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之后,掌柜的也明白些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含糊的时候就含糊过去。[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co看)

    掌柜从安排,只做自己的本职,其他事自然有人忙碌,他知道那两位的住处两边都住着赵字营的人,其实大车店几个独院本身还有设置,想要监视的话,里面人说什么话都瞒不过外面的。

    这些小事旁人注意不到,过来买酒的客商们整日里喝酒取乐,兴致高得很,而掌柜的却越来越紧张,特别是今日里王三爷都来了,而且还穿着伙计的服装,脸上还抹了些黑灰,走路只是低头,事情肯定小不了。

    天黑后一个时辰,客商们都是回到了自己房间,何家庄的规矩多,违反一条就要被罚,大家来这里买酒赚钱,谁也不会和银子过不去,麻烦归麻烦,大家都是遵从。

    那两人居住的独院边上有个柴房,那柴房下面有个地窖,地窖通往独院一处夹墙,在那里可以偷,王兆靖在柴房里脱了鞋,套了棉套,这样走动间不会出声音。

    这一套东西是城内的老江湖教的,都是黑店里的勾当,在重修翻建这大车店的时候,很多黑店的设计都用了上去。

    王兆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看到雷财正站在木架子上面倾,他轻拍了下,雷财点点头,王兆靖这才爬了上去。

    客房里的家具边缘有很隐蔽的缝隙,顺着这些缝隙能看到外面,也能得很清楚。

    “大案,绝对是大案,定个意图谋反,绝对跑不了”年纪大些的韩松兴奋说道。

    那严少安在那里不住的搓手,满脸涨红,已经激动到了极处,跟着说道:“咱们兄弟这次要升官了,怎么不弄个总旗当当,搞不好还能进京去镇抚司做事,要是余公公提拔咱们去东厂,那就更美了”

    两个人嘿嘿笑起来,韩松喝了口酒,长出一口气说道:“明明就在酒坊边上,一次却只卖一斤,真不知道这店家怎么想的。”

    说完这句,韩松把酒杯一放,笑嘻嘻的说道:“升官不急,咱们先要财,等这个案子报上去,那些大佬你一口我一口的把这里就吃于净了,那还会有咱们兄弟的份,咱们明天就回城,亮明身份,然后这年就在徐州过了。<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严少安愣了下,随即双手一拍,兴奋的说道:“还是大哥你手段高啊,咱们亮明身份,徐州上下都得被吓得屁滚尿流,托人说情的肯定不少,到时候咱们狠狠的斩酒坊一刀,这金山银海的,怎么没个几上万两,到时候拿着这个回去,再把案子向上一报”

    “说起来江南江北养着几人算个什么,养几户的都那么多,活该这赵进倒霉,得罪谁不好,得罪了余公公”

    “替他想有什么用,理会他呢我说这赵家还和那徐家结亲,徐家煤铁生意做的泼天大,到时候他们家也得出血。”

    “你不说徐家我还忘了,不是说他们家有个侍郎吗?”

    “笑话,攀附的罢了,京师那些大人物,到处都是亲戚,咱们见得还少了

    越说越是兴奋,严小安拿起酒壶给韩松倒了一杯,给自己又倒上,晃了晃说道:“今晚喝个痛快,喝完了再让他们送酒进来,这地方真心不错,可惜没女人,火气太大”

    “等进了城,想睡大户小姐都成”

    着里面说,王兆靖用手碰了碰身边的雷财,向着外面一指,雷财点点头,两个人放慢动作从木架上爬了下来。

    轻手轻脚的离开地窖,在柴房里换了鞋,直接走到外面,院子里没有来来往往的人,即便是有,看到了他们也不会理睬,因为他们两个都是伙计打扮。

    两个人在门外对视一眼,王兆靖低声说道:“一旦他们表明身份,这事情就压不住了,如果他们回去,南京锦衣卫那边也不会含糊过去,再加上那个余太监的招呼,咱们会有大麻烦。”

    雷财沉默了会,低声说道:“如果不表明身份,回不去,这事情就能了结吗?锦衣卫难道不会再派人过来?”

