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这个,木家二伯脸上露出愤恨神色,闷声说道:“这杀才藏得好深,当时追查凶手,还是他提供的消息,我还觉得这杀才有功,徐家说让他来做会主,我就没有反对,当时真是瞎了眼”

    “木二叔要如何整饬?”赵进问得很是直接。(

    木吾真眼睛眯了下,按说这等事是教中机密,可赵进先卖了替木吾生报仇的恩情出来,有这个人情在,不回答就不合适了,那次接小兰的时候这赵进还是个愣头青,现在却这般老到。

    “那些混进来狐假虎威的,借着这个发财的,这次都清出去,换一批真正忠心的来管事,会主的位置不能空着,本地人既然不能信用,我这次从总坛那边带来一个人,这人是我们木家的子弟,先前徐家看好何伟远这杀才,现在他们没脸对这个位置再说话了”

    “就是外面那个?”

    自己说话被赵进毫不客气的打断,木吾真的脸色又阴沉下来,这赵进未免太不尊敬长辈,不过他还是缓缓点头。

    “不行。”赵进接下来的话更让木吾真愤怒。

    木吾真下意识的就要拍桌子,他肩膀刚动,身体却向后一闪,这是身经百战养成的本能,因为他在动的那一瞬,赵进已经伸手握住了短刀刀柄,如果自己动手,赵进肯定会毫不手软的刺过来

    在这个距离上,自己没有胜算,赵进的动作和反应证明不是虚张声势,想想自己从本地传头那里打到的消息,木吾真深吸了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只是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变得很冷:“小进,圣教内务不是你能于涉的,你这些话会给你招来大祸,我就当没有见了。”

    赵进手没有离开刀柄,语气淡然却又坚定的说道:“别处我于涉不了,徐州这边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哦?”木家二伯也冷静下来,淡然反问。

    “我说不行的,来一个,死一个。”赵进平静的说道。

    木吾真大怒,刚要站起,却看到赵进上身前倾,肩膀下沉,这是随时发力抽刀的前奏,木吾真长出了口气,咬着牙说道:“你未免太狂妄了,若不是看在小兰”

    “木二叔,你不用看在小兰的面子上,我可以说的更明白些,徐州闻香教必须要我指派,为我传递消息,不然的话,我会把徐州闻香教连根拔起,不要以为你们闻香教有多么隐秘,也就是能瞒过官府而已,我要查,随时能查出来。”

    “你你小小年纪,凭什么这么说,也不怕闪了舌头”木淑兰的二伯木吾真被赵进的话气得笑起来,语带讥刺的反问。

    “凭什么?凭我手里的五百人丁,凭我们兄弟八个杀光了百余个江洋大盗,凭我们兄弟灭了何家庄,凭的是我手中的刀枪”赵进一字一顿的回答。

    木吾真下意识的要讥笑,却在开口前收住,他长吸了口气,方才彼此对呛,说得虚火上升,此刻木吾真却冷静了下来,因为赵进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突然明白,这个年轻人,他一直以为是孩子的赵进,真的能做到这一切。

    因为不在徐州活动,所以木吾真对赵进的事迹没有直观的概念,可刚才这短短交谈,这些事迹突然真实起来,木吾真明白,赵进已经算得上徐州第一等的大豪强,这样的人物的确有资格这么狂妄。

    木家二伯冷静了片刻,沉声说道:“本教教众百万,你真要和本教为敌吗

    “我能拿出五百人来,在徐州,闻香教能拿出多少人厮杀火并?”赵进冷冷反问。

    教众是教众,能上阵厮杀的最起码也要是青壮男丁,大家信教是为了祈福无病,而不是拼命开打,真要召集开打,恐怕不少人会直接退出。(

    木吾真摇摇头继续说道:“本教在徐州拿不出这么多人,可本教无处不在,你身边的人也有可能是刺客,你家里也有可能有教徒,到时候处处杀机,你以为你能逃得过吗?”

    “闻香教如果有这么大本事,何伟远早用在我身上了,为何现在我还是好好活着?”赵进冷笑着反问。

    教徒隐秘,无处不在,路人都有可能是杀手,这样的场面赵进也曾担心过,可跟周学智仔细了解之后发现这个根本不可能,这个时代根本没有这样的组织能力,而且真有这样的实力,木先生就不会暴毙,何伟远就不用大张旗鼓的找亡命大盗伏击自己,酿酒的秘法早就被人偷学去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足以证明。

    到赵进的反问,木家二伯一愣,随即沉默下来,赵进也坐正了身体。

    “你娘还真是放心。”木吾真突然说了句,说话间瞥了里屋一眼,从开始到现在,两个人声音不小,何翠花肯定得清清楚楚,却从没有出来看。

    赵进微笑着没有接话,在这个情境下,木吾真说这句话只是为了铺垫,又是沉默一会,能看出木吾真深呼吸几次,尽量平静的开口说道:“徐州是本教的要害之地,不可能会主空悬,也不可能让个不相于的外人来做这个会主,如果小进你执意如此,那就真要刀兵相见了,本教此时在徐州没有可战之兵,你以为就是永远没有吗?”

