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赵字营的火铳和弓手来到了队伍前面,追身射击的时候,官军最后的队形也崩溃了,不快些跑,怎么能躲过这该死的火器和弓箭,我要跑快些,就算躲不过,最起码身后还有同伴挡着

    人人这样想,每个人都是越跑越快,阵型越来越维持不住,官佐还想吆喝,督战队砍了几个人头,可很快的,督战队也挡不住跑回来的同伴,甚至督战队的人都被砍死杀死在那里,到最后连督战队都在逃了。<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官军的大队已经成了雪崩,有人向左,有人向右,更多的人都是向后,远远的能看到自家马队正在身后,看到这个,官军士卒们的脚步禁不住放慢,若是这马队督战催促自己转身向前,那还真没什么办法,怎么办?

    正在迟疑的时候,却看到前面的马队各自拨马转身,就这么向狂奔而去,他娘的,打的时候你们躲在后面,跑得时候却跑在前面了,官军士卒人人破口大骂,他们自然明白,这马队是主将的命根子,马队走,主将肯定就走了,没准就是主将下的命令。

    既然主将都已经临阵脱逃,那咱们也快些走吧每个人心里都是这么想,到了这个当口,即便有心组织抵抗的低级官佐也是没了勇气和战心,满场崩溃,满场逃亡。

    “我等退回济宁,据守待援,收拢残兵”看到局面崩盘,保定总兵鲁钦神情变幻,很快下了决心,此时游击卫平芳看向鲁钦的眼神满是敬佩,怪不得能坐到总兵的位置上,就是拎得清轻重。

    只要大伙的亲卫家丁在,那么朝廷即便处置也不会太重,大不了丢到边镇战地重新做同等级的武将,甚至压根就不会申饬,还有重整旗鼓的机会,若是连亲卫家丁马队都打于净了,朝廷下手不会有一丝心软,直接就是从重。

    平贼与否是公事,自家位置能不能保住可是私事,快走,若是济宁呆不住,那就回保定去。

    “马队出阵,追击敌人残敌,不求杀敌,但求击溃,将他们赶得越远越好,但敌人的营盘和辎重要拿下了,那边的民夫也要尽可能的俘虏,咱们这次可不能白来。 [的局势已经分明,赵进笑着对骑马家丁下令。

    马队几个连正脸上也是有兴奋轻松的神色,笑着说道:“彩头都让长矛家丁得了,咱们去沾沾光”

    呼喝一声,马队蜂拥而出,直接进入了战场,马队进入战场之后,官军逃散的就更快了,有人逃不动了就哭着跪地求饶,本以为难得一死,却没想到根本没有人理会,往往会起身继续跑,而抽空子想要偷袭的则是死路一条。

    赵字营的马队在战场上游弋,看到有抱团可能的敌军队伍就冲过打散,等到大军差不多,连长矛方阵都开始便步推进的时候,骑马家丁们呼哨连声,却是朝着前面的官军临时营盘而去。

    “停止追击”赵进的命令下达,鼓声停住,唢呐声发出了信号,旗帜也在摆动不停。

    战场上顿时安静下来,有些火铳家丁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们跑动要比长矛家丁多很多,而且还不停的装弹射击,有人坐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算知道了,怪不得拿着火铳要比他们拿长矛的赚得多。”

    孟志奇也到这话,他顾不上训丨斥,只是在那里嘿嘿傻笑,他脸黑一块红一块,火药烟气可是脏污的很,但孟志奇心里舒畅无比,他总算明白这火铳的意思了,以后也明白怎么练,更能想到今后火器在赵字营里的位置。

    “赢了我们赢了”不知道谁扯着嗓子大喊了句,这已经沙哑的呼喊更像是嚎叫,这充满了兴奋的嚎叫打破了战场上的寂静,所有人都大声欢呼起来。

    “赵字营必胜”有人开始这么喊,很快的,这喊声就变成了“赵字营万胜”,马上只剩下两个字“万胜”

    “万胜”喊声响彻云霄,有人边喊边笑,有人边喊边哭。

    赵进骑在马上,笑看眼前一幕,他心里也充满了舒畅和快乐,这是实实在在的胜利,这次的战斗或者说这一次的战役从一开始就没有错漏,完美的按照他的计划进行,这么下去,达到目的的把握也就越来越大。

    他能看到陈晃摘下了头盔,正在举起长矛示意,那边的石满强,那边的吉香都在这么做,自家兄弟,赵进明白了他们的用意,笑着摆摆手,转头看向同样在欢呼的鲁大,高声说道:“鲁大,骑马过来,替我掌旗”

