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这个机会,赵进走出院子,单独和刘勇低声说道:“明天你找十几个放心的人过来报名,安插到各处去,把这些新来的家丁盯紧了”

    刘勇连忙点头,赵进吩咐完这些才回到屋中,那边陈宏揉着眼睛已经来到,看着自己弟弟满脸疲惫神色,陈晃闷声说道:“家里不缺你这赚的这份工钱,可你要累坏了,爷爷和爹娘的心疼坏了。 [

    “二宏,咱们现在场面大了,你不能事事都要顾着,你不能总在管账,要学着管人,那周学智年纪比你大,可也要归你管的。”赵进在边上笑着说道。

    那边陈宏打了个哈欠,懵懂的点点头,陈宏在钱财账目上就精明的很,但做别的就显得不怎么在意。

    赵进、陈晃兄弟和王兆靖四个人一同回家,走出货场后,陈旱笑着开口说道:“你总算用严黑脸了,要是再拖一阵,严黑脸恐怕就要自寻了断了。”

    在那场伏击战之后,严黑脸就被圈禁起来,其实严黑脸也在这个货场中,只不过活动范围仅仅是个小宅院。

    当时要买那个高家庄,严黑脸可是颇为赞同,结果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身上的嫌疑可是不小,到了现在已经能证明和这个严黑脸没什么关系,自然可以放出来用了。

    赵进回到家中,发现父母两个人坐在饭桌前等着,父亲赵振堂和母亲何翠花的情绪都不高,看到他回来后,母亲何翠花连忙站起,说是要让赵三夫妇把饭菜热一热。

    “你什么时候去何家庄?”赵进拦住母亲,坐下后父亲赵振堂开门见山的问道。

    到这个问题,赵进也明白为什么父母情绪不高,但比起开始那些天已经好不少了,他回答说道:“等招募的那些人定下来,就要开始向着何家庄搬。

    说到这里,赵进沉吟了下补充道:“爹,这些事不要对外面讲,免得出问题。”

    “老子还能不知道这个”赵振堂不耐烦的说了句,随即晃晃头放缓语气叮嘱说道:“你在外面万要小心,我再说一次,你不用担心家里,我能护的周全。”

    母亲何翠花抹了抹眼角,带着哭腔说道:“在徐州城内多好,有城墙,有官府”

    话说了一半,就被赵振堂打断,赵振堂抬高声音呵斥说道:“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什么,他做到这个局面,再不出城,他就是官府的眼中钉”

    以往家里还是何翠花的声音大些,可这时候却也不出声了。

    赵振堂也是心里明白,自家儿子招募了这么多人,呆在城内已经不可能了,赵进沉吟片刻却转了话题说道:“爹,娘,赵家和何家有没有和我差不多年纪的男丁,大些也可以,我想招募些过来做事。”

    到这话,夫妻两个对视一眼,赵振堂缓缓点头说道:“你那么大的局面也该让自家人过去看着,那个赵松你还记得不记得,现在虚岁十四了,准备去贩牲口,能在你手底下,总比出去遭罪强,明天我出城一次,赵家不少人想投奔你,都被我拦下了,这次正好招揽过来。”

    “爹,一定要隐秘,咱们自家知道,但不要让别人知道他们是赵家人。”赵进提醒了句。

    赵振堂一愣,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

    母亲何翠花也被这个话题转开了注意力,想了想说道:“你舅舅那边有几个堂侄,当家的,你还记得何正吗?”

    “那个经常送东西过来的?”赵振堂点头说道。

    “就是他,小进他舅舅几次捎话过来,说这个何正想过来投奔,我都挡回去了,小进既然要用人,当家的你明天就一块去一次。[看本最新章节请到继续说道。

    赵进在那里有些汗颜,赵松他见过一面,这何正他一次没见过,这些年光顾着练武,在家的时间都少得很。

    还没等赵进说话,何翠花又开口说道:“小进,你也别觉得亲戚就一定靠得住,各自有各自的算盘,不然我和你爹也不会一直拦着他们。”

    那边赵振堂也连连点头,屋子里的气氛已经不那么沉闷,赵进笑着说道:“请爹娘放心,孩儿这边是有规矩的,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要按照孩儿的规矩来做。”

    家丁们有纪律和条例约束,违犯的就会被惩罚,只要不是太桀骜不驯的角色,吃几个月苦头就会令行事。

    说到这里,赵进却突然想到一件事,连忙开口问道:“娘,外公家那个何家庄,和我要去那个何家庄不是一回事吧?”

