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优秘辛 作者:红糖∕袖刀

    分卷阅读9

    男优秘辛 作者:袖刀

    这样的kane击中了,他大踏步朝自己走来,嘴里念诵的是热情的独占宣言,他张开双臂将他拥进怀里,「别拒绝我,求你……哪怕只一次……」他抬起他的下巴,将嘴唇印上去……

    季迦亭傻傻的张开嘴,意识彷佛飞回了一刻钟前的化妆间……

    「cut!」ji大声打断了他们。

    「你在想什麽?!」他惊讶的看著季迦亭:「你没背剧本吗?你应该推开他,他纠缠,你就甩他一巴掌……好吧,虽然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我们都知道kane是那麽有魅力。」

    ji的话引得周围人一阵轻笑。

    季迦亭尴尬的涨红了脸,「抱歉,我……走神了。」转过脸,发现kane在笑,他暗骂:你以为这都是谁害的!

    再次各就各位,季迦亭打起精神,kane朝他走来,按照既定的顺序进行告白,然後抬起手。

    「……没错,我想我是爱上你了,而且已经很久了。」

    季迦亭撇开脸,露出难以忍耐的神情:「你在胡说什麽!」

    「……哪怕只一次……」kane强行搂住他,企图索吻。

    「放开!」季迦亭扬起手。

    然後,一件令人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

    季迦亭的手指勾住了胸前繁琐的狼牙状饰物,只听「哗啦」一声,子断了开来,而那散开的锋利坠饰就这麽顺著惯性朝kane脸上扬去。

    坠饰断开的锋利边缘剐上kane的眼睛,登时就流下血来。

    「糟糕!」ji赶忙冲过来,大吼著:「有没有伤到眼睛?!」

    其他工作人员也奔过来,有人嚷嚷著先止血,有人给救护车拨电话,不到五分钟,受伤的kane便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现场,只剩下季迦亭对著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发怔。

    他已经吓傻了。

    几个场务在整理留下来的烂摊子,看来这场戏今夜肯定是拍不成了,季迦亭拾起自己的外套木然的朝场外走去,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简讯,看到发信人的名字,他心中一震,随即紧紧握住那手机按在胸口。

    「不要紧,只是眼角。──kane。」

    第十一章

    「不要紧,只是眼角──kane。」

    kane的眼角缝了三针,恐怕要留疤,但也不算什麽大事,只是因为伤在眼角,所以医生索性连他的一只眼睛一起包扎起来,看起来伤势很严重的样子。

    「对不起。」季迦亭小心的将滋补的炖品放在kane的床头,「是我的错。」

    kane的眼睛至少要两周才能拆线,而且要养到可以上镜又要一段时间,不想因为自己拖慢整个进度,kane已向ji提出退组的请求。

    「都是我不小心才会搞成这样,怎麽能让kane承担後果呢!?」季迦亭得知後,这样对ji说。

    後者却一脸无可奈何的告诉他:「kane是一个责任心很重的人,他决定的事,我也无法更改,不过……如果是你去请求的话,或许他会改变主意哦!」

    所以,季迦亭抱著试试看的心情出现在kane的房间。

    「只是子不结实而已,和你没关系,而且又不严重。」kane靠在床头翻看一本杂志,见他进来便合上,微笑著挑高眉头,请他坐下。

    「可是听说会落疤。」季迦亭小心的坐在他的床边,盘算著该如何让kane回心转意。

    他已经问过ji,ji说如果等kane开工的话,会对进度有一点影响,尤其组里还有外借的阿郁和孟森,他们的档期可是排得满满的,但是趁kane养伤这段时间先集中拍其他人的部分应该也没有大碍。

    「男人嘛,有疤也不要紧,反正……」

    说到这他停下来,看了季迦亭一眼,又道:「你应该也知道了吧,反正我拍完这部就彻底退出了,不用再靠这张脸。」又轻松的吁了口气:「应该是说,现在已经退出了,只是会有点舍不得你。」

