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在垛口前面的兵丁团练们放声大喊,手中兵器不住的向前挥动,爬上垛口的流民都成了靶子。<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死的人一多,有更多的尸体垫脚,后面的人踩踏着就已经可以和垛口平齐,后面的流民手里也有了兵器,他们把手里削尖的木棍拼命的向前戳刺,甚至直接投掷出去。

    官兵和团练这时候也顾不得闪避,冷箭杀人可怕,面对面的肉搏反倒是另外一回事,怒喝叫骂,用盾牌推着向前,长矛和大刀不住的招呼过去,城头垛口处已经被鲜血染红,还没有流民爬上城头。

    可是流民数量太多了,死去的人为后面的人当了垫脚石,削尖的木棍同样能够杀人,官兵身上穿着的棉甲就是棉袄,团练们身上连棉袄都没有,不少人被木棍刺穿。

    那王把总套着一身锁子甲,挥舞着大刀已经砍了六个,边砍边骂:“你娘的,有这个事,何必来打徐州,沿路多少县城庄子都能打开。”

    这王把总根没想到流民居然如此敢战,居然如此悍不畏死,但他不知道,驱使流民这么不管不顾向前的不仅仅是生不如死的绝望,还有后面的驱赶,一队队拥挤上来,前队想要转身、后退、逃跑,都只有被后面杀死的下场,他们唯一的活路就在前方。

    即便前面的人不敢动作,被鲜血和尸体吓破了胆,他们也没有任何选择,后面的人会推着他们向前,硬生生的挤到对方兵器下面。

    城头上的守军还有地利,可以居高临下,不用攀爬后再动手,尽管也有死伤,流民们始终攻不上来,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王把总还有余力调换部队,让各队轮流上前,免得体力透支。

    这王把总也是经历过沙场的角色,知道死战不退也有个限度,等过了这个限度之后,敌人就会溃散,现在这个局面,对守军大大有利。

    “总爷,城门那边出乱子了”有人跑上城头大喊,王把总一愣,在城外的杀声震天中隐约到了喧哗和杀声,这是在城内,这伙流贼居然在城内还有预备,城门若是被打开,一切都完了。(

    恍惚之下,王把总身前两个兵丁被冷箭射中,外面的流民趁着这空挡翻了过来,这还是流民第一次踏上城头,外面响起了疯狂的欢呼,那流民手握几尺长的削尖木棍,站在那里呆了下,随即呐喊着朝王把总冲来。

    “老王”“老总”城头惊叫声响起,王把总反应过来,身子一闪,反手一刀劈了下去,那流民连招架都来不及,脑袋直接被劈掉,鲜血狂喷。

    王把总又是上前一步,直接戳穿了垛口上的一个敌人,收刀退回,几名士兵补了上去,王把总深吸一口气,大吼道:“衙门里的赵大刀,陈武,你们能到吗?”

    “在这呢”赵振堂的吼叫传回来,他们率领团练民壮等在一旁,这边乱成一团,根插不进手。

    “你们快领人下去,堵住城门,城门要是开了,咱们大家都完了,这里有我,你们快去”王把总的嗓子已经沙哑了。

    赵振堂没多说话,只是摆了摆手中的大刀,对身后一于忐忑恐惧的年轻人喊道:“跟老子走,城门要是开了,大伙家里都完了,为你们老子娘,跟我下去”

    这话实在,大伙豁出性命来这边守城,就是因为家人在城内,流贼进城,什么都完了。

    刚才看着城头血腥厮杀,大伙都是胆寒心颤,到这么说多少有了点胆气,吆喝着跟赵振堂向下跑去。

    身后能到那王把总声嘶力竭的大吼道:“弓手去马面射箭,不要惜力,快他娘的去”

    原来瓮城内城门这边有几十名兵卒和两百多名团练守卫,可这时候也已经乱成一团,兵卒和兵卒,兵卒和团练,团练和团练彼此厮杀,还有不少穿着城内百姓服色的汉子也拿着武器冲过来。

    赵振堂一于人在台阶上远远看到这一幕,都是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

    “有内贼”赵振堂骂了句,提着大刀快步跑下,城门洞那里面已经有沙袋被搬出来。

    “赵爷,他们人比咱们多,让上面再派人下来”身后有大人大喊,赵振堂带了近百人下来,可下面混战的却不止几百人。

    赵振堂脚步一停,随即骂道:“那还能派人下来,咱们平了这边,还要上城头帮忙,你们怕个,下面这还有自己人”

