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托当然考虑到这个大车队是不是设局埋伏,所以他要快,让骑兵过去速战速决,扫平对方这支大车队之后,即便有埋伏也能撤的回来。<strong>ong>

    这一仗岳托有九成的胜算,至不济也能缴获物资回来,有了战利品在手,最起码回去有个说法。

    骑兵对护送大车的步卒,而且还是优势于对方的力量,算上骑兵的速度和冲击力,怎么会输?

    即便算到了这个地步,岳托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骑兵在丘陵地区行进的时候,探子遍布四周,就是怕出现伏兵,步卒也行进到了这片山区的边缘,如果开打,他们就要硬冲进去解围,骑兵大队始终没有快进,当南部平坦区域的探马回报,说的确没有埋伏的时候,才开始快马加鞭急进。

    “那大车队走的不快!”探马回报。

    带队的参领佐领们已经可以远远看到对方,众人都是禁不住兴奋起来,前面那大车队已经停下了。

    这个也没什么奇怪,在这平坦区域几骑兵突进,地面上的震动积雪也没办法减弱太多,何况这么声势浩大,又和雪地异色,怎么也被发现了。

    而且那车队如果有经验的话,看着在周围绕圈的零散敌骑就能猜到这个情况,现在不管怎么反应都是晚了,走,你大车就和龟爬一样,不走,你把步卒能在骑兵面前抵挡什么?除非是把大车的驮马卸下来骑着跑,可拉车的马与骑乘用的马完全不是一种,根本没办法骑,前面兄弟们的仇,今天就要找回来了。

    “大伙不要放马快跑,节省马力,他们跑不了了!”还有老成的头目约束众人,大家倒是沉着冷静,一直压着速度不敢快起来,

    赵家军的大车队似乎自暴自弃了,根本就没有逃跑之类的举动,反而将大车围成一圈,牲畜放在里面,车辆和车辆之间用蒙着棉被的木排相连,大车和木排构成了一圈木墙,倒成了个完整的防御寨子,看来是要就地顽抗了。

    这赵家军的大车队倒是做了最优的选择,原地不动,据守待援,如果他们真能坚持住的话,没准还真能等来援军。(

    “这些汉狗真是脑子坏了,靠这个就想挡住咱们女真和蒙古的勇士吗?沈阳和辽阳那样的大城如何,那些堡垒如何,还不是被一扫而下,你个小小大车木墙算得什么,小的们,先让他们试一轮箭!”

    看到这个场面之后,为首的参领们哈哈大笑,举起手中马刀摆动后又是由右向左的绕圈,后面的人立刻知道如何配合,呼喝几声,开始排着纵队跟上。

    建州女真遇到的大车队或许不多,可半路突袭敌军,敌军大多被击溃,可也有少部分坚强,知道结阵守御,这样的对付也简单得很,直接纵马靠近过去,张弓漫射,敌人再怎么坚强也会被女真的大弓重箭射得维持不住,等到崩溃的时候再冲入杀戮便是。

    这大车阵看着周全,但莫说骑马,即便步行都可以靠近了吊射进去,还不是龟缩挨打。

    不是没有人想这是什么阴谋诡计,茫茫荒野,最近的一处村寨也有几十里,四周看不见什么队伍活动的迹象。

    唯一有动作的就是那大车圈子的中间,人在马上,隐约可以看见旗号摇动,还有锣声和号角声响起。

    老于战阵的参领和佐领们都在咬牙,没怎么见识过汉人武装的蒙古人心里也觉得不安,建州骑兵心里几乎有个共识,那就是一定要平了这赵家军,这样的留到将来,怎么看都是大祸害,这反应实在太有序了。

    “生火,先拢起个火堆来!”有参领大喝下令。

    骑兵奔驰,携带火种很是不便,急就章取火很花时间,不过有了火,把点火的重箭射到大车和货物上,那肯定是火借风势,焚毁烧伤。

    直到现在,大车上的货物都没有卸下来,那里装运的无非都是粮草衣料,这些可都是容易烧起来的营生,这伙赵家军自寻死路。

    建州骑兵靠过去,大家先拉开距离,然后在马上张弓搭箭,射箭时候要双手离开缰绳,不是每个人都能做这么完备,为了避免临时出错,大伙先做好预备。

    “有汉狗上大车顶了!”排在前面的骑兵吼叫说道。

    “你才是狗崽子,你个鞑子!”站在大车顶的赵家军士兵大吼骂了回来,这边所说,那边也得清楚,真正有趣的是,彼此骂出来的都是蒙语。

    这一骂完,建州骑兵这边却是明白过来了,有人大骂道:“是河套那边的杂种狗崽子,怪不得能在林子雪地里设伏,这是他们老套路!”