    谁都知道鲁大是赵字营第一任掌旗官,这个是响当当的荣耀,现在赵进又在招呼他,鲁大立刻兴奋的跑过来,边上自有亲卫让出坐骑,旗手不太情愿的将旗帜让给了鲁大,黑边红底的赵字大旗被鲁大竖起来,骑马跟随着赵进来到阵中。

    看到赵进出现,看到那面迎风招展的赵字营大旗,每个人都激动起来,赵进想要说几句,可张开口却被山呼海啸的欢呼淹没,只能笑着摆手示意。

    “万胜”“进爷万胜”每个人都在大声呼喊,不知道谁起了头,开始有人喊着“万岁,进爷万岁”响应的人越来越多,赵进却没有阻止,只是这么摆手,让手下将领和家丁们宣泄着心中的快意。

    没过太久,马队已经派人回来,陈述的事情很简单,官军的临时营盘已经被拿下了,辎重和民壮,所有的人力物力都被严加看管起来,而官军没有回到那营盘抵抗,只是溃散无地。

    到了这个时候,心中的快活宣泄完毕,战场上变得安静下来,现在拼命欢呼的家丁们各个变得沉静不少,在这一场战斗中,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强,那官军看起来比徐州的兵马还要强悍严整,可在赵字营的面前是那么不堪一击,这胜利如此轻松,大家要做的不多,就是赶路到这里,然后交战,然后赢了,彻底的胜利,再这样的事实面前,每个人都变得自信起来。

    赵进将亲卫队第一连叫到自己身边,大声喊道:“我会让你们和家人活得更好,我会带你们取得更大的胜利”

    “跟着进爷,忠心进爷,咱们天下无敌”吉香吆喝着大喊道。

    “进爷万胜,进爷万胜”刚刚安静些的场面又被挑弄的沸腾起来,人人呼喝大喊,好在稍微冷静之下,喊万岁的人少了些,不过依旧有人在喊。

    吉香很是琢磨一些喊出来简短有力的口号,大都是对着赵进的,还习惯人多的时候领着大家喊,对这个赵进曾说过两句,后来也懒得讲了,但不得不说,在这个场面下,这么做的确很鼓动人心。

    “短暂休整,打扫战场。”当大家都冷静下来之后,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各个团队的后排家丁,第一大队以及民壮都投入了打扫战场工作,前列的家丁、火铳家丁和弓手则有了休息的特权。

    战场上有哭喊声响起,官军里不少老油子装死躲避,谁能想到赵字营居然动作这么利索,而且一点不休息的样子,这打赢了就要清扫战场,难道就不喘口气吗?这下子想逃也逃不了了。

    除了这些官兵里的老油子,还有那些轻伤重伤一时间逃不了的,都觉得大难临头,哭喊之外,也没有别的情绪了

    重伤在地,失去活动能力的,不管能救不能救,赵字营的处置很简单,那就是给个痛快,这倒不让人害怕,临死的人里还有念好的,毕竟不必苦熬了,至于轻伤和没受伤的,赵字营没有下杀手,把人赶在一起,交出兵器后让他们聚堆坐在那里。

    “难不成这货贼人要招揽咱们?”

    老油子就是老油子,一看暂时没有性命之忧,立刻心性活泛起来。

    “可能不会杀咱们,要留着咱们做苦力做人质什么的。”这个猜测颇有人回应,要是动手杀人,刚才动手岂不是更快,只不过接下来都不敢出声了,赵字营的家丁用长矛狠狠的抽打几下,立刻安静。

    这边战场一打扫完,第一大队的家丁们会同随军的团练和民夫,立刻朝着官军营盘那边赶过去,那边还有大量的民壮俘虏以及物资等着收拾。

    “那几门炮小心些,这么沉重的东西,不要砸伤了人。”谁也没想到赵进最关注的地方是那几门已经被破坏掉的火炮,官军炮阵上狼藉一片,连官军自己都懒得在意的地方,赵进却领着火铳家丁连队来到。

    留下来的民壮赶着大车过来,吆喝着把炮身向大车上放,跟随赵字营的铁匠也过来,皱着眉头观察炮眼,看看钉入的铁钉能不能拔出来。

    洋人路易主仆也在边上,赵进看着这几门脏污的火炮,脸上笑意藏都藏不住,清了几下嗓子才开口说道:“路易,刚才这火炮你也看了,能不能造出战场上的那种野战炮?”

    感谢起点”jkah乌龙铁观音”两位友的打赏,感谢创世和起点各位友的支持,月底了,把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