    “乱讲话,小心嚼了你的舌头,咱们何家是从山东兖州那边搬过来的,和他们八竿子打不着。”何翠花没好气的回答说道。

    第二天一早,赵振堂就出城去了,赵进则早早的去了货场这边,虽说依旧有些冷,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春天的暖意,这让人很舒服。

    进入货场范围的时候,赵进又吓了一跳,早早的就挤满了人,大部分是熟面孔,都是昨日过来报名应募的青壮,他们身上背着简单的行李,手里拿着契约文,满脸期盼和紧张,此外的生面孔也有不少,这些人都在打“今天还招人不招人”。

    昨日赵进还以为报名录取的那些人回家会有后悔的,看眼下这个局面,他知道自己可能想错了。

    “大哥,咱们这里也太热门了。”进了货场的院子,刘勇满脸喜意的说道

    赵进笑着点点头,他已经想明白了这个关节,从前那些报名的人之所以会后悔,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赵进的能力,不知道将来的前途,但现在大家都看得明白,有死伤有风险,可一切不会克扣,还能学到本事规矩,死后也不担心,抚恤丰厚,这样的事情,大家当然不会有迟疑。

    在赵进过来之前,董冰峰已经领着三十名家丁出发了,他要和何家庄那边的石满强进行轮换。

    “大哥,郎中正在隔壁小屋看病,那妹妹已经醒了,按照郎中的话说,这就算挺过来了,吃几天药,然后慢慢调养就行,倒是那个哥哥,身上有几处溃烂,不治将来有麻烦,我让郎中一起下药。”刘勇继续说道。

    赵进点点头,和刘勇一起去了那个院子,按照刘勇的说法,昨天找人给那男孩子洗了个澡,把衣服都拿到空场上烧了,找了两个婆姨给那个妹妹擦拭于净,不这么处理,很容易传染疫病。

    还没进屋子,就到那少年一阵阵惨叫,走进去一看,发现两个家丁按住那少年,郎中拿着一把短刀正在刮溃烂的伤口,边动手边说道:“你这是运气好,进爷慈悲给你治病治伤,不然等半个月,你这条腿就要烂掉”

    能看到边上水壶里的水正在沸腾,在一边的水盆里泡着两把短刀,还有一小坛烧酒,赵进点点头,昨晚临走前他叮嘱了几句,开水煮沸灭菌消毒,烧酒杀毒,这些细节做到,就可以避免很多感染。

    那伤口应该是最后一个了,郎中弄完之后,把刀子朝着水盆里一丢,拿起烧酒就倒了下去,那男孩又是大叫,然后那郎中从边上拿起另一个木盆里的于净白布给男孩的伤口扎上,那白布也是按照赵进的叮嘱煮沸后晾干的。

    做完这些,郎中拍拍手,这时大家才看到赵进和刘勇,都连忙起来行礼问候,连那个一直疼得乱叫的男孩也挣扎着要起来,赵进笑着摆摆手,对那郎中道了声辛苦。

    “进爷,您银子赏的足,小的不辛苦。”郎中五十多岁年纪,笑嘻嘻的奉承谢道。

    本就是客气招呼一句,那郎中说完后却没走,小心犹豫的又说道:“进爷,您这几个法子,小的越想越有道理,您看小的回去能不能用,不要这次诊费也行。”

    喝生水坏肚子,喝开水就不会,所谓消毒之类的事情,也有些相通的细微处,赵进叮嘱这几个建议,郎中开始时候觉得不以为然,却不敢不照做,但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如果是别人的法子,学了也就直接用了,可对赵进他却不敢这么做,万一发作起来,他担不起的,所以有这么一问。

    “诊费也拿着,这法子你也随便用。”赵进笑着回了句,那郎中恩万谢的走了。

    郎中离开,家丁也出了屋子,只剩下那男孩在床上躺着,昨天看着又黑又脏,洗过收拾过之后看着又是不同。

    “你姓什么?”

    “老爷,小的姓孟,名叫孟志奇,小的妹妹叫孟子琪。”虚弱归虚弱,声音很清晰。

    赵进注意到这个孟志奇的牙很整齐,还有身上没有太多旧伤口,在这年头,注意保养牙齿漱口刷牙的只有中上等人家,寻常街面上的流浪儿浑身是伤,而不会没有旧伤,更不用说孟志奇这个名字就不是庄户百姓能起的,什么石头,狗儿之类的才常见。

    “你是哪里人?你认字吗?”

    “小的是青州府莒州人士,在家里学过……”

    故事很简单,青州府大旱,饥民蜂起,这孟志奇家里是个小地主,父亲有个秀才的功名,在这灾荒年景,小地主同样支撑不下去,孟家也要逃荒了,不过在逃荒之前,家里被饥民冲破,他母亲死在其中,父亲带着兄妹两个冲了出来。

    本来说家里在宿州那边还有亲戚,想要过去投亲,可沿路乞讨南下,快要出济宁府的时候,孟志奇的父亲病死,临死前嘱咐孟志奇带着妹妹向南走,因为他也大概知道,小孩子留在山东恐怕会被已经疯狂的饥民吃掉。

    两个孩子根本走不了多远,孟家兄妹运气不错,遇见了几个发慈悲的人,躲过了几次居心叵测的拐带陷害,居然来到了徐州,而且找到了一户空置的房子暂时容身,不过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直到他妹妹重病,找不到人帮忙,病急乱投医来到了赵进这边。

