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武夫 作者:特别白

    正文 1670.第1670章 用倭人攻倭城不易

    在周璞的注视下,他部下各个部队的日本兵强行突破到了城下,向城墙之间的缺口涌了过去。也许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他们中的许多人疯狂地嘶吼着,面孔都变得扭曲了起来。还有一些人眼睛都渗出了血丝。

    而在他们冲锋的时候,整座姬路城还是一片寂静,除了城墙的垮塌和石块跌落的声音之外,一点人声都没有,好像已经是被刚才的炮击所震慑了一样。

    然而,当进攻的兵士们冲到了城垣裂开的缝隙之外时,城内开始出现了些微的骚动,好像从懵然当中苏醒了过来一样。接着,密集的枪响声和弓弦声开始从城头其他地方响起,大量的弹丸和弓箭向这些缺口飘了过去,很快就让一些人皮开肉裂,倒了下去。

    不少人直接就被打死了,而有些人则是受了重伤,哀嚎着躺倒在地上,不管生死,他们青色的衣服也被染上了鲜红的血色,这种哀嚎让人听来头皮发麻,而且在这种环境下,他们肯定不会得到良好的救治,几乎已经等若进入了鬼门关。

    但是没有人注视这些袍泽,仍旧嘶吼着向城中冲过去,上面的军官事前已经跟他们说过了,只要打下此城,就会重重有赏,让他们得到下辈子享用不尽的好处,而且可怕的大汉军队也在后面督战,没有人敢于就此退却。

    这些人顶着头上的火铳和弓箭,踩着崎岖不堪砖石废墟冲到了一个被炮火轰开的巨大缺口,然后一路冲进城中,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胜利,就在他们的先头部队刚刚冲进城垣的缝隙时,城中一支部队也立刻对他们进行了反击。

    这支部队早有所备,而且装备十分精良,穿着明晃晃的铠甲,一看到这群突入进来的敌军,他们就狂吼着冲了过来,手中的薙刀被挺在了前方,刺中了最前方的敌人。

    这群突然进行冲击的部队,显然有些出乎于攻城军的预料,他们慌忙挺起了手中的武器,想要列阵据敌,但是这里挤了这么多军队,人挤人的情况下仓促之间又哪里来得及列阵?更何况为了争功,这些人还是各支部队抢先冲过来的,连指挥都十分不灵便。

    就在他们惶急的叫声当中,这群武士冲到了他们的面前,然后马上就带出了片片的血光,甚至还有残肢掉落到了地上。一声声惨叫不绝于耳,很快就让其他人心中胆寒,有些人被吓破了胆想要往后退,但是后面一直又有人涌了上来,结果两边挤在了一起无法脱逃,只能面对这群武士的攻击。

    这群武士疯狂地劈砍着,随着他们的刀锋,大片人倒毙在了地上,而他们身上的铠甲却让他们没有受到多少损伤,而在他们强行的突击之下,冲进城中的前锋部队慢慢后退,退出了城墙之外。

    然而,在这些先锋部队退却之后,攻城军的攻击却并没有停止,很快就有一大群同样穿着铠甲的士兵冲了进来,他们同样拿着长长的薙刀,然后以同样的疯狂向这群守军迎击而去,剧烈的厮杀在城墙下反复延续着,虽然这支守军十分勇猛,但是他们毕竟无法阻止数倍于他们的狂潮,他们的士兵一个个倒毙在了地上,阵线重新向城中推了过去,巨大的伤亡让他们无法支撑。

    他们撤走之后,这个城墙的缺口终于被攻城军攻破了,而这时,满地都已经是两方军队的尸首,这些残躯内的鲜血在地上不断流淌,染红了这片废墟,看上去凄厉而又恐怖。

    而这些死伤者的惨状,已经没有人再注意了,这些攻城军甚至没有时间欢庆自己小小的胜利,拿着武器强行冲入到了城中。而对他们来说,攻打姬路城的煎熬甚至才刚刚开始。

    他们冲入城中之后,城墙上的炮火和弓箭并没有停歇,不时有人因为中枪而沉闷地倒下,但是攻城军毕竟已经在城中有了一个立足之地。

    冲进了城内之后,这些攻城军一部分沿着废墟垮塌的砖墙攀上了城墙,和守军开始剧烈地厮杀;而另一部分则带着小心翼翼的恐惧感,向城内的慢慢地推进。

    姬路城的西之丸内有一片大池塘,这是为了给城内提供水源而用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成了攻城军的巨大障碍——因为他们只能沿着池塘间的小道向前进攻,而在周围有许多院落和建筑,带给了他们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武士东乡重方,正是这群军队当中的一员。

    他是岛津家的家臣武士,之前因为藩主岛津忠恒的指派,成为了周璞身边的护卫,既保护他的生命安全也执行了监视任务,在大汉军队进攻九州、岛津家如愿以偿成为九州的主人之后,他的任务也圆满完成,重新回到了岛津家。

