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进突然笑了,屋中诸人都是一愣,都觉得古怪,这可不是笑的时候,赵进开口问那通报的家丁道:“如果这个人不说自己是潞王府的,他这么不客气,你是不是直接就把人打出去了?”

    家丁也是愕然,琢磨了下才有些窘迫的点头,闷声说道:“小的想,这王爷什么的肯定都是大事。<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你没什么错,不用慌,你现在把人领到这边来就好。”赵进笑着说了两句,那通报的家丁松了口气,连忙离开

    等这家丁离开,赵进转身看向王兆靖和如惠,他们两人也都是眉头紧锁,神情肃重,赵进边摇头边笑:“看到没有,不管是他还是你们,平时都天不怕地不怕的,但一扯到藩王,各个都缩手缩脚,我就是因为这个不急的。”

    这话最后一句说得没头没脑,不过王兆靖和如惠却能得懂,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尴尬,王兆靖咳嗽了声,刚要开口,一向沉默的牛金宝却闷声说道:“老爷,小的要不要回避下?”

    “为什么要回避,万一等下有什么危险,你岂不是失职?”赵进难得调侃,不过屋子里却愈安静,大家都能感觉出赵进有点暴躁。

    没过多久,潞王府的典宝管事被领了进来,一看这位身材体量,就知道是个管财货进出的角色,小水缸一般的粗腰,满面油光的大胖子,穿戴很是富贵,神情倨傲异常,走进屋子之后先不去打招呼,只是冷着脸说道:“周某有个贴身伺候的长随,很多事得他在身旁才能办,赵赵公子能不能行个方便,让他进来。”

    赵进坐在那里,王兆靖和如惠站在他身后,牛金宝、孙大林和孟志奇则是环绕,到这周管事的话,赵进笑着点点头,身后家丁立刻过去安排,那周管事也没有拱手抱拳,只是气哼哼的找了椅子坐下,嘟囔着说道:“一个乡下地方架子就这么大,见到王府来人居然还敢搜身。”

    从头到尾这肥胖管事也没想着见礼问候,王兆靖和如惠的眉头都已经皱起,赵进则是笑嘻嘻的,片刻之后,管事的长随也被领了进来,是个精于的中年人,进屋之后就是眼神乱飘,到最后却盯在了牛金宝身上,死死盯了会,然后才走到那周管事的身后,并且凑到周管事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说什么大家能猜到,只看着那周管事的神情迅骄横起来,先看了那牛金宝一眼,然后开口说道:“赵进,你知道杀害亲王部属是大罪吧?”

    “形同谋反,这个我知道。”赵进笑着说道。

    “窝藏这等反逆,就是同党的罪过,就要被杀头抄家,甚至要灭九族的,你可知道吗?”

    “当然知道。”

    周管事说得咄咄逼人,牛金宝脸色阴沉的快要黑了,而王兆靖和如惠脸上则是露出不屑,只有赵进脸上一直带笑

    现自己这咄咄逼人没什么效果,周管事又看了牛金宝一眼,放缓了口气说道:“看你们小小地方,在徐州经营出一方局面也是不容易,各个有家有口的更是艰难,周某也不想做什么绝户事情,周某刚才那些话想必你们也能明白是什么意思,酒坊和盐市这两个买卖,你们让出来吧”

    话突然有个转折,这酒坊和盐市是何家庄的两大财源,这周管事开口就要让赵进让出来,赵进脸上依旧带着笑,他身后的人也都平静下来,看着赵进和身后诸人的表现,这周管事却莫名的有些焦躁,不过还是按捺住性子说道:“若是你能把集市的一半送给周某,盐市也可以留个一成给你。”

    “说完了吗?”赵进开口问了句,周管事满脸都是诧异,他身后那个精于中年人也是愕然表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赵进这句,只是下意识点点头。

    赵进回头看了看王兆靖和如惠,又看看牛金宝和孙大林、孟志奇,牛金宝此时已经镇定下来,王兆靖忍不住笑了下,如惠也是摇头笑,赵进哈哈大笑起来。

    在这笑声中,周管事和身后那长随满脸愕然,然后变得满脸怒气,笑声停歇,没等这周管事开口,赵进笑着问道:“这金山银海的产业,你说要就要,凭什么呢?”

