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武夫 作者:特别白

    正文 1622.第1622章 计谋只在实力相近时才有用

    天色越来越暗了,很快,清冷的黑幕开始取代金黄色的暮光,也让内藤忠重的军队慢慢地隐匿到了模糊的夜色当中。

    而这时候,马同济也已经率队来到了,他的目的就是切断长崎城和城外联络的道路,让这座城彻底变成一座孤城,因此行军十分迅速。

    一路上,他只碰到了一些零散的敌军,十分容易地就直接击溃了,而碰到的更多是平民,这些都是长崎城内的市民和周围农村的村民,因为幕府之前紧急的驱散令所以被赶出了长崎城,而更多人则因为躲避大汉的兵锋而选择远逃。

    幕府虽然发布了驱散令,但是一没有准备粮食、二也没有提供保护和运力,甚至连一个驱散的目的地都没有,所以这些衣食无着的平民很快就走不动了,他们拖家带口散布在长崎城外四周的乡野当中,小孩和妇女哀嚎哭泣的声音几乎几里之外都能够听到,十分凄惨。

    为了保持作战的效率,大汉官兵严禁在作战的时候抢劫和掳掠,所以虽然有不少平民是带着细软逃出来的,但是并没有人借此机会去掠夺平民,不过因为幕府和民间的传言,以及大汉军队不住地杀死那些试图反抗的幕府军,所以这些平民妇孺看到大汉军队的时候哭喊声更加厉害了,并且惊慌失措地逃跑,就连摔倒在地的孩童也不顾一切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着,犹如是后面跟着的是恶鬼一样。

    马同济骑着马,跟着他的士兵大队以齐整的步伐前行着,不时地用望远镜四处当中。远处是燃烧着烈火的城市和乡村,还有穿着各色四散奔逃的平民妇孺。到处都散步着死尸,有些是被大汉军队杀死的,有些是因为平民中间的抢劫而死的,甚至还有不少被践踏而死的儿童,配上火红的背景,他感觉自己犹如站在佛门所说的地狱的门口一样。

    然而,尽管看上去是如此凄惨,但是马同济的内心却毫无波动,他只是板着脸,毫不动容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打仗,就是这么回事啊。在进入军队带兵打仗之后,他早就抱定了这样的觉悟。任何一个人,在打了几年仗之后,都很难对他人再保有怜悯。他只关心自己的作战目标达成了没有,仅此而已。

    为了进一步增加长崎城内的防守压力,他有意将平民往长崎方向驱赶,不过向其他的方向跑他也并不去管,只是一路向前行进。

    他旁边几位参议官一边行进,一边在暮色下四处查看地形,然后和手中的地图进行比对,以便确定自己现在的位置。

    自从决定攻打日本之后,收集日本各地的地形资料便是重中之重,在周璞来到日本的时候,他的随从当中就有几个人是军方派过来的人,专门负责绘制地图,以便给大军作为进军的参考。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些人的活动范围并不是特别广,也没有将九州全境都踏足一遍,不过他们还是尽心尽力地通过各种方式绘制了九州的地图,尤其是长崎地区,最为详细。

    虽然这些地图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但是也给大汉军队在计划和指挥的时候增添了不少方便。

    “还有多久才能到?”马同济问了一下旁边的参议军官。

    “回团正,我们现在已经离外围的几个驿站不远了”参议军官一边回答,一边拿着地图在他的面前比划,“这几个驿站都是在长崎出城的必经之路上面,只要我们占据住这几个据点,或者至少切断这几条路的通行,长崎就是一座死城了!”

    “很好。”马同济笑了笑,然后右手挥动马鞭,催动了一下马,“加紧进军,我们要到了目的地之后再扎营,然后再吃晚饭!”

    他的话惹起了一滩哄笑,大家也随着团正而加快了脚步。

    因为兵分两路的关系,他的部队只有千余人,不过放眼望去也是茫茫一片红海,足以给他带来莫大的自信。他现在理论上可以说是深入了敌境内,可是他却完全不在乎,一点害怕或者畏缩都没有。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西南地区交战,各种穷山恶水都见过都爬过,经常带着一点点部队就深入敌境,有时候甚至还迷了路,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打了多少仗,哪里还会有什么害怕。

    不过,虽然内心里十分骄傲,并且认为自己的部队绝对优越于敌人,但是多年的经验也让他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掉以轻心,所以他在行军路上一直都十分注意观察周边的情况,以免被敌军打了个埋伏。

    而他的部下,也是多年来打老了仗的,谁都是经验丰富,他们也各处观察,以防被敌人偷袭。

    “团正,先停步吧,那里好像有些不对劲!”行军一段路之后,一位参议军官突然勒马,然后叫住了马同济,指着前方,“团正请看!”

