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鲁王王府的态度也不怎么热心,在守城的时候,王府为团练乡勇撒下了大批银钱,本城官军也多有分润,因为这是要护卫自家安危,自然舍得,而这新来客军是朝廷派来,朱家的兵马救助朱家亲藩勋贵,这是理所当然的,还多花钱做什么。( )

    本来大家还以为这客军会因此发作,都是准备相劝,免得一旦翻脸撒手就走,滋阳城又少了几分安全的把握,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把兵马倒是很安静,或许这一路赶路作战太过辛苦,谢过大家筹集的犒劳之后,就在营盘内歇息,有几个出来打交道的,也是哈欠连声,满脸倦容。

    口音有山西的,有河南的,这个倒是对了,那杨肇基从大同回乡,身边老底子肯定要带着,可仓促间兴兵,要河南和北直隶两路跟随,有河南人也不奇怪,大家少不得唏嘘几句,就是咱们山东兵马自高自大,反倒是要外人救援,真是丢人之极。

    从北门进入,就在附近扎营,城内兵马也是撤出了这块防区,将这边划拨给这支援军,一切都是顺利,让心中有些担心的滋阳城父老松了口气,兵马入城总是风险,鲁王王府又突然做出这等混账事,要是对方闹将起来,对城内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算城破了,他家也不要晚遭殃,却不顾全城百姓了。”有人愤然骂道。

    边说边看向城中的鲁王王城,这是城中之城,王城也有城墙环绕,比外面的城墙要矮,不过矮的有限,鲁王王府都在这王城之中,自然比城中百姓又多了几分安全。

    “小声些,莫让番子到了,这次守城,他家好歹还拿出不少银子。”

    “那算什么,如果不是他家到处吞并田产,这乱子没准还起不来”

    议论吆喝几句,很快就是远走离开,那边援军军营中已经开始生活做饭了,大锅是现成的,送来的猪羊直接宰杀洗净,然后把肉切成薄片,丢在滚水里炖煮,很快就是熟了,肉香四溢,“援军”上下人手一个木碗,把肉汤舀进去,掰碎了自己带着的饼子,大口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大队开始休息,附近则是布置下了哨兵值守,这些哨兵态度极为粗暴,任何人都不得靠近,话说不了两句就要动刀,不过这个表现倒是正常,官军都是这个样子,滋阳城上下都已经习惯了。[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有人被这粗暴呵斥之后无趣离开,可也有不怕死的过来,城内某家外来商户可能被这围城吓坏了,见到援军到来,当真是感激涕零,弄了一车犒劳的酒肉,守卫的哨兵倒是没和他为难,把人就这么放了进去。

    眼见着就要天黑,总算可以睡个安心的好觉,滋阳城上上下下都是这么想。

    百户乔山回到王城之后,先去见了司长史,尽管这位右长史现在已经深居简出,可鲁王王府大小事务还都是他来处置,对援军的到来,司长史也是高兴的很,和乔山一同去见了鲁王那边。

    守城的时候舍得花银子,援军解围之后,形势没那么危急,鲁王王府立刻就吝啬起来,不过右长史的建议还是要的,说了几句之后,就立刻拨付出一批物资来,说是明日送去劳军。

    因为这援军来到,司长史的心情颇为不错,看到百户乔山依旧面色沉重,忍不住宽解两句:“这一波劫难总算过去了,不过这一次也不是坏事,最起码朝廷肯定要派大军来咱们兖州府驻守,有大队官兵在这边,咱们就不用忍气吞声了。”

    鲁南一带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事后收拾防备,不管怎么想,朝廷都得增派兵马,那么鲁王王府先前请求的辽镇军兵调防兖州府,肯定会很顺利,等到兖州府这边驻扎近万官军之后,对徐州的姿态就不用那么低了。

    到这话的乔山勉强挤出几分于笑,涩声说道:“徐州那边贼人猖狂,到时候咱们好好出这口恶气”

    司长史笑着拍了拍百户乔山的肩膀,自去忙碌了,乔山慢慢走出值房,先是回到了自己家中,现如今情势危急,王府属官都是带着家眷住在王宫外围,而且多少都带着亲戚,在这个时候,该帮的总归要帮忙,仪卫舍人乔山家里也有十几个亲戚投靠。

    这十几个亲戚有十个是青壮汉子,据说是从城外跑进来的,现如今兵荒马乱的,也只有青壮才能跑出来,什么老人女眷恐怕都够不上了,在家里简单安排了下,百户乔山带着十几个亲戚出了院子,向着王城南门那边走去。

    南门这边有王府护卫和官军驻守,他们早就得了援军到来的消息,此时都是神情轻松,看到乔山领着人过来,连忙招呼说道:“乔大人,辛苦了这么多天,你不在家里好好歇歇,来这边作什么?”