    周管事再也忍受不住,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浑身肥肉都跟着颤抖不停,指着牛金宝说道:“这凶徒杀害潞王亲属性命,这就是谋反大罪,你收容这等重犯,同样和谋反有了牵扯,周某好心好意为你着想,让你拿家产保住自己平安,没想到你还这么嚣张,真是不知道死活”

    “既然都说我谋反了,你还敢来反贼的宅子里,你胆子不小,也是不知死活吗?”赵进笑着反问。

    这话说得那周管事和身后长随脸色煞白,身子激灵了一下,随即那周管事就咆哮了起来:“我是潞王府的典宝管事,是正经的藩王属官,你敢碰我,你想造反吗?你想抄家灭族吗?”

    这边动静一打,外面立刻有几名家丁拿刀出现,赵进无谓的摆摆手,家丁们点头退下,周管事面对赵进,自然看不到这一幕,不过赵进摆手也没有停下,却是赶人的手势了,脸上笑容仍在,却变得很无趣:“也就是这点本事而已,我这边还有事要忙,你们走吧”

    “你”周管事窒了一下,随即暴怒,指着赵进说道:“你个不知死活的混货,给你活路你不走,老爷我这就去衙门告你,等抄家灭族的时候,等你跪在法场上的时候,哭都来不及了,识相的就把集市过户给我,这庄子的田产也给我,我”

    “走吧,走吧,我这边还有事要忙。”赵进有些不耐烦的摆手。

    “你”周管事气得七窍生烟,胸口不住的起伏,可毕竟在别人地盘上,而且他回头瞥了眼,也看到虎视眈眈的带刀家丁,更别说赵进身后的那胖大汉子神色更不善,好汉不吃眼前亏,周管事深吸了两口气,咬牙指着赵进说道:“你等着刀万剐吧”

    说完之后,恨恨离开,那中年人扭头盯着牛金宝看了几眼,这才快步跟了出去。

    等人出了屋子,赵进笑着说道:“他们仗恃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潞王府的权势,他们以为靠着这个就可以行走天下了,只觉得天底下唯我独尊,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知道。”

    “真是无用的废物。”王兆靖轻蔑的说了句。

    倒是如惠开口问道:“老爷,就这么放他们走?”

    “既然没撕破那一层,该顾忌的还是要顾忌。”赵进简短回答了一句,然后转向牛金宝那边说道:“你来办这个事情,等他们离开徐州再动手,需要人的话找兆靖这边调配,不要留活口就好。”

    牛金宝躬身答应了,脸上表情依旧平静,可如果细看的话,却能看出些轻松来。

    “老爷,那施坪敖算钱粮给养倒真是一把好手,咱们家丁团队的粮草调配,被这施先生理过之后,比从前顺了不少。”如惠笑着转了话题。

    “慢慢来,现在那马冲昊都已经沉下心做事了,这施坪敖早晚也能为我们所用。”赵进笑着接口说道。

    这时的刘勇却去了孔家庄那边,那里和曹县以及鱼台交界,正好布置些事情,他留下在何家庄这边值守的却是马冲昊。

    本事就是本事,尽管马冲昊在内卫队里不怎么被人喜欢,可他办差的本事比一般的内卫队家丁,甚至是资格老的头目都要强很多,武技相当出色,尽管一条腿不太利索,可放对单挑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加上这官场中练出来的察言观色,让他在内卫队里的人缘越来越好,在其他各处也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他不错。

    领着各路人马威逼徐州,险些让徐州赵字营陷入绝境的事情,自然很多人记得清楚,不过这件事也在逐渐远去,马冲昊也是身份得到验证的自家人,他的境地越来越好,不说和同僚之间,刘勇就不止一次的在赵进面前夸过马冲昊

    潞王府的管事趾高气扬的兴师问罪,又是气冲冲的离开,然后在何家庄直奔徐州城而去,这一幕自然被马冲昊掌握,事情到这个当口上,马冲昊能做的也不多,不过他却把赵进的心思揣测的很明白,没有阻拦这几个人,而是安排人去给徐州城那边报信。

    和热闹的何家庄相比,徐州城这边则是冷清的很,好在客栈什么的都还算完备,那周管事天黑之后才赶到徐州,只得在城外的客栈中住下。

    才安顿下来,这周管事就把六个随从集合在一起,神情慎重的嘱咐说道:“何家庄富成什么样子你们都看到了,那酒坊那盐市还有集市都是银子流成河的地方,等着把这赵进拿了下狱,这些东西都得罚没,成了王府公中的东西,咱们能落下什么,不如提前先卡下来些东西,随便几样,咱们一辈子几辈子都吃用不尽”

    感谢“戚三问、元亨利贞、暮鸣”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

    (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