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何伟远不知道说什么,结巴了两个字又被腿上的巨痛打断,只能拼命用手捂住,可血还是从指缝里不住的渗出来。[看本最新章节请到

    赵进用矛尖直接把何伟远的下巴抬起,又是冷声说道:“想不想说说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是一定要死的了,何家庄也要抹去,你是想带着一肚子话走,还是说完了走?”

    到赵进这话,何伟远浑身颤抖一下,抬头怨毒的盯着赵进,咬牙忍了半天,才缓缓说道:“原本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你做那飘香酒坊却断了老夫的路,老夫怎么能容你。”

    赵进平举起长矛,森然说道:“我要灭掉你何家庄,我要用你的庄子做我的酒坊,我要拿走你的一切,让你子子孙孙都不得翻身。”

    话音一落,长矛猛地刺入了何伟远的小腹,然后双腕一翻,何伟远又是出惊天动地的惨叫,等赵进抽出长矛的时候,他只能躺在地上打滚,赵进这三刺让他一时死不了,却是无与伦比的痛苦。

    陈晃提着刀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翻滚的何伟远,冷声说道:“只可惜不能把你刀万剐”

    “救我救我”何伟远的硬气在痛苦中消失无踪,他忍不住开始求饶

    赵进和陈晃就那么冷冷看着,里屋哭泣的女人已经不敢出声了,何伟远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力气渐渐小了,却不停的在那里哀告。

    “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林寡妇家那件事是我安排人做的,本来想让她家捐献给教里,没想到林寡妇死活不肯,我安排人杀了她一家,然后找了个急用钱救命的教众顶罪”

    “。木先生说我不该对教众这么做,当时各路传头都恨木先生挡着大家财,我怂恿周各庄那帮人动手”

    “人为钱财,有什么不对,别处都靠着这个财睡女人,凭什么我们徐州清苦”

    “林寡妇,林寡妇,你别过来我我给你凭什么,凭什么别人可以谋夺我家,我就不能谋夺你家,别过来”

    血流的度变慢,挣扎的幅度也在变小,何伟远的话也变得没有条理,他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看来已经出现了幻象。[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赵进和陈晃对视一眼,都有些愕然,却没想到自己经历的这么多事都和这何伟远有关系。

    当年第二次去法场观刑,斩的那个人说是杀了林寡妇一家,原来是这何伟远找来顶罪,怪不得临死前有那样可怖的表情。

    陈晃想到的事情并没有赵进多,赵进把前后许多都串联起来,木先生暴死的端就在这里了,因为谋夺林寡妇财产的事情和闻香教徐州各处传头矛盾,这何伟远在背后策动怂恿,有人出手杀了木先生,然后这何伟远成了闻香教徐州的会主,接下来就是和赵进这边的冲突了。

    血流满地,何伟远身体僵在了那里,赵进没有一丝可怜,只觉得这厮罪有应得。

    “大晃,砍了他脑袋。”赵进开口说道,陈晃上前就是一刀,立刻身分离。

    赵进把长矛在何伟远的衣服上擦拭几下,恨恨说道:“脑袋拿回去祭奠大雷,身子丢到野外去喂狗”

    陈晃点点头,赵进扬声说道:“自己穿好衣服出来,不然你也活不了。”

    说完这句,赵进一脚把何伟远的脑袋踢出了屋子,然后和陈晃回到了院子里,和赵进预料的一样,何家庄这边空虚异常,当然也和何家庄的地位有关,何伟远是闻香教会主的事情未必很多人知道,可大家都知道何伟远和闻香教关系密切,也知道他是本地土豪,有这两点,就可以让江湖道上的势力不敢造次了,所以也不用花大力气守御。

    赵进和伙伴们翻墙进来,因为时间太早,冲过第一个院子的时候居然没有人,在第二个院子抓住一个早起洒扫的庄丁,逼问几句之后就知道了何伟远的住处,还知道了庄子里现在没什么男丁,只有一位周先生比较要紧。

    当即兵分两路,刘勇和吉香去盯周先生那边,他们四个人冲到了这边,董冰峰已经到了厢房的房顶,王兆靖则在院门边,赵进和陈晃两个人正面冲击。

    看到何伟远的级滚出来,董冰峰和王兆靖也知道大功告成,都跟着聚了过来。

    每个人脸上都没什么成功的喜悦,都在恨恨的看着何伟远的脑袋,赵进直接说道:“如果院子里有什么护卫,刚才放声惨叫的时候就应该杀过来,现在不用担心遇到什么抵抗了,咱们两人一组,把这宅院里所有的人都集中起来,让他们自己捆上自己,到中间那个院子,有抵抗和逃跑的,格杀勿论。”