    “你们也辛苦些日子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我和家人替替你们。”百户乔山笑着说道。

    大家也没觉得怎么奇怪,流贼威逼城池,滋阳城全城动员,王府青壮也都是被武装起来,从各家家人亲属里抽调青壮男丁,值守王城的做法还是这乔百户提出来的。

    “这怎么好意思?那可就辛苦乔百户了”每日里在王城大门这边严阵以待,护卫和官军们也辛苦的很,既然乔山提出来,大家客气客气,也就顺水推舟了,不过也不好全部离开,大伙又是抽签,留了十个手气不好的在这边,其他人一哄而散,有人回家,更多的人则是去外面找乐子了。

    现在局势这么放松,自然没有上城头张望的道理,乔百户身份贵重,被请进了屋子里喝茶,他几个亲戚也是沾光,都是跟了进去,等到伺候奉承的人离开,乔山端起茶碗,可手却是颤抖不停,茶水不停的溅出去。

    “诸位,我我家人能平安无事吗?到到时候”乔山说话的声音同样颤抖不停。

    “不用担心,门上有记号,马匹和行李都已经收拾好了,答应的肯定能做到。”坐在乔山对面的“亲戚”闷声说道。

    百户乔山坐在那里愣怔了半响,脸上露出个比苦还难看的笑容,惨然笑道:“诸位,要是担心乔某事后,直接一刀杀了就好,可乔某父母和妻小”

    “说过不用担心,答应的肯定能做到。”对方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

    “是是说话算数,这个都知道。”乔山不知道是奉承还是安慰,只在那里喃喃说道。

    就在这时候,在外面看守的护卫快步跑进来,有些纳闷的说道:“乔大人,有大队人马正靠过来,没说官军要来啊?”

    乔山身子一震,连忙站起说道:“去看看,我事先也没说。”

    一于人一起来到了王城城头,留下来的一些护卫都在向下张望,乔百户的“亲戚”们也是好奇的向下看,至于其他几处的王城护卫,一来天黑了看不清不到,二来谁也不愿意多事。

    “乔大人,你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人招呼说道。

    能到马蹄声和脚步声,而且还是颇为整齐的声音,等靠近过来之后,就那么停在城门外面,为首的人用长杆挑着大灯笼照明,映照在队列上面,的确是官军的服号,此时那大灯笼正在左右摆动。

    乔山盯着看了几眼,忍不住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招呼那人的肩膀,开口说道:“对不住了。”

    这话让人奇怪,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乔山手中已经多了把短刀,直接刺入这人的胸膛,一手刺杀,另一手牢牢的捂住对方的嘴,就在这个时候,百户乔山的其他“亲戚”也在同时动手,事发仓促,又是自家人的内讧,谁能反应过来,更何况放松时候对方动了杀心,当真躲不过逃不过。

    城头上传来几声低沉的惨呼惊叫,很快就是安静下来,还在抽搐的尸体被小心放平在城头,有一人粗着嗓子冲下面喊道:“这里可是鲁王岁的王城,无关人等走远些,不要惊扰了銮驾。”

    这边喊,城头几人已经是向下跑去,因为局势没有那么紧张,这王城各处城门始终没被堵死,要开这个城门,实在简单的很。

    城门大开,灯笼引导下的兵马一拥而入,百户乔山脸色苍白的站在旁边,看着整齐森然的骑兵步卒从面前经过,偶尔有人扫过一眼,就好像在他身上刺一刀一样,乔山身子就颤一下。

    “什么”前面有人惊呼疑问,才说了半截,只到“嗖”的声急响,那惊呼戛然而止。

    百户乔山身边的“亲戚”推了他一把,乔山这才反应过来,快步来到正在整队的队伍前面,赵进此时还在马上,乔山看到赵进之后,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结结巴巴的磕头说道:“进进爷。”

    “做完事再说,你不用担心,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做到。”赵进回答的很简短,说完这句,赵进抬高了声音说道:“蒙面套头,不得滥杀、、抢掠,不得私自放走一人,不要丢下一名同伴,生死都要带回来,令进退,按照事先的吩咐动作。”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