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一前两后绕着花坛跑了两圈之后,打头那人一个缩脖朝着叶清玄这边就跑了过来。

    此地所有人叶清玄都能识得,唯独此人从未见过,转念一想,便猜出此人定是段散石的师伯,藏花先生。

    此君身量极高,偏偏喜欢佝偻着身子跑路,最令人触目的是满头白发,高挺鼻梁上一对虎目神光闪闪,面容英俊潇洒,看上去只属中年,只是嘴唇上两撇被修成了老鼠尾巴一样的小胡子让他整个人极为滑稽,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可笑,一边朝着这边跑来,一边扯着脖子叫嚷道:“杀人了,杀人了,姓沈的又来杀人了。”

    梅吟雪看着忍不住一撇嘴,低声道:“这位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第一奇才,藏花先生吧?这也……太不靠谱了。”

    叶清玄忍不住失声而笑,道:“这位前辈倒是性格开朗,不拘小节的很……”

    段散石无奈苦笑,揉着眉心道:“二位猜得没错,这位便是鄙人师伯,藏花先生。”

    话音未落,那藏花刷的一下飞扑过来,半空中直接跪倒在地,吱溜一滑,冲过来两丈多远,一把扯住季广岚的衣摆,大吼道:“老狐狸救我!那沈江平他疯了!”

    “滚开!”

    季广岚抬起一脚,直接将其踹飞,骂道:“你个下三滥的玩意儿,就因为你的过错,弄得人家妻离子散数十年。你还好意思不死……”

    藏花一脸苦相,道:“我那不是被人劫持了嘛,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啊!”

    “放屁,还不是你见色起意,自动上的套?我们还以为是什么绝色美女把你迷走的呢,原来是中了人家‘仙人跳’,让人给活生生地绑票了。真tmd晦气,亏你还亲笔书信一封,跟我们摆了个大谱。说是仙游去了,我呸!”

    藏花先生顿时尴尬万分。苦笑道:“突然那么一个大美女投怀送抱,我一时急色之下,真的以为是人家看上我了,就写了那么一封书信给你们。谁知道后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一出海就被人给捆了,直接困居瀛洲数十年……”

    “该,活该……”季广岚恨铁不成钢地骂着。

    但藏花的一席话,却让叶清玄心中一动,隐隐有了不好的猜想。

    瀛洲……

    藏花的失踪不会与魔门百年阴谋有关吧?若是如此,岂不是瀛洲也是魔门外援,是魔门称霸神武的重要一环?

    叶清玄心情顿时变得不怎么太好了。

    一旁的段散石实在觉得难堪,初来之时被吹呼得神奇无比的师伯。突然以这么不着调的样子出现在眼前,就连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师,嘿。师伯……这边,这……”

    那藏花先生此时才有功夫转头看来,见到叶清玄之后,却是大乐,笑道:“嘿嘿,你小子就是那中了【剐骨缩筋手】的倒霉蛋啊?嘿呦。还能保持这等身形,定是筋骨不凡。练过不俗的护体神功吧?不然早就缩吧成侏儒了……”

    段散石嫌他说话难听,焦急打断道:“师伯,他……”

    藏花一看段散石,眼睛登时一亮,笑道:“嘿嘿,小石头回来啦?有没有帮师伯打听到这新鲜出炉的十大美女……哎呀,我去……”

    话说着,藏花先生突然看到了一旁冷若冰霜的梅吟雪,一双眼睛登时发直,揉着心窝嘀咕道:“美女,美女,绝世美女,我死了,我死了,我一定是死了……”

    贼兮兮的样子让叶清玄忍不住发笑,却让梅吟雪大为恼怒,差点直接就拔剑捅了他个对穿。

    季广岚抬腿又是一脚,正踹到他的屁股上,骂道:“你个色胚,还不死心,被人当猪一样关了几十年,见到美女还是走不动路,活该你当个植物人,你说救你这货干什么……”

    此时叶清玄三人已经完全呆傻在当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救他救得好,正好让沈某一刀剁了他!”

    这时沈江平大吼着已经跑到了跟前,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菜刀。

    “哎呀妈呀……”

    藏花先生往后便倒,间不容发地躲开了照头劈下的一刀,接着顺势一个翻滚,爬起来便跑。

    下棋的霸刀头也不抬,低声道:“出刀角度有点偏,若是再正三分,挥刀速度能提高半成,足以将他的耳朵切下来……嗯,老狐狸,该你了……”

    沈江平一刀未中,转身骂道:“老刀把子,用你教我?老子是用剑的,讲究的是出剑须留三分力,剑到临头好转机,你那用刀的一套……诶,别跑……”

    那藏花先生趁着他跟霸刀抬杠的空档,直接窜了出去,撒丫子就跑,而沈江平怒吼一声,拔腿便追。

    “沈,沈大哥……”

    叶清玄伸手打了个招呼,那沈江平一摆手,说道:“兄弟等我一会,待我杀了那个奸贼再说!”

    说完唔啊啊地就冲了出去,追着藏花屁股后面就冲了过去。

    这之后,那体型微胖的徐正奕才呼哧呼哧地赶了上来,叶清玄刚要说话,徐正奕连连摇手,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地上,大口地喘气,看那样子真是累得不轻。

    叶清玄和梅吟雪都是意外地互看了一眼,怎么这里的几个老家伙都不用武功啊,全都是一副农村老头打架的模样,跟平常人没什么分别了,难道上一次的打击真的这么大,让众人全都失了武功不成?