    话说到这里,赵进却笑了,木吾真这次没有发作,眼神只是变得冷厉,赵进笑声停歇,摇头说道:“我没说我要做这个会主,我也没说要闻香教之外的人来做。”

    那边木淑兰的二伯一愣,赵进没有解释,却对外面喊道:“赵三过来。”

    没多久,赵三快步推门走进来,赵进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赵三连忙出门去了,这边放下棉帘子,赵进就笑着说道:“木二叔还没吃晚饭,一起吃吧

    木吾真脸上也露出笑容,摇头回答说道:“到了这般地步,咱们不可能在一桌吃饭了。”

    赵进也不在意,转头扬声说道:“娘,饭要晚些吃了。”

    “办你正事要紧,娘不饿”屋子里何翠花回答说道。

    赵进笑着转过头,木吾真这时盯着赵进,好像从不认识他一样,看了许久才开口说道:“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才”

    说到这里木吾真停顿一下,沉吟着说道:“你若能入本教,必定前途”

    “这件事木二叔就不必提了,我家世代军户,如今又在衙门里做事,还是不要扯上关系的好。”

    他这话刚说完,屋门打开,赵振堂走了进来,赵振堂本来要说话,看到木吾真之后愣了下,眉头顿时皱起来,木吾真笑着站起招呼,赵振堂看了看赵进,又看看木吾真,就到里屋的何翠花高声喊道:“当家的,有点事要和你讲,进来说话。”

    赵振堂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大步走进了里屋,堂屋这边坐着的赵进和木吾真很快就到了里面传出的声音“小进有正事,你别搀和。”“我现在都不知道到底谁在当家了”

    堂屋中安静了会,木吾真摇摇头,很是纳闷的说道:“你爹妈对你还真是放心。”

    两人就此无话,屋中就这么安静下来,偶尔从里屋传出几句不清的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其实没有等多久,可屋中安静无聊,赵进和木家二伯都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到院子里有脚步声响起,那边赵三开门探头进来问道:“少爷,你喊的人过来了。”

    “让他进来吧”赵进点头说道。

    那边赵三把门打开,一个有些畏缩的中年人走进了屋中,这中年人进来后先给赵进行礼问好:“进爷叫郑全过来有什么吩咐?”

    说完这句话,郑全才注意到坐在赵进对面的木吾真,顿时就呆在了那里。

    “您是您是二老爷”郑全颤抖着声音问道,木吾真和木吾生的长相很像,毕竟是兄弟两个。

    郑全从木吾真的脸上看到了故去主家的影子,一时间感慨涌上心头,迟疑片刻,直接跪在了地上,带着哭腔说道:“小的……小的……见过二老爷,小姐,小姐她还好吗?”

    木吾真先是一愣,看了眼赵进,又皱眉看了看地上的郑全,沉声问道:“你是跟着我弟弟的那个郑传头?一直照顾小兰那个?”

    郑全眼泪已经流下,只在那里不住的磕头,木吾真脸色僵了会,忍不住叹了口气,等转向赵进的时候,表情已经有些缓和。

    “你想让郑全做会主吗?”

    “两任会主接连暴死,徐州闻香教各处人心不稳啊,如果有个知根知底的本地土著主持,那人心就能稳定不少,而且教众升任传头,传头升任会主,这也是正常的资序,没有人能说出什么不是来。”赵进侃侃而谈。

    这番话说出,木吾真眉头皱起,盯着赵进看了半天,到最后露出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无奈的说道:“你这官腔倒是十足”

    赵进微笑着没有说话,木吾真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在那里自顾自的低头沉思,又过了会,木吾真叹了口气抬头,看着跪在地上不住抹眼泪的郑全说道:“这也是自家人,后日我会召集本地传头头目开坛烧香,到时郑全就是会主了

    到这话,郑全一愣,愕然抬头,赵进笑着摆摆手说道:“你先回去等消息吧,肯定会有人找你的。”

    赵进就好像在吩咐仆役一样,郑全却不敢有什么违背,起身行礼之后,连忙转身离开。

    木淑兰二伯木吾真看到这一幕,眉头又是深深皱起,到最后变成了无奈的笑容,他直接站起,本是直接转身离开,想想又回头说道:“小进,或许下次就要叫你赵公子了,徐州这些事,你自己有些分寸,我不多说了。”

    赵进点点头,笑着站起说道:“我送木二叔出去。”

    木吾真又是一声长叹,举步向门外走去,他走到院中,原来院子里一出现外人,那年纪渐大的猢狲比狗叫的都响,可现在安静异常,不敢出声。

    两人走在院中,赵进叫了声“木二叔”,却又自己打住,木吾真纳闷的转头看看赵进,然后开口说道:“除了这个院子,你我从此之后就是路人,有话你问吧”

