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粮换盐,每年秋季之后,就是粮贱银贵,卖出去实在太亏,等到青黄不接的时候粮食贵了,可在那些苦哈哈身上又淘换不到银子,只能弄些卖身契和地契之类,好处都让放贷的赚了。

    自从有了汉井酒坊,大家可以用粮食换酒,然后把酒换成银子,这多少是条出路,可云山寺一家大户就把这个全都吃下来了,其他人根本分润不到多少,大家都知道这赵字营每天金山银海的收入,又是每天金山银海的花出去,谁不想跟着分润分润,换些现银出来花用,可平时机会少,现在机会却有了。

    赵字营需要粮食,而且肯用现银来买,赵进在徐州做事,向来被认为是公道守信,跟他做生意不吃亏,就算被占了便宜,能用这便宜换赵进一个人情,那就更值得了。

    消息放出去,先是周围的士绅大户找上来,然后就是徐州卫那边找过来,徐州卫可是大地主,那么多军户每年耕种屯田,一于指挥和户捞的太多,但大多也都是粮食,放着容易腐坏发霉,还不如卖给赵进。

    邻近腊月,赵进没有一丝空闲,连呆在城内的陈宏也赶到了何家庄,他和周学智带着十几位账房每日算账,算流民的花用,算购置来的粮食,结果还没到腊月,他们就得出一个结论,粮食足够用了,而且不能再买,不然的话,很可能赵字营积储粮食的仓库里会有腐烂发霉的浪费。

    先卖出去的欢天喜地,没出手的捶胸顿足,纷纷和赵进定了长契,说如果再有购入,一定要先找他们来买。[ 超多好看小说]

    十一月二十九这天,孙家商行的东家孙甲回到了徐州,孙甲没有在城内老宅停留多久,而是乘坐马车赶往何家庄。

    如今孙家商行的孙东家在邳州隅头镇上算是一号人物了,镇上各方都知道这位来自徐州的商人代理汉井名酒,手上经常存着大量的粮食。

    粮食不必说,自然是从漕运上克扣下来的,寻常人弄得到,可能搞到这么大宗的,也就是这一位了。

    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商户,手里存着这么多粮食,又代理着利润丰厚的汉井名酒,这肯定就是官吏差役甚至江湖人物眼里的肥肉。

    不是没人打过主意,官面上的想要刁难,想要扣个偷窃漕粮的大罪名,结果发现这商行背后有一位进士,还是做过京官御史的顶级清流,这些人立刻缩了,漕运上的事情往往牵扯到各方大佬,现在大伙已经看到个御史了,天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人。

    吏目差役和江湖人物想要下手,但他们看得更明白,漕粮这里面牵扯到漕丁运兵,这伙人本身就是一股势力,而且他们大多是闻香教众,得罪了这样的教门,麻烦不尽,等到了后来,就知道这商行东家的大儿子是徐州赵进的结拜兄弟,还因为掩护赵进战死。

    到这消息的人都是一身冷汗,别人不知道,江湖绿林中怎么能不知道,何况这徐州和邳州紧邻,什么消息都能传过来,小八义独占百余名亡命大盗,赵字营几百扫清十万流民,灭孔九英,平何家庄,破云山寺,这些事迹大家都是津津乐道,更明白这背后代表着何等的强悍武力。

    这样的人物谁敢去得罪,那是猪油蒙了心,大家都是在骂,你个孙家商行有这样的靠山不早点说,害得大家差点动手,万一动手估计都是死无葬身之地,那就罪过大了。

    结果消息传开,隅头镇这一圈的江湖人,不管是水上陆上的都吩咐自家手下,这孙家商行万万不能得罪,一定要好好供着,有什么差错,不得赵进发话,自家先用家法。

    “各位,孙叔已经到了,安置在大车店那边,咱们一同过去拜见吧”赵进招呼说道。

    如惠笑着点头说道:“东主和诸位爷且去,这边都已经安排妥当,属下和老周盯着”

    赵进点点头,孙大雷的父亲过来,他们兄弟几个都要出面,倒是如惠和周学智他们不用跟着来了。

    何家庄整个在重建,牛马大车店这里也有了很大的改进,存放牛马的畜栏挪到了更远的地方,这边则是精心营建装修,弄得很上档次,据说还是云山楼的人过来安排的,在这边招待客人什么的也不会显得寒碜,所以和赵字营没什么相关的客人都安置在这边。

