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乔山来这边的“亲戚”站在了队伍前方,赵字营已经分为许多队,一名“亲戚”后面跟着一队,还有人在关闭王城的城门,等到门闩落下的是偶,赵进挥了挥手,各队在引导下,向着自己的目标行进,密集的马蹄声脚步声,开始在王城内响起,没过多久,惊呼声也是响起。( )

    赵进他们这一路的引导有两个,乔山和他“亲戚”,赵进这一队共有百人,二十几人骑马,其余都是步行,赵进身边有几名张弓搭箭的家丁,神情紧张的盯着周围。

    藩王居城自然和平民百姓居住的地方不一样,外面天黑下来,大部分的街道都是黑暗无光,而这王城内每隔一段距离都有灯火映照,颇为明亮,放在平时,这自然是王室气派,富贵滔天,放在这个时候,却给了赵字营队伍很多方便。

    走入外宅外院区域,就开始遇到人了,或者闲逛,或者回返,赵字营各队都是光明正大的在街上行进,彼此肯定要碰上,绝大多数的王府人等都会诧异的喝问

    “你们”赵进这一队前面,就有两个结伴下夜的人,看到眼前这么多拿着兵器的健壮汉子走来,愣在那边,不知如何反应,只不过也来不及做多反应,开口说了两个字,就被飞来的箭支射杀。

    赵进和身边众人都已经蒙上脸,沉默着向前,此时安静的鲁王王城已经骚动喧闹起来,耳力稍微好些,都能到各处传来的惊呼和惨叫,在赵进这一队前面,也不断有尸体躺倒,或者是弓箭射杀,或者是骑马家丁直接追上去。

    “将主真是好胆略,好魄力。”众人沉默,却有人在夸赞赵进,从他的语气能出来,此时他轻松的很。

    “你没有猜到做这个吗?”“将主”这个称呼真让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赵进倒也没什么紧张,开口反问,在这个当口,能如此说话的,也只有跟在身边的马冲昊了。

    “隐约有猜到,可还是没想到将主真敢做这个,直到进了城内,属下才敢确信。”

    赵进没有回答,这么沉默着向前走了几步,却开口说道:“我要感谢闻香教这次大乱。( ”

    “这不是将主事先有所布置吗?”马冲昊似笑非笑的说道,能跟着过来,马冲昊也知道自己真正被接纳,从前他一直客气恭谨,在这个时候倒是放得开了。

    “怎么可能是我布置的,我又不是神仙,我只是在某些时候帮了帮。”

    前面有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却是箭射过去,被他闪过了要害,钉在肩膀上,只在那里大呼示警,骑马家丁马上赶过去一刀结果掉,开弓的那名家丁神色有些惭愧,赵进却没有责备,因为惨叫声已经此起彼伏的响起。

    “加快脚步”赵进催促了一句,大家都停了闲聊,快步向着目标行进。

    王城是城中之城,防护严密,也因为王城的遮蔽防护,内部的各处宅院就稀松平常了,墙壁大多是为了分隔,而不是为了阻拦,稍高些的墙壁也很容易翻过去。

    在王府正门处也有十几名护卫官兵,但赵进率领这一队赶过来的时候,正看到他们在逃散,此时如果不是傻子,都知道鲁王王府出大事了,可他们也没有拼命的打算,在这里当差的,都是图个轻松快活,谁能想到会面临杀伐,一想到出生死,人人都是脚软,就不要说什么拼命护卫了。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逃命的机会并不大,现在赵字营各队已经从周围各处向内逼来,好像一个口袋在逐渐扎紧,王城各处城门关闭之后,就没有人能从这口袋中逃出去了。

    王府门前护卫逃散,大门偏门都是按照值夜的规矩紧闭,不过这也难不倒赵进这边,有人直接将飞爪丢上了墙头,抓着绳索攀爬进去,里面也有惊呼和惨叫,然后大门从里面被打开,赵进率领众人一拥而入。

    真正的抵抗反倒是在王府内院,那值夜的卫队护卫自知不敌,有人逃了,可也有人想要尽忠效死,不过武技不如人,没什么厮杀经验,装备上更是不如,也只能效死尽忠。

    带队的乔山也已经蒙了面,倒是省却很多麻烦,免得被人临死大骂之类,赵进虽然没有跑起来,可步速越来越快,可能在这个时候他也有些紧张急躁。

    “老乔,鲁王和他在府内的几个儿子现在应该藏进密道或者地窖里了吧?你能找出来那些地方吗?”

