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更是挑起了众人的怒火,就在这个当口上,不知道多少人齐声吆喝:“大伙过去,拆了那个”

    突然爆起来这么大的动静,连拦河处岸上的牛马都被惊动,能到几声嘶鸣,看到车夫正在慌张的控制,这手忙脚乱更让这边放松,都已经到这个位置了,徐州人肯定是没什么准备,这次的事情做成了。[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乡亲们,乡亲们”有人扯着嗓子大喊,刘小可一于人按照事先的吩咐敲锣响应,接下来就要鼓动大伙冲上去动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却看到停在那边的马车也开始行动起来,能看到的那些散乱马车向着远处跑去,大家心中兴奋,甚至有人笑出来,胆气更壮,这伙赶大车的吓怕了。

    可下一刻笑声戛然而止,锣声也变得断续起来,跑开的马车远远兜个圈子去了后队,却把真正的队形露了出来。

    河岸边的马车丝毫不散乱,而是整齐的排列成队伍,马匹正冲着拜神聚集起来的清江浦百姓大队,远远看着,马车上还站着人,这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有些糊涂,但心底已经有寒意泛起,觉得不对劲了。

    “他们怕了,拆了这拦河的水坝,就有二十两现银到手出了这口鸟气,大伙上啊”这时候吆喝的人物刘小可都认得,正是那些手上有血的凶人们,他们在这里鼓噪,城狐社鼠们的胆气也壮了,敲锣吆喝,声势炫动,后面那些读人也来了样子,在那里大声说道:“这伙徐州人做得是造反勾当,打死了他们衙门都不会定罪的,搞不好还有封赏,他们不敢动手,他们不”

    也不知道是谁喊到这个“不”字,却到那边尖利的哨音次第响起,又到吆喝声和抽响鞭花的声音,那一排排的马车开始向前移动。

    这是要于什么?每个人都觉得不好,可还是心里糊涂,就看着马车越跑越快,越来越近,河道两边的河岸码头以及空地也不是太宽敞,亏得清江浦这边富庶,可也只能容得下三辆马车并行,所以那些马车跑着跑着,变成了三辆马车打头的纵队。[看本最新章节请到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也能看到大车上的人,这些人被几根绳子绑在腰间,固定在大车上,手里都拿着粗大的毛竹竿,而拉车的马匹都被蒙住了眼。

    这是要于什么?难道这么多人,他们就想用马车撞进来,他们不知道要是撞进来的话会闹出大乱子吗?这车马撞进来,这么多人,肯定互相拥挤践踏,然后再被马蹄踩踏,车轮碾过,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这么多清江浦的百姓,他们真的敢?

    着马蹄踏地和车轴摩擦的声响,前面的人已经有些慌了,即便是那些杀人见血的凶人们也是如此,搏命厮杀放单他们不怕,可前面这是六匹马三辆大车,而且那拉车的马匹眼睛上都被蒙上黑布。据说马匹看到活物会躲,蒙上眼睛想必就是不让这些牲口闪躲

    “啊”人群最前列的按捺不住心中恐惧,扯着嗓子大喊起来,后面也在骚动,可队伍人这么多,就算转身都跑不快的,更有人直接朝着运河里面跳下去,反正天气不冷,水也不深。

    那些马拉大车真就这么撞进了人群之中

    前面人再怎么拥挤,也没办法扛住马车的冲撞,马夫也是心狠,丝毫不去控制马匹,任由它跑了性子。

    几百上斤的马匹撞到百余斤的人身上,而且马匹狂奔,人却来不跑。

    “碰碰碰”沉闷的碰撞声响起,最前面的人直接被撞飞了出去,飞也没飞多远,人体和人体之间碰撞,已经倒了一大片。

    惊叫惨叫和哭喊瞬时间爆起来,有人摔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那冲进来的马车丝毫不减减,马夫反而拼命的吆喝驱赶,马匹践踏,车轮碾压,就那么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

    下一刻,尖叫惊叫的声音变大,惨嚎痛呼的却少了,原因无他,因为被马蹄践踏,包铁的木轮碾过,已经没什么人能喊出来了。

    在马车冲进人群之后,那些混杂在人群中的亡命徒都都被冲散冲乱,甚至因为他们站得靠前,自家就被撞翻在地上,再没有起身的机会。

    赶车的马夫脸色铁青,眼下这场面让他们也觉得心惊,可却没有一丝的心软手软,手中的鞭子重重抽打在拉车的马匹身上,让马车在人群中跑的更快。

    渐渐的,三辆马车保持不了并排,马车开始处在人群之中,这时候,站在大车上的壮汉挥了作用,他们挥舞手中的粗大竹竿,狠狠的朝着人群中抽下,且不提这竹竿抽打的力量,这竹竿挥动,还带着马车的冲劲,挨着一下就被打翻在地上。

