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皇上宽宥。<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臣也觉得,就算漏出一点风声,也不至于给我军造成太大的麻烦。想那日本南北狭长,幕府又在本州岛东端的江户,信息沟通想必十分不畅通。我军在釜山集结,就算他们收到消息,也一定是很晚的时候了,然后他们想要做出应对来,也必定会上下迟缓,难以如同我军一般快速。”

    “道理是如此,不过该做的还是要做。”皇上沉思了片刻之后,终于拿定了主意,“这样吧,我让海军出点人手,让他们假装海盗,在海面上袭击客商,能赶走多少人就赶走多少人,只要人少一点,他们看到的东西也少,幕府就会没那么紧张了。”

    赵松想了一想,确实觉得这个主意很妙。

    用海军假扮海盗,不仅可以驱散客商,掩饰大军的集结,另外还可以借剿匪为名,调集更多海船物资,实乃一举两得。

    “皇上圣明!”大喜之下,他连忙向皇上道谢,“只要有海军的密切配合,臣等必定无忧矣!”

    “准备和出征的问题你已经说了,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打呢?”皇上继续看着赵松。

    “臣等有两种方案。”赵松马上回答了,“第一种,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九州,然后沿着九州岛一路北上……”

    一边说,他又一边慢慢地移动了手中的指挥棒,然后移到了本州岛的最南端,然后一点一点地向上移动。“度过海峡占领下关,登陆本州岛。接着,我军一路沿着沿海的德山、广岛、福山,仓敷北上,最后直取京都!”

    随着这一声大喊,细细的木棒也停留在了京都的位置上。

    “直取京都?”皇上饶有兴致地问。

    “没错,直取京都。”赵松十分有力地点了点头,“如之前同皇上所说,幕府将军篡国乱政,名不正言不顺,日本各地的豪族和日本的朝廷心里一直都十分不满,只是畏惧于幕府的兵威,于是不敢动而已。所以,只要我们占据住京都,然后打出日本朝廷的旗号,支持各地的豪族反对幕府,必定会得到响应。而幕府在焦头烂额之下,也不得不仓促之间起大军西攻京都,然后与我军进行决战,而我军当时尽可以以逸待劳,增加更多胜算。<strong>ong>只要决战打赢,接下来就可以追亡逐北,发动更多犹疑不定的豪族起来一起反扑幕府,到时候风雨飘摇的他们必定不敢再和我军作战,只能求和!”

    对赵松的话,皇上并没有说支持或者不支持,只是微微地沉吟着。

    “那既然要取京都,为什么不干脆攻下九州之后直接坐船北上,在京都外海登陆,反而要从九州一路北上,走上那么多路呢?”

    “回皇上,这是我等充分考虑了实际情况,多次商议出来才得到的结果。”赵松恭敬地回答,“如果我军要取京都,然后以逸待劳等幕府大军过来决战,那么以幕府的行动速度,就算马上决心夺回西部也需要一定的时间集结,这些时间里面我军可能就要在原地消耗大量军资。这些军资和粮食如果都从国内运输的话,可能会给国内造成了一些麻烦,所以我们商讨后觉得如果这么打的话,干脆从本州南端登陆,然后一路往上打,这样我军可以沿途收集粮食和军资,还可以扶持当地的豪族起来反对幕府,为我军开辟一个后方,更加方便我军后续的决战——”

    “哦,原来是这样……”皇上理解了他们的用意,轻轻地点了点头,“那另外一种方案呢?”

    “另外一种方案,要比这种方案激进得多……”赵松在后面拉长了音,然后他手中的木棒慢慢下滑,重新回到了九州岛上。

    “我军占领九州之后,尽快肃清倒上的反对势力,然后留下少部分军兵扼守九州岛北端仿制幕府军入侵,其他的军兵,再度登船然后……”

    他将木棒划到了水上,然后往东北方向推,木棒在海上滑行了许久之后,最终停留在了本州岛上。而这一次,它停留的地方,已经是本州岛的东端了,确切地说是在一个半岛上面。

    “我军直接北上,登陆横须贺,然后与幕府军决战,一战定乾坤!”赵松的表情虽然平静,然后已经掩饰不住那种激昂气了,“横须贺离江户很近,而且是一个港口,我军在九州登陆之后,幕府必定惶惶不可终日,从各地抽调军队准备与我军为敌。而幕府的海上力量不强,我军登陆横须贺一定可以办到,而那时候,已经被我军打到了腹心之地的幕府,就不得不与我军强行决战了!”

