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月影好不容易布出来的节点往往在冲击力下毁坏,不断的设点,不断的毁坏,神仙都会崩溃……他们都坚持不了多久了啦!

    “月影,”炙日努力使自己的口吻轻松些:“我回来了。”

    “哦,你回来了。”

    月影的些麻木的回头随便应了一声又继续布阵,猛的,她再次回头,愕然看着炙日:“炙日,你回来干什么?快走快走!我解除你的契约了!”

    这个小女人……

    炙日眼神复杂的瞬移到她身边,手掌贴在她后心处。

    月影只觉得后背一暖,紧接而来是一股雄厚得无法言喻的纯正元素力传入她体内,几乎几秒之内,她损失的力量全部补充完毕……

    “咦,你竟然有光系了,”炙日愉快的笑道:“我还怕我的力量会损伤你的丹田,全系对全系,补充你的力量再合适不过。”

    力量还能这样补充?她从来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也正常,根本没有跟她一样的六系或者七系,就算当初小白有心,也没办法这样帮助她。

    月影很想跟炙日叙旧,现在不是时候,身后传来的力量之强大竟然远在月弑天之上,她也不用为他的安危担心。

    来得好,多了个强而有力的助力!

    “喂,你休息一下,我来。”

    这声“喂”让月弑天心里不舒服了一阵,不过形势比人强,这条龙实力远超他,还有就是他也累了,虽然药丸可以补充力量,毕竟不彻底吧,休息一下再来就好。

    当炙日接手外层结界后,结界稳当多了,虽然他的级别没办法跟近半步天道的冥宵和半步天道的圣光相比,可那边打架传过来的余波由他来扛,还是轻松的。立刻,月影和弥天布阵的速度加快,再也没有刚刚布下节点就被冲溃的事件发生。

    穷奇和花少两个人基本上闲下来了,他们喘着粗气慢慢恢复。

    奇怪了,我明明是神植,契约也解除了,为什么要为人界卖命?

    花少一边调息一边对自己提出疑问,不过他也没找到答案,或许他把月影当成了自己人吧?

    这样想着,花少开始狠狠鄙视自己。

    月影除了长得好看以外,就是个坏人,还是个贪心的坏人,什么自己人,啊呸呸呸!

    同样调息的穷奇是另一种想法,它很庆幸自己的未来是光明的,主人不但不会追究它“无故失踪”的事件,还会为它保护了小主人奖励它吧?

    阵法在一点点完善,一点点稳固,终于,弥天和月影同时收手,三层大阵的光芒冲天而起,美轮美奂的光华笼罩,彻底封住了人界与魔界的破口。

    炙日想了想,走上前去,在三层阵法外布下了远古传承的仙兽屏障,牢牢覆盖在三层大阵之上,尽可能避免未来出问题。

    修行者个个好探险,天知道未来岁月里会不会有哪个好奇的寻宝修行者跑来探秘,万一那些有什么好天赋的修行者神经病发作跑来打开这里,那麻烦可就大了。

    魔界……

    冥宵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圣光多少次击倒了,他绝美的脸上全是刚毅,紧握地熏的手掌青筋暴突。

    他不服!

    可惜不服输也不代表可以胜利!

    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没有尝试过战败的滋味,如今却一再品尝,其中的苦涩完全不能形容。

    圣光于天空中飘浮,脸上全是傲然冷笑,没有人看得到他的眼底里浮现出焦急、愤恨和不可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他奈何不了冥宵?

    明明每一次、每一招,冥宵都无法抵挡,可不说要杀了冥宵,就是重伤冥宵都办不到!

    他已经是半步天道了,还差一点点就能达到世界的顶峰,为什么区区一个无境九阶巅峰他都无法杀死?

    冥宵就象打不死的蟑螂那样,一次次被击倒,一次次再站起来,令人敬佩也令人痛恨……当然,圣光恨之入骨,是不会去敬佩他的……

    “你认输了吗?”圣光暂时放下杀死冥宵的心,他现在已经令冥宵没有招架之力,先把冥宵踩在脚下也是莫大的痛快。

    “做什么梦。”

    不出意料,冥宵再次站起来,重新飘浮到半空中与圣光对恃。

    这一些,冥宵的头发有些散乱,额头几缕黑发并不显得多狼狈,反而更生出一种奇异的魅力。哪怕是敌人,圣光还是不禁为这盛事容颜感叹片刻……

    毁了这些脸!

    月影将永远不会再看到!

    圣光杀机隐现,再次挥动魔王权杖……

    *******************************************

    人界,无名海岛。

    “大哥。”

    “影儿!”白希风疾奔而出,将御空而下的月影紧紧抱在怀中:“你没事太好了!大哥只恨自己修为太低,不能保护你!”

    说到后来,白希风的声音已然哽咽,星目隐有水光。

    月影拍拍他的肩膀,心里也唏嘘不已,不过两年时光,仿佛已经许久未见。

    “不要这样说,大哥,你已经很厉害了,”月影打量着白希风:“天极五阶,呀,不到两年升这多么级,真是少年英才。”

    白希风的心情松了下来。

    他哪里不知道妹妹是在逗他开心,真正的少年英才不是别人,就是他最亲爱的影妹妹,好几年前他就已经看不出她的级别了。

    兄妹二人叙着别离之情,这时候月影才突然发现不远处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子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们,那女子已是妇人打扮,看向他们的眼神复杂,饱含着焦虑、羡慕、无措和伤心。

    瞬间,月影就认出来了,这是当年的兰曦公主,现也如今白希风的道侣。

    “大嫂。”月影脆声招呼,向兰曦点头笑道:“当初没有回来喝大哥大嫂的喜酒,大嫂的红包可要给我补上。要大红包!”

    兰曦怔了,显然她没想到月影会跟自己打招呼。

    片刻后,她才回过神来,欣喜的笑道:“妹……只要嫂子有,多大的红包都行。”

    千言万语尽在一笑之中。

    当年的恩仇早已远去,事非功过,原本也不是言词可以解释得清的,如今,他们是一家人。

章节目录

妖娆召唤师:嗜血邪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金铂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铂铂并收藏妖娆召唤师:嗜血邪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