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卫游击却不敢不追,已经丢了大脸倒了大霉,如果敌骑来袭,自家无动于衷,这事后还不一定有什么罪过。 [~~网,更~新~最~快!※

    这边官军骑兵才跑出去不久,却到身后闷响爆响,本阵惊呼乱叫,难不成这贼众马队还有后手,那大伙还是委托为先,万万不能乱动了,结果一回头,却看到刚才贼众马队冲击的阵列右侧,正有浓浓的黑烟冒起。

    刚才烧了什么东西,大家都是知道,也看到有烟尘冒起,可没有现在这么浓,到底见叫什么呢?

    等回去了才知道,大伙正要去救火的时候,看到火药被洒了满地,大家都忙不迭的过去收拾,这要是沾染了火星可就是大麻烦,没曾想那些被乱丢在黑火药的油纸包突然冒烟起火了。

    这黑火药上沾火,那就立刻爆燃起来,咝咝作响的向着四周蔓延,大家惊呼闪避,这火药洒的也不均匀,有些地方只是燃烧,有些地方则有了爆炸,好在贼众或许不懂,没有直接点燃火药,不然直接就炸开了

    那些油纸包也被烧毁,自然没人知道里面是一层层易燃的油纸里面捆着香头,还有些香灰包裹,捆扎的时候有技巧,这油纸包透气却又不会让点燃的香头燃烧太快发火,这是江湖中人放火的法子,却被用在这里。

    游击卫平芳打马到了炮阵跟前,看着狼藉一片的地面,那些山东的炮兵各个哭丧着脸,不住的说道:“全毁了,全毁了,现在一炮也开不了。”

    “贼人还真是凶恶。”着身后低沉的声音,回头看,却是保定总兵鲁钦来到了这边。

    卫游击迟疑了下,还是咬牙说道:“大人,这贼众如狼似虎啊,怪不得南直隶兵马奈何不得,只怕咱们打,也只能是个惨胜的结局,不如先退回济宁州,等待山东援军,等有了十全的把握之后再行计较。“

    “不用说惨胜,说咱们没把握赢就好。”

    到总兵鲁钦这么回答,卫平芳神色一变,心想这还不依不饶了吗?看过去才发现自家判断失误,保定总兵鲁钦脸上满是苦笑,看他看过来,那鲁钦叹了口气说道:“我先前说过,贼军若是不战自退,咱们追击定然大胜,可你想过没有,眼下这个时候如果咱们退兵,贼军掩杀过来,那是什么结果?”

    这次游击卫平芳的脸色大变,总兵鲁钦继续说道:“如此凶恶的贼众如果追击掩杀,我军定然大溃,只怕到时候你我只能拿着脑袋和官位对朝廷交待了”

    “那怎么办?”

    “为今之计,也只有和他们堂堂阵战,你已经率众突袭过去,贼军规模如何?”鲁钦肃然问道。[看本最新章节请到

    百姓们看到军队声势浩大,自然就会说是几几万,甚至什么百万之类的都吆喝出来,而军将们靠着经验和传承,观阵却能估计个差不多,卫平芳沉吟下说道:“贼军阵势严整,但不会超过五之数。”

    总兵鲁钦点点头说道:“贼军骑兵不过五百之数,步卒不过五,我军依旧占优,何况看他们用兵,莽撞有余却不知章法,如果方才直入中军,造成的杀伤恐怕会更大,可他们却只是盯着火炮去了,对这样的血勇悍匪,只要咱们沉住气慢慢压着打,未尝没有胜机。”

    说到这里,总兵鲁钦瞥了眼游击卫平芳,又是开口说道:“而且贼军若是继续向前,还有段时辰才能到这边,正给了咱们骑兵休整和布阵的空暇,等贼军来到,我军依旧能够以逸待劳,步卒缠斗,骑兵趁势出击,依旧有胜算。”

    游击卫平芳长出了口气,然后右拳狠狠的砸在掌心,闷声说道:“缠斗甚好,若是能缠斗,贼众的火器和弓箭就没办法施展?”

