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依抬眼看他,只看到唐晋腾的喉结和酷硬的下巴,看不到他的脸。

    只一下,又往他怀里拱,唐晋腾厚实的身躯就跟个火炉似地,温度很够,把辛依脸子烘得红通通的,鼻子嘶呼嘶呼的吸着热气儿。

    拱了下,好像进了丝冷风,又不停的按他怀里深处拱。

    “依宝?”

    唐晋腾搂着不断往他胳膊下拱的女人,坐起了身,直接把人给提了起来。幽幽的目光看着她,问:

    “醒了就huí qù ,嗯?”

    辛依眼神发木的看着他,头有些发晕。

    唐晋腾大掌贴着她的脸,低声道:

    “冻傻了?”

    唐晋腾下了床,将大衣脱下来往她身上一裹,抱着人就出去了。

    陆增跟果木依然还在外面等着,见人出来,赶紧跟上去。

    “爷,从检查报告上来看,辛依小姐后背有几处伤势比较严重,没什么大碍。”jiù shì 被冻狠了点,真没什么太大的guān xì ,果木跟唐晋腾身后,低低的汇报。

    唐晋腾没应声,后面两人也没再说话了。

    车子直接开去了东方明珠,下车时辛依说:

    “我自己可以走。”

    唐晋腾没出声,下了车,大掌递给她,等她的手放上来后,另一手再护着她头顶拉她下车,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子。

    果木那边已经把药调了过来,没多久人就过来了。

    一堆药摆在桌上,看了眼辛依手上的伤,问道:

    “辛依小姐现在感觉如何?”

    辛依摇头,想了想,说,“有点痛。”

    果木点头,道:

    “冻伤没那么快huī fù ,要慢慢来,这里的药内服外敷的药都有,配合着来效果会更好。这是药物暖贴,你背上的伤有些严重,这是冬天,如果不能控制伤势,极有可能越来越严重以至于溃烂。所以严重的地方抹了药膏后,我建议你贴上药贴。”

    “好。”辛依点头。

    是被冻得狠了,脑子晕晕乎乎的,屋里暖气又开得足,被暖气一哄,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木。

    果木再看了辛依的手,道:

    “手上没什么大碍,天天擦药,注意防寒保暖,过几天就能好。”

    辛依点头,认真的听着,果木这边叮嘱完,然后跟唐晋腾打了招呼就走了。

    果木一走,辛依直接“咚”地一下倒在了沙发上,哼哼了两声儿,不动了。

    唐晋腾出听见闷响,立马抬眼看去,以为她摔地上了,结果是趴沙发上,没做声。转身jì xù 给煮面,屋里没什么别的食材,他极少在家吃饭,食材的量都很少。

    所以屋里现在除了面条,没别的东西。

    大概十分钟后,唐晋腾端了碗热腾腾的水煮面条出来,放桌上朝外面喊了声:

    “进来吃面,辛依。”

    辛依爬沙发上哼哼,不愿意动,鼻子堵得慌,张着小口吸气。

    唐晋腾把汤匙和筷子拿出来她还没进来,走出去,冷着脸子道:

    “辛依,带耳朵没有?吃饭。”

    “嗯嗯……”混着浓浓的鼻音哼哼了两声儿,身子也动了动,还是没起来。

    唐晋腾黑脸了,道:

    “五秒钟,紧着过来!”

    辛依赶紧爬起来,撑着眼睛望着他,拉着小脸子说:

    “你放那嘛,我会去吃的呀。”

    唐晋腾脸子当场冷下去,目光冷冷的看过去,辛依抿了下嘴巴,不敢再坐着,赶紧起身慢腾腾的走过去。

    “对不起。”磨磨蹭蹭到了唐晋腾面前,咕哝着出声。

    唐晋腾冷冷的给了她一眼,提着她衣服进饭厅,按着她坐下。

    “我想吃一点点青菜。”辛依拿着筷子,然后低低的说。

    面条,就只是面条,里面的辅料就只是火腿肠,再没有别的了。

    “青菜没有,明天去买,将就吃一点,嗯?”唐晋腾沉声道。

    这面也确实有些寒碜,就放了油盐,好在冰箱里还有根香肠,不然就真的只能吃白面了。

    “可我不喜欢吃面条……”辛依低声咕哝出声。

    其实她不怎么挑食,wèi dào 是好是差她都能接受,可这面条她打小就不怎么吃。以前辛依妈妈在的时候,知道她不喜欢,也极少买面条。

    唐晋腾当初带她去吃饭的时候,她点了个炒粉,可被他换成了炒面,那次是没有直接说出来,可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并不gāo xìng。今儿晚上是因着身体不舒服,生病的人最大,所以就哼哼了出来。

    唐晋腾冷眼看她,辛依不敢再吭声了,拿着筷子把面条像米粒儿似地往口里扒。

    扒了几口,大概是那wèi dào 实在有些不大好。

    唐晋腾口味清淡,就放了油盐,味精都没放就更别提放别的酱料了。少盐,清汤寡水的,能好吃了才怪。

    辛依把头埋下去,小小声说:

    “我想要一点点泡菜,可不可以嘛?”

    他gù yì 整她是吧?根本就没盐好不好?

    唐晋腾长臂一伸,拉过她面前的大碗,真那么难吃?他也喝了口汤的,有wèi dào 吧。

    辛依抬眼看他,唐晋腾拿着她的筷子挑了根面条尝……

    “现在叫外卖能等吗?”唐晋腾放下筷子道。

    得,爷说这话就已经知道结果如何了。

    辛依点点头,然后nǎo dài 凑过去,笑眯眯的问:

    “是吧,不好吃对吧,我没有骗你对不对?”

    唐晋腾挑着目光看着她那得意的小样儿,抬手捏了下她的脸道:

    “现在精神了?”

    辛依立马焉吧了下去,苦hā hā的说:“没有嘛……”

    唐晋腾给陆增去了通话,陆增那边直接叫了距离东方明珠最近的酒店送餐。

    辛依那边等着,唐晋腾把人提着扔上沙发,辛依立马爬起来看他:

    “干嘛?”

    “趴下!”唐晋腾拍了下她屁股道。

    辛依“嘭”一下儿就趴了下去,唐晋腾推开她衣服,层层撩开,后背一块一块的,伤得很重。

    唐晋腾那目光接触到她背上的块块淤青时,眸中瞬间起了两团怒火。

    这是冻伤?这分明是被人打了!

    “痛吗?”唐晋腾按了下。

    唐晋腾那话音还没落呢,辛依立马“嘶”地吸了口气,痛呼出声:

    “你要轻一点呀!”

    扭过头来看他,眼珠子瞪拉大,给痛的。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