    孙甲知道自己是长辈,但也不敢托大,生意人算计的精明,他知道自己有今天靠的是什么,更知道孙大雷已经死了,这份情谊很可能会变淡。

    “孙叔你怎么出来了,这么冷的天气,不要着了风寒,快回去说话。”远远的赵进就招呼说道。

    孙甲和一名年轻人正在大车店的门前等候,长辈迎接晚辈,这的确是不合礼数,赵进连忙开口。

    “好久没见你们几个,我也想得很,你们几个穿得也太少了,就不怕冻着吗?”孙甲笑着说道。

    赵进先上前作揖问好,陈晃、王兆靖、石满强、吉香、董冰峰、刘勇次第向前躬身问候,孙甲笑呵呵的说话。

    孙大雷死的时候,孙甲憔悴悲苦,那时候生意做得也不大,看着很是衰老,可今天看着居然比那时还要年轻些,精神也好的很,身上穿着貂皮马甲,内里金钱细纹松江棉袍,富贵雍容,更不要说玉佩银牌,浑身上下修饰的一丝不乱,离近了更能闻到些许香气,懂行的人一闻就知道这是西域名品。

    站在那里,整个人看着好似发光一般,俨然巨商,不过赵进他们行礼之后先注意到的并不是孙甲的这些改变,而是看到了孙甲身后的那个年轻人。

    连赵进他们都说是年轻人,可见是个半大孩子,但这十三四岁的样子,个头却和赵进差不多了,人长得也胖大,穿着一身绸布短袄,这魁梧身形当然不是吸引赵进和伙伴们的原因,因为这半大孩子和孙大雷长得很像。

    细看还是有很多不同,比如说这孩子的连比孙大雷更方,下巴也更宽厚,眼睛却更小,只不过这双眼睛里没有孙大雷的精明,只是有些憨厚。

    赵进和伙伴们都有些发愣,被他们盯着看的这位也有些发慌,很是手足无措,直到孙甲回头呵斥了句:“大林你傻着于什么,还不给各位兄长行礼问好

    这胖大少年连忙躬身大礼拜下,憨声憨气的说道:“见过各位兄长。”

    孙大林,孙家几个孩子并不是以“大”作为排行,纯粹是因为身量壮大的描述,当时大伙还当个笑话讲。

    赵进对孙大雷的几个弟弟都有印象,这孙大林也见过几次,当时看着还没这么魁梧胖大,长得很正常,几年不见居然这个样子。

    “声音也像大雷。”陈晃闷闷的说了句,他一直在盯着,王兆靖用手狠狠的揉了揉眼睛,点头笑着说道:“像,像”

    吉香扭过头,而石满强不停的吭哧,好像鼻子被什么堵住了,董冰峰的眼圈已经红了,身子在微微的抖,最正常的倒是刘勇,不过他一直盯着孙大林,眼光始终没有移开。

    赵进觉得嗓子很难受,重重咳嗽几声,才算是恢复正常,在那里强笑着说道:“咱们进去说话,外面这么冷。”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孙甲也是禁不住流泪,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从怀里掏出帕子擦了擦说道:“难为你们兄弟这份情义了,大雷”

    唯一有点懵懂的就是孙大林,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在门前停留的时间有些长,好在邻近腊月,住店的客商大都离开,掌柜和伙计们又认得赵进他们,没人过来于涉。

    待客的地方早就预备好了,很是精致洁净屋子,里面座位什么的都齐备,茶水点心什么的也被送上来,推让了一番后,大家都是落座,只有那孙大林站在孙甲身后。

    这次孙甲过来,是赵进主动写信想请,说有事过来商议,但先开口的却是孙甲。

    “小进,这次叔父要求你一件事。”孙甲开门见山的说道。

    “孙叔请讲。”赵进回答的很于脆。

    孙甲回头指了指孙大林,转头解释说道:“托小进你的福,孙家商行的生意越做越大,本想着把这份家业传给他,让他将来也能好好帮帮你们,没想到这孩子读不行,却喜欢学武,我也打了几次,到最后没办法带在身边想教他做生意,结果还是不行,定不下神,夜里还起来舞刀弄棒的。”

    被自己父亲这么说,孙大林很是窘迫的低头,赵进和伙伴们都笑着看过去,孙甲脸上没什么高兴的神色,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大雷那件事之后,我不想让他们去学武,家业也大了,几个兄弟也够分,富贵传家不是很好,何苦去舞刀弄棒的。”

    这话连赵进和伙伴们也带了进去,大家脸上的笑容都颇为尴尬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