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武夫 作者:特别白

    正文 1698.第1698章 名正言顺的胜利

    当看到德川家光和春日局一起倒在血泊当中之后,土井利胜终于松了口气。

    他今天既然跑过来跟德川家光摊牌,那就是一定要看到将军大人死去才会离开,跪在地上请求,只是多少表示一个诚意,体谅一下多年的主从情分而已,如果德川家光一直不懂事,不肯自杀的话,那他也只好为将军大人代劳一下了。

    好在德川家光确实已经深明大义了,或者说他确实已经绝望到极点了,他没有再做无谓的抵抗,没有做出继续让德川家蒙羞的举动,而是选择直接自尽,满足土井利胜和其他人的期待。

    土井利胜慢慢地走到那一片血泊的面前,地上染满了两个人血迹,一大滩猩红色的液体让人触目惊心,气味更加是十分难闻,不过土井利胜并没有介意,而是小心地避开了血迹,走到了德川家光的面前。

    在用刀刺入腹部之后,德川家光忍耐不住疼痛,让春日局给他介错,而春日局虽然执行了他的命令,不过因为她毕竟是女性力气小,所以虽然使用了利刃,但却没有完全把德川家光的头颅从脖子上斩断,只是留下了一个可怕的伤口,还有一些骨肉连在脖子上,着实有些骇人。

    好在这样的伤势足以致命,德川家光现在已经断气了,不用再忍受多少艰难的痛苦,他现在头歪垂到一边,眼睛则睁开着,无神地看着虚空,里面满是痛苦和绝望。

    从这一刻起,他再也不需要为任何事情烦扰不安了,更加不需要为任何事情担惊受怕了。

    将军大人,对不住了。土井利胜以并没有多少歉疚的态度默默暗念了这句话,然后无视了腹部中刀仍旧正在地上微微抽搐着的春日局,直接挥了挥手,命令手下过来斩下德川家光的首级。

    而在斩下德川家光首级之后,土井利胜还是没有闲着,他不停地下达命令,催促着自己的心腹们继续在江户城和大奥当中清洗同时维持各处秩序,然后派人拿着德川家光的首级出城去迎奉大汉军队的统帅。

    当幕府使者来到大汉军队的阵前时,大汉军队已经打到了江户城下了,他们已经能够看到远处顾影绰绰的民居。在德川家转封关东并且将江户当成了大本营之后,经过了三代将军数十年的经营,江户已经是一座罕见的大城,范围远远超过了刚刚建立的时候,所以民居密布,街道纵横——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听到大汉军队威胁到江户的水源和水运时幕府才会这么惊恐,因为这么多人口需要维持实在要花很大的力气。

    在多摩川之战打赢了之后,大汉军队士气如虹,通过一系列的追击完全击溃了德川家光带来迎击的幕府军队,然后他们稍事歇息就直接向江户进攻,打算一鼓作气拿下这座城市。

    不过,原本准备再最后大打一仗的大汉军队,在使者来到了之后略带惋惜地放弃了这个愿望,不过赵松倒是很高兴,因为虽然幕府军队已经被打垮,但是江户城如果再拼死抵抗的话,他的部下不可避免地会再出现一些伤亡,现在他们能够放弃抵抗自然是最好不过。

    在已经赢得了多摩川之战这样的辉煌胜利之后,他已经不需要新的胜利来压服日本或者给自己增加功勋了,现在能少死一个部下都是好事。

    在赵松把这位使者叫到跟前的时候,这位使者吓得有些哆哆嗦嗦,在大汉军队以摧枯拉朽的气势赢得了战阵的胜利之后,大汉征日军的统帅赵松已经在这些幕府的人心中树立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形象,当然对他有些恐惧。

    而赵松也是和平常一样不苟言笑的样子,他让随从收过了载着德川家光首级的匣子,然后随手打开看了一下,和这枚头颅无神的视线对上了一瞬,然后直接挥手就让随从收下了这个匣子。

    “你们的老中大人,现在能够控制局面吗?”他冷冷地问这位使者。“如果可以的话,江户可以免去兵火,但是如果还有人胆敢抵抗的话,我军将会毫不留情!”

    在听到了翻译的话之后,这位使者吓得重新叩首,“大人,现在江户城已经完全在老中大人的控制之下了,幕府上下都已经决定向大汉降服,少数顽固不化的恶徒也已经被老中大人或杀或关,再也不会惹出乱事来,请大人放心!”

    “那好,那我就让我们的大军在这里停留下来不再进军了。”赵松稍微放软了一点态度,“你回去禀告土井利胜吧,告诉他几日后我就将亲自带领亲随前往江户,让他准备好接待事宜,还有,我军的供应也绝对不能中断,否则好自为之!”