    这时候岛津家已经集齐了藩内的大军,准备随着大汉一起北上迎奉朝廷,而他也因为自己的功劳得到了荣升,成为了岛津藩军中的一位军官,随着藩主一同北上。

    作为世代的武士,他并不反感战争,甚至有些跃跃欲试,希望在战争当中大展身手,让祖先泉下得到告慰,也让自己成为因为功劳而成为高级的旗本武士甚至大名。但是这一路上进军十分顺利,并没有发生什么大战,所以他并没有得到什么表现的机会,这倒让他有些失望。

    不过,在姬路城的战事开始之后,他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机会了。他带着自己手下的藩军士兵,在经过了最初的血战之后,抢先冲入到了城中。

    不过,他也知道,这不是他的终点,想要建功立业,那必须拿出更大的勇气——也许还要运气。

    他压抑住了心中的不安,小心翼翼地带着手下的部队和别处的部队一起往前慢慢走着,想要扩大占领区,可是就在他们沿着池塘中的小径走到了城内的边缘时,各处院落当中好像突然出现了点点闪光。

    最初的一刹那间是死寂的,只看到星星点点的闪光,但是很快,密集的火铳射击声开始轰然响起,让每个人的耳膜都发疼。

    从各处方向打过来的弹丸轰击到了许多人的身上,带来了痛苦的哀嚎,也让所有人都产生了恐惧,有些人嚎叫了起来,拿着手中的火铳四处乱发,有些人则躬下身来想要用同伴的身体来遮蔽自己,而有些人甚至直接就往后跑。

    然而,无情的打击还在继续,密集的弹丸沿着小径各处扫过,几乎每处地方都有人受伤,这种无情的打击很快就让攻城军惊慌失措,有些人抢着去拿武器,他们叫喊着,奔跑着,但是因为小径太窄,有许多人直接就被被自己人撞倒了下来,踩得受了重伤,还有些人因为无法可想,干脆就直接跳落到了池塘当中。。

    在纷乱的枪击和烟雾当中,这些被袭击的士兵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们自己四处乱窜,甚至有些人互相砍杀。有些吓昏了的人直接跳落到池塘当中,而穿着盔甲的他们很快就沉落了下去,他们疯狂地在水中拍打呼喊,不知所措地在水中乱窜,想要借力脱下自己的盔甲,但是还是只能无可奈何地渐渐沉了下去。

    水吞噬了这些人的爱好,血液也在池塘当中扩散,很快就让池塘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汪洋。岸上的人看着这些人的命运,更加惊恐地互相呼喊。枪弹继续从每个黑暗的角落里放射出来。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以及隐约的火光。

    在这混乱的秩序当中,东乡重方勉强维持着自己部下的秩序,他不停地推开冲向自己的士兵,以免被他们推落到水中,甚至还拔刀砍杀了一个想要逃窜的部下。

    “跟着我走!跟着我走!”在一片混乱当中,他拿起佩刀大喊,“别往后退!”

    在他的强行鼓动下,他的部下终于稳住了阵脚,并且跟着他一点点地沿着小径往前蹭。依靠兵器甚至人的尸体的遮挡,他们冲到了这条小径的尽头,而这里又是一道矮墙,矮墙之上才是院落。

    他左顾右盼,发现周围并没有可以利用来攀越的工具,也没有更好的可以突入的地方,于是焦急之下,他把心一横,转头看向了旁边。

    放眼所及,他看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这个人他依稀记得是萨摩藩的年轻武士,之前和他还曾有过一面之交,在进军的时候曾经交谈过几句。

    “你们几个人给我趴下,让我们剩下的人跳上去!”他大声对对方喝令。

    到处的轰鸣声,疯狂倾斜打过来的枪弹让一切话语声都显得有些虚幻,对面这个年轻人一下子没有听清他的命令,露出了迷惑不解的表情,在这样高度紧张激烈的战事当中,每个人都有神游物外的时候。

    东乡重方焦急地再度向对方重复了命令,而这次对方终于听清了,他有些惶急,但是还是服从了命令,趴卧到了地上,而另外几个人也按照他的命令叠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东乡重方把心一横,然后踩到了这群人的身上,一跃而上冲进了布有防哨和路角房屋的窗口,木质的窗棂很快就被他撞碎了,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然后在一片烟雾当中,隐隐约约地看到了里面有两个人。

    这两个人看上去都十分年轻,而且装束都有些像他,唯一不同的只是手中拿着的火铳而已,可是在看到面色狰狞、染满了灰尘的他时,这两个人却好像见了鬼似的,脸上露出了骇异的表情。

    他们的火铳还在冒烟,看得出来他们刚刚还使用过它,在看到了东乡重方的时候他们重新拿起了火铳,想要重新装填。可是东乡重方哪里肯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他拿起手中的佩刀,默不作声地就朝他们两个冲了过去。

    狭小的房间并不能给这两个人多大的回旋余地,他们两个同时发出了怪叫声,然后不约而同地扔掉了自己手中的火铳,从怀中掏出了匕首,想要一起上来向他迎击。

    可是这时候东乡重方已经冲到了他们的中间,挥起刀来重重地向两边扫了过去,两边的年轻人想要抵抗,然而他们生疏的战技又如何是东乡重方的对手?

