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进父母二人一这个,先是一愣,随即笑嘻嘻的彼此看了眼,这时候,赵进也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摆摆手说道:“咱们和徐家八竿子打不着的,爹,娘,你们就不要乱操心了,我去洗洗,今天要准备下,明天带队回何家庄了,爹,你那伤口一定要按照我说的换药换绷带,万别马虎,这可是大事。<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赵振堂和何翠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赵进自小早熟稳重,难得有这样窘迫的时候,拼命的扯开话题。

    他们这一笑,赵进更是尴尬,扭头就去厢房那边冲洗了。

    长久在何家庄经营,偶尔回城一次又是血战厮杀,赵进知道父母担心,他也想趁着这次处理善后各项杂事的机会多陪陪父母,可这次却顾不得这么多了,只想着快点回去,在这边讨论这个的确尴尬。

    厢房的洗澡水冷热合适,几桶水先冲下去,整个人觉得舒爽无比,赵进这时候才算冷静下来。

    也该到了找个媳妇的时候,不然赵字营的确有隐患,成家立业,早有后代,那么一切就会稳定下来。

    这时代晚婚晚育的都是那些文人士子,不过之所以结婚晚,无非是没有功名身家,也就没有人愿意理会,等金榜题名,功名在身,一个比一个心急,娶妻纳妾,什么都不会耽误。

    赵进泡在浴桶里,感觉浑身都松弛下来,脑子里又是想到了木淑兰,到现在小兰音讯全无,难道自己还要守着吗?

    “尤振荣,以后这城内城外我就交给你了,从前那些人做法和下场你也看得到,我不想多说,做好了有你的好处,做不好,你自己心里明白。”赵进在货场堂屋里朗声说道。

    身形胖大的尤振荣本来已经跪在地上,赵进却让他站起,不过这番告诫却丝毫没什么客气。

    “请进爷放心,小的明白,小的有分寸。”尤振荣连忙躬身回答。

    赵进居中,伙伴们分别坐在两边,如惠则是站在赵进身侧,尤振荣的年纪足有赵进两倍还多,可站在那里却唯唯诺诺,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赵进沉吟一下又是说道:“你是闻香教的传头出身,又在这市井中打混多年,城内烧香的教众和这些三教九流都要管起来,有什么不对的苗头,该打就打,若是那些该死的你不要动手,直接送到衙门里结果了,这个你明白吗?”

    那边尤振荣点头答应,赵进又是说道:“刘勇管着你,刘勇说的就是我说的,你明白吗?”

    尤振荣又是转身面对刘勇,恭敬的抱拳见礼,刘勇站起身回礼,赵进点点头,站在他身边的如惠神色一动,凑到赵进耳边低声说道:“东主,还是要安排个人做副手”

    话刚说到这里,那边尤振荣深深抱拳作揖说道:“进爷当日和小的说过,说愿意让小的儿子在身边历练,当时小的猪油蒙心,不知好歹,这次小的豁出脸求进爷开恩,让小的两个儿子去何家庄当差伺候,请进爷答应。[看本最新章节请到

    双方第一次打交道的时候,赵进曾提议尤振荣把儿子送过来,当时尤振荣于脆拒绝,这一次却旧事重提了。

    “那就不必安排副手了。”说话的如惠愣了下,低声下了结论。

    赵进笑着点点头,又是说道:“我爹在衙门里当差,你要有什么拿不准的,也可以去问他,我爹说的就是我说的。”

    尤振荣一愣,随即笑容满面,刚才让自己接受刘勇管辖是公事程序,现在又提起赵振堂,这就有些情谊在了,说明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待。

    想明白这个,尤振荣直接跪在了地上,恭敬的说道:“请进爷放心,老太爷那边小的一定恭敬孝顺,绝不会违逆了一点。”

    “小勇,你领着老尤去黑虎庙那边,让城内各方面的都来认认人。”赵进转头对刘勇说道,刘勇笑着答应了,客气的招呼了尤振荣一声,两人向外走去

    尤振荣长得粗豪,心思却很细,先给赵进和伙伴们磕头告辞,然后跟在刘勇身后,绝不肯并排同行。

    看着他们出了院子,吉香摇摇头说道:“当时让他送过来不敢,现在却巴不得。”

    “现在徐州上下都巴不得攀上东主的关系,这尤振荣送儿子过来,一边是送人质自明心迹,一边却是和外面显示他和东主的关系不同。”如惠笑着分析道。

    赵进却对陈晃和吉香开口说道:“大晃和大香今天就去召集队伍,最迟明早开回何家庄,咱们在城内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陈晃和吉香都是答应,他们两个也是出去布置,屋子里只剩下董冰峰一个,从早晨过来,董冰峰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一直有话要说的样子却不开口,所以赵进先把其他人一个个安排了出去。“

