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江北第一家?”几句对答,已经有人惊呼出声,南直隶江北有凤阳府,扬州府,淮安府,庐州府,安庆府,徐州,滁州,和州,这些府州往往比其他省的府州要大,虽说比不上江南繁华荟萃,可也是富贵豪门云集,扬州盐商豪富更是甲于天下,可在这样的地面上,居然敢号称第一家,而且连徐州的混混都清楚,可见起势力煊赫。<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惊呼阵阵,那两名骑士脸上也露出得意的神色,心想面前这不长眼的城门守卫肯定会闪开,没曾想这城门守卫朝边上瞥了眼,继续苦着脸没挪地方,只是问道:“来于什么?”

    这队伍里的骑士们脸色终于变了,一个个就要发作的样子,可随即有人小声说道:“别乱动,看看周围。”

    四下一看,发现几十个拿着长矛的精壮年轻人已经围了过来,按说马队对步卒,占有完全的优势,可这城门前这些年轻人的队列和气势,却让人不敢小窥,而且除了这几十个人,那些混混,差役都是要动手的样子,连守城门那十几个破衣烂衫流里流气的守卫也拿出了兵器。

    “扬州冯家特来给赵公子贺喜”看着情形不对,马上一名骑士连忙喊出了自己的来历。

    这句话一说出来,紧张起来的气氛立刻放松了不少,刚才剑拔弩张的一于人脸上都有了笑容,守城门的士兵更是满面堆笑着说道:“原来是给进爷贺喜的,小的多有得罪,还请各位见谅,不过进城的车马都要检查,还望各位包涵

    说完之后,差人和混混们都是上前,尽管客气的招呼,可还是于脆利索的翻检大车。

    这行为让马队的十几名骑兵脸色都不太好看,不过在这样的局面下,也只有咬牙忍下来了。

    “都是贺喜的礼物。”检查的结果很快就传回来,这时大家脸上都有了笑容,客客气气的放行入内。

    本来进城的规矩是要给城门守卫些好处,可经过刚才那一出,冯家的一于人都是心情大坏,理会也懒得理会了,径直入城,只留下守卫城门的那些人在议论不停。

    “原以为进爷的家丁就了不得了,你看看冯家来送礼的这些,啧啧,看着和周参将的亲卫一样,真是精锐”

    “冯家据说可是先帝爷身边人的出身,连官兵都调的动,这样的骑兵又有什么稀罕的,那孔老虎最霸气的时候,也不敢拦阻挂着双马旗的车马商队,了不得啊”

    “就算这样的人物,也要给咱们进爷贺喜,咱们进爷真了不起”

    “你个毛孩子懂什么,盐货要走徐州的,怎么不得打个招呼才行。<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这边议论不停,徐州西门那边又是另一番景象,虽说深秋天冷,可太阳出来,晒着大家都很舒服,该进城道贺的人早就来了,其他都是些平常老百姓,也就不需要投入太多的关注,大家无精打采的在那里,甚至有靠在城墙根那边打盹的。

    一个混混是跟着陈二狗的老人,但跟刘勇的关系不错,起起伏伏的,一直没有受牵连,自家混了个小头目,活很舒服,他资格老,又有来历,在这边也就随便些,不知道从那里淘换到一张草席,就那么铺在地上,躺在那里眯缝眼睛看来来往往的人群,其他人嘻嘻哈哈的东一堆西一堆。

    正悠闲的时候,那混混猛地跳了起来,拽着一个差人头目跑向一边,那边有赵字营安排在这里的两个队正,几个人嘀咕了会,马上又是散开,各自朝自家人传达命令。

    他们在这里自顾自的忙碌,进出城门的人有人注意到,有人觉得奇怪却没有理会。

    没曾想短短片刻之后,差人们堵住道路一头,赵字营的家丁堵住道路两边,混混们和城门守卫堵住城门,已经把这里封了起来。

    “你,就是那个带着毡帽的,还有那四个带着斗笠的,都不要动”那混混大喊说道。

    被他喊到的几个人浑身一颤,喊完这句,这混混眼神余光一扫,立刻大吼说道:“让你们的人别乱动,不然格杀勿论”

    这句话喊出,差人们抽出刀,赵字营的家丁们长矛平端,混混们手里的家什也都拿出来了,立刻是杀气森森。

    道路上没被封堵的地方立刻是鸡飞狗跳,路人们先是跑远,然后站住了看热闹,而被围成一圈的那些人吓得不敢动弹,刀枪斧头都是闪烁寒光,一有不对就杀过来了,谁敢乱说乱动?

