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了一半就被人堵住了嘴巴,成强器拿出一把大刀,成家一干人都拿出兵器,陌生汉子们反倒不动手。[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皮大嘴,兄弟对不住了,进爷那边问你好!”成强器说了两句,挥刀就是砍下。

    对皮大嘴这边动手都是成家自己人来做,赵进派来的人只做监视,成强器知道这是为什么,投名状要有的。

    正月二十,除了个别贪图享受的富贵人家,各处已经恢复了正常,处处都为生计忙碌起来。

    冷清了几十天的官道上也渐渐热闹,行商做生意,回家的回城做工,种种种种。

    在这个时候,照例从淮安府方向有大商队进入,上百人的队伍,护卫着三十几辆大车,车上盖着苫布,满满的都是货物,这护卫队伍里都是精壮汉子,拿着的也都是朴刀雁翎刀这样的精铁兵器,个别人还背着弓箭。

    若有人询问,这些汉子就会说自己运送的是布匹和杂货,实际上也没什么不长眼的人去问,谁不知道这是从淮安府那边过来的私盐。

    二月黄河开化,三月才能通航,漕运稍早一点,在这段时间内,水路是不能通行的,大宗的盐货就要走陆路,而且因为水路不通,这几个月的盐货价钱要比平时高不少,陆路走货大有油水。

    贩运私盐是重罪,贩运两三斤私盐就是掉脑袋的罪过,但这种一下子三十几辆大车,合击几万斤盐的大数目,绝对没有人敢管的。

    敢这么贩盐的,背后都是官员和士绅,护送的都是江湖豪杰,沿路方方面面都是勾结好的,那些分销的窝主也都是土豪,这关关节节,那一个也得罪不起,谁也不会不长眼来管,再说了,做了这么多年,常例都已经成了规矩,在这上面拿到的好处已经不能算是外快,都和饷银差不多,又有好处,又得罪不起,何苦理会,只做看不见就是。

    这大车队沿着官道行进,路过沿路村镇的时候,往往会卸下一部分,由村镇里的土豪负责分销。

    整个体系完善下来已经过百年了,大家都知道怎么做,其实从前用不到这么多护卫,可年景不好,徐州、河南、山东地面上的杆子响马太多,这盐货又是容易出手的,为保安全,还是用人来护卫。( $>>>)

    百十个舞刀弄枪的精壮汉子,加上车夫还有几十个,这样的队伍行走在地面上,没什么不长眼的敢来招惹,加上淮安府左近,谁不知道这大宗私盐背后是谁,你抢了一辆车,什么草窝贼之类的就和你没完,搞不好还有官兵过来,谁能得罪的起。

    因为这种种原因,护卫大车队的汉子们也神色轻松,这个差事他们跑了好多次,没什么人敢乱动,就算徐州本地的土豪也心存敬畏。

    从淮安府邳州进徐州,第一站是双沟,第二站是房村集,这两处都要卸下盐货来,然后沿着官道向西走。

    过双沟的时候已经不太对劲了,原本对他们热情客气的双沟镇上下变得很冷淡,而到了房村集,房村集的人干脆不理会,不让他们进去。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幺蛾子,不吃盐淡死你们,车队的管事头目也懒得理会,直接带队上路,他当然知道赵进和冯家的矛盾,可盐队关系到方方面面,他不信赵进敢动手。

    但这队伍刚离开房村集上了官道,就看到官道上有人摆上拒马,不让走了,再回头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官道那一头也没有任何行人。

    这时候行人商旅正多,怎么可能冷冷清清,一定有古怪,管事也是老江湖了,立刻吆喝着戒备。

    也没什么诡异阴森的埋伏,一切颇为光明正大,不远处尘土扬天,马蹄轰鸣,二百余骑从四面八方出现,直接把车队围了起来。

    马背上都是精悍的汉子,也是刀枪齐备,弓箭还不少,护卫运盐车队的一干人立刻不敢乱动了,骑兵对步卒,而且还人多势众,怎么也没可能打的过。

    “各位,有话好说,这可是冯家的买卖,没看到车上这双马旗吗?”管事吆喝说道。

    冯家双马旗,在南直隶江北州府是个字号,就算去了江南地界,或者山东、河南地方都有人认得。

    以往即便遇到点难处,一打出这面旗帜,立刻也就方便顺利,甚至还要赔礼道歉之类的,在这管事心想,这徐州虽说有赵进撑腰变得无法无天,可这双马旗的面子总要给的。

    头车车辕上插着一根杆子,杆子上帮着面三角旗,旗帜上双马对立,看着威风的很。

    围着车队的一干骑兵脸色不动,一人吆喝声驱马上前,车队四周的护卫们慌忙闪开,还没到厮杀火并的时候。

    那人驱马到了马车跟前,手起刀落,直接把那杆子斩断,双马旗掉在地上,被马踩踏了几下,立刻不像个样子。

    象征着冯家的双马旗被砍了?这伙徐州人这么大的胆子,车队的众人都呆了,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反应。