    王兆靖冷笑一声说道:“也别把番子们想得太厉害,他们不回去,南京那边又不会知道他们出事。”

    看着雷财脸上露出惊讶神色,王兆靖继续说道:“你刚才也到,他们还要留下讹银子,想来这是他们办事的规矩,那边自然不会替他们操心,等时间长了觉得不对劲,那怎么也得要两个月,要是再算上官场上的拖沓,时间更长也有可能。”

    “三哥,那两个月后,还要有麻烦啊”

    “咱们只要有两个月时间,就能扭转很多事,我家在京师里也能说上话的。”王兆靖颇为肯定的说道。

    雷财缓缓点头,沉吟了下说道:“既然这样,三哥你先回去,小弟来料理这件事。”

    王兆靖一愣,随即怒容满面,好在夜里也看不清楚,还没等雷财转身,王兆靖一把抓住了他的前襟,拽过来低声吼道:“什么叫我先回去”

    雷财神色有些诧异,不过同样被夜色掩盖,他语气真诚的说道:“三哥你前程远大,犯不上牵扯到这些事上,小弟来做就足够了。”

    “你还叫我三哥”王兆靖愈愤怒,抓着雷财的手更紧了些。

    自从赵进在整编时候排定座次,大家已经习惯按照次序称呼,王兆靖恶狠狠的瞪着雷财,尽管因为夜色看不清楚,可还是能感觉到对放的神情平静,似乎没什么别的意思。

    王兆靖手松开,低声叹了口气问道:“是大哥和大晃让你这么做?”

    “大哥和二哥都没说过,小弟觉得三哥你是个举人了,早晚要出去做官的,这些事做了犯忌讳。”雷财有点诧异的反问道。

    王兆靖愣了一会,退了两步,长叹了口气,想要开口又没有说话,到最后还是摆摆手,转身就向外走去。

    雷财晃了晃身体,也要找人去布置,还没等他动,就看到王兆靖转身快步走了回来,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道:“你怎么想的事情,这种事你也放心让外人去做吗?你一个人对付得了两个人吗?”

    还没等雷财回话,就到那独院里又吆喝声传出来:“小二,伙计,再打一壶酒来,有一坛就上一坛,以为出不起银子吗?”

    王兆靖拍了拍雷财的肩膀,低声说道:“一起去”

    雷财缓缓点头。

    “客官,您点的酒来了,掌柜的还送了敬菜给二位客官下酒”门外有吆喝声传来。

    严少安连忙起身过去开门,笑骂说道:“你们这一斤酒上能赚出十斤肉来,早就该送菜了”

    所谓“敬菜”是说白送的菜,酒馆饭庄都用这个来笼络客人。

    没多久,伙计提着两斤装的酒壶,另一人端着一盘香喷喷的烤肉,一起走了进来。

    “不是说要上一坛吗?”严少安皱眉说道。

    “客官,咱们店的规矩就是酒论斤卖,这酒味道醇厚,多喝要伤身的。”

    “老严,你还在那里絮叨什么,这肉不错,过来喝酒”那边韩松不耐烦的说道。

    严少安骂了句什么,摇摇晃晃的坐了回去,端菜的那个矮个伙计慌忙接过同伴手里的酒壶,上前给这两人斟满,另一名个子高些的垂手站在旁边。

    两人杯子碰了下,严少安一口于了,韩松酒到嘴边,抿了口之后却是皱眉说道:“这酒的味道怎么变了。”

    说完之后,又借着灯火看杯中酒,本来纯净透明的烧酒此时却有些浑浊,韩松猛地反应过来,把酒杯一丢就喊道:“这酒不”

    话喊出一半,提着酒壶那伙计把酒壶重重砸在他头上,瓷壶顿时粉碎,两斤酒壶,算上壶将近三斤,猛地一击,韩松猛地后仰,直接倒在地上,还没等他反应,那矮个子伙计从怀里掏出匕,朝着他心口处猛刺下去,直刺而入

    汉井名酒醇烈,两人已经分了一斤,半斤白酒下肚,各自都晕乎乎的,何况这酒严少安还喝下去一杯,着韩松一喊,他这里先是一愣,看到酒壶粉碎才反应过来,刚要动作,边上那高个伙计已经动手,双手抓住他的脑袋,猛地一拧,“咔嚓”一声,严少安的脑袋已经被扭转过来,软软的倒在地上。

    “雷子,不要拔刀,那样血会迸出来”王兆靖低声说道。

    雷财匕刺入韩松胸膛,另一只手却捂住韩松的嘴,直到这时候才放松下来。

    和赵进他们每日里勤练武技不同,雷财小时候唯一的训练就是和赵进他们比武,后来就完全耽误了,等跟着赵字营一起做事之后,才开始恢复锻炼,他做事勤谨,但手上的功夫很一般,这次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但整个人紧张到了极处,满脸都是冷汗。

    “等下咱们两个把尸体弄出去,然后找两个信得过的弟兄,穿上他们的衣服,明天骑着他们的马向西边走,要让更多的人看到。”王兆靖低声说道。

    雷财抬头看了王兆靖几眼,最后闷声说道:“还是三哥想的周全。”

    王兆靖苦笑以对,摇头说道:“大哥快些回来吧,怎么冒出这么多事情来”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