    得到了他的提醒之后,马同济也拿起了望远镜,向远处望了过去。

    对面是一座小山包,旁边可是他们要经过的路,这座小山包的树木十分茂密,由于现在已经差不多入夜了,只剩下了顾影绰绰当中的一点残光,所以看得不是特别真切。

    恍惚当中似乎确实是有些人影在动。

    因为十分模糊,所以马同济也无法直接下结论,但是多年的军事经验所带来的一种本能直觉告诉他,那里恐怕真的有些问题。至少不能就这么从那边经过。

    “这还真是草木皆兵啊……一个个都慌了。”马同济禁不住自嘲笑了出来。

    “团正,那里……似乎有点奇怪啊。”这时候,另外一位参议军官也到了他的旁边说。“那一处地处高地,而且可以控制下面的道路,是设伏的理想地点,如果我是敌军的话我恐怕就会在那里设伏,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想要突然给我们来个埋伏吗?”马同济又笑了笑,“他们也不想想,就他们那点道行,也能骗过我们?我们在大山里面碰到的那些蛮族,伪装可比他们强多了,打起仗来还不是被我们赶得满地乱爬?也罢,不管是草木皆兵还是真有其人,我们先给他们放点烟火再说!”

    接着,他重重地挥了挥手。

    旁边的参议军官们也心领神会,马上就各自安排去了。很快,一小队士兵就从行军队列当中露了出来,而这些人三人一组,旁边则是一门门加载在小炮车上面的小炮。

    这些大炮口径很小,而且因为大汉金属精密加工进步的缘故炮管也很细,所以体积小重量小,用一匹挽马拖着就能动,必要的时候甚至能由几个士兵拖拉着走,虽然因为口径小的关系威力不够大,但是因为方便携带、而且方便使用的缘故,仍旧是陆军下面各个部队理想的野战炮。

    说到底,这是欺负周边的敌人没有足够强的火力,哪怕用这种小炮也能压制他们。

    在团正的命令下,炮兵们很快就做好了准备,并且根据估算出来的距离,通过小炮车调整了炮口的朝向。

    现在是黑夜,毫无疑问无法进行特别精确的测距和调整,但是原本也没必要进行精确调整,因为现在炮火的覆盖比威力更加重要。敌人如果是在山林当中埋伏,他们肯定十分拥挤,而且人数众多,那么就需要覆盖尽量大的区域。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炮手给大炮里面填充的都是小型的钢珠弹丸,再等一下,这些弹丸就会在火药的催动下,以铺天盖地的弹雨,对对面的丛林进行轰击。

    当炮手全部准备就绪之后,马同济走到了阵前,然后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地形。

    接着,他的手重重一挥。

    “开火!”炮兵军官们马上下达了命令。

    火光很快骤然从炮口当中乍现,这一闪即没的光线十分强烈,犹如是天上突然出现的闪电似的,划破了夜空,也让旁边士兵打着的火把相形见绌。

    几乎就在炮响的同时,无数的弹丸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向远处的树林抛了过去,然后犹如密集的弹雨,急速地往下落。

    密集的弹丸雨毫无怜悯地划破了夜空,也带走了许许多多的鲜血和生命,在这弹雨的轰击下,原本在树木下、在草丛中埋伏的幕府士兵们几乎没有几个能够幸存,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中了弹,有些人直接被打穿了要害就此死去,而更多的人则是疼痛难忍,不得不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的惨叫哀嚎声很快就和弹丸的尖啸融合在了一起,给这个阴森的夜晚更加增添了几分恐怖。

    更加可怕的是,因为弹丸的温度很高,而且现在天气有些燥热,所以很快山林中开始燃起了火,火在树木当中蔓延蹿升,很快把这里变成了一团火场,大火逼得里面的人更加逃窜挣扎,远远看去,一个个黑影在火红的背景当中四处逃窜,简直就像炼狱当中的幽魂在乱舞一样。

    “看来真的是打算伏击我们一下啊?这些倭人,倒也有些头脑。只可惜,碰上了我们,那算他们倒霉。”

    不过,打了多年仗的马同济,类似的场景已经看了不少,所以他根本不为所动,只是静静地拿着望远镜观察炮击的效果,口中则调侃敌人,舒缓心中的紧张情绪。

    随着毫不留情的炮击持续,树林当中的火场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逃跑,他们在树林当中互相撞击,四散奔逃,有些人甚至朝大汉军队的军阵这边冲了过来,最后被早有所备的大汉军士一一消灭,这些已经被烧迷糊的人,哪里还会选择方向?

    在后方督阵的内藤忠重,看着自己精心策划的伏击还没有开始就遭遇到了完败,气得目眦欲裂,手也在发抖中紧紧地握住望远镜,几乎像是要把它捏碎了一样。

    他原本想要通过伏击,打这些汉兵一个措手不及,也让他们在混战当中无法发挥自己的火力优势,但是没有想到这些大汉军士居然如此狡猾,竟然识破了他的计谋,并且直接用炮轰,给这些伏击部队带来了严重的损失。

    伏击的人不多,但是为了给大汉军队带来更大的混乱,所以他们都是精选的士兵,由武士带队,没想到还没有接阵,就已经遭受了如此大的打击!

