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明白这个,不过也请进爷放心,小的说那边只用骑兵,在清江浦那遍地是人的地方,马队根本不能大动,和咱们打就是死路一条。<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李和开口说道。

    赵进满意的点头,对赵字营体制和编练的了解,李和远不如那些一起成长起来的家丁,但他有个别人难比的优点,那就是经验和分寸,和相对粗直的鲁大在一起,两个人正好是互补。

    “不错,我没看错你。”赵进赞许了一句。

    又是交待几句,李和再次磕头谢过,起身就要出门准备,临出门前赵进却把人叫住,皱着眉头说道:“赵字营讲究风纪,你去之前找个剃头师傅把自己收拾利索了,这摸样难道吴家大姐就喜欢看吗?”

    李和又在那里愣了愣,然后于笑着告辞离开。

    虽然鲁大为正,李和为副,可跟李和要说得很细致,而鲁大这边则是简单的命令,不那么复杂。

    “周先生要从清江浦回来,估计他现在也是锦衣卫要犯名单上的,放在那里等着人抓吗?”这封信也是快马传递了过去。

    一处动,处处动,张虎斌的几个连从黄河北岸回来,徐州各处的徐州团练不再分散驻扎,而是聚成三、四这样的大股,在赵进的各处庄园里驻扎,那边房屋和粮食都是现成的,供给也容易。

    对于徐州上上下下来说,消息更灵通点的还知道赵进正在将骆马湖和清江浦两处的家丁团回撤,这些迹象组合起来,足以⊥人做出各种各样的判断。

    “大哥,曲里铺的蔡举人已经带着全家开封了,说是探望旧友,他留下来的管家正在低价出兑曲里铺的那些店面。”现在每日里进出的款子和物资都是大宗,陈宏每隔一天就过来和赵进禀报一次。

    赵进只是笑了笑,陈宏看着没有答话,又在那里说道:“大哥,小弟觉得不如咱们把这些店铺收了,将来肯定要大赚的。”

    最初投奔赵进的这一批士绅土豪,得了赵字营很多的优待,比如说这蔡举人,他家在曲里铺是首屈一指的大族,而赵字营的云山行、孙家商行则没有在曲里铺这边开设太多店面,不和这蔡家争利。<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都不看好我们啊”赵进笑着说道,边上几个人脸上却没有笑容,陈晃面色森然,吉香脸上则有愤愤不平的神情,王兆靖面沉似水,只有如惠从容自若。

    如惠看了看赵进,转头笑着说道:“二宏你觉得可以买,那咱们就拨一笔银子下去,倒是可以借这个机会,把整个徐州洗一洗,咱们把地面经营的这么好,却让这帮没良心不感恩的发了财。”

    赵进只在那里点点头,这件事就算定下,接下来开口的是王兆靖,他咳嗽了声说道:“昨天邹家寨的邹秀才找到了我,说家里现在人丁不足,想把学丁队里做事的六个子弟带回去帮忙,和他一起来的是家父当年的同窗好友,小弟也不好说太多。”

    “这个事情不是早就定下了吗?谁要走,由他去。”赵进摆摆手说道。

    “这等文人士子,最是凉薄,若没有大哥,他们怎么能生发到这个地步,情况稍有危急,一个个的就缩了。”这话却是王兆靖说的,说到最后张张嘴,嘴型明显是要骂脏话,到最后还是忍住。

    赵进看了如惠一眼,两个人都是忍着笑,王兆靖这话可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老爷,有商户在集市上散布消息,现在除了咱们本地的商贩之外,外地的也都关门停业回家了,不过老周那边的消息,清江大市一切如常,可惜年前就把该收的租金什么的都收了,现在也看不出他们的念头。”如惠开口说道。

    “这次其实也不是坏事,起码可以⊥咱们认清那些人,平日看着死心塌地的跟随,一到要紧时候就见真章了。”陈晃淡然说道。

    吉香的神情却没有大家这么从容,说话的语气很是不善:“狼心狗肺的人全蹦出来了,我爹为了照顾亲戚,几家店铺都让亲戚来帮忙,每年给他们分红,可现在他们居然说要退股,让我爹把股份折成银钱给他们,真是荒唐,当初就没要他们一文钱,现在反倒欠他们的,我爹当时就翻了脸,结果那几家亲戚居然说什么我家造反大罪,这些家产反正也留不住了,不如周济他们”

    到这个,屋子里的人或是嗤笑,或是冷笑,赵进沉默了会说道:“这次之后,徐州完全是我们的地方,没有士绅土豪,没有王法,只有我们。”

    正说话间,外面却有人通传,说是邳州成家庄的成大器到了,赵进没有让人先进来,只是开口问道:“成大虎撤回来了没有?”