    “是!是!明白!”眼看这位大汉将军已经接受了投降,这位使者连声答应,然后慌忙告退离开了。

    “大人……眼下江户还是形势混乱,我军人数又是这么少,恐怕大人不宜以身犯险,亲自前往江户吧……?”等到使者离开之后,严广有些疑惑地看着赵松,“若是大人前往江户结果变故突生,恐怕……恐怕不妙啊……”

    “正因为现在形势混乱,我才要去江户。我入了江户城,就足以向所有日本人宣告现在谁说了算,也能够镇住土井利胜他们。我军人少,实在无法弹压各地,时间又紧迫,所以必须尽快安定形势,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去冒险一下又算得了什么?”赵松微微摇了摇头,“我素闻日本人不重名节,最为畏服强者,现在既然我们已经打败了幕府,他们肯定畏惧我们,这种情势下我们应该继续摆出强者的架势来,绝对不能有任何露怯,这样才能够吓住他们,让他们按照我们的意志来行事。”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微微笑了笑,“不过你说的也对,凡是我们都要以防万一,要大胆但是不能狂妄,所以万全的准备还是要做的——我带着人去江户之后,你继续留在这里统帅大军,万一我有个不测,你就继续带着大军进攻江户,不必以我的生死为念。还有,海军的战舰也让他们开到江户城外吧,多少也是个威慑。”

    在之前,赵松心心念念的是怎么打败幕府,而在幕府已经屈膝投降的如今,赵松的考虑已经变成怎么样尽快稳定住关东乃至整个日本的局势,尽快让大汉可以以自己的意志支配整个日本——赵松知道,对大汉来说,打败幕府只是一个手段而不是最终的目的,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以尽量少的代价和精力,从日本榨出更多财富来,供奉给大汉的朝廷和万民。

    为了这个目的,赵松觉得自己现在展露出一些对幕府的宽容面貌、冒一些危险都是值得的。

    “好!那就按赵帅说的办吧。”考虑了片刻之后,严广终于同意了赵松的说法,“还请赵帅多保重!”

    两天之后,赵松带着自己的几十个亲随来到了江户城当中。

    他们受到了十分隆重的欢迎,在赵松来到江户城外的时候,幕府老中土井利胜带领已经降服的幕府官员和将领们全部来到了沿途,跪伏在了地上,而江户的街巷已经被清肃一空,沿途行人绝迹,显然已经在严厉戒备。

    来到江户之后,赵松先是温言勉励了一下土井利胜等人弃暗投明的功劳,然后向他们再度重申大汉并不想要对德川家和幕府的官员们赶尽杀绝,现在既然两方交恶的元凶已经授首,其他人也得到了相应的惩罚,那大汉就不会再追究其他人。

    得到了赵松的亲口保证之后,这些人都放下了心来,他们纷纷赞颂赵松的仁慈和武勇,浑然看不出来他们不久之前还是死对头,而德川家光所留下的那些物件已经杳无痕迹。

    在赵松的亲自坐镇,同时江户城外还驻留有大汉的大军和舰队的压迫下,原本已经混乱不堪的江户慢慢地回复了稳定,物资的供应也慢慢恢复,人们又开始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只有一些在多摩川之战中丧失了亲人的家庭当中,才能够看出之前可怕的战火所留下的创痕。

    大汉在多摩川之战当中完胜,幕府将军德川家光自尽等等一系列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日本各地,而幕府大老井伊直孝也接到了使者的消息。

    如此可怕的打击,让军中不少人都嚎啕大哭,痛心无比,哪怕是心中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井伊直孝本人,也禁不住潸然泪下。

    不过哭归哭,他也知道什么事情最重要——眼下他只能尽力为保全德川家和自己家族而努力,实在没有余裕为德川家光耽搁太久。

    而从江户过来的使者,除了交代了德川家光的死讯之外,还告诉他们现在大汉征日军的统帅已经进驻到了江户城,并且整个幕府已经对大汉降服,同时他还传达了江户的命令,要求这一支幕府军队尽快向大汉使臣投降。

    这样的命令当然让不少人极为抵触,他们对大汉十分痛恨,更加不愿意蒙受战败的耻辱,而大多数人却对此默然接受了——在江户陷落而且德川家光自杀之后,他们已经找不到战斗的理由,更何况在后方救援已经断绝的情况下,再战的话也只是会让一切都归于毁灭而已。

    再说了,现在他们大多数人的家人都在大汉军队的威胁之下,如果再继续抵抗的话,恐怕会引发灭门之灾。

    在这样的心理环境下,本就已经打算投降的井伊直孝更加是得心应手,他将一小撮还想要抵抗到底的死硬派拘禁了起来并且让他们自尽,同时派人向对面的大汉使臣提出投降。

    大汉使臣周璞马上接受了他的投降,并且命令他的军队就地缴械,同时保证绝不会伤害俘虏。

    在得到了井伊直孝的配合之后,周璞让自己部下的军队接管了对面这些幕府军队的驻地,然后将他们都暂时关押了起来,不过他也确实履行了承诺,没有伤害俘虏只是将他们缴械了事。

    至此,大汉和整个幕府之间的战事已经结束,以大汉的全面胜利为告终,而周璞也在同时向整个日本发出了谕令,命令所有日本的大名必须严格驻守在自己的领地之内,不许越界半步,等待日本朝廷的进一步处置——既然幕府已经打败,现在周璞就需要重新整顿日本的秩序,同时压制各地的大名不允许他们肆意扩张。

