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欧洲的神甫路易贪婪无比,这个已经是赵字营的共识,不过这个神甫对军事和军械懂得很多,这个大家也已经能感觉出来,在火器射击训练上,路易起得作用非常大,他的老仆希尔多明白得更多。<strong>ong>

    赵进和路易的交流并不多,但他要求通译时时刻刻的盘问聊天,内容要及时的报过来,从这些内容中,赵进知道这路易的确经历过实战,在几次玩笑似的比试试探之后,大家还知道这路易搞不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不然有些杀人的套路不会掌握的清楚。

    既然这么有用,而且汉语官话进步的相当快,这次也就一并带上了,让他在这次战斗发挥最大的作用。

    在境山短暂停留了下,徐家做事效率不怎么高,但对于供应他们姑爷的队伍却不含糊,无论家丁还是马匹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尽管赵字营这次已经带了随军的工匠,可徐本德还是安排徐家的铁匠过来将大家的兵器检查修整了一遍。

    临出发之前,赵进的岳父徐本荣却偷偷过来想见,脸色惨白的提出,能不能让徐厚生去扬州那边躲躲。

    “荒唐,什么扬州那边有相熟的好友,到时候恐怕绑了徐厚生去告官求赏,让他留在何家庄那边监工,比什么都好,岳父大人你也早些去何家庄吧!”赵进的回答很不客气。

    徐本荣在自己的女儿女婿面前从来没有决定的权力,被晚辈毫不客气的教训了一通,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二叔,岳父那边胆子小,二叔你明白要紧和根本是什么,替珍珍好好管着徐家吧!”送走了徐本荣,赵进直接喊来徐本德嘱咐了几句,在黄河边还觉得这位二叔不靠谱,等见了自己岳父,才知道这话说得早了。

    徐本德对这个结果也不意外,他是紧跟徐珍珍的,从没有任何的违逆,只要徐珍珍还是赵进的正妻正房,徐家这边谁也替换不了他的位置,即便当众被赵进训斥,让很多人觉得机会来了。

    在境山短暂休整,赵进率领本队人马出发,徐家矿场和铁场的青壮不少被抽调出来,在团练们的护送下去运输物资。

    境山去往沛县,沛县再去鱼台县谷亭镇,这都是赵字营在徐州内线行军,各处庄园、云山行的仓库。[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甚至是地方士绅土豪们的产业,都可以随时给赵字营进行补给,这行军很是轻松。

    赵进特意安排那个路易主仆跟随在自己身旁,路易主仆都是会骑马的,骑术还顾得去,只是那通译不会,只得安排个身量小的家丁骑马带着那通译随行。

    “进爷真是慈悲,若在小人的国家还有小人去过的那些地方,小人们只能跟着马匹步行。”洋人路易很知道抓紧时机奉承,他官话还不怎么熟练,只能请通译代劳,看路易说了一大通,通译却解释的很简短,想必没有完全表述出来。

    到这个奉承,骑马跟在一边的牛金宝嘴角微微抽动,赵进对待属下的确和气,可手上那么多人命,和慈悲二字实在扯不上,之所以让他们也骑马,只是不想耽误行军的速度而已。

    吉香天性好奇,对赵进想和这洋人说什么很感兴趣,也是骑马凑了过来。

    “你来了这么久,对徐州怎么看?”

    “尊贵的进爷,小的没想到徐州这么大,已经好像我们家乡的那些小国,小的也没想到徐州这么富庶,进爷组织这次行军,居然能够轻松的动用这么多物资,不需要抢掠征发,真是了不起。”洋人路易一直是努力自己用汉语表达,但毕竟不怎么熟练,还要通译帮忙。

    说起“徐州这么大这么富庶”,跟在赵进身旁的人各个忍不住笑,吉香更是边笑边说道:“你个番人真能说笑,在南直隶这些州府里,徐州排在倒数,至于这个富,咱们可是最穷苦的地方。”

    吉香刚说完就意识到不妥,干笑了两声说道:“自从大哥管着徐州,这地面才渐渐繁华起来。”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赵进继续问道:“这次跟着出来,可能要和朝廷的官兵开打,你怕不怕?”

