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辽民们的表现,在赵字营做过些年头的家丁团练都颇多赞赏,从前各次大乱聚拢来的流民百姓很难管,倒不是说他们没有敬畏,而是这些百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规矩约束之类的毫无概念,就要靠着鞭子木棒一次次的惩罚纠正,而团练从召集到训练就更不必说,开始的时候,连左右都认不清,而辽民们多少要好些,可能跟过来的大部分是逃兵有关,在军营里呆久了,多少明白进退规矩,能够从喝令,那些矿工出身的居然和逃兵差不多的素质,这让人觉得颇为惊喜。<strong>ong>

    对于气势汹汹逼近的房家镇百姓,赵字营家丁可没有什么“光天化日、人命关天”的顾忌,直接就是长矛平端,弓箭半开,杀气森森的看着对方,在这样的威逼下,原本气势汹汹的人群越走越慢,距离几十步的时候再也不敢向前了,在那边站定之后,却有人大声吆喝说道:“你们拿着这么多家什兵器,光天化日的,这是要造反吗?”

    话音刚落,一支箭就准确的钉入他身前地面,徐州队伍一名队正高声喊道:“不想找死的话,就有话快说!”

    这一根箭射出去,就把镇子里过来的人群吓得四散开来,看着赵字营这边没有后续的动静,这才慢慢的又是向前聚拢。

    人群就那么停滞不前,骚动了一会之后,却有几个人从后面走到前排,大声吆喝着说道:“拿着刀枪就能吓唬人吗?你们拿着刀枪就能偷我们的羊吗?”

    到这个吆喝,戒备的赵字营家丁禁不住一愣,其中有几人昨天是跟着过去买羊的,顿时大声吼了回去:“胡说八道,我们给了钱的,你们镇子里还比市价多要了几十文!”

    “房老六,你出来,他们给过你钱了吗?”先前出来吆喝的那人回头喊道。

    随着这喊话,一个中年男子畏缩着走出来,看了一眼说了几句,“大声点”那人毫不客气呵斥了句,“没拿过什么钱,今早我家小子去放羊的时候,发现少了两头,又有人说这边有羊肉香味。”

    这声音可是不小,至于这羊肉香味那不必说了,大锅的骨头汤翻滚,膻味香气浓烈的很,谁都能闻得到,那边这么一说,顿时群情激奋,人群不顾这边利刃弓箭的威胁,又是向前走了几步,如果不是这边弓箭张开,恐怕还要继续向前。<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如此煞有介事的模样,连这边带队的几个队正都糊涂了,忍不住看了眼自己的同伴,那去买羊的立刻火大了,在那里吆喝说道:“你们不信自家兄弟吗?咱们规矩这么严,我敢去偷羊吗?那才几两银子,我何苦把自己搭进去!”

    都不用他赌咒发誓,这几句话就够了,队正们都是反应过来,脸色却已经冷了,为首的闷声说道:“再向前一步,格杀勿论!”

    说完后手重重向下一挥,手持兵器的赵字营各队都是齐齐呼喊一声“杀”,这声势震撼的很,又是把骚动的场面安静下去,不少房家镇的百姓都急忙向后退,一时间混乱无比。

    “你们偷了羊,还想杀人,这到底有没有天理王法,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什么江洋大盗!”又有人指着这边大骂说道。

    带队的管事们已经走过来,他们之所以一开始没有向前,是因为在布置营地,本来准备出发,现在却准备死守了,辽东难民们虽然惊慌却没有乱,他们也明白一个道理,辽东人在山东的名声本来就不好,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乱子,如果溃散被人抓住,只怕没有好下场,还不如紧跟徐州的队伍。

    “这就是明着诬陷咱们,要找咱们的麻烦,可气昨天买羊的时候没几个见证。”

    “买羊又会有多少见证的,你看现在这个场面,你觉得那些见证的人敢说什么真话吗?”

    闷声说了几句,那边居然有两个穿着破棉袄的老汉走了过来,这样穷苦老汉谁会动手,杀了也没什么用处,那两个老汉开始还有些害怕,看到这个态势,却是越走越快,到了距离十几步的地方,朝着地上一坐,捶胸顿足的大哭起来,嘴里只说着“养羊等着看病救命,却被人偷了,这还怎么活”之类的话语,涕泪交流,很是真切,另一位拿头抢地,说要不给个说法,今天就死在这里。

    这等场面让人气闷无比,几个管事皱眉,而房家镇的人群看到这边队伍的迟疑,情绪又是高涨起来,有人不住的喊道“去报官,去报官,他们拿着兵器,又和北边的蛮子在一块,来路不正!”“乡亲们,咱们也去拿家什,得护住咱们镇子,不能让他们进去糟践!”

