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也知道原来那个何庄主被人灭了满门,但大家来这里是因为能赚钱,而不是因为那何伟远,所以该来还是来,他们也知道这庄子换了主人,这几天开始大批的青壮进驻,今天说真正的庄主来了,都来看个热闹。 [

    赵进自己带来近二百号人,里面又有大批人马出来接应,加上这些看热闹的,当真是人声鼎沸。

    “把无关人等都赶走,以后庄子里咱们扎营训练的地方和他们做生意的地方要分开。”赵进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在叹气,伙伴们跟自己这么久,但一切都要等自己来安排。

    自家人马在这何家庄已经驻扎了一段时间,可什么规矩都没有立起来,一切都很潦草。

    不过他这边下令,大家反应不慢,石满强立刻转身点了几个人的名字,都是最早跟随的家丁,把命令传达下去之后,那几个家丁又各自喊人,领着人去了各个方向。

    看到这一幕的赵进又在心里记下一笔,必须要尽快要把组织架构建立起来,不然遭遇大悳事急事很容易出乱子,因为层级还很模糊,赵进和伙伴们是上级,所有家丁和新丁是下级,但其他都是一片模糊,必须要明晰起来,这样才能做到层层传达,权责到人。

    这些理论和经验并不是来自什么军事著作,赵进当年在公司里看过经历过,又有过专门的培训,很容易举一反三。

    家丁们到了四面,开始驱赶围观的商贩们,这些看热闹的商贩和寻常百姓闲人又有不同,尤其是那些贩运牛马牲口的角色,他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也要带着兵器防备盗匪,手里赶牛赶马的伙计也有不少,这伙人比平常的气粗不少。

    看着年轻的家丁们过来驱赶,有的人扭头就走,有脾气的少不得就要争竞几句,喝骂的也不是没有。

    别看现在家丁们组织混乱,但遇上这样的事情却不含糊,因为早有成例在先,那不服气叫板的,直接长棍劈头盖脸的打过去,若是还不服,这边的长矛直接就对上了。

    叫骂喊疼的声音四下响起,一时间鸡飞狗跳,喧闹无比,再牛气嚣张的商贩也不敢和这么多拿刀拿枪的对抗,立刻散的干干净净。

    正在这时候,雷财带着周学智过来了,第一次在何家庄见到周学智的时候,周学智虽然很狼狈,可修饰的很整洁,现在看则是潦倒异常,双眼全是血丝,脸上胡须乱糟糟的,一看好久没有收拾了。

    虽然潦倒,但周学智满脸兴奋,双眼发光,得知赵进问他事情,他就觉得自己的好运气应该来了。

    “进爷,何伟远那老贼的庄园最少可以住三百人,紧邻他庄子还有两个宅院,说是别家的,实际上也是他的产业,加上这两个庄园,四百人也很轻松。”周学智倒是对这何家庄的一切都很清楚。

    还没等赵进说话,边上雷财却说道:“那些房子里只有几张床,怎么够这么多人住?”

    他问出这问题后,赵进和陈升对视一眼,都是微微摇头,周学智笑着回答说道:“庄园里的那些屋子,不管是房客厅,还是库房,都可以改成卧房,床铺倒也简单,原来那些拼在一起,其余的去骡马大车店那里拿过来,那边有许多现成的通铺,只不过那边的被褥不能用了,床铺拿来的时候要先撒上生石灰,免得有疫病什么的。“

    “雷子,原来你是怎么安排家丁们的住处?”赵进开口问道。

    “何家的宅院里一批,骡马大车店和几个客栈一批,几家宅院大的富户一批”看着赵进眉头皱起,雷财越说声音越小。[看本最新章节请到

    “你经验不足,要多学多看,学智,你为什么这么安排?”赵进不愿意让雷财难堪,索性转了话题。

    到“学智”这个叫法,周学智身子一震,脸上有狂喜的表情闪过,折腾了这么久,刀下逃生,死牢待命,外面软禁苦熬,现在算是被接纳了,他连忙镇定下来,开口解释说道:“进爷对这个庄子并不熟悉,而且这庄子在徐州城外,各方势力虎视眈眈,危机重重,在这样的局面下,进爷肯定要集中自己的力量,指挥时方便,也可以震慑敌人,如果分散各处,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

    赵进缓缓点头,雷财满脸通红,马上就要请罪道歉,赵进摆手示意不必,同时让周学智继续说下去。

    “而且进爷有四百余人是新找,没经过训练,不知道规矩,如果不放在身边,稍有惊动,就会有骚动变乱,必须要聚在一起看着。”周学智继续说道。

    “对我们来讲,这边就是敌国,所以要处处小心。”赵进先肯定一句,然后转向局促不安的雷财说道:“你一直在外面跑,现在就要立规矩了,你自己想想,是想继续在外面,还是学学内务后勤,想好了就用心去学,你现在不懂慌乱没什么,一年后再有这样的事情,我就收拾你了”

