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武夫 作者:特别白

    正文 1686.第1686章 向奈良的压迫

    和立花宗茂一样,当得知那位天朝使臣已经带着大军赶到了奈良外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将领都暗自松了口气,最近他们都已经被井伊直孝的大军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一直都盼着能够得到增援,如今愿望成真,自然是会如释重负。

    而周璞得知到了立花宗茂这边的情况后,也加紧催逼自己部下的军队抓紧时间行进,以免前线崩溃。

    大汉军队整装待发,即将登陆本州岛的消息也很快传递到了周璞这一边,也让他十分振奋,随着大汉军队的主力在本州岛登陆,他们原计划的两个方向同时给幕府重击的计划也终于将要实现了,而这将是幕府所难以承受的打击。

    但是他也知道,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到最后,就越是不能出纰漏,否则就会让之前处心积虑所建立的功业付诸东流,至少大为失色。现在虽然大势已定,大汉已经压倒了幕府,但是他可不想在朝廷论功行赏的时候给自己减分。

    大汉军队向奈良的调动,其声势之大,自然也不可能瞒过对面的敌军,幕府军派出的哨探就将所见到的消息报告给了井伊直孝,而井伊直孝当即就结束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进攻,而是将军队重新收缩了回到营地当中——立花宗茂以为井伊直孝草草地结束了上次发动的总攻是因为井伊直孝生性谨慎,其实这也有他探听到增援大军已经来临的消息,所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井伊直孝依仗着自己所拥有的兵力,敢于对立花宗茂发动一次次进攻,但是对大汉军队他就没有这么大胆来谋求决战了,尤其是他还以为这其中会有大量大汉军队。

    经过一次次血的教训,幕府上下虽然表面上还是十分强硬,但是内心都已经都大汉军队的炮火和武器之犀利而深感畏惧,都不再敢于和他们正面进行决战。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岌岌可危的情势下,井伊直孝更加不敢冒险。

    在步步紧逼过来的大军的威胁下,井伊直孝一改之前的压迫力,不断地收拢自己的军队,然后开始步步往后撤,看来是想要重新整军和汉寇相持。

    在经过多日的激战之后,井伊直孝已经放弃了收复近畿和京都的打算,他再也没有了一鼓作气去和大汉军队死拼并且夺回国都的豪气,转而打算和敌军相持消耗,以便让大汉蒙受难以承受的损失。

    在井伊直孝将军队撤走之后,奈良城下的战事也暂时告一段落,幸存的官兵们打扫着已经一片狼藉尸横遍野的战场,同时静待天朝使臣的到来。

    而就在两天后,周璞来到了奈良城下。

    立花宗茂和其他部将们都聚集到了他的身边,除了立花宗茂之外,这时候这些人都有些心里后怕,他们之前都打过后撤的主意,结果大汉使臣这么快就来到了奈良,要是真的后撤了的话,肯定会被这位大人治罪。

    在九州岛被岛津家整个占领之后,这些大名们都十分渴望能够在本州岛上得到新的领地作为补偿,而这一点又十分依赖于大汉使臣来进行封赏,所以这些人都对周璞胆战心惊,谁也不敢对他稍有触怒。

    所以当周璞来到了奈良城中的奉行治所之后。

    在一片肃静当中,一身袍服的周璞目不斜视地走到了大堂的正中央。而在他的身后,日本朝廷的右府大人二条康道也亦步亦趋地跟着,两个人一同转身面对着这些大名和武将们。

    “参见大人!”

    两边的大名和部将们,,宛如是朝见将军大人一样,跪坐到了治所当中,垂首听候处分。因为周璞这一路上所取得的胜利,所以他在这群人心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在他沉着脸的时候,这些人都有些胆战心惊。

    “抬起头来。”周璞仍旧沉着脸,好像有些不大高兴,“诸位跟随着我一路远征,大小数次战役都奋勇效命,今天我们能够打到这里,诸位功不可没,我要在这里感谢诸位。”

    没有人答话,大家静静地垂首听着天朝使臣的训示。

    “就在不久之前,我军已经打下了京都,这是我们自从发兵以来所取得的最大胜利!”说到这里的时候,周璞也刻意加重了音量,“现在,京都已经被平定,贵国的朝廷即将复归京都,然后名正言顺地统治日本,而诸位,也将因为之前的功绩而被论功行赏。我之前已经写了一份功劳簿,明确列举了各位一路征途上所立下的功勋,诸位请放心,我们大汉一向是有功必赏!”

    随着他的话,这些将领们不禁都有些热切起来,他们跟着大汉,不就是在期待这些赏赐吗?现在大家都知道,朝廷必须听大汉的话,所以只要大汉使臣决定重赏他们,那么赏赐就绝对少不了。

    然而,当他们心中还在窃喜的时候,周璞又一改口风,“但是,我们不光是有功者必赏,有过者也要必罚!”