    “那个带毡帽的是头,那四个戴斗笠的是女扮男装,后面还有一、二、三

    这十五个都是他们一伙的”那混混指指点点的说道。

    说到这里,混混又是大吼说道:“说了别让你们乱动,把手从怀里拿出来,不然真要开杀戒了”

    赵字营的家丁们平端长矛向前走了一步,吓得圈内一于人响起一片哭叫。

    “小顾,别乱来,让身边的人也都别乱来”前面那个带着毡帽的中年人缓缓回头,沉声说道,他边上几个戴着斗笠的瘦弱年轻人已经捂着脸哭起来。

    被他喊到的那个小顾到这话咬咬牙,把伸进怀里的手又是拿了出来,周围十几个人都悻悻然的低头。

    “他娘的,多亏这里备着绳索和铁链,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弄了”差人头目低声骂了句,一套套东西都被拿了上来。

    相比于众人的紧张,发现不对的那个混混却得意非凡,不等别人开口问,他自己就得意无比的说道:“这一伙人装着互相不认识,可走动间不住来回使眼色说话,分明就是一队的,光天化日,又是女扮男装,又是装着不认识,这肯定有古怪,何况是在这大喜的日子”

    “你老哥有福了,进爷对有功的人都是大方。”边上有混混羡慕的说道,这位想要客气谦逊却没绷住脸,只在那里哈哈大笑。

    城外插曲处处,城内却是喜气洋洋,和睦一片,很多宾客是从九月三十就到了城内,就是为了当面给赵进贺喜送礼,说几句客气攀个交情,赵进这边早早接亲回来,大家就按照身份地位排队上前,在这个大喜的日子,赵进和每个人都客气招呼,笑脸应对。

    冯家送礼的队伍一进城,立刻就有人来这边禀报了赵进,好在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赵进这边也有略微的空闲,冯家一递帖子,赵进就把人请了过来。

    “小的是冯家外院的管事,代我家家主太爷,恭贺赵公子大喜了”进来那人正是马队骑士之一,他说话带着笑脸,恭喜的时候躬身抱拳,但相比于前面那些恭敬客气的宾客来说,这位管事的态度可以说得上是不卑不亢。

    赵进身边的几个伙伴眉头都是皱起,一个外院的管事,居然跟赵进平礼相待,这冯家是来贺喜还是来折辱,未免太无礼了。

    说完这句,这位管事直起身,又是客气的笑着说道:“赵公子,冯家在徐州地面上走货不少,日后还请赵公子要行个方便,我家家主太爷还说了,日后赵公子若去扬州,冯家一定尽地主之谊。”

    恭喜之后就说出自家的要求,大家的眉头越皱越深,这位管事的笑脸下,不知道隐藏着多少轻蔑。

    毕竟是在喜宴之上,对方也算隐藏的好,赵进尽管心里明白,面子上也要过得去些,只是淡然说道:“等下宴会开始,一同入席吧”

    “多谢赵公子的厚意,在下还要去周参将那边拜会,就不叨扰了,周参将算是我家家主太爷的晚辈,已经写信问候过好多次,这次来了,总要过去知会两声。”那冯家管事笑嘻嘻的又是说道。

    “那就不留客了,请自便”赵进平淡说道。

    管事也不在意赵进的态度如何,只是抱拳作揖,然后转身离开。

    “这是来贺喜的,还是来示威的,想拿周参将来压我们吗?”陈晃闷声说道,其他几名伙伴也是面有怒色。

    来的轻佻,一个外宅管事却和赵进平礼相待,言语间处处提到周参将,这根本不是求赵进在徐州地面上给个方便,反而是说你若不给方便,就想想周参将那边,暗自的威胁之意很浓。

    “东主,礼单拿过来了,纹银一两,锦缎二十匹,金银首饰一盒,漆器箱笼六套,冯家这贺礼中规中矩,还有两车没有卸货,不知道送到谁家。”如惠拿着礼单过来说道,他这边刚说完,看到众人脸色不对,顿时停住,还没等他问,刘勇就把这些事说了。

    如惠摇摇头说道:“把南直隶江北看成徐州,这冯家就是那云山寺和孔家庄,嚣张跋扈惯了,这么做倒也不奇怪,连江北第一家的名号都打出来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说完这些嘲讽的话,如惠笑着说道:“冯家据说和宫里当差的人有关系,这些年做私盐那是泼天一般,各处文武官员,地方豪绅,甚至绿林江湖,都跟着分润不少,不少人其实就等于他家的家奴下仆,据说扬州知府和扬州守备在冯家那里都是自称晚辈的,京师和南京那边也有这样那样的关系,骄横成这样也难怪,东主,这大喜的日子,犯不上置气,不必理会了。”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