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依停顿了下,赶紧转身说:

    “那我走了。”

    跑开时还是用力擦了擦嘴巴和脸,心里狠狠骂着唐晋腾属狗的,老咬人,老蹭她满脸口水……

    唐晋腾面上划拉出笑意,上了车开着车走了。

    许阳在唐晋腾的车开出去后才从车上下来,目光还望着那车子离开的方向。

    他没记错的话,那人jiù shì 王律师吧。

    前不久才上过报纸,许阳会关注那些八卦,完全是因为辛依。

    王律师在与文家两次对簿公堂的时候,许阳都没有出席。并且王律师那样的人,也不是许阳zhè gè 行业平时能接触到的,所以,许阳自然就认错了。

    报纸上的照片并没有正脸,但是身形和体态是他无疑了。

    许阳捏紧了拳头,又松开,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是有妇之夫!辛依怎么能那么糊涂?

    许阳不会再cha手辛依的事情,理智的人在别人的事情面前有足够能力控制自己。

    下午简耀民又将许阳叫进了办公室,问他跟辛依谈得怎么样。

    许阳摇头,道:“我的话,辛依不听。”

    简耀民脸色暗沉的看着许阳:

    “许阳,别让我失望,你知道我从你进公司开始就很重视你的。”

    “爸,”许阳喊了声,顿了顿,道:“辛依说她不认识那位唐总,我想,她没有说谎。您想想看,她哪有机会认识从京城过来的大老板?倒是前不久报纸上写的新闻,我看,有可能。”

    “你怎么知道?”简耀民问,话落解释道:“我是指辛依不认识唐总,你怎么知道是真是假?我让人跟踪了辛依,她这段时间每天从东方明珠进出,倘若她真不认识唐总,怎么会出入那样的富豪之地?”

    简耀民是深信不疑了的,他自然是希望辛依能跟那位唐爷有点guān xì 。那位唐爷,简耀民只知道是京城过来的大富豪,可稍微一查,得,吓到了。除开他个人数百亿的身家外,还有他那背后令人忌惮的家族势力,那位唐爷比他想象的强了十倍不止。

    这样的大人物,岂会是他简耀民穷尽一生能结交到的人?

    “可能是王律师,王博。”许阳的bsp;bsp;说得很肯定。

    简耀民抬眼看他,道:“有话就直说。”

    许阳把中午看到的事情仔细说了,那样的亲密度,能是报纸上宣称的“义兄妹”?谁都知道那只是个幌子。

    许阳再说及前段时间的八卦报纸,简耀民微微皱眉,这新闻他还不知道,他关注的点不在这方面。若不是许阳说起这些,简耀民哪里能把辛依和王律师牵扯在一起?

    “王家……”简耀民在心底快速的评断着。

    唐总是京城过来的,毕竟是京城人。他只是在青城投下一磅炸弹,站稳脚根一定会派人过来接手,那位唐总无疑撤离回到京城。而王家,比不得京城唐家的辉煌,可在青城,那是正儿八经的豪门世家。

    若是辛依能跟王家的人走得近,倒也可以。

    只是……

    这对他眼下的事情就没有任何bāng zhù 。

    简耀民心里打了一把如意算盘,忽然道:

    “许阳,让人去查一查,青城王家跟那位从京城过来的唐三爷有没有走动。”

    简耀民是在算着,能不能借着王家的跳板,跟那位唐三爷接认识。以王家在青城的地位,王家的人要结交的,那位爷地位再显赫,也得顾忌着这青城的地头蛇,赏几分薄面吧。

    许阳心下片刻迟疑,就已经猜到简耀民再打什么主意了。

    许阳是现实的人,他自然能懂简耀民处理事情的出发点,毕竟他们是一路人。可反复lì yòng自己的女儿,他是不是没有任何底线?

    “是,我这就去。”许阳点头。

    许阳在下班前送来的结果是:

    “王家的人跟那位唐总没有任何交集,倒是王博跟陆增有些许私交。总经理,要想结交到那位唐总,可能费一番功夫。”

    简耀民心底又开始拨着那把金算盘,陆增,陆增的为人简耀民倒是有所耳闻。温和,沉稳,倒是容易结交。

    良久,简耀民出声道:

    “看来这事情,还真是急不来,得满满布局……”

    “总经理,我先下班了,得赶去医院,美云还没出来。”许阳出声道。

    中午许阳回来晚,也正是zhè gè 原因。简美云进医院了,不幸得很,小产。

    这责任,辛依是怎么都推卸不了,简美云那边闹着要告。许阳ān wèi 了半天,医生给打了针镇定剂后,他才抽身过来公司。

    “美云还好吧?”简耀民总算对大女儿还有点感情的,顺口问了句。

    “还好,jiù shì 孩子没了,正伤心。”许阳缓了缓,才出声。

    这事情,他到送简美云去医院时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对要当父亲的感觉本来就很淡。倒是在看到简美云哭得伤心欲绝时,有些心软了,所以对辛依也就……

    “多陪陪她。”简耀民道,别的也没多说什么。

    辛依下班离开时,正好遇到简耀民了。

    倒是没有特别躲开,望了父亲一眼,又特别没底气的垂下头去。是她做错了事,这点她认。

    中午是简美云先动手扇她耳光的,她并不是次次都不会还手的傻子,两人就掐上了。

    辛依那毕竟是出身乡野的野丫头,有一股子蛮劲儿,在额头被简美云的手机给砸中后,也怒了,手脚并用,拳打脚踢,办公室里头鸡飞狗跳的。

    她确实狠狠的推了一下简美云,jiù shì 最后那一下,她开门完胜的走出去时,简耀民和许阳他们都是看到简美云的惨状的。

    辛依是气,是恨。

    但那只针对大人,她哪里知道简美云怀孕了?

    怀孕了都还不低调,跑来找她茬儿,这能怪她嘛?

    简美云小产的事,辛依是下午才知道的,一下午心里都惴惴不安的。

    是她过分了,她知道。

    “依依啊,帮我约你义兄吃个饭吧,爸爸相信你说的话。之前也是误听了些传言,以为你跟腾飞的唐总认识,现在弄清楚了。找个时间,爸爸想讨教王律师几个法律上的问题。”简耀民直接岔开简美云的事道。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