    “倒是好大的胆子!”皇上轻叹了一声。

    他能够看出这个计划里面的风险——横须贺幕府的根本重地江户十分近,因此他们肯定会在得到实现的消息之后立刻派大军进行反扑,其中的力度和烈度均不可小视——可以说这是一种冒险的作战。

    “臣也觉得我等这个计划是在冒险,不过这种风险并不是白冒的,而是建立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之下。”赵松昂然回答,“臣等仔细看过了有关于日本军队的资料,如果是二三十年前,他们虽然战力还不及我军,但是毕竟久经沙场,和我军尚且是有一战之力,但是现在……臣有把握可以实现这猝然一击,直取幕府的咽喉!”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稍微把口气放软了一点,“况且,我军那时候已经取得了九州岛,已经算是有了一个基地。在横须贺我们背靠大海,就算一时小挫,也可以安然撤退,不会被幕府军拖住……”

    “哈哈,你倒狡猾!”皇上大笑了起来,“如此说来你和他们是倾向于后一种作战了?”

    “我等只是提出计划草案而已,两者当中作何取舍,此乃皇上之事,我等不敢越份。”赵松连忙低下了腰来。

    平心而论,这两个计划都各有优劣,前一个计划胜在稳妥,可以挟日本朝廷发动各地反幕府的大名,把逼迫幕府前来决战,把天时地利都握在手里;而后一个计划胜在快速,还没有等幕府全部准备好,就以雷霆般的攻势打到江户的家门口,逼迫幕府仓促之间决战,然后速战速决,早日从幕府手中割取好处。

    但是两个方案也各有不足之处,前者太过于保守,可能会过于拖延时间,而且日本各地大名到底会怎么样反应,现在也没办法断定;后面这个计划太过于激进凶险,相当于直取首级,稍有不慎就会受到巨大的损失——虽然经过细心的情报收集,现在皇上和赵松都已经认为幕府是个貌似庞然大物的空架子,军队战斗力绝对远远不如大汉这些身经百战的精锐士卒,但是以几大军直接登陆到江户附近的咽喉地点还是有些冒险。

    正如赵松所说,兹事体大,这两个方案到底采用哪个,只能是由皇上一个人来做出选择。

    就他个人而言,他是倾向于后面那个方案的,最为直接、最为有力,也最能够体现出他和大汉军队的勇气和武力来,但是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皇上的判断,所以只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见之后就不再多说。

    这时候,其他参议也和他一样陷入到了沉寂当中,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皇上的决断。只有他,能够让数十万大军忠心效死,也只有他,才能够一言决定万万人的生死祸福。

    然而皇上却没有感觉到他们的注视一下,只是静静地看着地图,偶尔用手比划着距离和城市,一直都没有说话。

    “这样吧,我看看日子,过段时间干脆把各方面的人一起召集起来吧,海军,外务司,还有你们,一起群策群力,搞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略来。”过了一会儿之后,皇上摆了摆手,示意赵松重新坐下去。“我们反正还有时间,不用仓促做决定。”

    看来皇上是想要再来一次大型的御前会议,让各方一起讨论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来。

    “臣明白了。”赵松连忙应了下来,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臣这次的计划本来就需要海军的配合,同他们不过商议本来就是题中应有之意,不过……外务司……外务司……”

    “怎么吞吞吐吐的了?”皇上笑着问。

    赵松微微有些犹豫,但是看到皇上笑容满面心情甚好,所以干脆大着胆子说了下去。

    “外务司是内阁下属的机关,与我等从军之人无甚干涉,如果让他们列席会议的话,会不会……会不会对我军的调度有所妨碍?另外,外务司虽然是负责我国对外国的事务,但是日本之前一直没有和我国有多少外交来往,也并非我国的朝贡国,他们也派不上多少用场……”

    “赵松!”皇上骤然抬起头来看着赵松,惊得他立马低下了头。

    皇上明白赵松的心思,他是怕内阁的人牵涉到了这次征伐当中,给他的指挥带来麻烦。然而即使知道,他对赵松的这些心思还是不甚高兴。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