    雷财连连点头,他在那里局促不安,边上的周学智却看得很羡慕,雷财被赵进这样的对待,才是真正的自家人。

    “周先生,现在大队已经都搬过来了,都你的安排。”赵进换了称呼,开口吩咐说道。

    周学智连忙躬身令,短暂休整之后的家丁立刻开始忙碌起来。

    实地勘测之后,发现如果和相邻的两个宅院打通之后,这边可以住下更多的人,这个大宅院院子并不大,但房屋不少,当时可是轻松住下了百余名亡命大盗,原来那些库房都可以住人。

    而且何伟远的安排实际上也有些不妥,他其实把何伟远自己住的内宅单独留出来,算作赵进和伙伴们的住处,如果这边的房屋也改造成通铺,放进一百多人很简单,毕竟主家老爷住的地方,比下人们要宽敞许多。

    赵进单独留出一个小院,里面单独放置金银细软和盔甲,赵进和伙伴们就住在这个小院里。

    在周学智的指挥下,家丁们从何家庄上的骡马大车店和客栈里搬出一张张简陋的木床,打扫之后撒上生石灰,然后搬进何家的房屋里,吉香、石满强和雷财都已经参与进去帮忙,董冰峰领着人在外面警备巡视。

    赵进和陈升把整个何家庄走了一遍后,站在边上看众人忙碌。

    家丁们不仅向内搬运简单的床铺,还向外搬运那些上好木料精工制作的家具,一看都是大户人家用的那种好货,这些家具摆在何家大院的外面,本地庄户和附近集市的商贩有不少人过来观看问价,大家都知道这是要卖的。

    “没想到这些东西还能留下,我还以为早就被这庄子里的人偷干净了。”赵进看着这些笑道。

    “那么大的杀伐,这里的人都被吓坏了。”陈升笑着说道。

    说话间看到周学智有条不紊的指挥家丁们搬运,得空还在跟那些商人说说何家家具的价钱。

    陈升盯着看了会,转头闷声说道:“这周学智还只能是个能人,他对何家庄这边熟悉,咱们却新来,这个人放心吗?”

    赵进笑着说道:“有什么不放心的,何家满门都死了,他全家却活着,不跟我们,谁还能容他。”

    正忙碌的时候,雷财却有些气急败坏的跑了过来,到跟前急忙说道:“大哥,骡马市和何家集那边的商贩不少都要跑,刚才被咱们打了,他们那边都在传言,说咱们要洗了这两个集市。”

    除了坐地的土著豪强会细水长流,外来的都只会刮一笔就走,赵进手里这么大的力量,又以强横著称,刚才表现出那样的态度,大家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意外。

    到雷财的话,赵进一愣,直接笑出声来,然后才说道:“真洗了他们能有几个银子,他们也真看得起自己,雷子,你现在领人去买十头牲口,然后把咱们这次带来的烧酒卖二十坛出去,记得一切都用现银交易,不用太精打细算的降价,差不多就可以。”

    雷财连忙过去照做,没多久,就满脸佩服的回来,人心惶惶的商贩们看到赵进照价付钱之后立刻安定了心思,等看到赵进这边拿出汉井名酒来售卖,他们更是不愿意走了,好多人这时候才意识到,赵进不仅仅是个杀神,而且还是个财神,能就近采购到这汉井名酒,肯定会发财,这下子没有一个人要走了。

    天快黑的时候,刘勇跟着运送干粮食物的大车也到了,按照刘勇的话说,大车才出城就被人盯上了,有的探子装作商贩,等走远了,更有探子大摇大摆的骑马过来,不过看着几辆大车上运送的都是食物,而且没什么青壮护送,也没有没有继续跟下去,但到了距离这何家庄五里左右的地方,又有藏头露尾的角色跟随,到了这附近才离开。

    “看来不出十天,甚至不出五天,他们就要动手了”赵进淡然下了判断。

    汇集兵马,不为人注意的朝着何家庄这边行动,这些都需要时间,但这一切都是在徐州州城附近进行,需要的时间也有限。

    大家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因为事先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现在无非是时间定下了。

    “伙食上本来安排客栈和大车店那边预备,不够的再向庄户那边采买,不过进爷这次来的仓促,一时间来不及,但有这些干粮就足够了,还是进爷你想的周到。”周学智过来奉承了句,然后又去忙碌了。

    “这周学智知道要开打吗?”