    「你可以不必退出的。」季迦亭说。

    「不好吧,我不喜欢做扯後腿的人。」

    「可是ji说他可以调整拍摄进度的,可以先集中拍其他人的戏分……」季迦亭急急补充道。

    「季迦亭。」kane忽然唤他的名字,「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好像也挺舍不得我的?」

    「呃?我……」季迦亭的声音被卡住了,久久说不出一个完整的辞汇,只有耳朵微微的红起来。

    kane不放松对他的注视,同时用极轻的声音问道:「是ji叫你来劝我的吗?还是……你自己想来?」

    「我……」

    季迦亭通红著脸在心里飞快盘算,ji的确有叫他来,可是这也是出於自愿,他真是有点舍不得kane提前告退。

    但是如果就这麽承认的话又很不好意思,要知道虽然kane已经吻过他,但并没有说过诸如喜欢或爱一类的字眼,他也不想先说。

    kane仍在紧紧盯著他,眼里除了一贯波澜不惊的温柔外,还有一丝决绝,似乎只要他答错一个字,他就坚决请辞似的。

    太狡猾了!

    「我也不希望你走啦。」季迦亭正色道,「毕竟都那麽熟了啊,如果换人,我会不习惯。」

    kane轻笑了一声:「我们才只拍过一次对手戏啊,而且还没拍完。」

    季迦亭语塞。

    「答应我一件事吧。」kane话锋一转,「答应我这件事,我就死皮赖脸的留下,继续参与拍摄,好不好?」

    「什麽事?」

    「现在不能告诉你。」

    季迦亭犹豫了:「那要我怎麽答应?」

    「反正不会很过分的事。」kane顿了顿,又道:「只是想请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就是这样。」

    「那……好吧。」季迦亭勉强答应,不放心又确定了一遍:「只要陪你去那个不过分的地方,你就留下,是吧?」

    kane含著笑意点点头。

    之後两人就都没说话,季迦亭心里在琢磨,要不要把那夜撞到ji和ben吵架的事告诉kane,但另一方面又觉得那样显得自己挺八婆的。

    他还想问问kane上次亲吻自己算是什麽意思,还有ji说的所谓「喜欢了好多年」是不是真的,但出於上述原因,他都没能开口。

    他不问,kane也不提。

    没一会儿,kane居然又拿起之前那本杂志津津有味的翻起来。

    「没别的事,我先告辞了!」季迦亭站起来。

    kane从杂志上方抬起眼,似乎要说点什麽,但在这时季迦亭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了一眼:「是楚乔,我原来的助理……」

    kane冲他点点下巴,又指指桌上的炖品做了个多谢的手势。

    虽然有些烦闷,但是接听老朋友楚乔的电话时,语气还是轻松愉快的。

    「大忙人,怎麽想起给我来电?」

    「啊,瞧你说的,现在新人不好带啊,我都累得四脚朝天了……不说那些了,你最近怎麽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楚乔还是老样子,唠叨又温柔。

    听到那句「有没有人欺负」,季迦亭下意识就想到了kane,那个坏心眼的家夥,明明都吻了他,现在却又故意什麽都不说!

    他清了清喉咙:「我这边一切顺利,当然没有人欺负我,你以为这里是贼窝吗?」

    「哈哈,顺利就好,快拍完了吧?」

    「嗯……已经进行到一半左右,但是後面的进度我也不确定,因为一个演员受伤了,可能暂时出不了外景。」季迦亭答。

    「外景?」楚乔很感兴趣的样子。

    「是啊,」说到这里,季迦亭犹豫了一下,关於拍摄行程以及内容都应该是保密的,但是对方是楚乔,说出来也应该不要紧吧,「要去月牙湾呢,记得吗?我第一次登台的地方。」

    「啊!那里啊!」楚乔显然也很兴奋,「怎麽不记得!那时你还是个小新人,被人起哄还会脸红呢……」

    之後季迦亭每天都去看望kane,虽然只是藉著送饭的名义在他房间小坐一会,但那也令他觉得十分开心。

    kane会耐心听他讲述工作上的事,也会适当的给予鼓励和安慰。

    比如他说最近阿郁演技有进步,连ji都不吼他时,kane会笑著说那是你这个老师教得好。

    说起ben今天又在片场发脾气,只是因为ji又给他加了台词时,kane会慎重的告诉他,离脾气暴躁的朋友远一些。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次小小的意外事故拉近了他俩的距离,但同时也令季迦亭单方面的陷入了迷局。

    自从那次亲吻之後,kane对他就再也没有过其他暧昧的表示,就连一个适度的情色笑话都没有,这令季迦亭十分不满,同时又隐隐害怕。

    也许,ji传达的消息从一开始就不客观,什麽暗恋了好几年之类的,也许只是一个误解?

