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大会组织者的四方人马,除了保护己方令牌之外,都会将注意力集中到其他三方人马手中的令牌上,争夺对方手里的令牌,将增大己方获胜的几率。

    为了体现联合的诚意,四方还特别明文规定,争夺令牌的过程中不得伤人性命,以免抢夺过程增加互相间的仇恨,造成联盟的解体。

    公平起见,四大势力出选的十大高手,不得参与争夺,但可以接受挑战,这也就避免了某些人仗着武功高强恶意抢夺。

    每场比试,必须四方各出一人充当公证,而参与争夺的强者,只能公平挑战,不得围攻暗算,同时,每个人只有三次挑战机会,但应战次数不限。

    这也就是说,只要你手里有令牌,就有可能不断受到不服之人的挑战。

    可以说,最终决胜出来的一百四十名高手,也将是武林中最厉害的一批高手。

    这毫无疑问会成为武林中评判最强高手的一场大会。

    盛况空前,都不足以描述这场武林大会的场面。

    整个武林都为之疯狂了。

    当所有人都为了参与这场盛世而激动万分的时候,叶清玄却有着他的忧虑。

    按照胜率来算,只要取得一百四十张选票中的半数以上,也就是七十一张,就可以完全锁定胜局。

    己方只有二十五票,加上本身十名高手,共有三十五票,还差三十六票,近乎一半差额。

    这很显然不是仅仅靠争夺就可以达到的数字,说白了,必须要与其他三方势力中的一方人马达成联合,才有可能在这场“民主选举”中胜出。

    而最令叶清玄担心的,其他三方人马,三圣岛、游龙帮、九龙宫,几乎都与己方有直接的冲突,不但难以联合,甚至有可能三方暗中联盟,将己方完全排除出选举之外。

    这就尴尬了。

    所以,多少了解这种选举制度的叶清玄,十分明确地提出一个观点:极力争取一方联盟,全力破坏三方的联合。

    只要争取到一方,或是完全分裂三方联盟的可能,这才有取胜的机会。

    所以,他很苦恼。

    自己果然不是搞政治的料……

    当年实在太年轻气盛了,太过相信自己可以打遍天下,结果这三方人马,被自己得罪个便,如今想要寻一方结盟,委实困难重重。

    己方的几大宗主,原本还不太在意,但听完叶清玄的分析之后,系数陷入困扰之中。

    保住己方令牌不失,已是艰难,若再要联合一方势力,无疑难上加难。

    讨论到最后,江水寒提议,一方面,想方设法拉拢最有可能倒戈己方的势力,另一方面,则要巩固己方基本盘。

    这就要求己方战力比较强的高手,尽量不使用已有的令牌,比如叶清玄、如花、燕绝翎等人,以夺取敌方令牌为主,而他们手中已有的25块令牌,则全力寻找志同道合之士,并助其将令牌守护住。

    最理想的状态,当然就是己方的25块灵活令牌,全部都是寻找到的志同道合之人,然后再夺取25块令牌,保住50块令牌在手,再加上本就不动的10块令牌,那胜算就大了。

    经过三日商议,叶清玄、燕绝翎等人,便怀揣数块令牌深入江湖,寻找实力高强的志同道合之士。

    指尖轻柔地在令牌的雕文上抚过,感受其独特的纹理,叶清玄轻声一叹。

    这令牌铸造特殊,各有编号,无法伪造。

    江湖上已经有人开价三百万两白银购买一面,但迄今为止仍无人出售。

    这东西,还得看实力,就算买得起,能够保住,都是未知数。

    当然了,有些人想到买到令牌之后,藏匿起来,待大会召开时出现,倒也不失一种办法,而且这种心存侥幸、想蒙混过关的人,还真的不在少数。

    叶清玄手中本有5枚令牌,只是今天早些时分,便将其中2枚分别给了“御火灵官”鲍万灵和“断浪掌”石天恒。

    剩下的三枚,他本属意“凶徒”晁狂徒、“虎痴”武啸山和柳轻烟,但前两人武功盖世,大有希望从敌方手中夺取令牌,至于柳轻烟……

    嘶,现在两人的关系实在有些尴尬。

    算了,柳轻烟的令牌,还是想办法通过别人送去吧。

    但……

    其他高手,还能有谁呢?

    当,当,当!

    三声更响。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更夫的高声唱和在小巷中传出,叶清玄叹息一声,缓缓起身,准备寻个半夜营业的小酒馆喝上几杯。

    倏然间一声惊呼,叶清玄连忙望去,却见刚刚的更夫提着裤子,从一处墙角扑了出来,哩哩啦啦的尿水浇了一裤子。

    在那墙角里,一道黑影蠕动,显出一个身形狼狈、蓬头垢面的醉汉。

    那更夫气得破口大骂,自己随地便溺,不想却遇到那醉汉,被吓得当场尿了一裤子,恶狠狠地踢了醉汉一顿,那醉汉竟然也不反抗,行尸走肉一般缩成一团。

    更夫骂了一阵晦气,便转身离去。

    叶清玄不由得摇头苦笑,世道无论是平和还是纷乱,却总有些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人沦落街头。

    江南阴寒,但愿这流浪之人不至于生病死在街上吧。

    叶清玄叹息一声,飘落街头,缓步到了大汉身畔,从怀里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轻轻递了过去,淡淡道:“相逢便是缘分,拿这些钱,回乡下买几亩薄田,权且度日吧。切莫再贪杯了。世道艰难,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总是有希望的……”

    叶清玄强忍流浪汉身上的怪味,将银票塞入他的手中,转身便要离去。

    嗤。

    一声冷笑。

    被揉成一团的银票直接丢在叶清玄的脚边。

    叶清玄微感诧异,却听得一声熟悉的嗓音响起道:“叶清玄,你果然心存良善,可惜我失去的东西,你以为这点银票就能买得回来吗?”

    叶清玄大吃一惊,转身定定看着对方,凭借自己黑暗视觉的眼光,在对方蓬松的头发间勉强认出对方的面容,惊呼道:“你,你是……”

    那人缓缓站起,骨骼之高大雄壮,超乎常人想象,常年的营养不良却让他消瘦如鬼,但在叶清玄面前依旧挺直身板,冷声道:“叶清玄,你不欠我的,我魔龙也用不着你来可怜!”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址:

章节目录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御剑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剑斋并收藏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