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被追赶,前面流民累了,后面的却还体力充沛,官兵看着自家马队远去无踪,跑都跑不动了,体力消散,心志也跟着崩溃,跪在地上趴在地上,哭喊着磕头求饶,或者宁可来个痛快,也不愿意这么逃下去。[看本最新章节请到]

    尸横遍地,血流盈野,这一仗流民大胜,官军大败,局面在这个时候彻底定了

    交战的时候,双方都被彼此吸引,有这么大的目标放在眼前,也很难注意到别的,流民大阵之后的庄子里,望楼箭塔上都是站满了人。

    徐鸿举和夏仲进就在最靠前的那座望楼上,看着尘土飞扬、追杀屠杀的战场,他们两人都是满脸激动,因为高兴到了极处,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赢了赢了咱们这四多人和官军五多对打,居然会有这样的大胜,这可是大胜啊”

    “教尊神武英明,教尊神武英明,若不是他老人家的神机妙算,咱们怎么能有今日大胜”

    “当初大哥收容那些逃回来的,咱们说什么来着,现在想想,真是脑子坏掉了,咱们这样的,怎么就能想到大哥的深谋远……那个什么。”

    徐鸿举和夏仲进边笑边说,徐鸿举说话打了个磕绊,他也丝毫不在意,只是重重的一拍望楼的扶栏,兴奋的粗声说道:“徐州赵进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上次吃了大亏,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他练兵的秘法,现在咱们知道了,一样练出来这样的好兵,再过一阵,咱们练出一万,不,十万,去徐州彻底扫平了他们”

    “二爷说得是,那赵家的家丁团练把官军打的和狗一样,咱们练出十万来,还不是横扫天下”夏仲进也是豪情万丈。

    闻香教内都知道夏仲进是个老成性子,遇事冷静,沉稳应对,极少有失态的时候,但夏仲进亲眼看到了这战场上的胜负局面,看到了在五个方队压过去的时候,官军阵型是怎么垮下来,然后这个战场上现在又是如何酣畅淋漓的大胜

    “老夏你也是有大功,你这次的安排,每一样都是让官军狗子猝不及防,要不是这一次次让他们发愣,咱们还未能这么大胜,这次,老夏你要居首功”徐鸿举边笑边是对夏仲进竖起了大拇指。<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夏仲进喜滋滋的抱拳谢过,开口说道:“那就多谢二爷吉言了”

    说到这里,夏仲进下意识的压低声音说道:“二爷,咱们这一胜,教尊就要登基称帝了,到时候这兵马大元帅的位置可就是二爷的了。”

    “大哥说是名不正言不顺,以后地盘大了,管的人多了,总要有个名义他们才心服,老夏,我大哥怎么安排咱们怎么着,别背后议论。”说得严肃,徐鸿举脸上却已经笑开了花,说着说着就忍不住了,大力拍着夏仲进的肩膀说道:“老夏,等俺当了大元帅,你就是大将军,俺大哥当皇帝,咱们老弟兄的好日子就来了”

    “二爷,夏爷,外面打的这么热火,也让小的们出去沾沾光啊”下面有人吆喝着喊道。

    徐鸿举和夏仲进向下看去,却发现是他们自己的亲信护卫,他们这次来到这边,各带了二百余人的精锐,都是跟随日子久了,钱粮温饱的亡命武夫。

    也就因为跟着久了,所以说话也是随便,眼下外面的战场上已经剩下最简单的追杀,出去就是捞功劳,可官军压过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新练出的兵马能不能扛住,若是打不过,这些带来的精锐护卫就要护着徐鸿举和夏仲进逃走

    交战最凶险的时候,精锐护卫的头目都在这庄子的高处观战,在那里夸耀吹嘘,说什么这些苦哈哈哪里知道杀伐,在外面就是待宰羔羊,要是和官军见真章还是要我们出去拼命。

    说归说,可没人真要出去,只说如果不是要护卫两位爷,今日里定当把官军杀的大败。

    当官军马队开始冲锋,当官军弓手开始漫射,田庄内这些精锐护卫都是鸦雀无声,连夸耀都是不敢,生怕话说满了被点将派出去,看着官军这么气势汹汹的,谁敢去露头。

    等到方队出现,一步步向前靠,就那么顶着官军的箭射向前,不断呼喊口号的时候,这伙精锐也都是暗地里讥刺不停,说什么若是这等送死也算能打,天底下岂不是人人能上阵杀敌,连娘们也算。

    更有那老成亲信的,还去徐鸿举和夏仲进那边建议,说现在局面险恶,等崩了就没办法收拾,二位爷还是现在走吧

    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大胜,那些整日里就知道排列站队,着鼓声前进后退,不能跑不能跳,傻乎乎的呆在队列里不知道动,连马步发力都不懂,就知道拿着长杆子向前刺杀的那些穷汉,居然就这么杀退了官军?

