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你这狗贼,你也有今天啊!”

    “魏忠贤,你不得好死!”

    仿佛是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似的,一群人指着他唾骂。( 至还朝这边丢了石子和菜叶,就好像那些被斩首之前游街的死囚一样。

    也对啊,现在和死囚又有什么区别呢?

    锦衣卫很快就喝止了那些乱丢东西的人,不过态度并不凶恶,比平日里的做派反倒是收敛了许多。

    在过去的时代,锦衣卫赫赫威名,那自然是人人谈之色变;哪怕就在魏忠贤当道的时候,缇骑的威风也从来没有人胆敢小瞧,可是如今就不一样了,崇祯天子一直就觉得治国理应清正,依赖那些廉洁正直的文臣,不喜欢魏忠贤党徒们手底下的那些厂卫,觉得他们都是残害忠良的帮凶,所以一登基以来就屡次限制厂卫的行动,连带得锦衣卫现在出门,气势都小上了许多。

    不过,不管如何,锦衣卫总归还是大明有名的侦缉机构,吓唬这些人也就够了,一下子也没有人再丢杂物,只是痛骂怒叱的声音又大上了几分。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御史官袍、看上去保养不错的中年人走到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然后竖起眉头,大声朝这边喝骂了起来。

    “魏阉!当时你气焰嚣张,迫害忠良,何等的猖狂?你不可一世的时候,可曾想到自己有今天吗?我当日就说你多行不义必自毙,戟指痛骂于你,现在老天开眼,圣君登基就将你拿下,真是大快人心!你这阉竖,干尽了坏事,我恨不得将你食肉寝皮,圣君宅心仁厚饶你一命,但你必定不得好死!”

    他这么一番痛骂,倒是让魏忠贤稍微皱眉寻思了一下。

    七品御史而已,对当年的自己来说不过就是蝼蚁一般的人物而已,见都未必见得到,更何必说当面痛骂?更何况自己记性一向不错,如果真有人当面痛骂的话,不会全无印象。

    这家伙只不过是趁着自己落水过来痛骂一番,沽名钓誉罢了。

    哼,蝼蚁终归只是蝼蚁,搭理你都是丢份。魏忠贤眉头展开了,扫了他一眼就看向别处,浑然没有当回事。

    眼见魏忠贤还是那样爱答不理的样子,这个御史显得更加愤怒了,他睁大了眼睛,一步步地向魏忠贤这里靠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大骂,“魏阉!你可知道你已经让天怒人怨!你以为自己可以脱身了吗?犯下那么多恶事,到现在就想一走了之了吗?”

    他靠得越来越近,很快就被围绕在魏忠贤身边的锦衣卫给拦住了。[看本最新章节请到

    “先生请留步。”这群人的首领客气地说,他并不想为魏忠贤得罪一个御史,只是职责所在而已。

    “你们拦着我做什么?!”中年御史还是怒气冲冲的模样,大声喊着,“魏阉祸害天下,倒行逆施,到了现在,尔等何必再为他张目?让我……让我代天下人给他点教训!”

    不过,他虽然挣扎,但是并不剧烈。在现在这个形势下,敢于辱骂魏忠贤是轻轻松松,敢于对抗锦衣卫还是需要一点点勇气的,所以他也不敢把话说得太硬。

    有他作为表率,许多人也同时围了上来,大声斥骂魏忠贤,宣称自己受了他什么迫害,之前又是如何如何痛恨于他。

    着这些人的怒吼,齐望的心里再次被触动了。

    这么多人赶在魏忠贤离京之前唾骂他,可见魏忠贤到底有多么罪孽滔天,残害了多少忠良!

    作为押送者,他的任务本来就要维护魏忠贤的安全,让他可以安全到达凤阳皇陵,可是……这样的保护,真的有什么意义吗?如此大奸大恶之徒,岂不是死有余辜?

    然而,即使被人这般蜂拥而上切齿唾骂,魏忠贤仍旧是神色淡然,好像当做清风拂面一般。

    就在这时,这个中年御史挣脱了那些锦衣卫半心半意的拦阻,骤然跑到了魏忠贤的面前。

    “魏忠贤!你这狗贼!好好给我记着,今天就是我,御史李兴阁,痛骂你这奸贼于城下,代天下人出了口气!你作恶多端,始有此报!”

    他的情绪十分激动,口水飞溅,有些甚至落到了魏忠贤身上。

    魏忠贤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虽然是个“不洁”阉人,但其实十分爱洁——事实上,正因为是身体残缺的阉人,反而尤其爱洁,不喜欢身上沾上骚味。在他当权的时候,哪里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看到他这么不悦的样子,中年御史反而一喜。

    “狗贼,这会儿你知道怕了吗?当初你构陷忠良的时候,可曾想过今天?你死之后,你祖宗必定替你蒙羞,羞愧自己竟然生出了这样一个不忠不孝、祸国殃民的子孙来!”