    说着说着,这孟志奇的眼皮就开始打架,到现在他已经确定自己的安全,也能确认自己兄妹两个得救了,一放松下来睡意上涌。

    赵进和刘勇出了屋子之后,两人一时也都无话可说,他们总觉得徐州凋敝,却没想到邻省山东居然凄惨到这样的地步。

    “大哥,我这就安排人去查查,只要住在城内,陈二狗和杀猪李那边应该能查得出来。”刘勇低声说道。

    回到堂屋后,陈晃已经到了,到这个情况,陈晃却有不同的想法,他开口说道:“如果查不出什么问题,这两个孩子你自己留下用吧,他们没什么牵挂,有没有根底,就算你放在家里伺候爹娘也是好的。”

    这个建议让赵进很动心,现在赵进收入丰厚,家底更不用说,可家里只有赵三夫妇伺候爹娘,倒不是说雇不起买不起下人,而是放心的太少,花力气去找也犯不上,现在这个孟家兄妹倒是很合适。

    外面的喧闹又开始涌进来,这个是在计划之外,赵进只能安排人去衙门里请叶文他们过来。

    “石头,今天还要辛苦你一下,卫所出身的子弟,城内清白可靠的子弟,今天文契约验证了之后,你直接带到何家庄去,征用那边的大车店和客栈,于粮什么的在城内带去。”赵进吩咐说道,石满强摆摆手,笑着说道“有什么累的,无非再跑一次,在那边可比城内舒服自在。”

    说完这个,赵进苦笑着说道:“这么多人汇集,官府肯定紧张的很,这未免太扎眼了,兄弟们都动起来,把外面的人分门别类,卫所的一帮,江湖人一帮”

    此时,赵进手边的家丁都不多,去何家庄轮换的那些要下午才能回来,少不得赵进和伙伴们都要亲身上阵,连陈宏都丢下账本出去帮忙。

    没过多久,知州衙门里的人赶过来了,不过来的不仅仅是叶文,刑房李办和总捕头陈武也跟着过来,李办和陈武看到外面的人群之后都禁不住露出苦笑。

    “小进,知州大人那边说,如果明日还有这么多人聚集这边,他就要上报巡抚大人。”陈武开门见山的说道,他身为长辈,说话很直接。

    和他相比,刑房李办就要委婉些,李办笑着说道:“童大人也有他的难处,山东大灾,邪教作乱,朝廷下了旨意,各地严查啸聚,赵公子你这边把青壮聚在一起,要是有人捅上去,童大人官位不保啊”

    赵进回答的很客气,也很直接:“请二位叔伯放心,明日绝不会有这么多人在城内。”

    他这么一回答,李办明显是松了口气的样子,陈武则是神色淡然,双方立场不同,这样的表现也是正常,李办眼珠转了转,又是笑着问道:“赵公子,昨日说你这边要去何家庄常驻了?这是别人乱传吧?”

    “确有其事,不是乱传。”赵进笑着回答,李办一愣。

    “真的要走?赵公子在城内保一方太平,这”李办于笑着想要客气,不过话说了一半停住,因为怎么说都不太合适。

    既然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李办客气几句也就告辞,而总捕头陈武在外面扫了眼,点头说道:“真是好大的场面。”然后又冲出来的陈晃点点头,也是离开。

    等陈武和李办离开后,叶文和一于人才上前忙碌起来。

    昨日报名的时候,卫所的,江湖人的,城内有些根底背景的,和其他报名的年轻人,都是分了前后,名册上也单独标记,现在拿到货场上直接点名。

    卫所子弟和城内有根底的子弟这两伙属于最让人放心的,他们家里有官面上的背景,等于是凭空多了一重担保。

    点完名之后,这些一共是七十六个,然后赵进又搭配上三十名本城新报名的子弟,让石满强带领着直接去何家庄。

    “去了那边,安顿好之后立刻开始训练,不要让他们有什么闲散的时间。”赵进的命令很明确。

    而所有骑马带刀的江湖人以及报名者看着不太地道的,这些人一共有二十七个,赵进都让他们呆在货场这边待命,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这些江湖草莽还真的手续齐全,父母同意,给他们做保人的也都是城内城外的乡绅之辈。

    “能跟着进爷你做事,他们也算洗白了从前的罪过,别人不敢追究,如果进爷不要求他们有保人,恐怕来的人更多”叶文看得很明白。

    原因不重要,赵进让自己的兄弟们都带好武器,让货场这边留守的五十名家丁也要做好战斗准备,如果这些江湖草莽想要异动,立刻就能镇压下去。

    昨天报名被录取的一共四百五十个,今天来了四百二十多人,去掉这一百三十多背景特殊的,其他这三百人留在城内也是麻烦。

    赵进喊来了鲁大和李五两个人,然后又选了十个人他最放心的家丁,每人带领二十个新丁,简单编队之后去城内采买货物。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