    而自己反而就这麽被牵引著陷了进去。

    可kane的温柔还是令他无法自拔,只是坐著说一会话也好。

    偶尔他也问起那件自己答应陪对方去一个地方的约定的事,但kane却三缄其口,只透露说等到月牙湾之後再告诉他。

    这激起了季迦亭的好奇,有所保留的kane让他心生希冀。

    这个午後,季迦亭又提到ben。

    ben最近实在太惹眼了,几乎每次开工他都要和ji大吵一通,虽然都是有理由的,诸如:ji又给他加戏了;ji对他的工字形耻毛不满了,要求他全部剃除,而且要用蜜蜡……等等,等等。

    但季迦亭始终认为,这都是ben火气太大在挑事,原因自然是和某种情绪需要宣泄有关。

    「今天也是那样,」季迦亭把脚放在kane的床上,双手抱著膝盖,「ji发现他有点胖了,禁止他喝含糖饮料,他又急了。其实要我说,他确实有点缺乏运动,上次在浴室里我就感觉到了,他快把我的腰压折了……」

    他故意提起那次和ben的床戏,就是想看看kane会有什麽反应,要知道那场戏可是他和kane之间的导火线,就是因为那事他俩才会大吵一架,然後逼得kane说出了一部分真心话。

    但是kane好像看透了他的念头似的,只是挑了挑眉,像是更关心现场情况似的问:「只是因为这个?他和ji嚷嚷了?」

    「是啊,发了好一顿脾气。」

    「那ji也没生气?」

    季迦亭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下一秒他迟疑著说:「有时候我觉得ji满凶的,尤其在工作时间,但是对ben,他好像总是一副不知道该拿他怎麽办的样子。」

    「哈,」kane笑了,「他俩的关系太微妙了。」

    「怎麽?」

    「ji是ben的伯乐呦。」kane看著他,说:「ji获奖的那部《豪门夜w》就是用ben当男主角,当时大家都不看好,因为ben那时算是新人,但是片子出来後,ben一下就红了。」

    「按照道理来讲,ben更该对ji好一些。」季迦亭道。

    「可不是。说起来……ji还救过ben一命呢。」kane点点头。

    「哦?」

    「《豪门》的最後一场戏,顶棚的大灯忽然爆裂,当时ben正坐在那下面,是ji把他推开了,但是被燃烧中的灯管砸伤了腰。我猜想ji的退出和那事也有关系,可能留下了疤。」kane有些唏嘘。

    「原来是这样……」

    季迦亭若有所思的低下头。

    那麽他拒绝ben会不会和腰上的伤有关呢?

    也许……其实ji是很爱ben的吧,在关键时刻奋不顾身什麽的……可是如果只是因为腰部落伤不够美观就拒绝ben的追求,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还是说,腰部的问题引发了其他疾病?

