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冲昊不怕赵进逃跑,因为他知道赵进不会逃,赵字营的局面和根基就在徐州,赵字营这些年打打杀杀,压服四方,不知道结了多少仇敌,不逃还有根基可以仗恃,一逃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看本最新章节请到

    而且马冲昊很有把握赵进不会走,谁都经历过年轻气盛的时候,赵进正在这个年纪,他年纪轻轻就做下这么大的局面,肯定觉得有把握能应付过去。

    “任你有天大的胆量,碰到这谋反谋逆的勾当也要缩头,你看他做事,处处都要个名目,自己假模假式的弄个保正名号,自己爹和朋友老弄了个守备的衔头,说什么家丁,说什么团练,还不是为了不犯王法,这个局面下,只要一挑明了,他们自己肯定就要先乱起来”

    “现在不用担心什么官作梗了,这赵进昏了头,居然去挡住辽饷,还让周围几处也跟着不交,这是拦着多少人发财,咱们这一去,多少人乐不得看着,事后只要分润到了,打点周全,什么后患也不会有”

    “不用管什么都察院的御史,那个王友山早就是个冷灶了,从靠山到朋友,死的死,倒的倒,自己都顾不上自己,哪里还能管得到徐州,到时候借着徐州的事情连他一块掀翻了”

    马冲昊一个个命令发出,同时做出一个个解释,他就是明白着做出一个姿态,老要对徐州动手了。

    懒散了好多年的锦衣卫番们已经被马冲昊操练了几年,这一次动的颇有效率,大批的番去往扬州,去往清江浦,甚至还有远赴凤阳都那边的,各个都是大摇大摆的查案查访,他们出现在那边倒不是真查什么,而是穿着飞鱼服,带着绣春刀,碰到个人就把自己的腰牌举起来让人看,唯恐周围人不到,用很大的嗓门说查问徐州赵进谋反一事。

    番们这么折腾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锦衣卫在追查赵进谋反的大案。

    以扬州、清江浦的习惯,上元过去之后,尽管没有出正月,可年已经过完了,清江浦那边是商户要为一年的开始准备,而扬州淮盐的大宗生意都在春天决定,到了二月,别处春节的余韵还未过去,这边已经忙的热火朝天。[ 超多好看小说]

    而在万历四十八年的初春,清江浦和扬州,或者说整个南直隶的江北部分,甚至还要算上南京,除了繁忙之外,还多了一种莫名的躁动,让人不安的杀气腾腾。

    天、朝廷、大义、谋反,这四个名目组合在一起,足可以震住大多数人,在这几个名目下面,连赵字营的威名都不管用了。

    南京锦衣卫派到清江浦这边的是一名副户张浩亮,刚刚三十出头,还没有被富贵温柔乡毁了身和心志,还有向上的奔头,也算能办差做事,和马冲昊走得近些,这次就被派过来这边。

    这个副户一行人来到清江浦之后,发现这里的人根本不认锦衣卫的权威,甚至很冷淡,这让他们很是火大,稍一打就知道原因了,大伙只认赵字营一个,连求个公道都要去找什么,赵家武馆、云山武馆和云山行之类的地方。

    当副户张浩亮说明自己的目的,并且开始查访办案之后,局面立刻不同了。

    从前赵字营的所作所为大家也看在眼,也知道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这些作为稍微细心的人就能看出其不臣的迹象和谋反的线索,只不过大家都没有出声,因为赵字营虽然做的张扬,却还给自己找个合情合理的名目,同时用强势和其他各种手段压制众人或不敢或不愿出声,赵字营所作的勾当和明目张胆的谋反之间只差一张纸,可却从没有人挑破。

    现在南京锦衣卫来了,这层纸被挑破了,这种沉默立刻就没办法维持下去。

    清江浦可不比徐州,赵字营对这里的掌控只能说是江湖绿林层面上的,在生意上又有很大的参与,但这里并不是赵进的地盘,不管是商人还是百姓住户,都知道这是大明的土地,是淮安府山阳县所辖的清江浦,这里不光有府衙县衙,还有户部分司的衙门,还有巡抚的分署,还有漕运上的各处,清江浦是大明王土。