    在徐州这边已经能看的清楚,对面人群里有不少青壮拿着兵器什么的,看起来是乡勇团练的模样,虽说对方的武力看着什么都不是,可这事却让每个人都觉得不舒服,一名管事嘟囔着骂了句,然后说道:“要不就认了这个倒霉,再给他两头羊的银子,娘的,本来是大伙高兴的好事,结果弄出这样的是非来。”

    “几位!可不能给他们银子,这就是个讹人找茬的手段!”正在这个时候,一名徐州义勇插话说道,这义勇姓贾,名叫贾通,是蔡华军招募来的邳州人,四十岁年纪的光棍汉,做不了家丁团练又不愿意去做巡丁管琐碎事,索性在徐州义勇里图个自在,他经历的多,江湖经验丰富的很。

    看到几名管事看过来,贾通也不怯场,在那里说道:“咱们给了银子他们都能抵赖说没给,你就算再给银子,难道他们就没有别的法子了,这伙山东侉子就是要找咱们的麻烦。”

    “贾师傅,那你怎么看?”赵字营的管事们都知道分寸,也从不摆架子给人看,反倒谦虚的很,这态度让贾通很舒服,继续皱着眉头说道:“江湖上这样的事情不多,一般都是地方豪强讹诈过往客商的手段,可也有个不碰强龙的规矩,咱们把人又把刀枪亮出来了,他们几人的镇子还这么不知好歹,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想要了局,只怕要见血出人命了。”

    这话让几名管事的眼皮都跳了下,死人倒是不怕,可带着这么多辽东百姓而且还不在赵字营的控制范围之内,如果再闹出什么事情来的话,后续的麻烦可是不少,每个人脸上都有懊丧的神色,本以为能出来立功,谁想到事事不顺利。

    “贾师傅,你说怎么办?”

    “这局面反正没得善了,也没必要和他们客气,先把那两个老的抓回来,你们别觉得那老汉可怜,每一处都有这等年纪大了的老无赖,仗着年纪大,不怕死,什么事情都去撒泼打滚,死了痛快,不死还有便宜赚,他们俩这个模样,家里能养得起羊吗?”这贾通看事情可是准的很。

    管事们对视了眼,立刻有人喊过家丁来吩咐,那边两个老汉还在满地打滚哭天抢地,家丁们都在皱眉为难,真刀真枪的搏杀大家都不怕,可总不能对这么个老人下手,他们的顾忌让房家镇的百姓更是群情激动,又是向前走了几步,双方越来越近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名家丁丢下兵器向外跑去,大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两个老汉已经被直接抓了回去,场面变得安静,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随即才有人高声喊道:“乡亲们,这伙人连老人家都要抓,怎么不能忍啊!”

    人群立刻沸腾了,有人怒骂吆喝,可在赵字营严整队列的威逼下,却没有人敢靠前一步。

    两个老汉被抓进队伍里之后,居然不怎么害怕,还真是活到这个年纪觉得无所顾忌了,那贾通却带着几个义勇过来,先吩咐把人按住了,然后掏出匕首来在两个老汉手上直接划了个血口子,鲜血流淌,人也疼得乱叫,只在那里喊道:“杀人了!”

    这惨嚎外面的房家镇人群也得清楚,可却没有什么急忙向前的人,不少人都是看向队伍里几个,好像再等他们拿个主意。

    贾通还没做完,却是从口袋里掏出盐来就这么抹在两个老汉的伤口上,伤口上抹了盐,那可是疼痛加倍,贾通冷声说道:“问你们什么就说什么,不然把你们浑身上下割开口子,然后再撒盐上去,到时候你们求着想死都不能。”

    对这两个老汉,威胁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了,没多久,贾通就去找到了管事那边“这件事背后是楼家指使的,这两个老汉都是村里的孤老破落户,图赏钱才出来耍赖,说天没亮就拿着名帖去县城报官,官差马上就要过来。”

    “楼家?这里不是房家镇吗?”管事下意识问了句。

    “这镇子楼家人占三成,房家占七成,据说从前都是一个姓氏,那楼家发达之后,这边就是楼家人说话管用了。”这个倒是没想到的。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