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可供落脚的地方,赵进倒是没什么着急烦躁,直接安排人就地准备扎营。( )

    这里的确是荒凉,甚至有些野兽都不怎么怕人,营地生火做饭,周围居然有几只狼出现,庄刘索性射杀了两只,这才把其余的惊走,晚饭的肉倒是有了

    “在这里骑马向外走,到官道或者到本地住户的村子庄子上,这要走多久?不管从那边走都行。”赵进问了个问题。

    丁军被这个问题问的有些糊涂,在那里琢磨了下才开口说道:“再向北走一天就能到官道上,向东要走一天半,向南还没走过”

    赵进问完之后没有继续,安排其他人去忙碌,自己走到一边,拿着短刀在雪地上刻画起来。

    伙伴们把营地里的一切都安排好,也都跟着聚了过来,围观赵进的忙碌。

    赵进在雪地上画的东西也很简单,一个圆圈,几条线纵横交错,陈晃盯着看了会就开口问道:“这是草窝子?”

    几个兄弟里,外人都觉得王兆靖最聪明,但陈晃丝毫不差,只不过平时沉默寡言,别人看不出什么来。

    赵进抬头笑了笑说道:“大晃你倒是好眼力,咱们明天就可以踏上回程了

    大家一愣,按照那丁军的说法,大家连这草窝子的三分之一都没走完,现在就回去的话,岂不是前功尽弃。

    “不用走那么远了,我已经找到了安置流民的地方。”赵进笑着说道,顺手向一边一指。

    大家顺着赵进的指向看过去,却发现了正在帮着喂马的丁军,稍一错愕,大家都是明白了过来。

    “大哥,你是说安置在丁家围?”董冰峰开口问道,开始声音太大,连忙压低了说话。

    赵进点点头,用刀鞘戳着那圆圈里某处说道:“丁家围在道路旁边,运进运出都是方便,咱们走了这么久,前面还有很远才能走出去,说明丁家围那边足够安全,而且丁家围到宿迁县城那边也就是一天多的路,这个距离正好,咱们也要朝里面运人和粮食,太远了也有不方便的地方。”

    说到这里,赵进看了眼丁军那边又说道:“至于丁家围的住户,他们可以做向导,甚至可以给他们个庄头管事的名目,不愿意做也可以,这几百人徐州轻易就能安置了。[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明早回程的安排只是伙伴们知道,具体的命令要到明早才会下达,不过营地的气氛已经比前几天轻松很多,大家已经适应了这种行进。

    盔甲和兵器都被搬了出来,擦拭保养,做完这些,又给马匹喂足了料,既然确定了回程,大车上携带的给养物资就不用计算着使用了。

    晚饭之后忙碌了没多久,把一切安置好,赵进上了大车,随着货物的消耗,大车上也能空出个休息睡觉的空间,这算是赵进身为首领的福利。

    躺在车上,赵进觉得自己把这件事做复杂了,其实没必要考虑那么多,勘察地形之后就可以输送人和物资过来,连来自山东的流民都能聚成丁家围,而且存在这么久,凭赵字营目前的势力和规模当然可以做得更大。

    当然,到了具体施行的时候肯定会碰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但这么事情都过来了,总会有办法的,就在这样的思绪中,赵进沉沉入睡。

    睁眼时天已经亮了,但赵进是被人叫醒的,董冰峰在身边有些焦急。

    “大哥,大哥”董冰峰一直在喊。

    按照轮班,现在是董冰峰值守,现在天肯定刚蒙蒙亮,赵进做出了两个判断,在不是太疲惫的状态下,赵进自信不会晚起。

    大家依旧是穿着衣服睡觉,简单伸展就是起身,转头向西边看去,果然,那边夜色还有些许没有退去,然后还看到了别的,赵进知道董冰峰为什么叫他起来了。

    在西边有烟柱升起,颜色已经很淡,但依旧直升上天,那一片的天空发乌,显见是烟尘凝聚。

    赵进从大车上直接站了起来,没有感觉到什么风,回忆昨夜,也没记得刮风,看天空颜色,这烟柱已经存在了很久,难道烧了一夜

    “把大伙都叫起来”赵进在马车上发令,董冰峰连忙通知手下喊人,大家很快都是起来,不少人抓起一把散雪朝脸上一抹,立刻清醒,倒是那三个向导和丁军哈欠连天。

    “老爷,这是丁家围的方向。”在这方面的经验,齐三比其他人都强,在草窝子里呆久了,尽管很多东西都在变化,可这些还没丢。

    赵进回头看了丁军一眼,沉声说道:“那个方向恐怕只有丁家围。”