    在金铁的交鸣当中,东乡重方的佩刀砍断了迎击自己的匕首,鲜血疯狂地迸射了出来,溅落到了他跳进来的窗棂边,刀在两个人当中都划出了深深的伤口,其中一个人几乎整个被腰斩了,就连内脏都滑了出来。

    鲜血和内脏的腥气直冲鼻端,让东乡重方禁不住掩住了鼻子,而后面他的部下也跟着一起翻越了上来。当他们闻到这样的刺激气味的时候,几乎都要呕吐了出来。

    就在东乡重方的带头冲击之下,他们终于冲进了这间小小的房间,为自己的这支小部队赢得了一个立足之地,而窗口上原本的障碍物已经被他们一下子打落下来了,也让幕府军队在城内的防御工事出现了最初的一点点缺口崩溃。

    “大家在房间里面休息下!这里是安全的地方!”终于暂时得到了安全的东乡重方,突然感觉到身体内有一种说不出的疲乏感,好不容易才用佩刀支撑在地上,没有让自己倒下。“休整一会儿,等待援军!”

    一边说,他一边走到窗口边,观察了一下后面的情况。在池塘的小径上面他看到了多具尸体,凄惨地零落在路边,直到这时候他才惊觉,自己竟然是莽然从这条路上冲过来的。

    他的视线慢慢地滑到了自己刚刚跳上来的地方,然后看到刚才那个接受他命令卧倒在了地上,成为他的垫脚石的年轻人。

    这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此时正仰天躺倒在了地上,肤色比刚才他看到的样子还要苍白,而在他两只黑色的眼睛当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洞,仿佛眉心之间又开了一只黑眼睛一样。

    在这样的战斗当中,自己和这一路上躺倒的人们没有任何不同,只是运气稍微好上一点而已,若是有那颗弹丸稍微偏移一下,倒下的就会是自己。

    东乡重方蓦然觉得心中一堵,几乎就在一瞬间就转开了视线。

    而在城墙之下,混乱还在继续,在各处的城墙缺口当中都在爆发激烈的战斗,有些地方和东乡重方一样,付出了惨重损失之后,攻城军终于突入到了城中,迎接新的挑战;而有些地方,因为城内的抵抗实在太过于激烈,所以战线一直都无法往内推进,反而被慢慢地推到了外面。

    厮杀到最激烈的时刻,有些攻城的军队终于抵受不了惨重血腥的伤亡,他们慢慢往后退却,有些人甚至扔下了武器直接就嚎叫着往后跑。

    往后逃跑撤退的攻城军和后续增援进攻的人纠缠在一起,更加重了纷乱的程度,不少人人践踏在受伤倒地的人身上,地下到处是呻吟声,有些人甚至活活地被踩死。惊惶吓昏了人们,失去了理智也忘记了身上背负的命令,兵土和军官互相找寻,但是一切都已经陷入到了混乱当中,有些人卧倒在地上,而有些人一路往城下退。

    他们在后退的时候不时爆发出一阵喧闹的喊声,这种喊声混合在枪炮的交鸣当中,让巨响淹没了一切。

    看着面前骚动的景象,周璞和黄昌国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许后退!不许后退!回去!回去!”在大汉军队的阵前,几个知道日本话的大汉军官大声高叫,想要让这些退却的士兵停下脚步。“大帅有令,谁要是临阵脱逃,杀无赦!”

    而在这些军官的后面,身穿鲜红军服的大汉官兵已经列阵,明晃晃的火枪和长枪开始指向前方。

    但是他们的喊声已经淹没在了嘈杂的巨响当中,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听清,就算能够听清的人,也在后面人的推挤下继续朝前涌了过来,眼看就要冲到大汉军队的阵前了。

    “开火,开火!不许一个人临阵脱逃!”当看到这些溃兵眼看就要逃回来的时候,周璞终于忍不住了,下令大汉官兵执行督战任务。

    “开火!”得到了命令的大汉军官马上跟着下令。

    大汉军队马上开火,许多爆炸开的黑色烟柱子,在枪管当中冒起,象旋风一样向空中卷去,向大汉军队阵前涌过来的人浪几乎好像被狠狠撞了一下似的,骤然停下来了。黑色烟火带着呼啸的弹丸毫不留情地扫荡着大地,哪怕这些溃兵之前还是他们的战友。

    刺耳的尖叫声越来越密地泼在退却的人的身上,不许任何进攻的人退回到自己的阵地之前,而在他们果断的轰击之下,果然就没有人能靠近这里。一道道的波浪在地上留下了多具的尸体,也压住了他们退却的脚步,惨烈的嚎叫终于让这群人恢复了理智,明白了自己无处可退的事实。

    “赶紧回去,回去攻城!”这些大汉军官继续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再有敢于退却者,杀无赦!”

    正文 1670.第1670章 用倭人攻倭城不易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