    “小兰现在怎么样了?”赵进于咳了声,迟迟疑疑的问道。

    看着赵进有些难为情的样子,木吾真摇头失笑,忍不住调侃说道:“也就是这时候,才能把你当个晚辈看。”

    说完这句之后,木吾真语气变得淡漠,开口说道:“你如今这样的局面,什么娇妻美妾都会有的,别去想小兰了,你配不上她。”

    赵进猛地咳嗽两声,木吾真这话的前半句,让他以为对方是说小兰配不上自己,没曾想是说自己配不上木淑兰。

    女孩的音容笑貌迅速滑过脑海,赵进发现自己一直记得很清楚,赵进也一直很清楚一件事,木淑兰是自己的,长大了的小兰一定要是自己的。

    说什么路途遥远,不便相见,你忘了她,这样的话就罢了,居然说自己配不上小兰,从刚才到现在,和木吾真几次要拔刀相见,赵进一直是心平气和,此时却是无名火从胸中腾腾冒起。

    “我配不上小兰?”赵进的冷笑着反问说道。

    木吾真点点头,上下打量了赵进几眼,开口说道:“你虽然出色,可也就是一州一县的豪强,小兰将来要站的很高。”

    “她要嫁给谁?”赵进的神色一下子狰狞起来。

    “嫁人?那是八年、十年之后的事情了。”木吾真失笑说道,以他的性也没必要说这么多,可在屋中的针锋相对木吾真处处吃瘪,自然起了怨气。

    赵进突然不出声了,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拐过照壁,走到院门前的时候,赵进突然开口说道:“你们闻香教好自为之,如果我的小兰嫁给了别人,如果她在闻香教受了什么委屈,我就把你们这个烧香的教门连根拔起,彻底灭掉

    木吾真站住不动,缓缓转身盯着赵进,两人对视片刻,木吾真徐徐说道:“刚才这些话我就当没到了。”

    说完后,木吾真自顾自的拿下门闩,拉开院门走出院子。

    院门外跟着木吾真一起过来的那个精悍汉子还被用长矛逼着,家丁们已经点起了灯笼火把,院子外一切通明,赵进能清楚的看到那精悍汉子脸上的愤怒和怨毒。

    “放他们走吧,下次再来,还是今日这般对待。”赵进摆摆手说道。

    家丁们这才收了长矛,同时颇为惊讶的看向赵进,招呼什么的这两人分明是熟客,还有个“叔”称呼,关系似乎更近,可下次来还要用长矛逼住看守,这可实在太古怪了。

    古怪归古怪,对赵进的命令,家丁们都是坚决的执行。

    木吾真摇摇头,也没有说话,大步走到了路上,那个精悍汉子狠狠瞪了眼赵进,嘟囔着说道:“靠着人多钱多,这算什么本事”

    “你们都不要动”原来到这样的话,赵进一笑而过,可现在却压不住心中的火气,直接朝着那精悍汉子走了过去。

    到赵进的命令,家丁们都是站在一旁,木吾真带来的那精悍汉子也不怯场,居然迎面朝着赵进走了过来,边走边摆了个架势。

    赵进步伐越来越大,没有任何花巧,直接冲了上去,那精悍汉子上身摆动,双臂左手一晃,好像做个什么虚招破绽,赵进理会也不理会,迈步前冲,挥拳直刺,这是用身体来模拟长矛刺杀之意,一样是一往无前的勇猛。

    不管什么虚招破绽,当一拳向你脸猛砸过来的时候,你只能反击、格挡和闪避,可赵进太猛太快,那精悍汉子已经来不及反应,要闪躲,这一拳十有**要砸在胸前,他只能格挡,伸手就去抓赵进的拳头。

    手掌刚碰到拳头,那精悍汉子骇然发现赵进的势头猛烈如此,居然没办法一下子挡住,只能后退,伸出的胳膊都不自主的回收,还没等他做出下一个动作,赵进的拳头已经缩回,一脚蹬地,一脚猛地踢出,他的动作简单直接,但力量和速度却远超旁人,这次那精悍汉子挡不住了,被重重的踹到胸腹之间。

    这一脚实实在在的踹正,那精悍汉子整个人被踢的倒飞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躺在地上就爬不起来了。

    几个回合,兔起鹘落,木吾真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止,跟他一起来的那汉子已经被打倒在地上,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那边赵进却直接转回自家。

    赵进关上院门后才吐出一口气,强自让自己平静下来,还有八到十年,时间足够长,南直隶徐州和山东曹州的距离也没那么多远,只不过这些情绪没必要让父母那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徐州,不能让他们有更多的担心了。

    赵进走入屋中的时候,脸色平静的看不出异样,他看到父母已经坐在堂屋的方桌前,父亲赵振堂开口问道:“人已经走了吗?我进来的时候看到有个人被长矛逼着?”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