    「怎麽突然好奇他俩的事呢?」kane问。

    「唔……」季迦亭犹豫了一下,决定随便扯个理由:「因为ji和我说ben原来是直男啊,所以就很好奇。」

    kane露出了然的表情,道:「这个圈子本来就很多直人,有人退圈後照样结婚生子呢。」

    kane顿了顿又道:「不过ben那家夥原本就是双的吧,掰弯什麽的,其实不太可能。」

    「可是我听说很多同性恋也会为了隐瞒而选择婚姻。」季迦亭接口道。

    「你会吗?」kane问。

    「我?」季迦亭怔了一下,「如果是在原来的路上的话,也许会吧……毕竟,同性恋不是什麽光彩的事。但是现在……」他垂下眼,苦笑著:「……我也不知道会怎样。」

    ──辛苦隐瞒的真相已经被揭发,他只能一步步走下去,谁知道最後会怎样呢。

    他没注意到kane正用一种比往常深重的目光注视著自己,话题已经朝著不太美好的方向发展。

    「那样的念头,想都不该想。」kane说。

    「什麽?」季迦亭抬起头。

    「我说,关於找个女人结婚隐瞒性向这种事。」kane漆黑的眸子凝视著他,「那是一种很自私的想法。」

    「可是,那该怎麽办?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结婚的人就是怪物!」也不知哪来的一股气冲进季迦亭的胸口,他咄咄逼人的反问:「或者出柜?那样难道就不伤害家人了吗?那样不是更自私?还是说你是指偷偷摸摸的……」

    「父母也无非希望孩子幸福。」kane说,他的语气还是没什麽起伏,季迦亭的火气好像根本影响不到他。

    「可他们希望的,和我想要的不一样!」

    「那你想要哪一种?」kane飞快反问。

    「我……」

    季迦亭语塞,心在胸腔里「怦怦」跳起来,他看著面前的男人,对方也在凝视著他,眼中似乎有什麽东西在微微发亮。

    季迦亭咽了口唾沫,「我……还没想过那些。」

    男人眼中的微光黯了下去。

    半晌,季迦亭站起来。

    「我该走了,下午还有工作。」

    kane点点头。

    整整一个下午,季迦亭都处在魂不守舍的状态中。

    kane微微燃起光芒的黑色眼眸一直在他面前跳动,有几个瞬间他很清楚那意味著什麽,也许那时该直接说出自己的感受──他到底想要什麽。

    但很快,这个念头又被他自己打消了──那样的话,他就中计了。

    kane就是要他先说,他才不。

    这个下午季迦亭意外的吃了很多次ng,他对自己都痛恨起来,一颗心就这样被人提著东突西撞,实在太不应该了,他需要时间冷静一下。

    事实上,不需要他刻意规避,工作量的加大也令他无暇分心。

    自从现场观摩过阿郁精彩的演出後,季迦亭对这个人的观感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在一次片场偶遇後,他俩就毫无徵兆的握手言和了。

    近距离接触下,季迦亭才发现其实阿郁这个人非常好相处,也很有意思,虽然偶尔会冒出一、两句无厘头的脏话,但大致上是个直爽的大男孩。

    ji不知从哪了解到他在提点阿郁演技这件事,於是找到他,希望他除了拍摄自己相关的戏分外也能留在现场,担任指导一类的工作。

    正好这两天将要拍摄内景部分的重头戏:孟森饰演的狼人被人类射杀,企图将恋人尸首偷走的阿郁在最後功亏一篑。面对一群戴著白口罩的医学科研工作者,深情的小狼人选择了吞掉恋人的牙齿这个极端的方式自杀。

    作为《齿痕》的第二条辅助感情线,这一幕是悲怆的,也是唯美的,ji希望能顺利。

    季迦亭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他正好需要点什麽事让他忙起来。

    再次见到kane是在一个月後,去往月牙湾的飞机上。

    「好久不见。」kane先向季迦亭打了招呼。

    为了避开阳光照射以免影响伤口的恢复,他戴了特大号墨镜,所以季迦亭看不到他的表情,而两人的座位竟是相连的,季迦亭猜想这也许是ji的主意。

    「嗯,真是很久没见。」在他身边坐下,若有似无的、专属於这个男人的淡雅香气飘入鼻端,令季迦亭几乎有些恍神。

    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想他。

    「听说你最近很忙?」

    「伤口完全长好了吗?」

    两人同时开口,对视一眼,又同时微笑著住嘴,最後还是季迦亭先开口:「是有点忙,ji是个合格的资本家,他快把我榨乾了。」

    kane轻声笑了:「我听说了,你很棒。」接著又道:「伤口已经长好了,只是ji希望它能再养得好一些,所以仍然不许我吃沾酱油的食品,哦,还有海鲜。」说著摘下那副墨镜,对季迦亭眨了眨眼睛。