    一发现自己敬畏的原来是反贼,而且还是锦衣卫番们指明的反贼,大伙的心思立刻不一样了。

    在锦衣卫众人意料之的是,白日里没有人一个人上门,反倒是天黑了这边才热闹起来,而且大家绝不结伴,都是一个人来一个人去。

    外面值守的人讲,说是有些人小心翼翼的过来张望,看到没什么外人盯梢之后就那么离开,到了天黑时候才有几个人,而且这些人彼此惊吓,刚来的看到先来的,扭头就跑,还要番们招呼吆喝才肯停下。

    这关节大家都想得明白,无非是怕赵字营的人在这边盯梢,没想到在这里,赵字营的威风居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不过无妨,只要有人首告,赵字营这样的草台班就是树倒猢狲散,没有人怕了”副户张浩亮说得很有把握。

    第一个来的一进门,这门自然是后门,直接就磕头下去,哭喊着说道:“大老爷,那赵字营血债累累,光在清江浦,手上就有几百条人命啊”

    “几百条人命?”到这个数目,问话的锦衣卫番悚然而惊。

    虽说死一个两个,甚至十个几十个都不是什么大事,可几百条人命的血债,又是在清江浦这等通衢大邑,只要存在,那就必然轰动四方,朝廷和官府不可能不去管,怎么现在才知道。

    不过“马都堂”吩咐的很明白,不能道途说,一切的罪证都要查实,那赵进滑不留手,如果己方稍有做差的地方都有可能让他逃过去,那就满盘皆输,所以一定不能弄虚作假。

    “栽赃那样的勾当不是对付这等豪霸的,只管去查,这赵进在南直隶肆无忌惮这么多年,只是实情就足够灭他满门了”马冲昊给各路人马的交代都很明白。

    “到底有什么血债,你一样样说出来。”锦衣卫的名头响亮,真做事的流程和衙门里审案的区别也不是太大。

    “大老爷,那赵进初来清江浦,就大肆勒索各处商人,商户们不堪其扰,报官无用,值得带着自家弟和因为义愤助拳的本地民壮去和那赵进的爪牙火并,却没想到那赵进纠集了数匪盗,大打出手,当日血流成河,在大车行左近,足足死了百多人,还有近人不知所踪,这些都有人证物证。”跪在地上的是个年人,看着流里流气的样,说这个的时候泪流满面,倒是情真意切。

    本来记录的很流畅,可到“百多人死,近失踪”的时候,情不自禁的颤了颤,转头看了看张副户。

    张副户脸色也不好看,只在那里故作威严的拍了拍桌,肃声说道:“不要夸大其词,实话实说,本官这次来清江浦,不会放过一个反贼,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大老爷,小的所说句句是实啊,小的还没说完,事后,那赵进做事更是猖狂,领着手下的家丁团练,满大街抓人,随便安上个罪名就杀人抓人,全家发配到荒草滩上做苦力,一辈都回不来,武威武馆的大侠想要仗义出手,晚上被人射了火箭进去,大砍大杀,又是上百条人命。”

    记录的笔又是停了下来,这次锦衣卫都是带着自家人过来,这也是南京锦衣卫里的,在锦衣卫里见识眼界都比别处要高不少,到这个就觉得不对劲了。

    副户张浩亮低声骂了句,边上几个随从都得清楚,这位爷说得是“咱们锦衣亲军啥时候能这么痛快”,大家只当没见了。

    说完这句,张浩亮皱着眉头肃声说道:“你说得这些死伤,可有尸首,可有伤员,人证物证可靠吗?”

    报案的那年人立刻结结巴巴起来,开口说道:“尸首都被烧了,残废的也都抓到荒草滩那边去了,现在找不出什么人证物证来,大老爷们不动手,没人敢出来的。”

    “这不就是毫无证据吗”张副户恨声说了句,重重拍了桌。

    边上一名百户盯着那年人看了几眼,闷声说道:“你先下去,若有什么可靠的证据再来禀报,少不了你的好处,可若是虚言欺骗,官法如炉这个词你过没有?”

    那年人重重磕头在地上,诚恳无比的说道:“小的句句是实,若有一句虚假,天打雷劈,让小人不得好死”

    这也是重誓,派过来的锦衣卫诸人也懒得理会太多,直接让人打发出去,这年人一出门,那百户脸色却不太好看,不光是他,大伙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直接把手的毛笔恨恨一丢,牢骚着说道:“我就知道马瘸没安好心,还以为来这清江浦能快活一段,没曾想来到个大虫身边。”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