人出声问道。

    “要带回去,可不是现在,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不让人现这边有恶战,最起码不要这么快现。”赵进焦躁的说道。

    说完之后才觉得不对,赵进摇摇头又说道:“我有我的道理,抓紧先于活

    道路上的尸体不多,几个人动手没有花太多时间,拖到路边和树林中,用雪埋上,在没有刮风的情况下,经过这边的人很难现尸体,做完这些,又用散雪把路上的血迹遮盖了下。

    有了食物的补充,众人的状态都恢复了不少,持续不断的训练,熟练的配合,优秀的身体素质,精良的装备,还有生死血战的经验,这让赵进和伙伴们都没受什么伤。

    赵进、陈晃和王兆靖武艺群,而刘勇和吉香以跑带打,董冰峰一直在树上射箭,除了赵进脸颊被箭割开口子,吉香被敌人丢出的短斧斧背砸中后心,其他人都很完好。

    “这伙伏兵如果骑着马来,一定就在附近,把那个地方找到。”赵进开口说道。

    他刚才暴躁了一次之后,大家都默默从了。

    想找伏击者停马的地方不需要什么神机妙算,因为肯定不会距离这边太远,翻过两道丘陵,就看到百余匹马停在那里,马嘴里都带着嚼子,被拴在一棵棵树上,都很焦躁不安。”张虎斌,你把咱们的大车赶到路边停下,然后喂拉车的牲口些草料,车上有个袋子,里面装着的,有人过来,你就朝着这边跑。”赵进吩咐说道,张虎斌连忙点头,向着官道那边跑去。

    “冰峰,你把你穿着的这身衣服反过来穿,现在骑马回城,回去后找个僻静地方下马,先去货场那边找石头,让石头去找我爹,让我爹带着人过来,要带着会骑马的。还有对附近路途熟悉的,记得不要说这里生的事,让他们来就是,然后你一定要叮嘱石头,让他看好家,货场和酒坊那边一定把守严密,不管谁过来都不让进,如果对方硬来,就直接杀回去,一切等我回去”赵进沉声说道。

    “大哥,我走了你们”

    “骑马来回用不了一个半时辰,你不要爱惜坐骑,我们几个顶得住,你快去快回”赵进低声说道。

    董冰峰不太明白赵进的用意,但知道这时候不能耽误时间,点点头,随便牵了一匹马,向着丘陵外面走去,他的坐骑被箭射死了。

    看着董冰峰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大家转头看向树林中拴着的马群,陈晃涩声说道:“草窝子和蒙山虎我只是过名字,可有这么多马匹,这两伙在徐州、淮安这片恐怕是最强的两路了”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