    “将爷,有人能藏进去,但有人还不知道藏进去,他们这一代代被圈养在城内,早就养傻了。”乔山涩声说道。

    自成祖朱棣靖难之后,藩王就不得出封地城池,等于是被圈在里面,一辈子在一座城池中,世世代代如此,又是鲁王这等自开国就封在兖州府府城的,早就没什么胆色和见识,甚至正常的反应也不必提了。

    可能觉得自己这感慨让人生疑,百户乔山咬咬牙又是说道:“请将爷放心,就算他们藏起来,小的也有法子找到

    赵字营已经不止一队进了这王府内院,除了或拼死或逃跑的护卫们,其余的都是宫女和宦官了,也有些壮实阉人拿着武器棍棒拼命,不过下场也就是拼了这条命,对赵字营造不成什么损伤,至于宫女都在躲,都在逃,在这样的情形下,每个人都觉得大祸临头,这些凶神恶煞的蒙面贼盗,而且还是官军打扮的贼盗进了王府,肯定要烧杀淫掠,肆意妄为,在这样的情形下,女人肯定是最惨的。

    不过出乎宫女们预料的是,这伙凶神恶煞的贼盗没有让他们逃,将他们圈押起来,可也没有做别的,就是正常看管,甚至连手上便宜都没有占。

    谁也想不到,会有人突入王城之中,谁也想不到,在城池没有陷落的情况下,会有人对藩王下手,这可是天底下仅次于大明天子的贵人,在这样的猝不及防之下,问出什么来很简单,不用拷打逼问,刀架在脖子上,什么都说了。

    这一代鲁王即位时间不长,三个孩子都没有成年,和父母在一起居住,抓来外面的宫女询问,就知道鲁王的儿子们去了偏房,鲁王正在内室,他们都没有离开王宫,兵分几路,有人去抓鲁王的孩子,赵进则是跟着带路的宫女,直入王宫。

    王宫规制不小,可终究是室内,伺候的宫女宦官惊慌逃避,可也没什么地方可去,被抓住之后直接带到了外面,等进入鲁王卧室的时候,和赵进所预料的差不多,鲁王已经不见了踪影,按照女官们的说法,两个鲁王最喜欢的姬妾也在这边,同样不知所踪。

    有熟悉家宅规制的家丁已经准备上前搜寻,再怎么隐秘的密室地道,都是有痕迹可循,对外行来说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懂行的很容易找到。

    自从来到这卧室门前,乔山情绪就很是不稳,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盯着他的家丁已经随时准备动手杀人了,就在这个时候,乔山压低声音说道:“将爷,让小人来试试。”

    声音压得很低,他身体还朝着赵进那边靠了靠,多亏幅度不大,不然的话就要挨上一刀了。

    赵进瞥了一眼过来,只是点头,挥手示意让他上前,百户乔山深吸了口气,上前扬声说道:“王爷,小的是乔山,仪卫舍人乔山,王府内潜伏的邪教妖孽作乱,已经被小的领人挡住了,特请王爷和小的去个安全地方。”

    “王爷,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万一反贼冲进来,王爷金之体。”乔山继续喊道。

    “要是有什么夹墙密道的,他们不会向外看吗?”赵进在外面低声说道。

    对这个马冲昊倒是懂行,压低声音解释说道:“能向外看,也就能被里面看到,那就容易被搜出来,真正保命逃跑的,没这个规制,将主不用担心,这些王爷什么的,傻得很。”

    他这个评价刚说完,就到卧室内有了反应,那个雕工精美的大床下传来“咔哒”一声响,有什么盖子掀开,然后到惶急的声音说道:“是乔山吗?外面怎么样了?”

    到这个声音,乔山没有反应,只是叹了口气,赵字营家丁直接冲了上去,几声尖叫痛呼,一男四女还有两个宦官被拽了出来,除了鲁王和姬妾之外,还有伺候的宫女和宦官。

    “这这是怎么回事,乔山,你不是说没事吗?”被架过来的鲁王满脸惊恐,可问出来的话却很幼稚。

    等看到赵进等人之后,却是官军衣甲蒙面打扮,鲁王立刻满脸愤怒,色厉内荏的喝道:“你们是朝廷官军,怎么敢对本王无礼”

    话说了半截,直接被人摔倒地上,这才知道不对,至于那几个女人和宦官,早就吓得魂不附体,在那里瑟瑟发抖

    鲁王是个白净瘦弱的中年人,在地上挣扎起来只是盯着乔山看,一叠声的询问说道:“乔山,乔山,到底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