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人,今天我们所说的事情,实在不宜对外人公开,还请大人切不可对外人言。[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宁泽光突然向李静思叮嘱。

    果然还是怕我在太子殿下面前多嘴吗?李静思心里苦笑。

    太子虽然是代天巡视,但是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毛孩子而已,他又哪里会有处置这种问题的大权?跟太子说,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什么好处都没有,还白白地落下了个离间太子和元帅的恶名。

    “宁参议且放心,在下绝不会枉做小人!”他马上就表达了决心。

    “那就好。”宁泽光笑得更加欢畅了。

    就在这两个人交谈的时候,船队已经来到了港口里,慢慢地放慢了速度,

    威武雄壮的舰队,已经完全展示了自己的峥嵘,给了在场的每个人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哪怕其中大多数人是久经沙场的武人,

    当前的一艘舰船,体型最大,自然就是载着太子殿下的舰队旗舰嵩山号了。

    当战舰已经离栈桥只有几丈距离的时候,两边舷侧的舷窗突然被放下来了,一门门黑沉沉的大炮,就这样被隐匿到了船体当中,也让这只海上巨兽的狰狞之气减少了几分,只剩下了威严。

    在众目睽睽之下,纪国公、元帅陈昇,缓缓地抬起手来,然后重重一挥。

    “开炮!”远处一个早已经在观察他举动的军官,立即大喊。

    早就严阵以待的炮兵们马上开始点火。

    “轰!”“轰”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惊起了海上的鸥鹭,也表达着整个辽东的文武官员,对太子驾临的热烈欢迎。

    在礼炮的轰鸣声的伴奏下,嵩山号不紧不慢地继续前行,最后终于在栈桥边停了下来。

    接着,船的甲板上放下了长长的木制梯子。

    陈元帅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梯子边,然后踏上了梯子。<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李大人,要不要一起上去?”眼见李静思一脸的艳羡,宁泽光笑着问李巡抚。<p>

    “不……不用了。”李静思一个激灵,连忙摇头表示推辞,“元帅前去迎接即可,我在下面恭迎太子殿下和元帅。”

    他想起来了,陈元帅和皇家关系密切,太子殿下很有可能会带着皇上的一些口信前来的,要是那时候自己在旁边看着,岂不是惹得太子殿下和元帅碍眼?

    “大人真可谓高风亮节,在下多谢了。”宁泽光若有深意地笑着道谢,然后跟着陈元帅一起走上了梯子。

    元帅的步伐十分有力,而且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如同走在平地上一样,宁泽光则比较敏捷,他有意加快了速度,追到了元帅的身后。

    “元帅,李巡抚还算是懂事,只要有他在,以后大家的日子也不会有那么难过了。”在元帅的侧后他小声说,“这下元帅也可以放心了吧。”

    “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元帅的步伐并没有减缓,仍旧向前拾级而上,“朝廷若是真要打算追究,又何必等到现在才开始置省?又何必做得这么缓?”

    “元帅的意思……莫非是朝廷并无心追究大家?”宁泽光吃了一惊,“那……那为何……”

    他想问元帅为什么要自己对李静思这么低声下气,但是觉得又说得太失礼,所以还是忍住了。

    “我们不低声下气一点,怎么让下面感到害怕,又怎么让大家去尊重朝廷的权威?”他哪里知道,元帅就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直接就冷笑了起来,“今天难得巡抚和沈阳驻军的高官都在,你这么表现一番,他们大概也知道朝廷的威严不是说着玩的了。”

    “原来……原来是这样……”宁泽光先是一怔,终于恍然大悟,接着,他又有些为上司不值,“元帅……您,您是何等身份,又何至于如此?”

    “我是什么身份?我是大汉的纪国公,是全军的元帅!”元帅的回答还是十分简短,脚步也没有停歇,“我拿着朝廷最高的封爵和俸禄,不为大汉着想,难道还要等着别人来帮我想吗?”?/p>

    “元帅是真的打算以后要严厉处置了吗?”宁泽光已经明白了元帅的用意。

    “他们吃了几年,也该吃饱了。”元帅踏上了最后一级木制台阶,“老兄弟们跟我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新朝打下的天下,他们都是功臣。不让他们拿点本回家,不让他们有个好归宿,我于心何忍?但是吃了这几年,也该够了,再不收手,到时候朝廷和天下人怎么看我们辽东军?又怎么看我?朝廷善待功臣也是要有度的……”