    “杀光他们这些狗崽子,扒了他皮!”下面叫骂一片,群情激奋。

    对大明来说,草原上都是蒙古,但草原蒙古东西南北各处都不同,彼此间恩仇纠缠多年,其中东西之间尤其有深仇大恨,土默特部崛起的河套以及周边,是蒙古草原上水草最为丰美之地,但俺答率领土默特崛起,就把原来黄金家族血脉正统的察哈尔部挤压到了东边,让正统沦落为旁支的地位。

    而林丹汗所统领的察哈尔部,为了维持自己的强势,就要盘剥其他各个部落,当初察哈尔部在东边的时候,科尔沁部和其他土生各部过得很惨,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投靠建州女真的原因。

    现在林丹汗打跑了土默特部,占据河套一带,一方面是要夺取核心区域,另一方面则是被建州女真的强势压迫,不得不走。

    到了这个时候,只要是来自河套那边的蒙古各部,科尔沁都视为深仇大恨,一定要杀光绝后患,不管是当初挤压大伙的土默特部以及附庸,还是林丹汗那边的从属。

    至于怎么出来的,蒙古各部的口音完全不同,甚至连用词造句上都有差别,蒙古各部自己分辨的很清楚。

    赵家军骑兵甚至士兵的来源之一就是河套各处的马贼和流浪青壮,他们孤身没有依靠,又是赵进家奴,受救命活人的大恩,最为忠心耿耿。

    大车顶上那几位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却在调弄一门小炮,那小炮本就藏在货物堆里,看着不过是比手臂粗几圈的铁管子没什么显眼的。

    下面的建州骑兵并没有因为这铁管子有什么惊慌失措,就算是火器,这么细的火器有什么用,想要装填起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工夫,而且外面都是运动的目标又能打到谁,等着大伙靠近到跟前,直接把他们射杀就好,也不过几十步距离了,怕个什么。

    不过上面装填的速度远超他们的预料,几乎是骂声中,车顶士兵点燃了引线,不管对这个粗管子怎么不屑,大家还是下意识的拨马闪躲,总有倒霉鬼被打中,只希望不是自己,接下来就是杀了。

    “轰”的一声,靠近的骑兵们几乎看着那粗管子喷出一股烟尘,空气中响起了呼啸,好像这粗管子打出了高速运动的细小颗粒。

    只看到最前面的几名骑兵连同坐骑,突然间身子一颤,直接翻倒,后面的马匹似乎被什么刺激,嘶鸣着人立而起,把背上的骑兵摔下来,有运气不好的还被马镫套着,被拖着乱跑乱踩,没多久就活不长了。

    这下子可是把众人都吓住,怎么还有这样的兵器,细看最前面那几名倒下的骑兵,脸都已经被打成了麻子,全是血眼,这粗管子里打出的是霰弹?居然威力这么大?

    “都傻愣着干什么,冲上去,他打不了第二发!”有人怒喝着催促说道,不管那铁管子威力多大,都来不及装填发射第二次,刚才那么快,肯定是装填好了,骑兵和大车的距离再拉近些,用弓箭找回来。

    刚才幸运没有被波及的骑兵们吆喝一声,拨马又是向前冲去,这时候从大车队里传来了有节奏的急促锣声,从大车货物堆后,从连接大车的木墙之后,有拿着火铳的赵家军士兵冒出来,直接把火铳对准建州骑兵。

    火铳?这赵家军和明军还真是一脉相承,靠着火铳就想挡住女真和蒙古的铁骑吗?有人骄狂的大笑,有人同伴描述过赵家军火铳厉害,可总是将信将疑,此时也硬着头皮冲了,还有人心里没底,但已经到了现在,就算害怕也来不及闪避,而且看着那火铳没什么稀奇,博一次又能如何,毕竟身后可是军法!

    但在这个距离上,还没有人射箭,马背颠簸,一支箭射出去也谈不上什么准头,只有再靠近些才有杀伤。

    火铳打响了,外面的建州骑兵也判断不了车队里的信号,不知道是锣声哨音还是吆喝,甚至是别的是什么是开火的信号,但火铳就是打响了!

    在建州骑兵的心里,特别是没见识过赵家军火器厉害的人心里,弓箭没办法有效杀伤的距离,火器更不能,既然不能,那么就要冲到跟前,射箭,冲锋,杀光里面的敌人!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