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些,那女孩的情绪反倒控制不住,在那里嚎啕大哭,赵进也没去安慰,到现在这些女孩都已经脱离苦海,没必要去多此一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把两个院子的每个房间重新搜索一遍,把所有抓到的人捆起来放在一个院子里,然后留十个人看守。”

    “爷爷,祖宗本寺年入三成都要送给中都镇守史公公你要是对贫僧朝廷定然不会放过你定然……定然会有大军会剿诛灭九族你

    赵进的吩咐和安排方丈圆信都得清楚,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在拼命拦阻身上女孩撕咬的同时,断断续续的说道,此时却有两个女童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变化,一起冲了过来,也是拼命的踢打动手,话顿时说不下去了。

    中都镇守史公公,这就是云山寺背后的靠山了,朱明起于凤阳,大明开国勋贵大多都是凤阳以及周边的人士,所以凤阳又被称为中京,政治地位极高,除了凤阳巡抚之外,还要有一位太监镇守,这就是中都镇守。

    这镇守太监身份贵重,在南直隶这片区域,是最顶尖的人物之一,相提并论的也就是南京兵部尚、南京镇守太监,还有居住在南京的两位国公,这寥寥数人而已。

    云山寺居然有这样的大佬撑着,怪不得能霸占这么多的田地,能在徐州横行到这样的地步,每年三成的供奉,估计会超过万两,得罪了这样的大佬,的确会被大军围剿,诛灭九族

    看着赵进沉思,那方丈圆信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把厮打的女孩推开,而扑上来的几个女人也觉得不对,大家都以为这什么太监把赵进吓住了,那么现在院子里的情况必然要有变化。

    “那又怎么样?”因为头套,没人能看见赵进的表情,可大家都得出是笑着反问,那停下手的三个女孩咬牙又扑了上去。

    “。祖宗,所有的钱你都拿走,饶我性命,饶了我”看着赵进转身离开,方丈圆信终于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了,嘶声大喊,赵进没有理会,径直出了院子。

    院子里哭声此起彼伏,年纪大的女孩和女人普遍没什么悲伤神色,看着赵进的眼神反倒有些愤恨,加上厮打痛叫,乱成一团,还是出来清爽一点。

    这三天下来,赵字营所有人中,赵进可以说是睡眠最少的一个,劳累忙碌却丝毫不少,昨天下午那短暂的休息根本没让他恢复过来,走出院子后,直接坐在了院门前的台阶上。

    刚才在院子里,总感觉自己在徐州城内某大户人家的宅院里,出了院子,才意识到身在云山寺,院内院外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让赵进觉得有趣的是,云山寺内现在仅仅是略有喧闹,根本没有预想中的混乱崩溃,没有到处乱跑的和尚,也没有硝烟和哭喊,可能是自己来的太早,寺内没什么武装力量,自己及时控制住了几个要点,戒律院那边算是武力,仓库那里的兵器随时可以将一般僧众武装起来,而钟鼓堂则是发出信号的地方,这两个宅院是整个云山寺的核心,控制了这几处,云山寺没办法求救,没办法组织起来,也就成了一盘散沙。

    前面脚步声响,赵进抬头看了一眼,家丁们也是稍作戒备就放松了警惕,因为是刚才出去的那些僧人带着分散各处的家丁们回来了。

    “戒律院的和尚们还在睡觉,直接捆起来”

    “库房那边起了冲突,杀了两个人之后都老实了”

    “钟鼓堂那边没人驻守”

    “各处大门小门都已经关闭,和尚们都被劝回了屋子等待”

    各处的动向很快由家丁们传回,赵进点点头,他瞥了眼边上忐忑不安的几个僧人,今天这么顺利的关键应该就是这些僧人,核心可能是如惠埋下的钉子,更多的可能仅仅是对圆信如难他们不满,但有了这些人的帮忙,整个云山寺的底细他就可以一清二楚,这么多僧人也能够安抚下来,没有那种彻底的崩溃混乱。[想看的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说起来,今日这么顺利的功臣应该就是如惠,赵进想到这里,脸上浮现出笑容。

    可布袋套在头上,赵进的表情谁也看不到,家丁们肃然站立,而同来的僧人们愈发的不安,昨夜谁也想不到云山寺会有今日的巨变,今天天亮以前,大家都觉得方丈圆信和如难一于人在云山寺还是会天长地久,没曾想今天一帮带着头套的人冲了进来,然后如难死了,圆信也被抓了起来,现在正在全寺搜铺圆信和如难的党徒。

    亲信如惠的,这些年不得志的,都或多或少的猜到自家可能要翻身了,但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安,一来因为这伙凶徒手中的兵器,二来大家都有个感觉,这事过去,云山寺恐怕也不会像从前了。

    “把该抓的人抓完后,让真智到我这里来,还有你们现在准备四百人份的于粮和热汤。”赵进缓声吩咐道,僧人们彼此看了一眼,又有两个人快步跑了出去。

    赵进打了个哈欠,用手隔着布袋狠狠揉了揉脸,疲惫和睡意让思维都不那么顺畅,过了会赵进开口问道:“这时候香客多吗?”