    “上!杀光这些汉狗!”

    他再也忍不下去了,马上命令自己手中的部队对这些大汉士兵发动冲锋,同时让人去传令,叫长崎那边的曾我古佑也对大汉发动进攻,以优势兵力两面夹击,务求要让这些大汉军队有来无回。

    不过,因为正面的宽度不够,所以为了防止大军在夜色当中自相践踏,所以他也没办法让全军几千人同时冲锋,只能让前锋千余人先行打头阵,等下再逐步增援,一点点地耗死这些汉军。

    得到了老中大人的命令之后,他阵中的军队马上就对着前方冲了过来,虽然在黑夜当中无法完全保持阵型,但是上千个黑影呼喊着向前冲的场面,仍旧让人感到一阵心悸。

    “呵,人还挺多的。”

    马同济马上用望远镜朝呼喊声传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现在是夜幕当中,一切都看不太真切,不过他仍旧能够从呼喊的声势和黑影当中估算出了敌人的规模怕是有千人以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长崎方向也传来了士兵冲锋的呼喝声,以及杂乱的脚步声,马同济连忙转过去一看,发现那边果然也有一群人涌了过来。

    看来他们是联合起来要吃自己这一拨人了。

    “这是撞上大鱼了啊!他们怕是下了血本了!”然而,即使看上去已经面临了险境,他却没有任何害怕,反而兴奋地喊了出来,“这一仗打完了是大功了,弟兄们给我放开了打啊!”

    他的喊声也让士兵们统统都沸腾了起来,发出了一声欢呼。

    不过马同济毕竟是多年带兵打仗,他外表骄矜,内心却并没有那么狂妄,反而紧张了不少。

    如果是在白天的话,不管敌军几路来袭他都不怕,他对自己的部下十分有信心,可是夜晚的话就难说了,毕竟黑夜对大汉军队的火器影响太大。他倒是不怕输,可是要是一上九州就出现很大伤亡的话,那对他来说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他四处张望,脑筋则急速转动,开始思索应对方略。

    接着,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全军集中!以我这里为中心!”他拿起军刀,重重地为自己脚下一戳,“列阵!”

    虽然现在的光照条件很差,但是经过了多年的训练和实战,他的士兵们早已经演练出了严格的阵型习惯,在各种条件下列阵早已经熟极而流,很快就以马同济为中心形成了几个大的阵型,长枪兵被顶在了外面,而炮兵也被他们包围保护了起来。

    “炮兵准备,轰击长崎方向过来的敌军!”马同济继续下达了命令,“第一营,随我来!其他人,原地抵御敌军,注意保护炮兵!”

    接着,他呼喝命令几位军官,让自己的第一营跟着自己向刚才被他大肆炮轰、现在还在熊熊燃烧的小山边移动了过去。

    炮兵要重新收放,还要再准备炮击,移动速度肯定不快,所以需要留下一大队人马在这里保护,但是一千多人挤在一起,肯定也会十分影响火枪火力的发挥,所以马同济决定分出一半人来旁边列阵。

    这样的话,就以两边为犄角,完全发挥他的部队的火力优势,而且燃烧中的山林最后可以让他背靠,不用担心受到四面夹攻,更何况,烧着火的山林可以提供足够亮的光线,也方便他的部队使用火枪抵御敌人。

    随着他的命令,军阵很快发生了变化,一部分人随着他开始向前运动,不过因为夜晚、而且还到处有鼓噪的缘故,所以阵型交错之间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混乱,而这个时候敌军已经冲到了阵前很近的地方了。

    “开火!”当敌人来到一定的距离之后,阵列前列的火枪兵在军官的命令下开始开火,打倒了不少敌人。不过因为弹幕并不密集的缘故,所以威力并不大。

    然而,没有倒下的幕府兵,好像没有任何的恐惧,继续呼喝着朝大汉军阵扑了过来。他们的手中大多数拿着长矛,有些则拿着太刀。

    他们毫不顾忌伤亡的态度,让大汉军队终于出现了一些动摇。而这时候,炮兵的转向和装填工作终于已经做好了。前排的长枪兵马上往后退,让开了炮兵的视界。

    这些冲过来的幕府军,在大汉军队的阵前看到了炮口泛着黑色的寒光。

    “开炮!”炮兵军官带着一些紧张,大声喊。

    被点燃的引信很快就在大炮内的狭窄空间内引发了爆炸,爆炸所带来的强大推力,如同巨人的手一样,强行地将里面的弹丸给抛了出来,带着尖啸声的弹丸密集地向冲过来的敌军轰击了过去。

    正文 1622.第1622章 计谋只在实力相近时才有用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