    严厉的语气犹如是一盆冷水浇到了每个人的心头,人人慌忙又重新垂下头来。

    “岛津道久!”周璞骤然将视线集中到其中一个人身上。

    在一声大喝让岛津道久有些惊慌,但是他又不敢不应,所以只好抬起头来,小声地应了下来。“末将在……”

    “你在两天前,对敌军心生畏惧,竟然跟主将说要撤退,可有此事?!”周璞马上严厉地看着对方,然后质问。

    岛津道久不敢和他对视,慌忙又垂下了视线,他的额头也慢慢地渗出汗水。

    在这一路上的进军当中,因为周璞所表现出来的强势和决绝,再加上一再的胜利,他已经很害怕这位天朝使臣了,根本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和在立花宗茂面前一样的倨傲。

    “大人……此事其实……其实……”

    “到底有没有这件事!”周璞一点也没有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有。”眼见逃不过质问了,岛津道久只得承认,但是他马上开始解释,“大人,之前我部连番和敌军交战,损失巨大,后来本部都已经疲惫不堪了,这才萌生了些许退意,不是我们怯战,实在是已经打得太疲惫了……还请大人明鉴!”

    “你部之前奋勇作战,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可是难道就只有你部在奋勇作战吗?为何别部没有怯战,而你们就想着要退却了?”周璞仍旧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还有,你还要挟主将,还放言要自行其是,可有此事?”

    “末将并没有要求主将……只是……只是我们岛津家之前就已经和大人明言了……”岛津道久连忙为自己解释。

    “就算有之前的事,你也不能违抗主将!”周璞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军队最重军纪,而进退与否都是主将才能够决定的事情,你难道想要替主将来做决定吗?立花宗茂是我亲自选定的主将,你身为部将就应该服从他的命令,结果你却想要自行其是,你知罪吗?”

    “大人……”岛津道久还想说些什么。

    “不用再说了!”周璞直接挥手,让屋外的亲兵们进来,把岛津道久直接从地上抓了起来,“我说了,我们大汉有功则赏,有罪必罚,你这次犯了目无长官的军律,按照我们大汉的军律本来是要直接处死的,不过念在你之前一路跟着我们北上,作战有功,所以今天就定为仗责,打完了之后直接遣送回原籍,好好思过!”

    他此言一出,不光是岛津道久一脸骇然,就连其他将领们也面色发白,纷纷震撼于大汉使臣的雷霆之怒。没有一个人敢于帮岛津道久说话,反而各个噤若寒蝉,有些人还在庆幸自己没有跟主将表明出退意。

    周璞无视了岛津道久不绝于耳的告饶声,直接让自己的亲兵将岛津道久拉出去仗责,很快岛津道久的惨叫声就传到了屋中,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但是肯定回让他伤筋动骨。

    “诸位都看到了吗?这就是不服从军令、目无主官的下场。”周璞看着这一群脸色发白的人,不动声色地说,“今后谁要是敢再如此,那就不要怪我无情!”

    他选择重责岛津道久,当然不会只是为了给立花宗茂出一口气而已。最近因为本部连战连捷,所以周璞感觉部下们都有了一些骄兵悍将的倾向,他必须杀一杀这种气焰,哪怕是杀鸡儆猴,也要让这些部将知道畏惧。

    同时,岛津家之前的种种做法就让他有些恼怒,尤其是宣称自己只打到近畿之内就不肯帮忙这一点。虽然为了千金买马骨,他已经给了岛津家莫大的好处,但是在现在,他已经不那么依赖岛津家的帮助了,所以他打算敲打一下岛津家,让他们明白现在到底谁说了算,也算是为未来继续控制岛津家埋下一个伏笔。

    更何况,现在大敌当前,他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不服从命令的行为。

    在岛津道久被拖下去重责之后,其他人都跪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而达到了敲打他们的目的之后,周璞也不再继续板着脸,而是稍稍放松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二条康道,做出了一个让他来说的手势。

    二条康道扫了这群人一眼,心情有些复杂。

    刚才这位天朝使臣所展露出来的威风,也是他所孜孜以求的,他做梦都想要让朝廷恢复往日的权威,号令整个天下,让大名们畏服。可是他也知道,现在这些人所畏服的是大汉而不是自己,甚至就连他自己也只能对大汉毕恭毕敬。

    带着这种无奈的感觉,他清了清嗓子,然后看着这群跪伏在地上的大名们。

    “诸位一路奋勇拼杀,屡次击破敌军,并且帮助朝廷光复了国都,可谓是劳苦功高。朝廷十分感谢诸位为匡扶国家社稷所立下的大功,并且决定要封赏诸位以土地,还望诸位能够继续笃直前行,并且世世代代以封地为念,继续为朝廷效劳!”

