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汉子一说,齐二奎这边的人顿时附和,齐独眼用那一只眼睛看了看,又是摇摇头,继续喝酒吃肉,看来平曰里开荤的机会也不怎么多。<strong>ong>

    齐二奎满脸通红,说话都有些走调,醉醺醺的说道:“进爷你不知道,我这位兄弟使得一口好朴刀,曾经一个人去双沟那边接盐,没曾想被外来的草寇盯上,想要在荒郊野地谋害他,他一口刀砍翻了四个

    那汉子被说的满脸笑容,这时刘勇却突然开口说道:“萧县的程老五?”

    正说得高兴,没想到被刘勇一下子说出来历,不由得安静了下,刘勇笑着接口说道:“萧县程五就是那一次闯下了名头,有了自己的局面。”

    这话却不是奉承那汉子,而是解释给赵进,赵进笑着点点头,那程五倒是看着没喝多,借这个空开口说道:“二哥你又在提这些从前的事,我这本事比宋教头差远了,他一根齐眉棍放翻了十几个徐州左卫的兵丁,这才是真本事。”

    花花轿子彼此抬,那边齐二奎哈哈笑了几声,他身边一个魁梧大汉也笑着点点头,齐二奎指着那大汉说道:“进爷,这宋兄弟可是小人这边的定海神针,没他撑着,小人也没有今天的局面。”

    “就是,就是,咱们这些人都是单对单的动手,最多还不就是十几个人,真闹起来,靠的是手上把式,枪棒功夫,这沙场上的手段太大,用不上。”有人笑呵呵的说道,下面七嘴八舌的附和,都说的是一个意思。

    赵进笑着放下酒碗,拿起一块烤肉不紧不慢的咀嚼咽下,这才开口说道:“既然二奎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出人打一场怎么样,一边出两个人,见个高下”

    他明白对方这番言语的意思,无非是不服气,下午压过来双方没有动手,齐二奎这边没有死伤,面子却折损的干净,总想着把这场面找回来,没见血没吃大亏,就总觉得自己有机会,既然列队接战不是对手,那就强调下单打独斗。

    齐二奎那边彼此吹嘘就是这个目的,估计过一会就会有人借着“酒意”上来挑战,赵进也懒得废话多说,直接点破。(

    到赵进的提议,齐二奎那边一愣,他也不知道赵进这边是不是猜到了他们的本意,当即干笑着说道:“怎么敢和进爷这边的人打?小的们肯定不是对手”

    话虽然这么说,但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这么回事,那宋教头和程五都是满脸不服气的模样,赵进脸上也带着微笑说道:“不打你们也不甘心,使出你们真本事来,要是赢了我这边任何一个,常例就可以少交两成。”

    说到这个,齐二奎和一干盐贩子的眼睛都亮了,赵进说是让齐二奎这边每月上交几成,但盐贩子们都知道这上交的几成肯定要大家分担,现在赵进居然有这个条件提出来,他们当然激动,而且真要打赢了下来,气势上涨,这条件未必不能再谈。

    此刻的齐二奎虽然依旧满脸醉意,可动作却不像喝醉的人,左右看看,和身边身后的人都交换了眼神,那宋师傅和程五都幅度不大的点点头,齐二奎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满脸堆笑,依旧是大着舌头说道:“进爷既然不见怪,那就多有得罪了,小的们就和进爷这边讨教讨教,也涨涨见识。”

    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齐二奎家门口挤满了人,连墙头也爬上去不少,倒是和下午齐家村村边的景象差不多,也多亏齐二奎家不含糊,墙修的结实,不然很容易压塌了。

    按说齐二奎是一方人物,也不至于这么没规矩,但他现在巴不得让更多的人过来看,等下的比试只要能赢,下午丢掉的面子就能捡回来不少,更不用说那少交的常例,实际上过来看的也都是那些没资格上席的盐贩子。

    “大箅,咱们俩下场,你对那朴刀,我对那齐眉棍,不打服了,这些人还是不老实。”赵进简单的说了句,陈箅点点头站起,倒是身边的石满强、吉香和董冰峰都是露出遗憾失望的神情,刘勇只在那里嘿嘿笑。

    “进少爷,您和二奎他们比试就是玩闹,别用真家伙了,免得出血。”边上齐独眼出头说道。

    对这个提议赵进和齐二奎都没什么意见,齐二奎的手下急忙把院子中间那堆篝火扑灭,又在两边燃起两堆来,火把也重新换了一圈,让整个院子更加明亮。

    凡是习武的人家,长短粗细不同的各式木棍都是齐备的,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模拟各种兵器而准备。

