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徐州又和别处不同,徐州民风剽悍好武,压榨盘剥往往要留有分寸,不然就很容易惹来火并见血的风险,所以不可能吸于榨净。[ 超多好看小说]

    除此之外,指挥和户们把大量的卫所屯田变为私田,驱使军户丁壮耕种,但这不是公产,出产不能含糊,一定要精耕细作,出产越多越好,这就不能太苛待做工的军户丁壮,多少要善待些。

    说白了,使用卫所军户并不是免费,多少要付出成本,而用流民的话,则没这个问题,对这些流民来说,能吃饱已经是奢望,别的自然不会有要求,可以放手压榨。

    让卫所去安置流民,表面上看着是卫所出钱出力吃亏,实际上却是卫所得了大批的免费劳力,赚了大便宜。

    不过赵进的威名在这里,卫所的人也不敢闷声发财,只是把一切说明,大家分润。

    这么算起来,面前这几位根本不在乎自己招募多少徐州卫的青壮,赵字营招募的越多,他们赚到的便宜越大。

    赵进还想起自己过的传闻,徐州几次遭遇兵灾,几次黄河泛滥,每次都会出现大量的无主之地,靠近徐州卫的地方都被徐州卫吞了。

    自大明有卫所以来,各处的卫所田地一直在变小,因为勋贵豪强都在设法侵吞,卫所里的军将也在化公田为私田,徐州卫是少见的一直在变大,因为他们圈来吞来比私占的还要多。

    徐州卫的军户丁口增长一直有限,算起来居然是个人少地多的局面,这次安置流民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赵进在这里盘算利害关系,陷入沉思之中,那边贾指挥几人也不催促,自己在那边耳语交流。

    坐在那里的如惠左右看了看,发现大伙都是于着急,也不知道怎么插嘴帮忙,他站起身到赵进身边低声说道:“东主,属下去叫学智进来,他也替何伟远管过田庄农事。”

    赵进微微点头,如惠快步出了屋子。

    “贾指挥,咱们徐州卫有这么多田地耕种吗?”赵进出声打破了沉默。

    贾指挥嘿嘿一笑,没什么被看破的尴尬,笑着回答说道:“不瞒赵公子,咱们徐州产煤产铁,徐州卫这里也有几个煤窑,还有不少货物从邳州那边沿河北上,搬运拉纤的人手也要不少,咱们卫所里的弟兄们,种地做活都觉得辛苦,挖煤拉纤的怎么能于,这些流民正是合适。[ 超多好看小说]”

    赵进摇摇头,这贾指挥谈起生意来精明的很,不怕把自家生意说给自己,也是知道自己不会去强夺。

    没过多久,周学智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一直在外面忙碌,满头大汗,不过脸上的兴奋之色却掩饰不住,能在这样的场合出面,对他在赵进心里的印象肯定有益处。

    贾指挥一于人今天的姿态也是足够低了,见到周学智进来,也都是站起见礼,笑嘻嘻的十分客气。

    懂行的人商议起来又是不同,周学智根本没提分成的事情,而是说年景不同,地力不同,收成肯定有多有少,赵字营也不占徐州卫的便宜,一个流民一年算一百斤粮食,后年再议,今年已经七月,每个流民只算三十斤粮食。

    贾指挥几个人没那么轻松了,在那里低声商议,讨价还价,到最后一个流民一年折算九十五斤粮食,今年三十斤则是不变。

    “老爷觉得如何?”周学智商议完毕后请示说道。

    招揽来的流民,第一要务是让他们活下去,有个地方安置,有口粮住宿,这就足够,每个流民还能换出粮食来,这是意外之喜,赵进自然不会计较太多

    赵进虽然瞧不起这几个卫所军将,可也承认这几人算是不错的商人,在这徐州地面上,坑骗之类的事情对方也不敢对自己做,所以他很放心。

    这个议定,周学智躬身施礼之后就要告辞。

    “学智留下来,生意经营上你有专攻。”赵进开口把人留下,周学智慌不迭的答应,自觉的绕到座位后面站立,他满脸激动神色,不小心还绊了下,踉跄几步才稳住身形。

    赵进对待徐州卫这几个人的态度已经客气了些,毕竟大伙现在谈的是生意,两利共赢的事情,自然没必要冷脸威吓。

    “赵公子,徐州卫出产不少,粮食是大宗,土布竹器也有不少,这些货物隅头镇那边太多,也卖不上什么价钱,不过赵公子这边需求应该不少,酿酒养人,各项用度,这些粗货都能用上,咱们都是徐州卫出身,说起来也是一家人,价钱上都是好说。”贾指挥笑着说道。