    “哎……元帅所说的都是正理,要是他们都明白元帅的一片苦心,又何必我们今天再来这么一遭……”宁泽光长叹了口气。

    他并没有什么很强的财欲,所以尽管身为陈元帅的亲信,但是并没有为自己谋取什么私利,也许这就是元帅特别信重他的原因吧。不过,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宁泽光自己就知道很多同僚私下里参与经商和经营田地的例子,也为这种现象忧心忡忡,几次为此而跟元帅进言。

    元帅的心思他多多少少也猜得到,都是自家的兄弟,出生入死那么多年,谁又能真的忍心下狠手?元帅只含糊几年,也算是公忠体国了。

    从这个方向来看,也许朝廷建省并没有让元帅不高兴,削了权但是也给了他一个约束部下的好借口。

    正当他还在思索的时候,元帅已经走上了最后一级台阶,然后踏到了甲板上。

    早已经集合在一起的战舰上的水手和军官们,一看到他胸前佩戴的勋章之后,都明白了他的身份,连忙同时跟他敬礼。

    这艘船的舰长走上前来,躬身再朝元帅行礼。身为嵩山舰的舰长,他原本也是海军里面的一号人物,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平日里他在下属和同僚面前也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不过在元帅面前,他也不过是一介小卒罢了。

    元帅也举手还礼,这时候后面的宁泽光也走了上来,看着他面前硕大的银兰勋章,其他人跟他们又是敬礼。

    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好又有几个人从舱室当中走了出来。

    站在左边的人一身海军的军服,身上也佩戴着勋章,元帅认得他是琅琊侯蔡德,海军北方舰队的司令官。

    而站在右边的那个人,是他的老部下,现在已经被封为荥阳伯的赵松,赵松现在也满面笑容地看着他,一脸的春风得意。

    而站在中间的,却是一个少年。这个少年的面孔方正,个字并不高,不过神情严肃,显得有一种超越了年纪的老成。同时,虽然看上去很和善,眉宇间依稀可以看到几分当年陛下的影子,自有一番威严在。

    太子,真的长大了啊……一代新人换旧人,也该到这个时候了。陈昇的心里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声感慨。

    “叔叔!”当看到陈昇的时候,太子微微有些动容。

    虽然这些年来他和陈元帅没有见过面,但是他在上课的时候,不知道多少次从老师们那里到本朝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一步步龙兴,最后夺取天下的故事,而在这些故事当中,这位叔叔的功业勋绩也屡屡被提起,他自然对陈昇有些崇拜。

    如今看到真人,第一眼就感受到了元帅身上的那种英雄豪气,他不由得受到了感染。

    “臣参见太子!”虽然心有感触,但是陈昇的动作丝毫不慢,和后面的宁泽光一起,深深地躬下了身来,“太子岁岁岁!”

    “叔叔请起!”看到元帅如此对自己行礼,太子连忙抢上前去扶起了元帅,“叔叔不必如此多礼……请起请起!”

    “太子是国之储君,又是代天子来巡视,我身为臣下,决不能有礼数不周。”在太子伸手扶之后,陈昇慢慢地直起了腰来。“臣陈昇,恭迎太子殿下巡视辽东。”

    接着,他打量起了太子,一时间竟然没有说话出来。

    “叔叔?”

    “殿下是代天巡视,切不可与臣表示太过亲昵,以免有失皇家威仪,用官名或者爵名称呼臣即可……”陈昇小心地提醒了太子,然后声音突然有些颤抖了。“太子殿下……看到太子殿下如此风采,臣……十分欣慰,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陛下一样。”

    太子微微一怔。

    被人说像父亲,他已经过很多次了,但是像陈元帅这样一直呆在父皇身边的人,说出来格外具有说服力。

    “多谢叔……多谢纪国公!”

    他一直揽住纪国公的手,心里也十分激动。

    “殿下,请问陛下现在身体还好吗?”最初的激动慢慢消退之后,陈昇问起了圣躬。

    “圣躬安,请国公放心。”太子连忙回答,“父皇在京城也十分想念国公,他一直说辽东苦寒,国公一直呆在那里恐怕对身体有碍,还托我问国公现在身体如何?”

    “臣身体尚且康健,不敢劳陛下担心。”陈昇心里愈发激动了,“太子殿下,虽然如今已经开春了,但是辽东不比京城,仍旧苦寒,还请太子殿下也多多保重身体。”

    “多谢国公提醒。”手机用户请访问m

    ()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