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田丰这才挤到了前面去,那人满脸笑容,从大筐里拿出一块饼子递过来,葛田丰在周围众人羡慕嫉妒的眼神中接过,直接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他手上全是泥土,脸上还有迸溅的血迹,不小心都沾染到了饼子上,葛田丰那里顾得上这个,只是狼吞虎咽。[ 超多好看小说]

    这是粮食,虽说里面有高粱和麸皮,可里面也有粗面,还带着些油盐味道,不知道是血迹还是饼子本身有的。

    吃完了饼子,拿着木枪和竹枪的人又是威逼上来,葛田丰把手指都舔的干净,没等任何人催促,他又去扛了一包土,就冲这块饼子,豁出这条命又能怎么样,不能吃到,死也就死了。

    第一波威逼出来的人不少都是活着回来了,有人经历过刚才的惊心动魄之后,再也不想去,可由不得他们,也有人和葛田丰差不多的性子,为了能再吃一块,豁出去也就豁出去了。

    后来的人看到葛田丰狼吞虎咽的样子,却不像是最先那批那么害怕了,反而有些跃跃欲试,而大车上那些人也开始拼命的鼓动,有了例子,有了榜样,总比干巴巴的利诱和威胁要强很多。

    城内抛出土球的频率越来越低,箭支也是稀稀落落的,不过一直关注城头的葛田丰也注意到,城头的人越来越多了,烟气也越来越重,可能城头那些大锅早就已经烧开沸腾。

    当护城河被填平的时候,靠近城墙根的流民又是遭到了杀伤,城头的石块雨点般砸下,很多来不及闪避的人都直接被砸死在城下。

    吃了东西的葛田丰精神很足,有了经验的他也愈发的灵活小心,等到护城河被填平,不再扛着土包上前的时候,他已经吃到了三块饼子。

    回到大车前,刚被领出来的那些老弱流民有人拿起了土包沙袋,也有人围在那些新造的攻城器械下面。

    领到一块饼子之后,大车上的人没让葛田丰离开,只是拿起一根竹枪递给他,笑着说道:“你小子出息,运气来了,去那边呆着,吩咐做事,你不会饿肚子了!”

    葛田丰一愣,再看看周围那些刚拿到竹枪木枪的,都是刚才扛土填护城河时候的同伴,他们在人群中表现最出色,活到了最后,得到了这个好处。<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别的话,葛田丰都没有清,唯有那句“不会饿肚”让他精神一振,接过竹枪,葛田丰本想把饼子留着下顿吃,想了想拿在手里大口咀嚼,跟着其他人一起朝那边走去。

    没走几步,只看到几辆大车拼在一起,上面站着几个人,围着这些大车的人和流民营地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各个健壮精悍,比流民那形销骨立的骷髅模样强到天上去,比起那些凶神恶煞的角色也是不同,他们明显看着更厉害,却安静的多。

    看到葛田丰他们凑过来,环绕大车的这些精壮汉子只是冷冷抬眼,手中朴刀摆动,示意对方离开,尽管没有呵斥,可凡是经过他们的人都是下意识的从,连声音都不敢抬高,乖乖离开。

    大车上站着的六个人,有五人是武人打扮,拱卫着一个身穿白袍长发披散的人,路过的时候,葛田丰居然还到了上面的一句话。

    “这济宁城内居然还有石砲”

    这句话他什么也不懂,瞥了一眼上面,就跟着大队走了下去。

    等葛田丰到了后面,刚才因为填河沸反盈天的场面开始安静下来,他注意到又有一队队的流民被带上来,这些人就是当初挤在前面领到饼子的人,和这些人一起的,还有扛着东西的劳力。

    “等下他们就要攻城了,谁要不肯向前,直接就戳死了他们!”一名拿着长矛的大汉粗声说道。

    在填埋护城河的过程中淘汰出来的一干人拿着竹枪开始向前移动,领杂粮饼子的时候,他们被挤在了后面,然后被带到前面来送死,现在他们要逼着那些挤他们的人去送死了,在这个时候,葛田丰莫名觉得有一种快意,你们不是能抢吗?你们不是占了前面吗?现在就给我向前冲,不去就戳你个对穿,不光他这么想,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各个咬牙切齿,不少人甚至露出了笑容,笑容狰狞嗜血。

    如此绝望的环境里,能让别人去死,或者让别人比自己早点死,这就是难得的快活!

