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个处置方式,扬州所谓的十大盐商名次已经换了一大半,甚至还有不在前十的人冲进来,要知道在赵字营出现之前,这十大盐商的人物和排序已经持续了过百年,谁也想不到会因为徐州而骤变。[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清江浦和扬州的豪商们虽然在赵字营的屋檐下,而且在发财相关上各种有求于赵进,可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总想给自己找回场子,挽救下可怜的自尊。

    赵进前往赴宴商谈,豪商们自然要铺陈珍馐,尽可能的摆出豪奢气派,不然就是对赵进不敬,也是跌了自家的面子,原本这秦淮和扬州的莺莺燕燕都要被请来在宴席上献艺的,若是赵进和身边伙伴看中哪个,直接带回徐州就好,这也是江淮富商们的常见调调,但这个提前就被严词拒绝,这才打消了念头。

    不过没有女乐倡优,宴席本身也是了不得的,赵进在王家做客的时候,宴席上有一道菜,都是两个指节长短的肉丝,入口滑嫩,味道鲜美,吃起来很像是鸡丝,赵进随口问了句“这鸡肉如何做法?”,却没想到这个是鸽脯肉,而且是鸽脯上最中间的一条,这个是最嫩最鲜的部位,为做这一盘菜,足足耗用了过百只鸽子。

    到这个说法,赵进被吓了一跳,心想居然豪奢如此,这件事很快在清江浦传扬开来,豪商们都是津津乐道,私下里都说,这徐州赵进本事那么大,赚到那么多银钱,在享用格局上还是寻常,也只知道烤饼腌菜羊肉这样的粗糙饭食,哪比得上咱们清江浦的底蕴传承。

    处处要找面子,处处找不回,难得在饮食享用上胜过,大家都觉得兴高采烈。

    接下来的宴席中,吃到了只在猪背上割一块肉的名菜,只用鱼眼下面那块肉的,还有什么来自海上的海鲜,来自塞北的驼峰,甚至还有来自关外的熊掌鹿肉之类,赵进也没有吃出怎么好吃,无非觉得新鲜有趣,反正这些商人们供应得起,也没必要让他们节省。

    跟随赵进的护卫有一批人是马冲昊调教过的,赵进在别家饮宴的时候,后厨从准备材料到上菜,一整套流程都有家丁守着,每一个可能会做手脚的环节都有人紧盯,每一道送到赵进桌上的菜,包括茶酒点心,都要有三个人先品尝,然后才能送上去,按照马冲昊的话讲,如果真有心的话,害人的手段可以说是无孔不入,一定要严防死守。(

    赵进来到清江浦之后,赵字营处理政务的中心也跟着来到了这边,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消息每日依旧在王兆靖那边汇总,本地云山行总店的亲信人等也被调过来协助,自从济宁和青州府的动乱之后,冀南三府的大名官军已经部署招募完毕,而赵进来到清江浦之后,河南那新编练的三官军也开始部署。

    河南这新编官军营盘在仪封县,这是距离归德府最近的一个县,就在黄河边上,倒也不能说这个部署有什么针对,毕竟河南没有把这支兵马放在归德府,就算把兵马放在归德府了,从法理上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着理所当然,赵字营相关方面却不会掉以轻心,从大势上,这是针对徐州落下的第二颗子,不过这第二颗子没有触及赵字营的底线,说明朝廷那边也有分寸在。

    这一年大明各省闹过地震,发过洪水,但总体来说还算太平无事,北边的蒙古各部,东北边的建州女真都没有什么异动,西南的土司们已经被官军压制到了贵州偏僻地界,而皮岛毛文龙的报捷,西南官军的几场大胜,更是让天启三年有了点起色,已经有人说什么“中兴”,不过很快被各方压了下来,这用词实在太不合适。

    京师那边还有消息传来,说朝廷给各省总督、总制、巡抚以及总兵、副将、参将发下公文,让他们操练兵马不得懈怠,不能因为这一年的太平而松懈,因为蒙古和女真的大敌仍在,西南也没有完全平静,万万不可麻痹大意,朝廷既然有这样的说法,下面也要有所回应,一时间各处都在操练兵马,很是声势喧天。