    在他的命令之下,因为畏惧大汉的兵威,绝大部分大名遵守了他的命令,原本开始越界进攻幕府领地的加贺藩前田家和仙台藩伊达家都先后撤兵,然后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大汉进一步的命令。

    而在这段时间当中,周璞不断地发布,各处安顿秩序同时升迁赏罚,俨然一副太上皇的架势,在赵松和他的努力下,日本的秩序也慢慢地重新安定了下来。

    在本军投降,大军四散之后,井伊直孝被周璞召见到了自己的驻地,因为有投降之功,所以他得到了比较良好的待遇,不过周璞因为事务繁忙一直都没有召见他。

    直到周璞在稍稍安定了局势之后,他终于得到了面见周璞的机会,而同时被召见的,还有身为德川家嫡子、德川家光亲弟弟的德川忠长。

    因为早就知道了大汉的安排,所以碰到德川忠长的时候井伊直孝并不惊诧,但是当亲眼看到如今威福自用的大汉使臣居然如此年轻的时候,井伊直孝还是有些惊异。

    不过他也知道大汉是新创之朝,就连大汉天子本人也十分年轻,所以倒也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是心里却对此百感交集。

    德川忠长是在不久之前来到周璞帐下的,为了摆脱哥哥的阴影,为了保全德川家的血脉和基业,他在百般权衡之后,最终还是决定投靠大汉,成为大汉扶持下的德川家下一任当主。

    因为兄弟间多年的恩怨纠葛,哥哥的死讯并没有让他伤心,他反倒十分高兴,他更加高兴的是,自己终于从之前的困境当中走了出来,成为了梦寐以求的德川家家主。

    虽然没有了将军大位十分可惜,但是德川家的基业还有,大片的领地也在,只要稍稍整顿一下,恢复元气,那么德川家依旧还是日本最为强大的大名之一,不会沦落到家破人亡的境地。

    不过想要达成这样的结果,就必须要讨好大汉,因为现在德川家是众矢之的,只有依靠大汉的保护才能够让德川家不至于被朝廷和其他大名分而食之。

    带着这样的想法,自从见到了大汉的使臣之后,德川忠长一直都是百般逢迎,讨取对方的欢心,并且屡次保证自己和哥哥绝对不一样,以后一定会世代恭顺于大汉。

    德川忠长和井伊直孝一起来到了周璞的坐前之后,对周璞先是诚惶诚恐的行礼,然后躬身听着周璞的训谕。

    “你们之前虽然和大汉为敌,但是这是因为受到了德川家光的胁迫**臣的蒙蔽,现在德川家光已经授首,只要你们之后恭顺于大汉,天朝自然不会再于你们为难。”周璞再度训谕这两个人,“现在形势虽然初步稳定,但是关东必然还有不少人对你们和大汉心怀怨望,你们回去江户之后,也一定要注意清除这些小人,以免他们生乱!”

    不期然间,周璞在训谕当中完全没有提到过日本朝廷——明明他们和幕府开打时的借口就是要匡扶日本的纲纪,让德川家尊奉日本朝廷。

    德川忠长和井伊直孝自然是心领神会,连连表示自己一定会清理掉那些对大汉有反意的人,绝对不会再让幕府生乱。

    德川忠长比井伊直孝更积极,因为他之前饱受德川家光和幕府重臣们的迫害,早已经是积怨已久,而且现在他手里没有多少力量,更加知道有不少人不服他,所以他老早就打算借着大汉的刀来把重臣们清洗一番,让自己这个家主能够安稳地当下去——井伊直孝和土井利胜两个人势力和名望太大,他暂时不能动,其他人他可就不打算客气了,有多少冤仇都要发泄到这一群人身上。

    德川忠长的心思周璞虽然无法完全看透,但是心里也猜了一个八九不离十,不过周璞对此是乐见其成的,德川忠长越是清洗家中重臣,就越是依赖大汉,对大汉也是有好处的。

    “……不过,你们现在先不要回江户了,先跟我前往京都吧。”周璞突然话锋一转。

    这是为什么?两个人都有些不明所以,互相暗暗对视了一眼。

    现在朝廷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他们去京都恐怕不会得到什么优待。他们更害怕成为朝廷手中的人质,就好像当年那些大名们的亲属在他们手中一样。

    不过,周璞很快就打消了他们的疑惑。“你们之前的官职都已经被贵国的朝廷所剥夺,现在你们需要重新领受官职,既然德川家现在由你们来负责,那么你们多少也该去向朝廷谢罪一二吧。”

    “是……是……”得到了周璞的解释之后,德川忠长马上应了下来,只要能够不受到生命危险,谢罪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另外……签订和约也需要你们在场。”周璞继续解释,“两位在面见我朝太子殿下的时候,还请不要失却了礼数,不然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

    两个人几乎同时目瞪口呆起来。

    “此次征日,是我朝太子殿下总镇后方,领衔此战,既然战事已了,太子殿下亲临贵国都城自然是顺理成章。”周璞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还有,两国的和约,若是有太子殿下的确认,岂不是更加名正言顺?”

    正文 1698.第1698章 名正言顺的胜利

章节目录

大明武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特别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别白并收藏大明武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