    程五已经选了一根和朴刀差不多的木棍,陈箅也选了一根,转回来掂量了下笑着说道:

    “倒是有当年货场比武的意思。”

    赵进和伙伴们都跟着笑,这可是从前最快乐的回忆,他们还没说话,就到程五那边有人喝彩叫好,转头一看,这寒冷天气里,程五已经脱光了上衣,精赤着上身,露出虬结的肌肉,看着威风无比,周围那些人不住的叫好。

    双方示意,都是举步走入场中,那程五手中木棍双手横握,颇为凝重,很有门道的样子。

    “大哥,大箅这边有把握吗?”董冰峰担心的询问说道,其他三人也在看着赵进。

    赵进点点头,沉声说道:“有把握。”

    “不都是说江湖草莽中有强手在吗?”董冰峰又是问道。

    赵进笑着摇摇头,淡然开口说道:“我们每天不停的练习了最少五年,我们不用为生计忙碌,专注习武,而且吃得好吃得饱,又有上过沙场的名师指点,我们还杀过人,我们肯定比他们强,我们为什么会输

    吃得好,天天练,那就会有好身体,力量就会足够,有名师指点,套路技巧上就不会短板,上阵杀过人,就不会短少经验,而这些所谓的“江湖草莽”做不到,他们每曰做的就是运盐卖盐,为了生计忙碌,那会专门去练武,这其实也有句俗语概括,就是“穷文富武”

    本来那边喝彩声越来越响,可看到陈箅下场,不由自主的安静不少,陈箅身材高壮胖大,又因为练刀多年,养成了一股渊岳之气,面对面站立,会给对方极大的压力,那程五长得很壮实,可和陈箅一比,还是小了一号。

    这样的比试也不用人喊开始,双方彼此点点头就开始动手,那程五手中棍棒朝着陈箅面门一点,随即倒转,横着抽了过去,一开始,这程五就是先发制人

    他这边先虚后实,本来想要引着陈箅动作,没曾想从一开始陈箅就稳着没动,他家学渊源,知道这样的比斗要看肩膀和腰,那两处的动作就能看出对方的虚实。

    可程五动作不慢,手中的棍棒眼看就横扫到陈箅的腰部,这一下打上差不多就定下输赢了,要知道木棍换成朴刀,这一下直接砍死了。

    就在这时,陈箅身体前倾,双臂抬起,迈出一步,猛地斩下

    动作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一气呵成,发力时动作好似爆炸,明明陈箅后发,这一下却是先到

    本来程五那个横扫,院子里也有人喝彩,陈箅这一棍斩下,院子里猛地安静,这一动作的势头太过猛烈,下意识的大家都以为这是用刀,程五大骇,急忙收棍,他先攻上,距离太近,闪躲已经来不及,只能招架格挡了。

    “啪”一声响,那程五总算架住了陈箅这一劈,两根木棍相碰,程五手里那一根居然被被劈弯了,而且程五双臂还有个弯下卸力的动作,就这样还被劈弯,可见力量巨大,程五踉跄着退了两步,脸色都白了

    刚才那一交手,他就明白了,如果双方用真刀,这一刀就被斩了

    陈箅没给他继续反应的机会,双腕一翻,手中木棍斜劈,程五慌忙一拦,却没想到陈箅这一下却是虚的,斜劈到半途木棍收回,又是正着劈下,依旧势头凶猛,程五双腿已经软了,他知道这一下躲不过,虽然对方手里拿着的是木棍,但这一下打实了,只怕脖子也会被直接砸断。

    胆气丧,腿也软掉,程五直接跪在地上,陈箅却身体一顿,那木棍在程五脖子上轻轻一碰,然后收回

    胜负已分,陈箅也懒得打招呼,把短棍一丢,笑着回到了座位上。

    齐二奎那边鸦雀无声,那程五跪在地上半天没有站起来,还是跟着他的几个人连忙过去搀扶,失魂落魄的回去了。

    “我说什么来着?”赵进笑着看了董冰峰一眼,提着长棍走入场中。

    他这长棍也是长矛的长度,和从前用的差不多,赵进身材只能说比同龄人略微高壮,看着可没陈箅那么威风扎眼,齐二奎转头看了看那宋教头,宋教头闷声说道:“那个胖大的搞不好就是最强的,这赵进和他家丁用一样的兵器,想来没什么高深本领。”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