    尽管中都凤阳的官军、凤阳巡抚的标营、狼山副将的兵马等于将清江浦三面环绕,他们在这个时候也在操练不停,可官军们的动作丝毫没有影响清江浦的节日气氛,这边无论贫富贵贱,每个人都在关注这比武大会,兜里稍微有点闲散铜钱,就捉摸着去云山行各处分店下注碰碰运气,各处分店门前墙边都贴着每日比赛的对局和赔率,他们这边就收取赌注开出单据,到时候凭输赢赔付,至于有钱有体面的,则是去比武场那边看比试,那边吃喝玩乐都是全的。

    只不过这气氛和赵进他们没什么关系,每日里依旧是去各家赴宴,不厌其烦的敲定各种生意上的细节,甚至还抽出空去运盐河和黄河交汇的地方看了看,清江浦和扬州商人们的请求开始紧迫了不少,这比武大会开始几天比赛繁多,可越进行到最后,比赛场次就越少,总不好真到最后几场露面,那还有什么安定人心的意义。

    对这件事,赵进很是顺应人意,腊月二十这天,比武大会一共决出了六十四位强手,这里面的武人,或是各家请来的,或是自己有背景实力的,要不然就是本来就有名号的人物,没有一个弱者,每一场的对决都值得期待,对很多人来说,这比武大会到这个时候才算开始,下注的彩金也开始暴增,整个清江浦愈发喜庆热烈,赵进就要参加这决出三十二强比赛的开幕,以后也会尽可能每场都到。

    比武大会进行到这个时候,过来观看的官绅富贵人等越来越多,据说还有南京城内带着爵位的大佬过来,当然是微服出行,比武场的门票和座位都变得很稀少珍贵,在这个时候,即便是赵进的安全要紧,可也不能带着太多的护卫进场,不然本地商人们太难做了。

    清江浦商会颇为小心的提出建议,本以为会被赵进身边的亲信呵斥,没想到大家都是很配合,既然是安定人心,那就不能把气氛弄得太过紧张,跟随进场披甲家丁压缩到三十名,自然也是不能骑马的,在比武场那等类似城池的地方,倒也不必担心什么危险,不过,事先肯定要将这比武场里外仔细检查,外面肯定有家丁巡丁待命,这些都是必须要做的。

    决出六十四名选手之后,比武大会休赛一天,云山行派出人手将“聚宝盆”比武场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巡丁又将这边仔细检查,然后进行封锁,不准任何人进出,就这么一直等到第二天赵进来到。

    和赵进来到清江浦的时候一样,有资格进入比武场观战的富贵人等都早早来这边等待,倒是参赛的武人们都在休整预备,另外那些只是买票进来看比武的人士没几个过来的,他们也没必要去讲这些礼数,凡是早来这边的都是去附近吃个早点,或者直接就在这比武馆周围的区域寻欢作乐到早晨,现在正在恢复精神,等开赛时候进去就好。

    赵进和伙伴们没有晚起的习惯,算着时候差不多,就一起来到这边,和答应清江浦商会的一样,赵进身边除了几位伙伴之外,就带着一个连的骑马家丁,三十人护卫他进入,其他的则是和巡丁在外面检查入场人士,防止有什么危险。

    彼此少不得礼数客套,等要进场的时候,清江浦商会的几个头面人物上前小声说了几句,这比武大会进行到这个阶段,过来看的不光是那些富贵闲人、纨绔子弟,居然还有南京和江南贵家的女眷来,江南地方向来开风气之先,可这等作风实在太惊世骇俗了些,连赵进都被吓了一跳。

    说起原因很简单,过来参加比武的除了那些江湖武夫,和豪门家将之外,也有贵家出身的子弟,甚至还有士人一等,这些或者是家传武学,或者是剑风流,人又长得俊秀些,自然被各家闺秀念叨,而且这等人物只要不是寒门出身的,往往亲事早就定下,虽说婚前不见面,可能在这样的场合看看自家郎君的风采总是极好的事情,再说这场比武大会南直隶各处都在哄传,全家来看几场,在年前也能赶回去。

    可巧这“聚宝盆”比武场内有专供富豪人物的包厢,正适合这些女眷们,免得她们受风霜之苦,也免得他们抛头露面,为了这些女眷内眷,清江浦商会不少人物都把自己的包厢让了出来。

    当然,这等大家闺秀女眷坐着马车前来,自然不方便被赵字营的家丁巡丁上去检查,所以要让赵进通融一二,对这个要求,赵进也是从善如流,他只是有些纳闷,从马车上下来之后要经过坐席才能到包厢,那时候怎么做到不被人瞧见?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