    这个问题让通译脸色变得很难看,但路易脸上却有笑容,叽里咕噜的说了好大一通,还没等通译说话,赵进转向通译说道:“他说什么你解释什么,不要擅自增减词句,若是被我查出来,有你的好看。”

    通译打了个寒战,忙不迭的答应,接下来翻译的就有些磕绊,很多词句要反复沟通才能给出个不太通顺的解释,不过大概的意思大家却能懂了,这其中不光是路易自己在讲,他的老仆希尔多也在补充。

    所说的东西和赵进知道的没什么区别,在路易所在的地方,他的那个国家和希尔多的国家,以及周边的各个国家,没有人知道和平是什么,大家的生活不过就是战争和等待下一场战争,想要有所作为,想要改变自己已经被注定的一生,那就去参军作战,用生命去赌极小可能的奇迹和改变。

    路易和希尔多各自有各自的感慨,也免不了对家乡和过往的回忆,通译结结巴巴的翻译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日子肯定过得很穷苦,你们不容易啊!”吉香忍不住感慨说道,他的话也是众人所想,整日里征战不休,颠沛流离,连徐州这样的地方都觉得富庶庞大,可见他们过得如何辛苦。

    “不,不,我们那里因为战争很繁荣”路易又是解释了一通。

    因为战争的需要,贸易极为兴盛,对外扩张的需求极为兴盛,大量的金银和物资周转不停,一夜暴富的神话每天都有人到。

    看着众人不怎么相信的神情,赵进手挽缰绳,沉声解释说道:“整日里征战不停,自然会锻炼出一支强军,为了征战不停,自然要不断的敛财生发,好来供应这个军队,撑得下去的就越来越强,撑不下去的就会被灭掉,谁挺到最后,谁就是最强。”

    这话让吉香若有所思,想了好一会才出声说道:“这不就和咱们赵字营差不多吗?”

    说完这句,吉香又不怎么相信的说道:“大哥,会不会是这个番人胡吹一气?”

    “不是胡吹,如果不是相隔万里,那边的军队”赵进摇头说道,说了一半自己停住,又是自嘲的笑道:“如果不是相隔万里,那边也不会发展到这个样子。”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大家正要继续的时候,远远地却看到几名骑兵疾驰而来,众人下意识的注意了过去。

    眼下在徐州境内还敢这么策马奔驰的,也只有赵字营的骑手和得到允许的徐州武人,现在这么直奔过来的,想必有要紧事了。

    火器连正孟志奇已经开始发号施令,一个队的火铳手正在装填预备,而跟在赵进身边不远处的第一连连正庄刘则是不屑的瞥了眼,吆喝两声,十几名弓手已经张弓搭箭预备。

    不过这些戒备都没用上,来人通报两声,立刻被亲卫家丁领到了赵进跟前,赵进的亲卫队对赵进身边的人都熟悉的很。

    “雷子?你怎么回来了?”看到来人之后,赵进和吉香都是惊讶异常。

    来人正是雷财,瘦小的雷财满脸脏污不堪,显然是赶路的尘土和汗水混合起来,加上这疲惫,看起来就好像是流民一般。

    “大哥,登莱总兵杨国栋凑了两兵马给保定总兵鲁钦,其中马队三百,济南、青州和兖州各一个总带兵,小弟在东阿县那边才知道消息,急忙骑马赶过来报信。”雷财喘着粗气说道。

    也难怪雷财来得如此匆忙,按照事先的消息,保定总兵鲁钦率领保定镇四官军,然后山东这边只是派出百余人作为向导,谁能想到山东会直接拿出两兵马来。

    这年头兵马就是各家军将的本钱,没有实力,自然就没有官位和好处,所以各处用兵都很是“小气”,朝廷旨意到了自家头上,那是没办法的,可这等协助的差事,惯常做法是把老弱病残都塞过去应付,可登莱总兵杨国栋直接拿出了两兵马,其中还有三百骑兵。

    登莱总兵麾下一共还不到八兵,一下子拿出四分之一,还有金贵的骑兵三百,怎么也不可能是老弱病残了。

    “那鲁钦一下子有了六兵马?凑起来八百多骑?”吉香失声问道,开始时声调很高,随即压了下来,免得失态惊动别人。

    雷财沉着脸点点头,开口解释说道:“杨国栋的总兵位置是巴结魏忠贤得来的,这次保定镇出兵是魏忠贤策动,或许京城那边关照了什么,所以杨国栋才用心支应。”

    的确是很用心巴结,这安排赵进看得很清楚,山东的两兵马按说应该派专人率领,这个规模的兵马派一名游击,甚至一名参将都配得上,可这样的话,保定总兵鲁钦就没办法做到直接指挥,所以安排了三个总的力量,保证没有人可以抗衡掣肘鲁钦,让他全权指挥。

    ************

    感谢“甜蜜的甘蔗、元亨利贞、用户雨轩、用户cocoel、大考拉熊”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底了,第二张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