    徐鸿举和夏仲进身边的精锐护卫们虽然狂妄,可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远看战场上的场面,虽说细节看不清楚,可他们也知道自己到这个战场上得不到什么好处,或许开始能好看些,可到了最后只有死和逃两条路可选,更大的可能是,马队冲过来的时候就直接被践踏成了肉泥。

    不过大胜之后,冲到外面的战场山,不光可以砍杀官军捞取功劳,还能搜检战场发财,这样的好事可不想放过。

    “兔崽子,是不是忍不住了,都出去,都出去痛快痛快。”到属下的恳求,徐鸿举笑骂说道。

    得到允许,下面轰然答应,上马列队,打开庄子的大门蜂拥而出。

    等那些精锐护卫出动之后,夏仲进忍不住低声劝道:“二爷,咱们这帮部众养刁了,这么放出去,肯定要抢别人的东西,到时候自家人冲撞,闹到教尊那边不妥啊”

    徐鸿举无所谓的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胃口大了那也是自己人的胃口,小的们什么时候都记得孝敬,那些从徐州回来的人各个人五人六的,整日里板着脸,忘了上下规矩,在咱们面前也不知道个恭敬赔笑,这些人就算有用也要防着,天知道那赵进给他们灌了什么米汤,各个昏头了,这些营头练出来了,练兵的秘法咱们也知道了,那就要用咱们自己人,那才放心”

    徐鸿举说完,夏仲进张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出声,只是开口说道:“二爷,这样的大胜,该给教尊那边报喜了

    “报什么报,我大哥那边神通广大,这边大胜,他那边会不知道吗?”徐鸿举笑呵呵的说道,他的注意力完全被战场吸引过来,这种摧枯拉朽的追击让他觉得快意非常。

    “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夏仲进于笑一声,自去安排人禀报了。

    万历末年,山东、河南、南直隶北部大旱,流民处处,当时闻香教为了夺取徐州,搅乱天下,组织了十万流民南下,最后四五万流民围攻徐州,被赵进杀的大败,俘虏无数,就是这一战奠定了赵字营的基业,流民被安排到田庄里耕种,被抽调出来作为团练,成为赵字营的基石,再接下来这几年内,赵字营一直在收拢各处流民,充实自家的基业

    说起来凄惨,这些年来,在辽饷还未开始征发的时候,徐州周围各处,也只有山东苦不堪言,不断的有流民逃亡,等到辽饷开始,各处民不聊生,山东尤甚,逃亡到徐州这边的人更多了。

    赵字营各处最多的就是山东流民,他们当初为了活命跑到这边,一心一意的从安排,出力苦于,可当有了温饱之后,思乡之情就愈发的强烈,这时代的百姓最是故土难离,讲究死也要死在乡土上。

    何况赵字营给他们的环境是完全封闭的,固然可以安全自守,可另一方面,这样封闭的环境也让流民对外界一无所知,有人觉得外面依旧苦难,也有人觉得外面的情况已经变好。

    小民小户天然有一种自私算计,总觉得别人占了他的便宜,被赵字营收拢的第一年和第二年,他们感激涕零感恩戴德,可慢慢的就觉得自己这么辛勤劳作,赵字营不放他们走,一定是占了很大的便宜,这么不放他们走,肯定是家乡那边已经恢复,不然不会封锁这些消息

    零散的逃跑从这个时候开始,大部分的人没有成功,可也有人跑出来了,有人死在半路,可也有人回到了山东,相比于耕田不停的庄户,那些经过训练的团练逃出去并且回到山东的机会更大。

    当回到家乡的时候,所有的幻想都是破灭,剩下的只有后悔和惊慌,因为现在的山东比从前更加苦难,更加让人绝望。

    一路逃回,是幻想支撑着,以为自己回来后会有更好的生活,当发现回到家之后生活远远不如在徐州那边,甚至都不能维持基本的生活的时候,很多人崩溃了,有很多人想要回到徐州,却死在了半路上,也有人自尽在家乡的废墟中,还有人去找了闻香教。

    感谢“元亨利贞、多宝小贼、随心自我0**uu09uu0ar353075i醉后闻开鸿”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请继续支持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