    「哦……」

    那是一道细小的淡红色伤疤,就刻在kane的眼角,并不明显,但注意的话还是能看到。

    「其实没什麽大不了。」kane侧过脸,让季迦亭看得更清楚。

    这个痕迹是季迦亭留下的,只怕要跟随kane一辈子──不知道为什麽,想到这点,季迦亭竟然有点兴奋。

    「确实是瓿莺郐耄」kane笑笑,「确实是暄莱荭牖伤的,有点宿命的意思,不是吗?」

    「一点也不好笑。」季迦亭怨怼的瞪了对方一眼,「差一点点就伤到眼睛了。」

    「是两毫米。」kane纠正他,「医生也说我很幸运。」

    「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後怕。」季迦亭说。

    「那想好怎麽补偿了?」

    「一顿饭?等你可以吃海鲜的时候……」

    kane咂咂嘴:「一顿可不够。不过在这些之前,你可别忘了,履行我们的约定。」

    季迦亭肯定的点了点头。

    他怎麽可能忘呢?这一个月以来他都在想著这件事。

    不长不短的旅途里,他和kane有讲不完的话题,以致前排的阿郁时不时就回过头来偷瞄他们一眼。

    哦,忘了说,在这一个月里,阿郁告诉季迦亭:他早就看出kane对他有意思了,理由就是kane没有接受自己的「邀约」。季迦亭对此的反应当然是置之一笑,但心里却忍不住暗暗欣喜。

    不过有一点他能肯定的是,即使他们做不成恋人,应该也是一对不错的朋友,至少分开一个月後再见面仍然有无数的话可说,并且一点都不生分。

    他们的住处是一座看起来清爽漂亮的家庭式旅店,这种旅店在月牙湾到处都是,因为记得ji说过kane家是开旅馆的,所以季迦亭见到这幢漂亮的白色欧式建筑时,脑中的第一反应是:如果拥有这麽一处资产,那还有什麽必要去拍gv呢?

    这话他当时也问过ji,不过ji却鼓励他自己去问kane。

    看到季迦亭在旅店前呆住,并且满脸的惊诧神情,kane不禁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麽?」

    「这是你家的旅店?」季迦亭开门见山。

    「当然不是,我要是有这麽一幢旅店,还有什麽必要去拍gv呢?」

    「呃?」

    「我就知道,一定是ji又和你乱说什麽。」

    「他说可以免费借你家旅店拍外景……」

    kane露出无可奈何的模样:「确实是这样,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大概最迟後天你就知道了。」

    「……好吧。」既然kane不打算现在告诉他,季迦亭也决定不追问了,反正问了对方也不会说。

    kane顺手接过他的拉杆行李箱,「去安顿一下,然後大厅见。」他又补充道:「去履行承诺。」

    「咦,这麽快!?」

    「我都等不及了。」kane留下一个难以捉摸的微笑,当先踏进走廊。

    第十二章

    其他人早就跑得没影了,因为ji说今天先不开工,大家可以先熟悉下环境,阿郁老早就念叨著要做日光浴、要下水,现在估计连泳裤都换好了。

    季迦亭来到自己的房间,把行李放好,将衣服依次挂到储物架上,他轻轻哼著歌,挑了浅颜色的t恤和很适合小岛风情的亮色短裤,又在浴室镜子前将头发重新整理了一下,他的心情好极了,约在大厅见面,岂不是就像约会一样?

    从房间出来,kane已经在等他了。

    季迦亭一眼就注意到对方这次终於没有穿正装了,米白色休f长裤配灰色横条纹polo衫,整个人显得修长又有型。

    kane看到他也是眼中一亮,露出赞赏的神情。

    「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季迦亭走近後,kane问。

    季迦亭摇摇头,飞机上吃过了,现在还积在胃里。

    「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好。」

    没有问去哪,只是跟随著对方的脚步前行,走出旅馆正门,kane随意招了辆泊在路口的计程车。

    「圣德疗养院,谢谢。」kane这样对司机说。

    难道是去探望病人?