    出乎他意料的是,即使到了他这样的辱骂,魏忠贤也一点没有动怒的迹象,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快点骂啊,快点骂啊!阉狗,你还有一点出息吗?李御史很着急,在心里大骂了起来。

    “嘿……哈哈哈哈。”就在这时,魏忠贤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他的声音本来就十分尖利,在这种大笑当中,更加显得犹如夜枭啼鸣一样,让人了十分不舒服。

    这人是疯了吗?李御史心里有些毛骨悚然。

    “李御史,对啊,李御史,你又何必跟咱家自报门户……难道你觉得,咱家会不认得你?”魏忠贤满面的嘲笑,“还是说,你就是想要在大明的城门面前,好好给自己扬一把名?”

    “你!算你有眼力,倒也认得忠良!”李御史按捺住了自己心中渐渐升起的怪异感,“怎么?还想继续迫害忠良?告诉你吧,现在你已经倒台,万劫不复了!你的那些徒子徒孙们也都已经树倒猢狲散,没有一个人能够帮上你了!你还笑?你笑什么!?”

    “哼,紧张什么?咱家之前在东厂办事,是要监察百官群僚的,识得你李御史又有什么稀奇?”魏忠贤淡然一笑。“难道咱家还不知道你既无才学又不受赏识,生活清苦还欠了一大笔京债?难道咱家还不知道你一直都在谋划着活动一个外放的缺儿?难道咱家还不知道你今儿为何而来?哈哈哈哈哈……咱家笑你骂得好,咱家笑自己居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了,居然要被草芥一般的人物当面大骂!你说……好笑不好笑,哈哈哈哈!”

    这尖声的大笑,让李御史一阵尴尬,脸色变幻不定,眼神也闪烁了起来,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你……你血口喷人!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想要构陷忠良?你休想!”

    “血口喷人?咱家干嘛要对你血口喷人?一个七品的御史,蝼蚁孑孓般的东西,随手就捏死了,用得着咱家构陷?”魏忠贤只是冷笑着,“咱家是东厂提督,你们这些文臣暗地里的心思勾当,咱家几件不知道的?哪用得着血口喷人?只是咱家要忙着对付赵进那贼,没空搭理你等蝼蚁而已。现在,倒让蝼蚁爬上身来了,哈哈哈哈,你说可笑不可笑!”

    说完这话之后,他再不理会这个御史,看着其他几个一拥而上准备学习李御史的人,吓得他们统统停下了脚步。

    然后,不约而同地,这几个人又微微往后退了下去。

    就这点出息了。

    魏忠贤敛去了笑容,抬头又看了看天空,然后转头看向这群锦衣卫的首领。

    “刘百户,现在时候不早了,还是让咱家赶紧上路吧?”

    “你……你识得我?”刘百户略微一惊。

    不过很快就明白对方为什么认得自己了。

    他连一个七品的末流御史都认得,又怎么会不认得锦衣卫这种重点监控对象?

    “是这样啊……这……公公果然厉害。”刘百户先是下意识地躬了躬腰,然后又觉得自己在魏忠贤面前这样表现有些不对劲,连忙又重新挺直了腰杆,但是怎么也摆不出这样的架子来。“魏公公,现在围在这里的人甚多,待我们驱散他们之后,再把你送走吧……否则……否则怕是等下惹出麻烦啊。”

    魏忠贤现在倒了台,但是他还是不敢在对方面前摆出架子来,尤其是看着刚才他怒叱御史的表现,更加是吓得心惊胆战,哪里还敢对魏忠贤严厉。

    “怕什么?咱家如今是戴罪之身,就算是出了点意外,也是天数使然,有什么好担心的?更何况,这堆人只是想要拿咱家来邀名而已,怎么敢真把咱家怎样?咱家早就识透他们了,一群花架子而已!”突然,魏忠贤脸上露出了一个近乎嘲讽的冷笑。“再说了,咱家要是一直不走,你这里岂不是难做……烫手的山芋,就别一直放手上了吧?”

    “公公说的是……公公说的是。”虽然他的语气不太客气,但是前东厂督公余威犹在,刘百户根本没有一点和他相抗的心思,只是唯唯诺诺一直点着头,这派头倒是让齐望有些气闷。

    接着,刘百户转过头来,看着两个负责押送的人。

    “齐望,刘松平!”

    “在!”两个人同时应了下来。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