    有那亡命徒和身手好的,躲过了马匹和大车的冲撞碾压,想要借机爬上车来,但看清楚大车上被绳索固定站立的两个人后,立刻不敢动弹,有一人挥舞竹竿不断的抽打四方,可还有一人手里拿着朴刀,警惕的看着周围,谁敢爬上去,肯定就是被砍翻下来

    十余辆大车就这么冲入了人群之中,驱赶着人潮向后翻滚,到了这个时候,马车本身的冲撞和碾压伤害不大,人群自己的推挤踩踏才是最要紧的。

    现在每个人都恨自家少生了几条腿,可眼下这个场面,就算多几条腿也一样跑不出去,大家都拥挤在道路上,边缘的人或者跳河,或者翻墙进入小道,可中间的人一时间那里躲得开,即便知道要闪躲,也被人群裹挟着跌跌撞撞,身不由己。

    这一波也不知道要死掉多少人,且看着岸边河中已经全是跳河的人,而路上的人丝毫不减减少。

    刘小可到底还有些市井中混起来的本事,看到马车冲来,他直接丢下铜锣扭头就跑,根本不管旁人,到这个时候刘小可才知道自己是怎么痴心妄想,赵字营哪里是没有准备,根本就是严阵以待,赵字营怎么会顾忌人多,人再多,他们照样能下狠手,这次一直不管不问的,恐怕就是等大伙冒头吧

    不光自己被忽悠了,只怕那几家豪商也是昏了头,还不知道事后会被怎么报复,刘小可念头也是一闪而过,这时候自己逃命最要紧,那里顾得上那么多,刚才刘小可已经看到了自己那位朋友,不小心倒在地上,就那么被人群踩塌了过去,一直没有爬起来,生死不知,刘小可也顾不上了。

    他刚才回头跑,虽然比旁人占了先机,却忘了向着路边走,现在却挣扎不出去了,爬墙钻小巷也没办法,跳河也没办法,刘小可被人群撞的东倒西歪,他也了狠,手里乱挥乱打,拼命朝着运河边靠过去。

    可在这个当口,江湖市井众人狂,那些平民百姓同样不好惹,大家都在撕扯,都想着把身边的人推开挡开,然后逃生。

    刘小可打了几个人,硬生生撞倒了运河边,已经能看到河面了,正松了口气,却不知道谁在身后重重的推了一把,踉跄了下,要是平常也就稳住身体,谁想到接下来又被撞到,整个人居然趴在了地上,这一摔想要起身就难了,后背被重重的踩踏上几脚,刘小可拼命的想要回头,然后着马蹄声和车轴滚动的声音靠近,就这么碾了过去

    人群向后涌动,很快就已经回到了拜神的空地所在,这边地方空旷,后退到这边的人总算能快跑几步,可追赶的马车也可以更多辆的冲撞进来,有人想要爬到马车上去,却被朴刀直接劈了下来,鲜血迸溅,让人们更加惊慌失措。

    在临风楼面朝运河的那个雅间里,先前谈笑风生的几名豪门子弟和那位举人都是面色苍白的看着下面,他们清清楚楚的到凄厉的惨叫,清清楚楚的看到鲜血和倒地的人群。

    谋划的时候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大家都是想要闭眼,想要转身,却不敢这么做,因为此时雅间里正有几名大汉盯着他们。

    “赵字营、云山行不愿意多生事端,但也不是怕事,所有闹事的都会被狠狠打下去。”

    距离临风楼不远的清江楼二楼雅间,周学智、张虎斌、黎大津等人都在站着向下看,除了周学智不住的皱眉,张虎斌和黎大津的神色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一直以来,知道我们厉害的只有清江浦的三教九流,我们规矩森严,和百姓们没打过什么交道,百姓们光到传闻,对我们没什么畏惧,一被煽动就会起来闹事,这次正好趁这个机会给他们个教训丨让他们见见血知道厉害

    外人看着赵字营在清江浦的力量都在外围,却不知道内卫队和徐州江湖人的眼线在内部盯得很紧,几家豪商煽动百姓闹事的消息,第一时间就报到了董冰峰和周学智那里。

    感谢“、元亨利贞、戚三问”三位友的打赏,月中了,大家把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