    季迦亭实在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可什麽都没准备,连束花都没买,而且,谁知道病人和kane是什麽关系呢?万一是长辈的话,自己这身打扮可不妙。

    想到有可能见到kane的亲属,季迦亭感到不安的同时,一股巨大的甜蜜也深深涌了上来。

    「kane……」他碰碰旁边人的肩膀。

    「嗯?」kane转过脸来,随即轻声道:「不好意思,可能会有些冒昧……」

    「不不,我是说……我什麽都没准备。」季迦亭垂下脸。

    「没关系,我有准备就好。」kane低声笑了,「带著你就足够了。」

    更加确定是去见亲属无误,季迦亭的耳根都开始隐隐发烫。

    车子沿著山路盘旋而上,一直开到山顶。

    圣德疗养院,与其说是医疗机构,倒更像一座戒备森严的巨大别墅,穿过广阔的庭院,从正门到漫长的走廊再到每一扇玻璃隔离墙,都需要刷一次身分识别卡。

    季迦亭跟在kane身後,对方对此地极是熟稔,在转过无数个弯後,季迦亭已经对方向失去了概念,走在前方的kane却仍是从容不迫。

    闪著红光的电子眼从各个角度监视著他们的一举一动,这种程度的监控已经不像疗养院,而像监狱了,但偶尔碰到的迎面走来的护士却又笑容和蔼,甚至还有人认识kane,微笑著向他打招呼。

    季迦亭越发笃定自己要见到的是一位身分特殊的老爷子或老奶奶了。

    然而──

    他们终於在一扇门前停下,kane转头看看季迦亭,露出难得一见的柔软神色:「不知道该怎麽解释才好,我知道很冒昧,但是……」说到这,他深吸一口气,「你马上就明白了。」

    随著电子锁发出「叮」的一声,门向内打开。

    「哥哥!」

    一个清脆的声音大叫道,紧接著,季迦亭只觉眼前一花,kane的怀里已经多了一个色彩鲜w的身体。

    季迦亭不知道该怎麽形容这一幕。

    那个扑到kane怀里的人怎麽说也有十七、八岁了,但是她似乎还以为自己是个小女孩,她双臂高高举著挂在kane的脖子上,身体不断扭著,发出娇憨的声音:「你怎麽现在才来嘛!」

    「是哥哥不好,因为要工作啊。」kane温言答道,又拍了拍女孩的头,「你乖一些,今天有客人。」

    「不要不要!」女孩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连带著两根歪歪扭扭的辫子以及发辫上的装饰一起叮叮当当响起来。

    但kane见怪不怪的,由得女孩撒娇,用哄孩子的口气向她讨饶,并时不时拨一拨那发辫旁散开的碎发。

    好不容易,kane才说服女孩朝季迦亭的方向看一看。

    「啊!」女孩只看了季迦亭一眼,就发出尖叫,然後捂著脸跑回到房里。

    季迦亭的脑子已经懵了,这一切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kane转过身来,对他抱歉的笑了:「小紫,是我妹妹,她……脑子不太好。」

    「啊……」季迦亭不知该说什麽。

    kane又道:「她平时都很乖的,她一定是进去换衣服了,哦我忘了说,她非常非常喜欢你,所以……」

    不确定的看了季迦亭一眼,kane小心翼翼道:「是不是没有事先告诉你,你不高兴了?」

    「没,没有。」季迦亭迅速调整著心情,朝kane绽开一个爽朗的笑容,心里已隐约意识到也许自己搞错了什麽……

    一会儿工夫,女孩出来了,她果然换了件衣服,头发也重新扎过了,她红著脸躲到kane身後,偷偷朝季迦亭看过来。

    在kane的邀请下,季迦亭走进女孩的房间,这实际上是一间病房,但是由於病人已经在这住了太久,所以房间充满日积月累的生活气息。

    季迦亭在待客用的单人沙发里坐下,女孩始终藏在kane身後,紧抱著他的腰不放,还不断发出小动物般奶声奶气的哼唧声,kane不好意思的朝季迦亭投来视线,後者体谅的点点头,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