    “贼众也有火器和弓箭?”总兵鲁钦问道,刚才游击卫平芳率领马队回来,双方还没来得及沟通。

    卫平芳脸色难看的点点头,闷声说道:“几十上百杆鸟铳,弓起码得有二百张,犀利的很。”

    “居然这么多弓?”保定总兵鲁钦倒吸一口凉气,随即摇摇头说道:“若能缠斗,这些东西的确施展不开,如果能将贼军逼退,这次也算能交代了。”

    开始称作“乱民贼众”,这个时候却叫“贼军”,开始想着大胜全歼,可在这个时候,却只想着逼退了。

    “卫游击,你的骑兵交到本将手里指挥,合并一处方有力量”总兵鲁钦最后说道。

    游击卫平芳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什么资格反驳了,最后只是闷闷的点点头。

    官军各级将佐紧张起来,怒声催促,调集队伍,谁也不敢有一丝懈怠,向南看过去,刚才突然冲杀过来又突然撤走的骑兵还在扬起烟尘,这次和贼众的战斗恐怕没有自己想得这么轻松,官军侦骑又是重新被撒了出去,紧盯周围的动向,如果这个时候,贼军从其他方向来一次偷袭,那可就大麻烦了。

    就这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紧张的气氛反倒是消散了些,归根到底,现在还没有看到大队的敌人,只是从败退马队的狼狈上看到了些,再就是见识了贼军马队的来去如风,但真正的厮杀还没有,沉定下来,看看大军的军势,自信心也逐渐恢复。

    “来了,贼人来了”马上骑士大喊着跑了回来,官军阵列在嘈杂之后突然变得安静,自保定府和山东各处出发,汇集起来南下,现在终于要和那“徐州乱民”对面了。

    先前撒出去的官军侦骑纷纷后撤,个别胆大的则是在后面周旋,看看能不能射杀贼众的前驱探马。

    到这个时候,大家总算能看清贼众探马到底什么本事,骑术好,射术精,马上砍杀也丝毫不逊色于官军的侦骑,更出色的是,贼众骑兵的分进合击,彼此配合,这却是官军不及的,不过官军侦骑也是军中精锐,倒也不落下风。

    打到了这个地步,双方轻骑的厮杀也不重要了,只不过彼此威逼,不让对方靠的太近,滋扰本阵而已,每个人都知道,接下来就该是真正的大战厮杀了。

    军将的呼喊下令,轻骑的马蹄声,还有对面传来的整齐脚步声,反倒是让场面显得很安静,但官军上下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了,还有,这细碎而又有节奏的鼓声是怎么回事,让人心里发慌。

    远远的已经能看见对方阵中那面大旗,黑边红底,透出一股杀气,官军阵中有人嘟囔着说道:“这什么颜色,没个规矩。”可没有人附和,倒是很多人下意识的吞咽口水,都很紧张。

    正在高处观阵的保定总兵鲁钦更是忍不住擦了下额头汗水,他以为自家的队伍足够严整,可这贼军的队伍怎么好像是方块一般,严丝合缝的方整,旗帜不多,可那长矛森然如林

    “擂鼓、擂鼓壮我军威”总兵鲁钦大喊道。

    o官军的战鼓轰然敲响,这个声音可比那细碎有节奏的鼓声响亮太多,气势也是极足,大车拉着的牛皮大鼓,由专门的力士敲响,整个战场都能的清清楚楚。

    官军的步卒队列气氛渐渐的高涨,先前紧张惊惧的心思也缓和下来,原因很简单,贼众看起来并不多,几人队形松散或是紧密,铺开来的面积相差极大,赵字营长矛方阵紧密排列,而官军则是相对松散,自然觉得对方人少。

    这战场上,决定胜负的往往就是兵丁多少,看着对方势单力薄,自然底气就跟着壮了,和规矩一样,官军前列的步卒开始大声的挑衅叫骂,这些人都是老兵油子出身,污言秽语随口就来。

    相对的,他们对面的赵字营则安静很多,亲卫队当先在战场上落位,鼓声和唢呐声发出信号,其余两个团次第向前,在赵字营的左侧排好,第一大队则是在一队两团的后面策应,然后火铳兵和弓手快步向前,又在三个方阵之前排成了松散的横队,有条不紊的开始预备,不得不说,经过刚才的骑兵冲击,火器联队已经多了些沉静在。

    而刚才回到本队的骑马家丁,则是兜了个大圈子,和最右侧的亲卫队保持距离,略微在后面,也是列队静立。

    在这片战场上,终于没有大股兵马的移动,渐渐安静,那些扬起的尘土也是平息,双方距离四百步左右,终于可以看清彼此了。

    到这个时候,官军士卒们的叫骂和议论变小了,看到对方严整的阵型,看到对方身上的披挂,那还有心思耻笑和叫骂。

    “他娘的,看起来我们倒像是贼众”大旗之下,保定总兵鲁钦低声骂了句。

    “敌军没有了火炮,我们就可以和他们堂堂正正一战了。”赵进笑着说道,这话周围也没有人。

    “传我号令,火铳家丁和弓手次第向前,在射程***击两轮,然后撤回长矛方阵两翼,随同大队一起进攻。”一名传令亲兵快步跑了出去。

    赵进深吸了口气,举起了手中的长矛,又是大喝说道:“传我号令,全军向前”

    感谢“吴六狼、元亨利贞、用户寒夜”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i752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