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王友山的脸‘色’也变得煞白,对方这也是杀‘鸡’给猴看,说了这么多招抚的话,最后是给个‘交’代,也是给个警告,那“不知好歹,不懂进退,惹出大事”的话,可不仅仅说给这尸体的。[看本最新章节请到$>>>__說__網<<<$] [热门],最新章节访问: 。。

    “王兄被抄没的家产银钱在一月后就能发还,到时候王兄可以清点下,若有不对的,尽管来询问,这边会尽快的找到送去,距离漕运封冻还有不到两个月,招安招抚要尽快办完,所以也就不让王兄在京师休息了,今天出天牢就立刻赶回徐州,好好劝劝令郎那边,不要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将来好好报效才是。”

    王友山点头答应,那匡公公隔着牢房施礼说道:“或许将来王兄还要回京做官,到那时再细聊就好,王兄在上不要耽搁,朝廷派出的使者和王兄同,他会直接去往凤阳,来招抚和谈的是总督漕运的崔公公还有凤阳郭巡抚。”

    在这天牢诏狱里憋闷几个月,整个人就要疯掉的时候,却直接被人放了出来,王友山站在阳光下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很不真实,恍惚好像做梦一般。

    事情的确很急,王友山才出了监牢,就有锦衣卫官差找上来,言谈间倒是客气的很,说是请王大人即刻出发,在通州那边用饭洗漱就好,有什么需求也可以提出来,这边会尽量做到。

    王友山的要求很简单,他自己的随从要放出来,河叔和那些伺候他的下人这次都被牵连到了,按照东厂办案的规矩,主家没有招供,奴仆下人都被认为是胁从同犯,不结案是不会放出来的。

    过来的官差也没二话,立刻就去安排,没过多久消息就被带了回来,但被带回来的只有消息,一个人也没跟着回来。

    “王大人家仆役,只有个河叔还在,其他人都在牢里病死了。”官差木着脸回答说道。

    “河叔呢?”

    “河叔也感染了疫病,已经落下残疾,还要休养一段才能行动,到时候会把人送回徐州的。”

    到这个消息的王友山身体晃了晃,他自然知道家里的仆役下人不是得病,只怕都是被拷打致死了,而那河叔靠着身体强健只怕也是奄奄一息,既然是诬告自己,自然想要在仆役身上问出证据,他们不敢对有官身的王友山下狠手,仆役下人自然不在乎了。(

    “他们最多就是送信,能知道什么”王友山脱口而出,打‘交’道的官差却没什么表情的说道:“王大人,赶要紧。”

    王友山晃晃头,却是咬牙说道:“走,现在就走”

    在司礼监值房内,内廷最核心的宦官们忙碌不停,他们才是大明真正的中枢,原本这个值房的核心是坐在席那里的司礼监掌印监,可现在大家都知道,如今司礼监的第一号人物,或者说整个内廷的第一号人物,是在偏厅那边呆着,即便是司礼监掌印监王体乾,遇到大事,也要主动去那边请示。

    那偏厅就是司礼监提督监魏忠贤魏公公的值房,他老人家不识字,所以不愿意呆在全是笔墨的地方。

    “凤阳崔公公那边的信过来了,凤阳巡抚郭尚友开始想要含糊,后来贪功出兵真去了,结果被贼众偷袭打的大败,好在贼人只是截断运河,没有做出更多的事情来。”

    “山东那边的人已经报过来了,的确是大败,据说那徐州‘乱’民还留了手,不然保定总兵鲁钦会败的更惨。”

    “保定兵马和山东兵马并无掣肘牵制,彼此配合的还算好,在济宁州那里虽然因为陋规耽搁了些时日,可不影响大局。”

    “山东杨总兵报的详细,也拿去御马监那边请知兵的人看了,保定鲁总兵这次用兵没有什么疏漏,中规中矩,‘乱’民贼众也是堂堂正正的打的,御马监那边几个管兵的都说,这贼众严整如山恐怕是虚报,但山东和保定镇都咬牙说得很死,不像是为了推诿编造的理由。”

    “徐州‘乱’民已经退回徐州了,没有杀俘,也没有割去级,甚至还帮着收拾了下。”

    “徐州和各处现在都没有报什么消息,也没有人说‘乱’民造反谋逆。”

    “凤阳巡抚郭尚友的折已经到了,还有给公公您的信,上面都说要招抚招安,不必大兴刀兵。”

    魏忠贤站在一张桌前,几名工匠打扮的人正在摆放木件,这些木头工件都‘精’密无比,赫然是一座宫殿的模型,魏忠贤紧盯着木件,而身边几名身着青袍紫袍的宦官正在不停的读着奏折和消息。