    “曹先生在这里方便不方便?”赵进说得很是直接。

    董冰峰一愣,随即苦笑着说道:“其实当着兄弟们说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只是小弟觉得丢人而已。”

    “自家兄弟说这个于什么,尽管开口。”赵进也能猜到董冰峰要说什么了

    “大哥,我爹这几天都想着过来找叔父那边赔罪,可总觉得抹不开,在家里唉声叹气的不停,不是小弟护着,这事的确和我爹没什么关系,当时卫所里一兵一卒的援军都不出,我爹也做不了主,都是贾指挥的主意,他是管事的指挥”

    卫所里的指挥使往往有好几个,真正管辖具体事务的就是管事的,所有人都要他的命令。

    说到这里,董冰峰自己也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实话实说,我爹当时应该也怕了,真是”

    “这事和你没关系,也和你家没关系,只不过,卫所没有派人来参加援军,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你传话回去,让徐州卫看着办。”赵进于脆利索的下了结论。

    到这个,董冰峰连连点头说道:“大哥你这么说小弟就放心了,现在徐州卫上下心急火燎,生怕大哥你怪罪过去,那几个指挥找到我爹,我爹又找我,真是丢人丢脸,今天我就传话回去,让他们看着办。”

    “你不用回去了,这边忙得很。”赵进又说了句。

    董冰峰心怀感激的点点头,他自然明白赵进是不想让他回去难堪,当即站起来说道:“大哥先忙,小弟去安排人送信回去。”

    看着董冰峰出了屋子,站在赵进身后的如惠却摇头感叹说道:“卫所是国家养兵之处,且不说正编五余丁,现如今万余青壮也凑的出来,没曾想却惧怕几百乡勇团练,真是可笑。”

    赵进皱眉转过了头说道:“曹先生,我是乡间保正,我手底下这些团练也是为了护卫酒坊,你不要说这么大。”

    如惠微笑着说道:“东主,此处只有你我二人,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曹先生,你怎么就觉得赵某有这么大的志向?”赵进开口问道。

    “真没有吗?”如惠似笑非笑的说了句,赵进却直接扯开了话题,他先示意如惠坐下,然后苦笑着开口问道:“曹先生为赵某真是殚精竭虑,连亲事都操心起来了,以后这等事还请曹先生不要自作主张,先和赵某打个招呼。”

    曹如惠笑嘻嘻的坐了下来,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好叫东主知道,今早老太爷和太夫人那边已经答应了,属下随即去求了衙门礼房卢办,他老人家虽然身为吏目,却在徐州德高望重,卢办已经答应帮忙,算着应该是过河了,今天就能问出徐小姐的生辰八字来。”

    问生辰八字,实际上就是提亲,或者说给双方一个回转的空间,若是不答应的话,也就不会告诉,若答应了,直接就进入下一步的程序。

    赵进更是哭笑不得,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的如惠神色却郑重起来,肃然开口问道:“东主,属下冒昧问几件事,还望东主不要怪罪。”

    “东主嫌弃那徐家小姐年纪大吗?”

    赵进摇摇头,他对这个没什么所谓。

    “东主嫌弃徐家小姐是大脚吗?”

    自然还是摇头,赵进对缠足更反感,木淑兰也一直没有缠足,他对这个也没什么概念。

    “东主嫌弃徐家小姐抛头露面,不守妇道吗?”

    “这叫什么不守妇道,她也是为徐家奔波操劳”赵进下意识的反驳说道

    说完之后,赵进才反应过来,自己心里不守妇道的概念和如惠说的不是一回事,他想的不守妇道等同于红杏出墙,而这如惠所说的恐怕就是三从四德里面的概念。

    到赵进这么回答,如惠脸上重新有了笑容,双手一拍说道:“徐家丁口过万,境山更是号称北地煤铁之宗,昨夜徐家小姐那一席谈,高明不逊于东主,这样的人,这样的家业,正是东主良配,东主觉得意下如何?”

    这如惠当年到底是读的经还是纵横学问,说得还真是直接**,赵进苦笑着沉默下来,如惠也不催促,只在那里笑着等待。

    就这么安静了一会,赵进开口说话了:“不管八字合不合,不管徐珍珍自己怎么想,我都要娶她为妻,手段你放手去用,但最后一定要成。”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