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晋腾处理好之后再回来,提着辛依坐腿上面对面的来。

    “伤心了?”唐晋腾能看不懂她刚才眼底的情绪?

    端着她娇媚媚的脸子亲了亲,压低声音道:

    “你不在安全期,得注意,我不想你受苦,明白吗?”

    不小心有了,她zhè gè 年纪,又还没有毕业,无疑不会生下来。但若有了又不要,那对身体伤害多大?

    辛依脸子通红通红的,缓缓点头,也没多想别的,只伸手抱住他,倒是慢慢的找到配合他的规律了。

    事儿完了后唐晋腾把辛依拖进被子里,拨开她刘海儿亲了亲,轻轻摸了下绑上的纱布,揉着人睡过去。

    辛依额头上贴的那一块,大概是因为里面药量足,活血化瘀嘛,发热了。

    所以睡了一晚上,早上起来时,掉了。

    辛依坐床上,两根手指头捻着掉床上的纱布还在想呢,这是什么东西。

    想了好半天,摸到脑门儿上消下去的包才想起来,原来是纱布。

    因为上面涂了药膏,带色儿的,浸透了就看不出来纱布的原样,又被压折变了形,所以才没认出来。

    唐晋腾推开门看了她一眼,道:

    “醒了就起床,别在床上赖着。”

    “哦,好。”辛依点头。

    可答应了,却还是坐着没动。

    唐晋腾在门口站着,顿了顿,走了进去。衣服给拿好,整齐的放在床头,大掌递给她。

    辛依抓了下头发,然后抓住他的手由着他的大力从被窝里拖出来。

    “冷碍……”辛依缩了下,往爬huí qù 。

    唐晋腾把人给拽回来,毛衣套她身上,裤子拿过来辛依直接抢手上,咕哝出声: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唐晋腾站了会儿,转身时道:

    “十五分钟下来。”

    “好。”辛依抓着头发,唉声叹气着,什么时候才能多睡半个钟?

    辛依就怕接到法院的传票,所以今天一天都紧紧跟着唐晋腾,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低眉顺眼的一句话不说。

    连陆增都觉得这姑娘懂事了,还夸了她一句呢: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莞城冷哼了声:

    “不是闯了祸心虚,能那么安静?”

    说那麻烦蛋子懂事了,那也太抬举她了。

    陆增微愣,“那茬儿在唐爷这里,能算个事儿?”

    交接这事情的是索河,出面的王律师的助理,都只是个律师助理去处理的,能是多大的事情?

    事情很清楚,受害人本来图谋不轨,蓄意伤人在先,辛依只是正当防卫。事情轻轻松松就落了案,压根儿都没走上法律程序就解决了。

    当然,毕竟人受到伤害了,赔偿是在所难免的。

    唐晋腾离开腾飞时,索河就带着结果过来了,在唐晋腾身边低低汇报了结果,这事情就算是画了个句号。

    强权,哪里都一样,有本事就斗下去,没本事就怪不得人欺负你。

    下午回到东方明珠,唐晋腾这就起手给zhǔn bèi 弄饭吃了。

    是煮了一道,可最后还是打电话让人送了外卖。

    唐晋腾就没让辛依进屋,撵出去关在了园子里。辛依趴在椅子上,也不管凉不凉,在玩儿手机游戏呢。

    不多久,陆增把食物送了过来。

    东西有一份了,唐晋腾那自己弄的就让陆增带了走,是把证据消灭得干干净净的。

    唐晋腾把食物装好,杯盘碗碟全都摆好了,这才去开门。

    从园子进来的门是给反锁了的,当真是把人锁在外面的啊。

    “依宝,进来吃饭。”

    辛依咕哝了声,表示有听到。

    可她听到了唐晋腾却没听到,走出来,目光变得暗沉暗沉的,起手抓着她衣服将人从椅子上提了起来:

    “不凉吗?冻感冒了看我还管不管你!”

    “没有觉得凉……”辛依把被扯上去的衣服又拽了下来。

    唐晋腾冷眼看着她,其实吧,要说她在身边,大部分时候这位爷都在无名火起。却不明白为什么总想时刻把她搁眼前放着。

    没看见的时候想,看见了又烦,真真是……

    唐晋腾不待见的拉着她的手进了屋,辛依晃着nǎo dài 不明所以。

    他这是又怎么了啊?刚还好好的,莫名其妙!

    辛依坐餐座儿上,虽然没出声,但看得出这晚餐她是喜欢的。

    唐晋腾刚才心底的无名火这片刻又烟消云散了,他自然也发现了,从辛依在身边之后,他的情绪变化是越来越频繁,多少时候自己跟个神经病似的,被她闹得前一刻怒气腾升,后一刻又开怀大笑,连他自己都怀疑得了什么绝症了。

    辛依dān xīn 了一整天,不敢唐晋腾,最后忍不住偷偷摸摸给陆增打了电话去,问简美云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陆增是接到辛依电话时才知道,那位爷还没告诉她。

    陆增微微叹气,唐爷那人吧,太深沉了,太多他认为不重要的事情就不提,可他不知道,其实除了他之外,大家都很在意。

    “没事了,这事情索河今天跑了一整天,别dān xīn 。”陆增直接给她吃了颗定心丸。

    辛依应该知道,只要是他们几个中任何一个亲自给跑的事儿,就没有办不下来的。

    辛依当下松了口气,她知道不会有问题,她现在都把唐晋腾当成神来膜拜了,哪里有他办不到的事啊?

    她只是没想到的是,会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你没有骗我?我那个姐姐是恨不得杀了我的,她肯定没这么容易就放过我了。”辛依认真的说。

    这是毋庸置疑的,不止简美云,还有文家。

    文家人,个个都厉害啊,她在文家住了几天,早已经体会过了。

    “说对了。”陆增道,对她能想到这些,陆增表示赞赏。

    “但是,你得想想,哪有什么事情是能难得住唐爷的?”陆增笑道。

    辛依立马也笑了,附和着点头:

    “对,对对,是这样的。”

    相信了,辛依挂了电话笑眯眯的走出房间,直往唐晋腾面前凑。

    左一下,右一下,总算等到大爷看她了。

    “有事就说。”唐晋腾冷声道。

    辛依立马往他怀里扑,道:

    “我知道你已经帮我解决了,唐晋腾,有你真好,谢谢你!”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