    接着,他让人将一张张状纸呈递到了在列的每一位将领身前。

    在江户幕府开幕之后,每一位藩主都必须要领有幕府的安堵状才能够继续领有领地,也只有得到幕府的确认,这些领地才能算是合法,才能一代代地流传下去。

    而这些安堵状在如今肯定不能适用了,朝廷复归的现在,只有以朝廷的名义奉上安堵状,才能够算是合法的领地确认——这也是无力约束各地大名的情况下,扩张朝廷影响力的办法。

    打到了现在,也该是立功行赏的时候了,周璞决定兑现一下承诺,让这些人有继续打下去的盼头。

    就在二条康道的注视之下,一张张安堵状被呈递到了特定的人面前,有些人欢呼雀跃,有些人却似乎不太满意,而有些人则一脸的平静木然,好像没有任何感受似的——立花宗茂就是其中之一,尽管他被封了伊势国、尾张国和美浓国的大片领地,是本次安堵当中最大的受益者,差不多八十多万石。

    “怎么,立花将军对今天的恩赏不满意吗?”周璞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以罕见的笑容面对着他。“照我看,这次的封赏已经够多了啊。”

    “大人对在下如此厚恩,在下怎敢不满意!”立花宗茂马上对他伏地跪拜,“只是现在大敌当前,实在不是庆贺的时候,等到击垮了幕府之后,在下再来代替全族叩谢大人!”

    “虽然现在幕府还没有被打垮,但是既然已经立下了这么大功勋,稍微先庆贺一下也不打紧。”周璞笑得更加欢畅了。

    他确实很为立花宗茂的精乖而高兴。

    伊势、尾张和美浓正好都是紧邻关东的门户地区,朝廷将立花宗茂封在这里,虽然是给了他十分肥沃的大片领地,但是实际上也让他成为了夹在关东和畿内的隔离带,同时受到了两方面的挤压,这其实也是朝廷的私心,想要在战后用他来阻绝来自关东德川家的压力。

    而在这种情势下,他就特别需要外援——尤其是大汉的帮助。正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立花宗茂一点也没有流露出对朝廷感恩戴德的样子来,只是说叩谢周璞,他明白他能够得到这么庞大的领地,全是有赖于周璞的提携,而他和他的族人们想要继续坐好这个藩主之位,还是要依赖这位大汉使臣的帮助。

    就这样,周璞得到了一位在战后协助他宰制日本的助手,两个人就这样心照不宣地达成了默契——虽然立花宗茂已经是风烛残年,但是只要他的族人继续当这个藩主,他们就会成为大汉的忠实走卒。

    在发布了这些恩赏之后,原本厅中紧绷的气氛终于松懈了下来,人人都终归松了口气,得到了领地的安心感和喜悦让他们驱走了之前的阴霾。

    “这些安堵状,都是为了感激诸位之前的功劳,这是酬功,但是现在幕府还没有完全被击垮,所以还请诸位继续努力。”在激励了自己的这些部将之后,周璞继续鼓动着他们,“只要诸位还能够立下战功,那么领地还可以被加封,绝对不会亏待诸位!大家继续随我前进,一定要歼灭幕府大军,生擒井伊直孝!”

    “生擒井伊直孝!”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大喊,人人眼睛里面仿佛都放着光,战意十分高昂,都在等着继续立下大功,为自己博取更多领地。

    不过,虽然说得慷慨激昂,但是周璞心里清楚,其实他并没有把握歼灭井伊直孝所统辖的大军,他这么说只是鼓动这些已经有些松懈的部将,然后用他们继续和井伊直孝周旋而已,反正对他来说,只要能够吸引住井伊直孝,给大汉军队的主力创造空间就可以了。

    而周璞如此视朝廷如无物,直接封官许愿的做法,也让二条康道心里更加不是滋味,这位大汉使臣现在已经抛掉了原本的谦恭,对朝廷颐指气使,俨然就是太上皇一样,而且一直都在有意无意地削弱朝廷的威信,不过他纵使心里不满,也只能默默忍受。

    他也知道,事情是只能一步步去做的,现在朝廷已经领有了大汉军队帮助他们占领的大片近畿的土地,已经可以支配大量物资和金钱,和之前相比已经是云泥之别,他已经为朝廷立下了大功。

    他还记得自己之前和左府一条兼遐所商议过的事情,虽然在大汉的面前要忍辱负重,但是王朝兴衰都是世间常事,只要能够忍受下去,自然就会有不用再忍耐的那一天,也许那一天会很长,甚至他这一代或者下一代人都等不到那一天,但是只要后人努力,终究还是会有再度奋起的那一天。

    在重整了部下的军队,并且强化了对部下的控制之后,周璞在休整几天之后就带着大军离开了奈良,一路向井伊直孝所退却的方向追击了过去,务求将这支大军缠在自己的身边。

    而就在他出城迎击的那一天,赵松亲自率领的大汉军队主力,也乘着海船来到了关东的海面上。

    正文 1686.第1686章 向奈良的压迫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