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这软里带硬的话语,凤阳巡抚深吸了几口气,好像在忍耐什么,转头看向狼山副将,狼山副将却回他个哭丧脸,看到这个表情,凤阳巡抚郭尚友整个人都泄气了,转头虚弱无力的说道:“那就答应了贵方,但答应之后,还请贵方严守承诺,不要攻城略地,杀伤官民。[ 超多好看小说]”

    董冰峰没有接这句话,自顾自的开口说道:“你们兵马撤回军营,以后只能在营盘周围十里活动,从今日起,官军若有任何妄动,今天所谈的一切都不作数,到时候我徐州兵马南下,可就不会有任何通融了。”

    这些要求同样严苛,不过凤阳巡抚和狼山副将却没有先前那么愤怒尴尬,既然已经答应了一个条件,再答应一个也无妨了,事到如今,这个严苛的要求也是顺理成章,巡抚郭尚友和副将陆全有对视一眼,倒都是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等这次事了,无论如何也要辞官回乡了,淮扬凶险,还是离着越远越好。

    谈定之后,双方各自回营,本来约好是第三天开始,不过官军方面还是找尽理由拖延了一天,就这一天内,有从西边来的快马进入了官军大营,接下来,徐州大胜的消息开始在扬州府流传。

    双方这般按兵不动,倒是让高邮州上下松了口气,每天也敢开城一个时辰,供城内士民进出,然后高邮州本地头面人物也去赵字营和官军两处打活动,不过这短暂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按照北边的消息,清江浦那边又有两徐州人马开来,而官军那边也开始封闭大营,不允许外人进出。

    高邮州慌不迭的封闭城门,城内没有官兵在了,只能大家凑钱募集民壮团练,由教头和捕快们带着在城头值守,他们中也有上过战场的人物,只觉得双方的动静很古怪,这等大军对峙,彼此间的侦骑探马肯定要频繁活动,互相猎杀遮蔽,按说在中点的高邮城池上应该可以看到。

    结果这几日下来,只见徐州骑兵活动,却不见官军骑兵出现,难道就这么闭营不出吗?尽管徐州骑兵看着比官军还像官军,那一身铁甲,)做事的规矩森然。( )

    然后城头上的值守丁壮看到有把官军向着徐州人马的大营开过去,城头上懂或不懂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那边徐州人马可是近万,你这一多人过去干什么,难道是送菜吗?这一多官军过去就没有见他们回来,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接下来又有把官军过去,也不见回来,就这么持续了四天左右,然后城外就有人过来报信,说是官军已经后撤散了,而赵字营也开始分批向后撤军,但比来时的人可多了不少。

    官军各营各队被告知徐州人马已经回撤,要分别安排他们出去驻防,因为轻骑探马都不在向外派出,整个官军大营的消息是完全封闭的,没有人知道外面的状况,到这个安排,大家只是庆幸的松了口气,然后没有任何怀疑的出发。

    当这些把人几百人的营头过了高邮州之后,就会被绝对优势的赵字营家丁团团包围,然后率队的军将们都不会有任何的战意和勇气,直接吆喝着让大家缴械投降,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还会傻傻的去死战,都是令投降,乖乖的做了俘虏,他们不会注意到带队的军将在投降后会离开队伍,回到泰州和狼山去。

    就这么一队接着一队,巡抚和副总兵把答应赵字营的人数全都送了过去,这些俘虏会在团练的押送下去往淮安府的东部,运盐河的疏浚和修建,淮安府各处田庄的规划,以及种种需要劳力的地方都等着他们去忙碌。

    没有什么耽搁,参与比武场刺杀的扬州豪门都被抄家抓起,这些人家全家都被官军押送到董冰峰手上,和他们一起的还有账面上五成的家产。

    当这些人送过来的时候,董冰峰和周学智才知道,敢情刺杀的事情一传开,凤阳巡抚立刻派自己的亲兵进城控制住参与的那些豪门人家,原来这巡抚早就有服软脱身的打算,而且这一次参与的官府中人都是大发横财,扬州盐商们的家业可不是一般的庞大。

    凤阳巡抚和淮扬道、扬州知府楸淮安知府、狼山副将联名上,说南直隶江北官军同贼军血战,杀敌过万,但贼军势大,官军寡不敌众,死伤过半,只得后退自保,巡抚和副将都愿意引罪辞官,而南京派过来的三兵马早早的就是坐船回返,根本不愿意去趟这个浑水。