    “聂黑已经去清江浦了,小勇会带着成大虎回来。”王兆靖开口说道。

    赵进点头,这次的风波一来,消息传开,最靠不住的就是这些依附的土豪士绅,现在不是明哲保身,就是缩头装死,反倒是家丁们的心思很稳,虽说也有慌张的,却没有什么开小差的。

    不过大家也明白其中的关节:“咱们是进爷家丁下人,出生入死的事情做了这么多,朝廷要抓进爷,那咱们不得全被抓进去,这等抄家灭门的大罪,根本就跑不了。”

    成大虎在清江浦表现出色,又因为是亲近的家族,在那边权力不少,刘勇不在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他和魏木根两个人了。

    可这次豪强们的表现让人根本没办法信得过,成大虎这一种都会被暂时替换掉,出身闻香教的聂黑更值得信任。

    “那成大器还带了五十多骑,都是披挂齐全的,已经被拦在三里之外了,只让成大器一个人来。”外面又有消息传来。

    对于赵字营来说,区区五十多骑看不在眼里,只是在这个当口,成大器带着人过来实在是古怪。

    “都留下来看看,现在都是往外走,难得还有人来。”赵进轻松的说道。

    没过多久,成大器就被带了进来,他的武器已经被留在外面,进来一看,成大器连忙拱手施礼,很是客气的说道:“各位爷都在这边。”

    “这当口各处都在忙,你来做什么?”赵进直接问道。

    成大器站直了之后回答说道:“进爷,里里外外消息都说要打了,小的带着家里五十六个能用的过来帮忙,为进爷出一份力”

    屋子里众人到这个都是一愣,外面都是躲得远远的,这位却主动凑上来。

    “外面可都是说我要造反,这样的大罪名你也敢凑上来?”赵进笑着问道。

    成大器嘿了一声,直截了当的说道:“进爷造反,小的难道不是从犯,到时候还能跑的了吗?”

    屋子里哄然,大家都忍不住笑,成大器又在那里继续说道:“且不说这些年舞刀弄枪的得罪了多少人,那冯家就恨不得吃了我,不跟着进爷走下去,成家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底就会被别人吃的一于二净,我们长房二房的这些,也得被人杀个于净,这还拎不清吗?这些年进爷做什么也没吃过亏,现在也不慌不忙的,老成我当然看得明白。”

    赵进缓缓点头,陈晃却开口说道:“真聪明和小聪明,在这上面就能看出来。”

    “进爷,小的知道这点家底不在各位爷眼里,可真要开打,多一个敢拼的总是好,俺们这五十七条命,俺们成家满门三百七十五口,全交给进爷了”成大器粗声说完,郑重其事的作揖。

    众人脸上都有赞许的神情,赵进脸上也有笑容,开口说道:“留十个人给我,其他的你带着回你的成家庄去,替我看着邳州,看看有什么人不知好歹,在这当口上不安稳,都记下来”

    “进爷,小的们回去可以,可小的们这几十条命,挡不住大军啊,邳州那边还有把官军,这些过来,成家也撑不了几天。”

    “他们怎么会动你,他们怎么敢在路上耽搁时间,你留在邳州就好,我也不想等事情了结,各处没有咱们自家的人了”赵进笑着说道。

    赵进说得这么实在,成大器郑重的抱拳答应,赵进又是补充了句说道:“若是来的人到处扫荡,你也来得及带着全家来我这边,放心就是”

    这话说完,成大器才放心下来,施礼告辞离开,刚才议论的气闷,这成大器的到来,倒是让大伙的心情好了不少

    人一出去,赵进想了想又是说道:“别让成大虎回来了,清江浦那边暗处正是用人的时候,让聂黑,成大虎和魏木根三个人管着暗处,这样更稳妥些,信现在就送出去,半路或许还能拦住。”

    王兆靖答应了声,立刻写信去做,赵进拿着自己的花押在上面盖上,这才快马发出。

    众人散去各自忙碌,成大器那边好说歹说,放下了二十五骑,这也是表达自家的心意,然后才率众离开。

    结果这边成大器刚走,房村集的姜木头领着百多骑过来了,求见的时候,脸上很有些气急败坏的表情。

    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