    他的惊讶早在走进这房间之前就咽进肚子里了,像咽下一大碗苦涩的药汁。

    房间的墙壁上贴满了剪报与相片,主角无一例外的都是他──季迦亭。

    给时尚杂志拍摄的封面、他主演的电影海报、他的mtv精选……季迦亭感到一阵晕眩。

    「我妹妹可是你最忠实的粉丝呢,只要有你照片的周刊,她一本也不放过,这边没有卖的,就央我每次带过来……」kane拉著小紫在他身边坐下,又拍拍女孩的肩:「怎麽不把你的剪贴本拿来呢?」

    「哦,哦!」小紫红著脸朝内室跑去。

    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翻找的声响。

    kane压低声音:「对不起,我就她这麽一个亲人,明知道很任性,但我还是想让她高兴。」

    顿了顿,kane又道:「她的病,永远也好不了,不但智商停留在五、六岁左右,而且身体的抵抗力也非常差,医生说……她可能活不过三十岁,所以我才想尽可能的让她开心一些……」

    「别说了。」季迦亭打断他,「我没有生气,真的。」他看看四周墙上的海报,「被一个人这麽深刻的喜欢,我很感动呢。」

    「……」

    kane握住他的手,似乎想再说点什麽,但是小紫已经跌跌撞撞的跑出来,怀里抱著一大叠硬皮本。

    季迦亭连忙抽出手,接过女孩怀里的东西,笑著道:「看起来好重的样子,可以分几次拿啊。」

    「唔……」女孩歪著头,彷佛没明白他的意思。

    季迦亭又问:「你叫小紫是吗?」

    「我叫金紫。」

    「金紫……名字真好听。」季迦亭说著,有意无意瞟了kane一眼。

    季迦亭把那些装帧精美的本子在桌子上摊开,只见每一页都贴著从报纸或杂志上剪下来的报导,有配图片的,也有纯文字的,只是资讯过於琐碎,有些与自己没多大关联、只是出现了一个名字的报导也被贴在上面。

    甚至还有……季迦亭微微皱起眉头。

    第三本的最後一页上,彩色图片里的他戴著宽大的墨镜,正面色凝重的走进辉豪总部,标题赫然正是「昔日红星,为还债不择手段!」。

    季迦亭想起ji告诉过他的──kane就像个少女追星族那样喜欢你,每一本有你的杂志都不放过!

    「那个,小紫只认得你的名字,所以见到有你名字的就剪下来,她并不明白是什麽意思。」kane连忙解释道。

    「不要紧。」季迦亭转过头对一直眼巴巴望著自己的女孩说:「谢谢你,小紫。」

    「咦?」女孩不明所以的睁大了眼睛。

    「嗯……谢谢你这麽棒的收集。」季迦亭指指桌上的本子。

    女孩笑了,紧接著又问:「那你现在被救出来了吗?」

    「救出来?什麽?」这回轮到季迦亭不明白了。

    他看向kane,後者又解释道:「那个……前一段时间,她问我你怎麽不在电视上出现了,我告诉她你被巫婆抓走了。」

    就是爆出丑闻的那段时间,和群灿解约之後。

    「而且还关在高塔里!」女孩郑重的点点头,又指了指kane:「我拜托哥哥去救你出来,他说他有去救!」

    「是,是有去救!」季迦亭答道:「所以我现在自由了。」

    金紫的脸立刻像苹果一样红起来,发出咯咯的笑声,看向kane的目光也像注视著一个英雄。

    他们一直待到护士告诉他们探视时间结束。

    离开时,季迦亭一再向金紫保证下回还会来看她,女孩才勉强松开握住季迦亭胳膊的手,强忍著没有哭出来。

    走出房间後,kane打趣道:「这个妹妹,真是白疼她了,对你比对我还亲了。」

    季迦亭没有接话,只是无言的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kane怔了一下,一边问著:「你怎麽了?」一边大步追上。

    在一扇玻璃门前停住,季迦亭负气抱起手臂等待kane刷卡,kane却只是挡在门前不断的问:「你怎麽了?

    恋耽美

    分卷阅读9

章节目录

男优秘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红糖∕袖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糖∕袖刀并收藏男优秘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