    江淮一带剑拔弩张的气氛迅速变得缓和,这让淮安府和扬州府的官商士民们松了口气,本来民间对巡抚和副将等人擅启战事颇为不满,现在又有人在称赞他们识大体知大局,当凤阳巡抚和狼山副将准备辞官的时候,甚至还有士绅人物联名去挽留。

    更多的人开始重新过年,从腊月底开始,原本该庆祝狂欢的时节却变成了提心吊胆的日子,现在总算可以好好快活一番,也有些大户人家趁着这平静搬家,大多数去往江南,有少数则是去了徐州,不管去哪里,他们都没有撤走在徐州和清江浦生意铺面。

    没有人注意到这纷乱中,有几艘船进入长江,在扬州码头那边短暂停靠之后又是继续北上,这样的船只太多,自然没有人太过在意,也就没有人知道,那几艘船上装着十八磅的大炮,如果凤阳巡抚不答应赵字营的条件,那么这几门炮就是用来敲开扬州和泰州城的利器。

    大名官军与河南官军一万一余,战死被俘八余众,副将周宝禄不知所踪,怀疑尽忠殉国,山东官军一万六余,战死被俘一万二余,总兵杨国栋败走,参将以下武官百余被俘战死,凤阳官军五余,自主将以下全军覆没,狼山镇兵马与凤阳巡抚标营合计一万二余,战死被俘七余众,余部退守扬州。

    在天启三年腊月,朝廷动员官军五万,号称十万,会剿徐州,大败而归,朝野震动。

    这个失败来的太快,以至于朝廷一时间没有反应,当各路消息传到京师的时候,甚至连魏忠贤的政敌都没有拿这个作为攻讦的理由,甚至没有行动,没有人相信会有这样的结果,怎么可能败了,这样规模的战事,怎么可能败的这么快?道对战的不是徐州邳州的豪强乱众吗?出动了这么多精锐,又是发动的这么突然,怎么就打败了?

    当消息传到某些官员手上的时候,很多人看完信都是将信纸丢了出去“一日之内这般大败,这样的战报军情是说先生的本子吗?”“必然不对,这等有违常理的乡野传说不要拿过来!”“是不是魏阉设下的圈套?”等等等等,总的来说就是不信。

    不过大家都在地方上有丝万缕的关系,当各种公文和私信汇集京师之后,如此不可思议的大败也变成了现实,当知道这个确实发生之后,朝廷上下一时失语,本以为就是寻常作乱的贼众,怎么就变成了这般强势的大物,那徐州地处天下中枢之地,毗邻运河要道,在南北两直隶的腰上,这样的地方有了这样的贼军,那这江山社稷怎么办?

    但这迟疑没有多久,几天后,大家顾不得什么正月年节,立刻开始上疏,这等大败,兵部尚赵彦不死不足以谢天下,司礼监提督太监魏忠贤多有策动,祸国殃民,应当从重处置,从这桩败绩上就能看出来,从万历末年到现在的历次大败都能找到根源,无非是这魏阉作祟,只要罢黜阉党奸邪,换上清正名臣,那么官军立刻能够反败为胜,势如破竹。

    还有人联系上了已经督师辽东的阁老孙承宗,说现在众望所归,请孙阁老回京主持大局,重现这众正盈朝的大好局面。

    大家一边频繁上,攻讦政敌,一边却又有些战战兢兢,那魏忠贤是天子心腹,又手握厂卫,随时可以翻盘,到时候若京师大索,大家也无能为力,而且大家能感觉出来,依附魏忠贤的楚党、齐党在一开始失语之后,立刻上驳斥,说这次大败的原因是因为有人勾结贼众,掣肘内应,什么理由都是拿来说的,眼下只不过进入了正常的争论节奏而已。

    可让所有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权倾朝野的魏忠贤对这些攻击始终没有反应,反而做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在正月十五前后的时候,宫中有旨意下达,令兵部尚赵彦督师,司礼监提督太监魏忠贤监军,统领各路兵马会剿徐州乱贼。

    其中京营两万,保定镇兵马三,真定府驻军四,宣府边军步骑八,大同边军步骑七余,榆林、延绥边军合计一万六,令河南和山东、大名三镇新编练官军四万,南直隶、湖广和浙江三省各自编练兵马,严加戒备,各路大军汇集河间府之后,进剿徐州。

    ***********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