    “现在还没到佛节时日,没什么人过来,虔诚的也都是去临近下院。

    以云山寺这个做派,想必平常也不会有太多平民百姓上来求神拜佛,就算偶尔来几个,看到大门紧闭,也只会悻悻回转,自己行动被发现的可能也少了很多。

    周围总算到了纷乱和喧闹,而且还不是从身后院子里传出来的,真智领着人全寺搜捕,如果还是处处安静,反倒诡异了。

    没过多久,就看到几名家丁押着两个垂头丧气的僧人走过来,那两个僧人一抬头,却看到了赵进身边的人,一个人立刻大喊说道:“如正你这个混账,你居然勾结贼”

    话说了一半,身后一名家丁抬起长矛就抽下去,痛叫了声立刻老实了,倒是另一个人却出声祈求说道:“如正师兄,大家同门修行,有什么说不开的,小弟我不曾得罪过师兄,还请这次开恩”

    站在赵进身旁的五个僧人里,有一个四五十岁年纪的样子,穿着也相对好些,只不过僧袍上有几个补丁,被骂的时候,这个僧人下意识的向后一缩,那人乞求,这僧人脸上又有不忍的神情。

    那个出声乞求的倒是没被阻止,这人又是继续说道:“如正师兄,各处下院都空着好多位置,如正师兄精通佛法”

    看来不光官场上有封官许愿的事情,这云山寺中也是如此,赵进颇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反正云山寺上下都已经在控制中。

    没曾想话说到这里,那位看起来颇为怯懦的如正和尚却突然间暴怒了,他上前两步却又停住,在那里指着喊道:“因果报应,循环不爽,你们这是遭了报应,就因为你们盘剥太狠,我那徒儿多说了两句,得病的时候连药都不给买,还给送到戒律院那边闭关思过,活活病死,你们还有脸和我说这些”

    说了几句,如正和尚就说不下去,声音里带着哭腔,抹了抹脸想要再说,眼泪却止不住,只在那里合十低头,平静了会才开始喃喃念诵经文。

    “云山寺里最宽敞的地方是那里?”赵进开口问道。

    “是大雄宝殿的后边。”一名和尚连忙回答说道。

    “把所有抓来的人都带到那边去,记得捆结实了。”赵进随口吩咐了一句

    有和尚去领路,那边家丁带着人过去了,而这如正和尚也在不停诵经,心态渐渐平和下来。

    那边如正和尚还在诵经,边上一名伶俐些的僧人或许看出赵进的好奇,凑趣解释说道:“如正师叔心性正直,看不惯那些佛门败类的作为,结果就被那些败类打压,还得如正师叔的爱徒被害病死,如正师叔一直心里不好受。”

    这僧人说得很详细,这也有讨好的意思,眼下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的出来,这些带着只露出双眼口鼻的恶徒就是云山寺的天,而且看他们和真智的关系,以后搞不好还是这寺庙头上的天。

    赵进只是点点头,云山寺这么大,牵扯的利益这么多,有这些争斗没什么奇怪的,但对于这些僧人,即便是眼前那位悲恸的如正,赵进心里也没有多少同情,因为这如正也是靠着香火供奉和盘剥佃户的收益,才能安安稳稳在这云山寺里研修佛法,和圆信如难这一于人比,无非是拿多拿少而已。

    四处的喧闹声在加大,偶尔也会有怒骂和痛叫传来,但这些声音始终稀稀落落,出现马上又消失,整个云山寺被控制的太快,寺内又太过空虚,所以根本形成不了抵抗。

    不断有家丁过来回报,说是在僧人们的引领下,抓了什么人,这禀报不停,赵进对这个也不感兴趣,十几波禀报之后,直接吩咐抓人后送到指定的那片区域,然后吩咐人去上山路那边一趟,看看带路的那两个行商在不在,顺便告诉他们安心等待。

    “赵进,赵进”陈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赵进下意识的醒过来,看见身边站着一位蒙面人,顿时一惊,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是这副打扮。

    不知不觉间,自己坐在台阶上睡着了,太阳升起,阳光照在身上让人暖洋洋的,算算时间,起码一个时辰过去。

    赵进揉揉眼睛,却到哭喊声传来,而且不是身后的院子,赵进一愣,随即眉头皱起说道:“怎么还在抓人?”