    “把大车上的于粮和草料装进口袋,用马匹来驮,只要两天的量铠甲穿胸甲,其余的放在马上。”赵进转过身大声说道。

    下面众人都是愣了下,不知道这突然的命令是为什么,可也有几个老江湖出身的注意到了西边的烟柱和天空。

    但反应起来最快的还是赵字营的老底子,他们没去管什么原因,只是赵进的命令一下就立刻照做。

    那三个向导和丁军依旧很懵懂,等到大家都快收拾完了还没反应过来,丁军眼馋的盯着赵进一于人身上,这样的铁甲他想都不敢想,这边居然能做到人手一套,而且还不止包着上身。

    而易进宝则注意到了别的,他快步跑到赵进跟前点头哈腰的问道:“老爷,这些大车和车上的东西都不要了?”

    十几辆大车,车上装着各色货物,其中布匹是大头,各色杂货也不少,赵进的意思这些大车显然是不要了。

    “你想白拿?”赵进笑着说道,易进宝这点小心思瞒不住人,边上刘勇正在帮着他绑牢胸甲间的皮索。

    易进宝眼珠一转,笑嘻嘻的说道:“已经拿了老爷的银子,怎么还能白拿,只是求老爷便宜些发卖,银子等小的回到隅头镇再付。”

    这些物资都是草窝子里急需的货色,只要拿到手里,就地倒卖都能大赚,当然,易进宝觉得赵进反正都要丢弃,就算要钱也不会要多。

    “不要想着占便宜了,我带你进来,就要带你出去。”赵进晃了晃铠甲说道。

    易进宝还要再说,赵进脸上笑容已经消失,闷声说道:“不要为了这点小钱送命,乖乖的跟我们走。”

    到这里,易进宝脸色顿时变了,立刻不敢再说,到这时他总算想起面前这些年轻人怎么杀人不眨眼,这钱财一事的确能让人昏头。

    于粮草料什么的被放在马背上,暂时不用的兵甲也放在上面,这时候就能看出会骑马的好处,丁军和易进宝是会骑马的,而彭家叔侄直接被绑在了马上

    到了这个时候,丁军也已经感觉出来不对,不住的张望西边的烟柱,脸色惨白却不敢开口,忐忑无比,生怕问出什么变成真的。

    “齐三,老张,还有白家兄弟,你们几个去前面查探,记得遇敌不要接战,只是回头逃”赵进吩咐说道。

    那边几个人答应了一声,打马向前跑去,陈晃脸色肃穆,靠近赵进说道:“对方人可能比我们多,这么回去,很有可能是自投罗网。”

    “如果是针对我们的,那我们越快回去越好,一天也不能耽误,荒草滩这么广大,到时候兜个小圈子就好。”赵进压低声音回答。

    陈晃只是点点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过赵进决定之后,他不会再说。

    赵进一队人打马沿着小路向外,等到“大路”上,赵进又把队伍做了下排列,最前面几个人都是身穿胸甲的马队好手,能够骑马射箭的人在他们身后,最后才是大队,丁军则和弓手在一起,做完这个布置之后,才继续前行。

    没有大车的拖累,回程行进的速度快了好几倍,人在马上能清楚的看到西边的烟柱变淡,几个懂行的低声解说,这个状态只有在烧了很久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现在能烧的都变成灰烬了。

    烟柱淡下来没多久,隐约间看到不少飞鸟在远处盘旋,正在骑马的丁军突然大叫一声,拼命的驱马前冲,可他被放在队伍中间,想快也快不起来,只是引起一阵骚乱。

    “你现在回去能做什么?送死吗?老老实实的跟我们一起走,不然捆着你走”赵进怒声喝道。

    丁军满脸涨红,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到最后泪流满面,在马上不住的擦拭。

    “只怕是乌鸦过去吃尸体了。”聂黑喃喃说了句,大家都是沉默下来,打马闷头赶路。

    早早出发,跑了一个半时辰之后,大家下来短暂休整喂马,然后再次前进,丁军已经变得狂躁异常,几次想要骑马先跑,可除了赵进这些精明仔细的人之外,剩下的都是老油子老江湖,哪里看不透他的心思,刚有动作就被制止,如果不是赵进对他的态度还算好,恐怕早就被按在地上暴打。

    “要是骑马这么一直跑下去,两个时辰之后这匹马就快废了,跑死都有可能,到时候你自己走着回去?”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