    等葛田丰他们上前之后,一捆捆的东西也开始发放,都是四尺左右的竹枪木枪,比葛田丰他们所拿的要短很多。

    而没领到饼子,也没赶上填河的那些最弱者,则是被驱赶到了最前面,有人抬起了各种各样的竹木器械,更多的人则是扛着土包沙袋,站在他们后面的人则是拿着削尖的短竹枪木枪,更后面的则是葛田丰他们这一队。

    此时已经没有人讲什么地上仙国,讲什么虔诚敬奉,声嘶力竭,如狼似虎,冲上前去能回来就能吃饱肚子,不冲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还有人不断煽动,只要开了济宁州,那就什么都不愁,粮食、金银、女人随着大家快活。

    不去就死,已经有走慢几步的人被毫不留情的戳死,刚吃了一块饼子非但没有饱,反而对食物更加渴望,这些日子的绝望也让人脑子不那么清楚,冲上去能吃饱,冲进济宁城去,就能肆意快活,很多人呼吸变得粗重,眼睛也都红了,还有人大声嚎叫,好像野兽一般。

    “攻城,攻城!”杂七杂八的呼喊响起,最前面扛着攻城器械的那些老弱忍不住哭喊,可他们不得不向前走去,因为不动,就会被后面刺杀,后面那些准备攻城的也不得不抓紧向前,因为他们不动,后面有更长的竹枪等着他们。

    刚刚退缩回来的人潮又向前涌动,第一波加快,第二波也跟着加快,葛田丰所在的队列也开始向前滚动。

    葛田丰和身边的人已经忘了自己攻城时候是何等绝望,局面是何等的凶险,反觉得驱赶前面那些人前行是快意无比的勾当,特别是这伙人刚才把自家挤到后面,害自己没吃到饼子,还因此被抓到前面送死,现在轮到他们了!

    这次和填河的时候不同,上一次是知道挡不住,城头射下的弓箭和从城内抛出来的土球很快就是停住,可这一次才走近了,土球就呼啸着砸了出来,而且频次大大增加,每一发落地,都是死伤一片,举着攻城器械的老弱那里受得了这个,立刻就是丢下东西转身就逃,随即被身后的人堵住,毫不留情的刺死几个之后,又只能回头捡起。

    等跨过填平的护城河之后,连第二队准备攀爬攻城的人都顶不住了,可他们同样没办法后退,在他们的身后,同样有削尖的竹枪木枪逼迫。

    人潮扑向城墙的势头稍有停滞,可丝毫不见畏缩,不管是城内抛出的土球,又或是弓箭,都做不到时刻不停,这间隙就是突进的空当。

    踩踏着一具具尸体,痛哭流涕,叫骂呼喊,流民们还是突进到了城下,土包沙袋被一包包丢下。

    按照出发前的吩咐,后面拿着四尺木枪的人群不断督促着前队的动作,让他们搭起一个稍微像样的土堆,不然那些器械没办法堆上,在出发前有人和他们讲,如果不做这些,那么上城的希望就会少一分,活命的把握就会更少。

    在城墙下堆砌土包沙袋的时候,城墙垛口处,滚木礌石雨点一般的砸下,下面的流民头破血流直接倒毙,有人想跑却立刻被戳死刺死,连带着使用四尺木枪的第二队也被波及砸伤,可他们身后同样有逼迫,根本不敢退步。

    云梯被架起,在下面甚至还搭起了遮挡的木棚,多少能挡住上面的攻击,看到这一幕,流民们都禁不住兴奋起来,只要攀爬上去,就能进城,就能快活,就能脱离苦海,而且看着云梯搭在城头,下面又有遮挡,这把握实在是不小。

    从流民大队又有命令传来,层层传递,不断有人吆喝出声,逼迫着人向上攀爬。

    最前面一个背着木枪,手里拿着块算是盾牌的木板举着,开始上了梯子,后面的人次第爬上。

    城头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地,一时间没有反应,几十架云梯架起,流民开始吆喝着向上攀爬,看着上云梯的人越来越多,后面督战围观的流民们爆发出一阵兴奋的欢呼,有人甚至摩拳擦掌准备上前了。

    葛田丰也抬头看着,心想如果这时候用滚木礌石砸下来,一定可以杀伤不少人,为什么停住了,人继续攀爬,最先一个距离垛口看着不远了,葛田丰这一队兴奋异常,已经有人向前,让更多的人向上,葛田丰却不敢动了。

    济宁城头垛口终于有了动静,有人用木叉架起云梯前端向外推,有几架云梯猝不及防,直接被推倒,上面十几个人惨叫着和云梯一起翻到,他们下面又有不少人躲避不及,被结结实实砸到,死伤一片。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