    “应该能猜到,所以这么着急忙碌,他做的越多,咱们胜算就越多。”

    天黑之前,床铺住处什么的大概安排妥当了,何家庄的人准备了热汤水,大家拿着运来的干粮简单吃过晚饭。

    晚饭吃过也没人休息,火把灯笼把何家大院映照的通明,那些分隔内部的院墙都被推到,砖块被运到外面,院子里面的一棵棵大树也被砍倒,虽然仓促,但要做到大院内部没有阻碍行进的障碍,尽可能的变成军营的样式。

    何家大院和相邻的那两个院子也被打通,三个院子连为了一体,而推倒的砖墙和砍倒的树木都被放置在大院周围的路口上,堆砌着成为路障。

    城内还有三十名家丁,五十名新丁,何家庄上共有一百五十名家丁,四百名新丁,何家庄上的家丁新丁分为五队,由赵进和伙伴们分别带领,轮班值夜,要保持随时都有百余人的力量去战斗。

    在何家庄不比在城内,还可以放心的回家睡觉,在这里只有小心万全,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一夜平安无事,下半夜值守的家丁里有人到黑暗中的动静,但也断定不了是人还是野兽。

    清晨起来,所有的家丁和新丁们在何家大院东侧的空地上集悳合,这片空地不小,五百多人在这里列队丝毫感觉不到拥挤,据说在夏天是四里八乡赶集的集市,秋冬则是大批骡马临时停驻的地方,因为多年踩踏,地面也还平整,这样的地方,正好用作家丁们的训练场。

    用昨夜拆除的墙砖和砍伐的树木临时搭建了个台子,赵进站在上面,伙伴们站在台子旁边。

    下面列队的人中,家丁和新丁各站一边,家丁站的最为整齐,新丁们只能说略微有个样子,这应该就是这些天训练的成果了,远远的有不少何家庄的庄户和商贩们看热闹,他们鸦雀无声的看着,满心敬畏。

    赵进看着不满意的队伍,在他们看来却好似山岳城池一般,何况昨晚已经把长矛发了下去,看着长矛如林,更觉得杀气森森。

    “各位,现在咱们徐安商行的家丁伙计一共有七百余人,不管是从前招募还是这些天新晋的,你们都是好汉子”赵进在台上扯着嗓门喊道。

    赵进这么说,下面的年轻人情不自禁的挺直了胸膛,赵进大声继续说道:“进来做家丁到底要干什么,你们想必心里清楚,如果不清楚的,就看看你们手里的兵器。”

    过来应募的都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赵进这话说完,台下的家丁们新丁们神色更坚定了些。

    “咱们这么多人,如果对敌的时候混乱,或者摸不到头脑,那就是死路一条,所以必须要定下规矩,在我手下,最要紧的一条就是令,不命令,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废物,从命令,你就算不懂武艺也能变成无敌勇士”赵进大吼说道。

    下面的人们得全神贯注,只是台子边上的伙伴们有些纳闷,吉香目不斜视的低声说道:“大哥要做什么?”

    “应该是定编制”陈升同样目不斜视的低声回答。

    大家随即不出声了,这事本来就是赵进做主,大家等着安排就行。

    “今年新招的家丁……会骑马的出列,会射箭的出列”赵进在台上大声喊道。

    新丁们的训练还不足十天,基本的队列概念虽然掌握,可做的还是很糟糕,一出列就让队伍显得很混乱。

    那边有两个杂役搬来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有笔墨纸砚,周学智已经摊开纸笔做好记录的准备。

    会骑马的一共三十六个,会射箭的一共十七个,两者都会的一共是十一个,相比骑马,射箭属于更难掌握的技能,那来自卫所的庄刘属于两者都会的。

    这四十二人单独站在一旁,其余的新丁开始整队,这次按照身高从低到高排列,这次整队很是花费了些功夫,等排列完成后,赵进在台上继续扬声喊道:“今年新招的家丁二十五人一队,称为新兵队,每队设队正一人,队副一人,第一队,队正鲁大,第二队,队正李五”

    一个个名字在赵进口中喊出,十六名队正很快就被选出,原本在新丁里那些卫所子弟和江湖出身的都有些期盼神情,完名单后期盼变成了失望。

    十六名队正都是老家丁出身,新丁们仅仅知道这些,老家丁们知道的更多,这十六名队正都是当年在大头黄门前,跟着赵进一路冲杀的,最次也是没有落荒而逃的,那时的十几个人,这次都有了队正的位置

    “队副暂时空悬,一月后由该队家丁中择优补缺”这话喊出之后,新丁们的失望又变成了期盼,大家还有机会,很多人都是跃跃欲试。

    “其余家丁分为四队,称为老兵队,每队四十人,第一队我为队正,第二队陈升为队正,第三队吉香,第四队石满强,骑手和弓手单设为直辖队,队正为董冰峰”

    “所有队伍算作一营,设营正一人,我为营正”

    “另设总管一人,负责总务后勤,总管为刘勇,由文周学智和管事雷财协助”

    “新兵队表现优异者或成为本队队副,或者升入老兵队,老兵队表现优异者成为队正”

    赵进的声音在大院里回荡,每个人都在仔细着。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