    边上那名指挥佥事笑着补充了句:“若是赵公子愿意用酒来折算,价钱还能让一让,大家都是方便。”

    几个军将都在那里点头,然后又是笑着看向赵进,赵进缓缓摇头,脸上的表情是哭笑不得,到最后长吐了口气说道:“咱们要是论徐州卫的出身,我还要称呼各位一声叔伯,今天还真让赵某意外,没想到各位叔伯做生意的好人才啊”

    一“叔伯”两个字,贾指挥等人就知道彻底缓和了,士农工商四民,商人地位最低,威风富贵不假,可当面称呼朝廷武将却不妥,甚至可以被当成是侮辱。

    可贾指挥这些人丝毫不觉得,反倒各个脸上有光,另一名姓王的指挥连连点头说道:“咱们这官位是祖辈传下来的,地方就是徐州卫这么大,朝廷打仗看不上咱们,又没什么体恤的恩典,也只能自己忙活着赚点,让自家吃用好些,给子弟多留点家底,毕竟只有一个能接了这位置,其他人还要自寻出路。”

    赵进苦笑,对方这么放得开,也不在乎什么脸面,一门心思就是赚钱,和这样的人物打交道倒轻松的很,站在军户的立场上,这伙人就是恶霸和蛀虫,盘剥吸血,可现在彼此合作,倒让人感觉不错了。

    “你们昨晚到达,今天在何家庄的集市上逛了几个时辰,想来也有打算,都说出来吧,赵某尽量给你们方便”赵进也是大方了起来。

    到赵进这么说,贾指挥一于人喜动颜色,又是站起来给赵进深深作揖。

    “大哥,我去马厩那边看看,天热让他们仔细照顾下。”董冰峰站起身说道,也不等赵进回答,急匆匆的跑出了屋子。

    骡马市那些伙计马夫之类照顾牲口都有些年头,各个经验丰富,天热天冷都有应对的手段,而且赵字营的马匹在那边更会被静心伺候,肯定不会出什么篓子,过去看看没什么必要。

    赵进看了眼就猜到了原因,所以也没有拦阻,董冰峰满脸羞惭,估计是因为这几位卫所兵将的表现感觉到丢脸。

    “老董这小子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做事这么勤快,又跟了赵公子这样的豪杰,真是幸运。”这几位当真是面面俱到,连忙奉承了句。

    贾指挥他们要在何家庄开设商行和店铺,还要购置土地建造仓库,说在这何家庄的集市里,看到了来自山东和河南以及凤阳府那边的商人,各处特产在这里买卖贸易,何家庄这边商机无限,更不要说,此处距离黄河渡口也不远,又在徐州州城向西的陆路边上,地理位置也是上佳。

    “赵公子若能准许,一切都是好说。”

    卫所这边直接拿出了三成于股,只要赵进答应下来,这边就可以立文契约,如惠和周学智商议了一番,却拿出了另外的方案,商行店铺和仓库都由赵字营这边建造,卫所这边租用,租金肯定要比市价高许多,而且一年一议,并不固定。

    这个实际上就是不负担股东的责任,又可以坐地收钱,同时还能把这些家控制在手里。

    卫所只需要能在何家庄贸易发财,赵进这般强势,他们也没资格去争竞什么,能有这个结果算是皆大欢喜。

    临走的时候,贾指挥还含含糊糊的透了口风,兵器衣甲马具,卫所也有存货,火器什么的也都是好说,火药也能买卖,用酒和现银都可以

    “浑身不自在,我现在就要去练兵,出汗痛快痛快”送走了卫所这几位,赵进苦笑着说道。

    “这些军将只为自己考虑,卫所如何没人在乎,以后咱们别拿徐州卫来比赵字营了,丢咱们自己的脸。”吉香边上说道。

    “周参将的营兵我也见过,好像也就是亲卫像个样子,营里的那些步卒又能强多少。”石满强跟着说道。

    赵进摆摆手笑着说道:“别拿咱们赵字营和朝廷兵马比,不是一回事,让外人了也不好。”

    了这话大家先是答应,随即若有所思,石满强嘀咕说道:“这么算的话,官军都比不上咱们”

    “周先生,以后商事和农事就拜托你这边,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赵进简短说道。

    周学智脚步踉跄了下,差点跪在地上,当日何家庄被血洗之后,他好不容易投到赵进门下逃出一命,然后又在何家庄被围的时候先行逃跑,躲在地道里不敢出来,接着就被降格,只能跟着刘勇管些杂事,今天算是在商贸农事上表现了一次,不仅被称作先生,还得了许诺,真让他百味杂陈,激动万分。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