    似乎感应到了二人的疑惑,旁边的季广岚笑道:“我们都是重伤濒死之人,浣叶发明了一种丹药,服下之后数日内不适用内里。便可以极大程度的治愈伤势,不留后遗症,甚至接着破而后立。能够突破现有境界……呵呵,老朽是没这个野心了,不过他们几个都有大仇待报,所以……”

    徐正奕这时才喘过来气,抚着胸口道:“能卸下这个烂摊子,我也乐意,不过家妻大仇。不能不报,青衣楼乃是先辈上基业。断不能毁在我的手上,那些叛徒,也是一个别想好过……”

    “打打杀杀,有何益处?”说话的不是别人。竟然是那一派老学究口吻的申屠镇岳,这顿时让叶清玄等人的大脑有些反应不及。

    徐正奕叹了口气,看到众人的疑惑眼神,无奈地用手指了指脑袋,道:“老刀把子算是完了,竟然连自己是谁都忘了,那场爆炸太厉害,找到他的时候,全身骨骼尽碎。浑身没有一处像人的地方,是我们哥几个连拼带凑地给拾掇回来的。能不死已经是命大,全身经脉尽毁。功力全无,记忆也完全丢失了。现在连刀都不会拿,更别提报仇了……”

    那霸刀放佛不知道别人说的是自己,只是催促季广岚,道:“别看,别看。下棋,下棋……”

    叶清玄叹息一声。问道:“那娇娇姐过来看过申屠前辈了么?”

    “经常过来,这不是跟着封小子去了中州么,不然几乎是跟父亲住在一起的。这个女儿啊,真孝顺,老刀把子好福气啊……”

    叶清玄笑道:“那希羽兄那里也是经常来看望徐前辈吧?”

    徐正奕苦笑一声,道:“他肩上的压力太大,身边的人也不敢说稳妥,只是让他知晓我还活着,让他心理有个支撑,不至于因为他娘的故去而崩溃……老夫却是没有见过他……不过听说他最近势头很好,青衣楼的老家伙们也多有照顾,已经渐渐有了几分领袖的样子了。”

    叶清玄知道自己的问话让徐正奕想起在外拼命的儿子了。

    失去爱妻的徐正奕,心中的伤痛绝对不时外表看起来这么平静,他与妻子的感情,叶清玄当年历历在目,绝对是难分彼此的存在,徐正奕此时隐忍,不过是为了日后的爆发。

    呼——

    藏花绕了一个大圈之后,窟通一声栽歪在地上,呻吟道:“不行了,跑不动了,脚抽筋了,既然想弄死我,干嘛还救我活啊,当初一刀捅死我不就结了……太tmd累了。”

    沈江平追逐而至,上去就要开剁,结果被休息一阵,恢复不少体力的徐正奕上去一把就把菜刀给抢了下来,骂道:“我说你还有完没完,现在杀了他也于事无补,你赶紧养好伤,找回嫂子和孩子才是要紧。”

    沈江平气得上去给了藏花两脚,骂道:“你这混账,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变着法害我,说,我的两个女儿被你藏到哪去了?”

    藏花悲戚一声嚎,要多凄惨有多凄惨的哭诉道:“天地良心啊,我当年真是身不由己啊,我不过是传授两个小兔崽子口技而已,谁知道他们就装成你,跟那骚娘们在屋子里面狗扯,让大嫂误会了你,一气之下远走高飞了。”

    沈江平气得双眼通红,吼道:“但我妻子说过,并未带走我的两个孩子,可我回来时却是俱都失踪,这又怎么回事?”

    藏花带着哭腔说道:“当然是被那娘们给带走了。这还是多亏了我啊,那娘们想要痛下辣手,甚至说带回瀛洲调教成最淫荡的妓女,将来好好羞辱于你,但我途中偷偷地将你女儿身上的印记抹去,托付给了荆北一户张姓的人家,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

    “可好几年前那户张姓的人家便得瘟疫死了,难道,难道我的两个女儿也……”

    沈江平突然神色一僵,情绪到了极度危险的地步。

    徐正奕一看吓了一跳,赶忙站起来连掐人中,再按太阳穴的,急道:“老沈,老沈,大舅子……别急,别急,孩子一定找得到,一定找得到……”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道:“你说——荆北的那户人家姓张,那两个女孩子相差是不是四岁的样子?”

    刷,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说话人的脸上——叶清玄的脸上。

    叶清玄揉了揉鼻子,哂然一笑,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沈大哥的两位爱女,我知道现在在哪里……”

    沈江平急问道:“叶兄弟知道我女儿下落,她们在哪里?在哪里?”

    叶清玄笑道:“沈大哥放心,她们安全的很,我也只是猜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让你见到她们的。不过我有件事想先问下藏花先生,刚才您口中提到的‘那娘们’,‘那娘们’,不知道你说的‘那娘们’到底是什么人?”

    藏花骂道:“那个骚娘们就是当年勾引我出海,结果半路绑架我到了瀛洲的那个女人……”

    沈江平阴声道:“那个害我家破人亡的女人在瀛洲?好,我有遭一日,定要前往瀛洲,向她讨个公道。”

    “可惜现在她已经不在瀛洲了……”

    “哦?那她身在何处?”

    藏花苦笑道:“在北狄。当今北狄狼主的亲娘,便是了……”

    “什……什么?”这一下,震惊的可就不只是沈江平等人了。

    藏花得意一笑,道:“这多亏了我的手段,将她的面貌完全改得跟当年老狼主的婆姨一模一样,再用计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老狼主,她的儿子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成了北狄狼主了。”

章节目录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御剑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剑斋并收藏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