    骑马出来这人动作连贯,先斩断旗杆,然后掠过马车,反手又是一刀,直接砍开苫布,连带里面的盐包也是砍开,白花花的盐巴洒了出来。

    “什么双马二驴的,在这地面上不管用,这么多盐,有盐引吗?”那骑马的汉子吆喝说道。

    盐引?这个词一出口,车队从管事到车夫,连带着护卫们,各个瞪大了眼睛,满脸匪夷所思的表情,莫说是他们惊愕,就连围上来这二百多骑里,都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脸色都古怪的很。

    冲出来那汉子回头瞪了一眼,转头绷着脸又问道:“没有盐引和文,这么多私盐是多大罪过,你们知道吗?”

    管事的脸都已经扭曲了,他当然知道买卖盐货要有盐引和凭证,可除了大老爷和盐官们彼此计算的时候用到,谁理会这个东西,私盐这么走了几百年,莫说现在,连前朝蒙元都这么走,谁会开口要什么盐引?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冯家走盐还要什么盐引,这管事怒气冲头,忍不住就要吆喝,可话没出口,就看到这些马队汉子手里的兵器,枪尖前指,长刀出鞘,这是随时准备动手杀人的意思。

    “各位好汉爷,小的们一直走这条路,也不知道改了规矩,能不能请好汉爷说明白些?”管事陪笑着说道。

    马上那汉子冷哼一声,手里雁翎刀转了转,大声吆喝说道:“爷爷们是徐州卫巡盐队,例行查缉私盐,你们这些贼人运送私盐,还不束手就擒!”

    巡盐队?管事打了个磕绊,好在他经常走徐州,一些典故也是知道,徐州卫有巡盐、巡河、巡盗三队,等于是卫所下的三个巡检司,专门应对,运河、私盐还有治安。

    但巡盐这队只怕百多年前就没了,方方面面,谁也不愿意这查私盐的碍眼,何况几个户所自己就是窝主分销私盐,自然不愿意折腾,至于巡河、巡盗什么的,也不过是个名目罢了,早就不复存在,要不是这管事和徐州卫出身的人喝过酒,根本就不知道这一茬。

    什么时候又冒出来的巡盐队,徐州卫这是疯了吗?管事脑子里乱成一团,可不管做的怎么光明正大,有一点他否认不了,自家的确贩的是私盐,如果真闹到官府,真的秉公处理,那就真是死罪。

    他在这边胡思乱想,押车护卫们却有了行动,赵进和冯家的冲突他们知道,也知道自己现在押运的是私盐,这二百多骑气势汹汹的围着,又有了现成的由头,接下来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看这个砍旗嚣张的汉子是个头领模样,距离大家又近,如果能制住了作为人质,或许就有转机。

    大家都是老江湖了,那里看不出这个场面凶险,现在还能聊着,稍有不对就是血溅五步。

    几个人互相商量了,就故作无意的向那个汉子靠近过去,等到了跟前,一人猛地飞扑而起,只要抓住对方一条胳膊向下一拽,人就失去平衡摔下来,立刻就能控制住了。

    只是这人刚刚跳起,一直和管事对谈的那个汉子却立刻有了反应,手中雁翎刀一摆,翻手挥下,正中扑上来那人,直接劈开了脖颈,鲜血飞溅摔在地上

    有人惊叫,有人怒吼,靠近那几人已经顾不上什么活口,准备要死的,只是他们刚动作,围着他们的马队就射出箭来,嗖嗖利啸,几个人直接被射杀。

    这一动,整个队伍都乱了,那些护卫各个抽出兵器,还有的人张弓搭箭,但围着他们的人动手同样不慢,十几张弓准头颇为了得,大车护卫里带弓箭的先被射杀,砍旗那人身边也被洗了一遍,其余的挺着长矛直接上前。

    骑马冲击,这些步战的护卫怎么是对手,直接被戳死在车前,短兵相接之下,护送盐车的护卫一下子就死了三分之一,车夫们早就吓得下车,有人直接就在车上磕头哭求。

    “不想死的都别乱动,丢了家什跪下!”有人喊了一嗓子。,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