    走在台阶上,从喊杀的间隙中能到城头箭支破空的尖啸,呼号冲杀的声音也平静了些,想必是两侧马面上的弓手射箭压制住了疯狂的冲击,可弓手就不多,又能射出多少箭,城下那些流民才死了几,看着无穷无尽一般,接下来还有恶战,等着人援救。

    赵振堂提着大刀走下,那边也有人发现了他们这队人,也是大吼着调遣,有百余人朝他们迎了过来。

    在这个时候,人或者吓破了胆子,或者被激发了血性,看着赵振堂不管不顾的冲上,也有人嚎叫着说道:“赵爷年纪这么大,家业这么大,都什么不怕,咱们怕个,冲上去拼了”

    “让外面这帮流贼进城,什么都完了,拼了”差人民壮们也是各个大吼,拿着兵器快步跟上。

    和赵振堂正对面冲过来的是个敦实汉子,手里拿着一把朴刀,眼看到了跟前,朴刀一摆,朝着赵振堂心口就戳,赵振堂把刀身一翻一碰,直接格开了对方的攻击,猛地向前踏步,手中大刀灵活的好像是匕首,直接从这汉子的脖颈上拖了过去,瞬时割开半边,鲜血喷洒。

    看着前面这样,后面那人却吓得“啊呀”一声,手里的斧头掉在地上,赵振堂也不会留手,挥刀就是斩下,又是头脑落地,鲜血狂喷,赵振堂下一刻却大吼了起来:“都丢了兵器滚回去,你们他妈失心疯了吗?好好日子不过,却来这里送死,都滚”

    斩杀了两个人,后面的人都是吓得手软脚软,这时跟着冲上来的人也看出不对,除了几个能战的汉子,其余的都是徐州百姓,有人每日砍柴卖柴,还有的帮人做活,今天却拿着兵器来到这边了。

    平时熟人,见面或许还能打个招呼,此时谁也不会手下留情,手中兵器直接朝着要害处招呼。

    这伙或许是被煽动而来的百姓来时脑子发热,看到鲜血,看到同伴身死,看着这厮杀场面,各个知道不对,胆战心惊,到这时候莫说是打,连跑都跑不动了,赵振堂连续砍翻了三个,他在战斗中始终大吼着,让对方丢下兵器快滚,等到这时候,过来的这些人终于反应过来,惊叫连声,丢下手中的兵器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赵振堂连喘了几口粗气,四十多岁虽说是壮年,他每日里打熬练武也是不停,可这个年纪毕竟是在走下坡路了,刚才冲下杀敌,已经感觉到疲惫。

    到这时候,赵振堂也能看明白局势了,几十名兵丁和几十名来历不明的汉子守住内城门那边,堵着不让外人冲进去,在城门洞那里不住的有沙袋沙包丢出来,外面的兵丁怒吼着向前冲却怎么也进不去,而且外面这些兵丁身后还被城内的乱民骚扰,不能尽全力。

    开始时王把总还想着出城野战,所以西边瓮城内外城门仅仅是落了闸,刚才城外厮杀的激烈,意识到情况不对,这才派人来堵住这内城门,这根就没多久的时间,内城门洞里沙包什么的没有放多少,很快就能打开,到时候再去开了外城门,里应外合,徐州城就真的完了

    赵振堂睚眦欲裂,又是率队冲上,但城门洞这些人就比刚才那伙乌合之众要难缠太多了,几十杆长矛不住的向外乱戳,那几十个来历不明的汉子手里也是有把式的,朴刀和刀盾用的娴熟,不断的进出游斗,加上外围乱民的骚扰,根没办法攻进去。

    “开了”“开了”城门洞里和外面的人都在大喊,里面的人是惊喜无比,外面的人则是惊恐万分,真要开了,那就什么都晚了。

    赵振堂怒吼着领人前冲,可城门洞左右就这么大的地方,拥挤不开,几次躲闪不及,反倒差点被长矛刺中,看着里面的人卸下门闸,又是转动绞盘,将内城门缓缓打开。

    看到这一幕的每个人都是心里大急,更混账的是,还有人直接丢下手中的兵器,扭头向着城内跑去,他们觉得一切都要完了。

    连正在战斗的那些兵丁也压不住阵脚,居然被对方向外推了出来。

    “立刻散开,挡路者格杀勿论”着一声大喊,马蹄声在城内的方向响起,场中恶斗的人都静了下,回头看,那些在外围骚扰的乱民正被驱赶着四散而逃,王兆靖领着人到了。

    “小王,快带着人攻这个城门洞,要是被他们开了城门,什么都完了”赵振堂嘶声大吼。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