    “你这木件‘弄’得细致了,这哪还有万岁爷动手的余地,有什么趣味,你们要‘弄’得粗一些,或者就是在木料上勾勒出墨线来,让万岁爷自己去‘弄’,你们明白咱家的意思吗?”魏忠贤颇为耐心和气的说道。

    那几名工匠打扮的人却是诚惶诚恐的答应了,魏忠贤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还特意勉励了句:“好好做,你们的荣华富贵就在这上面了。”

    等工匠们离开,魏忠贤却背着手转过了身,他身材高大,因为不是幼年入宫,魏忠贤阉人的特征并不浓,他看着几位躬身恭谨的宦官,眉头紧皱,没有一丝的方才的和气和耐心。

    几位宦官腰更弯了,魏忠贤冷声问道:“各处报上来的消息就这些了吗?你们读的意思咱家也懂了,就是官军打不过‘乱’民,但那‘乱’民还明白分寸,是不是?”

    “是,事先按照公公的吩咐,东厂和锦衣卫朝着各处都派了人盯着,他们也确定这些消息真实无误,没人敢怠慢

    “怠慢的就拿鞭‘抽’死,‘抽’死几个就老实了,使唤不动只不过是他不怕你。”魏忠贤不屑的说了句。

    又有一名宦官在手上翻检了下,开口说道:“公公,御马监和兵部那边都有回信,现在要动大军会剿徐州,只能从山西和陕西‘抽’调边军,北直隶也有能动的兵马,可消耗的粮草军饷肯定不少,支应辽东那边的就要紧张了,所以他们也觉得招抚为主最好。”

    “辽饷那么多钱粮,还不够他们支应,难道他们的常例规矩又涨了吗?”魏忠贤猛地提高了声音。

    众人齐齐低头,没有人敢开口,魏忠贤气呼呼的坐了下去,声音略尖的说道:“你们懂不懂咱家的心思,咱家不甘心呐,堂堂朝廷,就算做错了事情也是万岁爷的朝廷,是要有体面在的,怎么就被徐州‘乱’民闹得没办法,还要用他们给的台阶,去招抚招安,这不就是求和吗?”

    还是没有人接茬,正在这时候,礼仪房的匡公公过来了,他站在‘门’外恭敬的说道:“老祖宗,孩儿办差回来了,给凤阳崔升送信的快马和那王友山一同离京了。”

    魏忠贤不耐烦的摆摆手,屋中几名宦官如逢大赦,慌忙收拾折什么的离开,那匡公公快步走进来。

    “怎么样?”

    “那王友山应该是吓怕了,也没在意什么下人死伤的事情,只是急忙出京回徐州。”

    “人怎么样?”

    “寻常进士读人,也就是年纪大些,起复两次多了点沉稳和见识,其余也平常的很,不像是心有韬略做大事的角‘色’,也看不出什么狠辣城府之类的,老祖宗,不过这样的人物倒是会教养出好儿来,他儿王兆靖京师和南京那边都派人去查了,的确是俊杰人物。”

    “不能为朝廷所用,还闹下这么大祸事的不是俊杰,只是祸害,读越多,闹出的祸事就越大”魏忠贤说得很不客气,那小匡笑着点头。

    直到这个时候,魏忠贤才有些许的放松,出了口气坐在椅上又问道:“辽镇那边一直是那不成器的刘云鹏在跟,你最近才接手的,你怎么想?”

    “老祖宗,那边怕是要麻烦,经略熊廷弼脾气虽大,却是个有本事的,不然这次也不会重新启用,可那新任巡抚王化贞也是个刚强‘性’,而且熊经略要守,王巡抚要战,一直在争执,这本就是麻烦了,偏生兵部尚张鹤鸣那里还有朝里不少大臣,都是向着王化贞这边,压着熊廷弼,上下不能统属,各行其是,肯定要出‘乱’的。”

    魏忠贤的表情又是‘阴’沉下来,轻拍了下桌说道:“这么说各兵马还不能调动,还要备着。”

    那匡公公沉默的点头,魏忠贤无言半响,末了只是闷声说道:“真是不甘心。”

    凤阳巡抚郭尚友上奏请求招抚徐州‘乱’民的消息没有保密,清江浦和扬州等地的豪商很快就是知晓,平定徐州‘乱’民的保定兵马在山东惨败,这个消息同样很快的传遍了南直隶江北各处。

    这让豪商们都有些无所适从,不知该怎么办,区区徐州,难道就这么打了朝廷的脸,朝廷会不会派各兵马过来会剿,大打特打。

    可南直隶人荟萃,总有些大人物和大家族里有些‘胸’怀天下的士人,或者说致仕在家的京官,也有些‘精’通形势的幕僚智囊,这些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不会再打了,只会招安。

    感谢“元亨利贞、”两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初的月票没了么?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