    董冰峰和王兆靖点点头,脚步匆匆的出去了,赵进和陈晃对视一眼,两个人也大步向外走去,屋子里那个女孩子是留是走,都不值得关注。

    何伟远的宅院不小,上上下下几十口人,但羊再多也是被狼吃,看着浑身是血,拿着兵器的赵进等人,这些家人仆役什么的大都不敢反抗,乖乖的彼此绑好,候落,也有几个心思活,胆子大的,不过被董冰峰开弓射死两个,被陈晃用刀背砸断了两个人的胳膊之后,都老实了。

    赵进一直在抬头看着天色,从太阳的位置上判断时刻,昨天他安排石满强带着人过来,现在城门已经开了,不知道他们到了何处。

    “几位公子爷,几位公子爷,小的愿意反正,小的愿意反正”大部分的人都在哭泣和沉默,只有一个人喊的震天响。

    “这个人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周先生,不是管家,可在这里说话比管家好用,说那个何老贼很信他。”刘勇在赵进耳边说道。

    那被叫做周先生的人胡乱裹着一件棉袍,式打扮看着像是个读人,可现在却满脸惊慌神色,拼命的喊叫求饶。

    这周先生现赵进看过来,立刻扯着嗓子喊道:“这何家藏污纳垢,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家还信奉邪教,意图谋反,公子爷,大老爷,小的周学智,愿意戴罪立功。”

    赵进眉头皱起,他这两天杀人太多,一举一动都是杀意凛然,他这细微表情却把这周先生吓破了胆,喊声却更大了:“大老爷,这何家藏钱的地方小的也知道,这何家一切小的都知道,小的愿意戴罪立功,请大老爷开恩。”

    何家的人看着这周学智的眼神都充满厌恶,还有的直接朝着他身上吐唾沫,那周学智根本不在乎,只是热气无比的盯着赵进这边。

    “慢慢走过来。”赵进扬声说道。

    这周学智脸上狂喜,动作却不敢过大,缓缓站起,从人群中穿行过来,他当然不敢乱动,那边董冰峰的弓虽然没有拉开,但箭支始终搭在上面。

    他好不容易从人群中走出来,于脆利索的跪在地上,碰碰磕了几个头,他手臂被捆,磕完头之后就无法起身,赵进直接用长矛挑了一下。

    “你什么都知道?”赵进问道。

    “小的小的什么都知道。”被赵进近距离一看,这周学智就忍不住打了寒战。

    “伏杀我们的事情你也知道?是你出的主意吗?”赵进平静说道。

    他说的平静,那边周学智吓得立刻磕头下去,连声分辨说道:“何老贼才是定计的人,小的只是拾遗补缺,小的还劝过那老贼,公子们在徐州城内颇有实力,事后家人追查报复,恐怕难以收场”

    正说这个,在后面人群堆有一个女人愤怒的喊道:“平时还不是你给老爷出主意,这时候倒是赖老爷了”

    那女人一喊,董冰峰立刻举起弓箭,被捆起来的众人都吓得低头弯腰,本来周学智双手被绑在身后,磕头下去就没办法直起身,可这时候却不知道哪来一股劲,用脑门在地上撞了下,硬生生借力弹起来,额头青紫一片,但也顾不得了,在那里嚷嚷着分辨说道:“大老爷,爷爷,何伟远这老贼为了不让别人侵吞家产入了闻香邪教,有这等心性的人物怎么会小的指派,小的身为师爷,拿着别人给的银子,自然要出点主意,可这件事,小的真心劝过何老贼啊,他不小的也是没办法”

    看着赵进神情冷漠,这周学智眼睛都快滴血出来,扯着嗓子喊道:“小的知道底细,小的还知道这何伟远烧香上供的地方,小的知道这闻香教徐州分会的每一个传头,小的什么都知道,大老爷如果饶了小的,小的什么都能做。”

    说完之后,又那么磕头下去,动作到半截,却被赵进的长矛停住了身体,赵进看了他一眼,冷声说道:“记着自己的话,不然就算官府护你,你也要死

    话虽然说得狠,但周学智却知道自己命保住了,情绪大起大落,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看着赵进转身,咬咬牙又是说道:“大老爷,小的再求大老爷一件事,请大老爷也开恩饶过小的妻女。”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