    “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个,那伙和尚好像带上私怨了,越抓人越多。”陈晃闷声说道。

    赵进连忙站起,顿了下说道:“你怎么不让他们停下。”

    “这种事还是你来说得好。”陈晃笑着说道。

    赵进摆手招呼边上的家丁过来,一边没好气的说道:“谁说不是一样。”

    “不一样,眼下这么多人,要立规矩,要让大家伙知道只有你说了才管用。”陈晃又是说道。

    赵进转过头盯了陈晃一眼,陈晃的眼神很正常,语气也很诚恳,赵进郑重的点点头,又对家丁说道:“传令各处,停止抓人,老兵队第一队跟我来,其他分散,接替新兵队的守备,让新兵队去大雄宝殿的后面,守备由陈旱安排,然后,喊真智过来”

    几个传令兵连同几个等待消息的僧人连忙四散跑开,陈晃也点点头,转身就要去调配,还没等转过身,却被赵进一把抓住胳膊,重重在胸口砸了两拳。

    “好疼,忘了你小子穿着甲”赵进拳头通红,边倒吸冷气边喊疼,陈晃一愣,随即笑出声来,赵进没好气摆摆手说道:“笑什么,快去忙你的吧”

    陈旱笑着答应了,转身大步离开,赵进捂着手摇摇头,脸上也有笑容浮现

    这边刚走,那边真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他年纪不小,身体并不强壮,折腾到现在,疲惫是难免的,不过除了这疲惫神色之外,真智脸上还充满兴奋,在这兴奋中还有狰狞夹杂,联想到陈晃刚才说的,赵进倒是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些。

    “赵公子”

    “真智,该抓的人都抓完了吧?”赵进淡然问道。

    真智一愣,随即有些不自然的说道:“都抓完了。”

    话里明显有个停顿,但还是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赵进点点头,又是说道:“领我去放人的地方。”

    真智连忙躬身前行,这做派倒是熟练的很,不知道是做生意还是当和尚练出来的。

    走在半路上,就能看到各队排着相对整齐的队形快步朝着目的地汇集,带着头套分辨不出谁是谁,可右臂上的带子说明身份,都是停下行礼。

    除了赵字营的新兵队之外,沿路还有不少僧人,看他们并不怎么畏惧的神情,想来是真智这边的人,年轻的和尚还好,年纪大些的都主动和真智打招呼,有些直接跟在真智的后面。

    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好大一队人了,不过僧人们保持安静,列队的新兵队更是肃然无声,除了从里面大院中传出的哭喊怒骂之外,并不怎么喧闹。

    这院子前面是大雄宝殿,云山寺这等大庙,大雄宝殿也是宏大,连带着后面的院子也宽敞无比,新兵队在里面列队,还有被抓来的近两百多号和尚,都是手脚被捆,跪在地上。

    赵进提着长矛走到前面,四下看了一圈,被抓来的那些和尚胖的巨多,被抓的时候很多人应该还没起床,穿着的都是中衣,很多居然是绸缎和细布,徐州城中很多上等人家都未必能做到,这些人脸上表情各异,或恐惧或愤怒也有不少人是绝望,而站在新兵队这边的僧人则是瘦弱的居多,脸上有菜色不少,身上衣服多是粗布,而且打着补丁,此时他们脸上的神情也很精彩,兴奋、快意和期待交织在一起。

    小声议论、哭喊、叫骂,都慢慢的安静下来,所有人眼光都看向赵字营整齐的队列,这些手持长矛的蒙面人让人不自觉的敬畏。

    “真智,你去和你的同伴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抓错的人,如果不是如难一党,仅仅因为你们的私怨就抓起来,这样的还是放了吧,出家人慈悲为怀,这话不该我来说的。”赵进悠然说道。

    真智先是愕然,随即老脸通红,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边做的太过火了,可真智不敢有什么反驳的话,赵进从前的名头他过,今天的行动更是让他震撼,真智连忙转身去往同伴那边,十几个年纪相近的僧人凑在一起低声议论了半天,真智又是转身。

    “不必对我说,你们自己进去把人挑出来,要记得,你们只有这一次机会。”赵进摆摆手说道。

    那边真智一愣,对赵进这句话有些没懂,但也不敢多问,和同伴们过去挑人了。

    或许是被赵字营的肃杀森然影响,僧人们有仇报仇的兴奋淡了许多,或者说,当时兴冲冲的劲头下去,人总是要冷静下来。

    真智带着僧人们穿行在被捆绑的人群中,后面跟着几十名家丁,他们指着某人,家丁们就会把人放出来,这个过程不快,有些人放不放他们还要商议争执,等这个过程结束,已经有三十几个人被带了出去,在这个过程中,被抓住的那些人有的在乞求,有的在怒骂,真智他们都是满脸窘迫不安。

    “剩下的人不到二百个,云山寺过万僧众,就靠着这些人和过僧兵压制吗?”赵进开口问道。

    对赵进的问题,真智顿了顿才想通,立刻解释说道:“那个公子,过万僧众里包括本寺和四个下院以及城内庵堂的所有人,这些人都在寺内多少管着些事,凭着他们的身份号令属下僧人,这就差不多几人,再加上僧兵武僧归如难一手掌握,其他人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了。”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